第95章 狡诈的男人

第95章 狡诈的男人

“怎么了?”苏雪烟问道,她还没有彻底的清醒,刚才就是因为担心小俊,所以有些起猛了,脑袋还有些晕呢。

云鹊说道:“那个,那位姑娘一直都没有醒啊。会不会出事啊?”

这么能睡?一晚上了,还没有醒?这药用的有些狠啊。

苏雪烟起床,穿好衣服。云鹊很有眼力见的,去拿了牙刷和牙粉过来,苏雪烟洗漱了一下,清洁了口腔,这才起身,往旁边的屋子过来。

那位姑娘躺在床上,不时的还会转动下身体,但确实是没有醒。

苏雪烟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事情。

“应该没事,她大概是还没有睡好。再睡一睡就好了。”

都会翻身了,应该是没有事情的。不过昨天晚上,灯光太暗了,苏雪烟没有仔细的看这女孩。此时看来,这女孩确实气质不错,而且穿的衣裳是上好的湖绸。

湖绸,是浙江路湖州产的丝绸,简称湖绸,是丝绸中的上等品。每一匹的价格,都不在少数。而且这衣服的做工,还有样式,都是上品。一看就知道是请了知名的绣工,专门上门,量身打造的。光这手工费,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这女孩的样貌也是上乘,五官精致,相貌姣好,皮肤也很不错。除了稍微有一些干燥之外,应该也没有别的大毛病。

苏雪烟说道:“没事了,你去做一壶水。这姑娘大概还要一些时间才会苏醒,等她醒后,要第一时间通知我,还有,给她送上面汤还有牙刷和牙粉。还有,拿汤婆子来,把她的衣裳都烫一遍,这都有些皱了。”

昨日里,这姑娘被那男人迷倒,又抱着跑了不短的距离。接着被陈元霸解救,还是被陈元霸抱在身上,这折腾了半天,身上的衣服都褶皱的厉害。这在大户人家的姑娘来看,是绝对不能穿的衣服。太失礼了。

好在,古代虽然没有熨斗,但还有汤婆子。

其实就是用高温的水,或者是水蒸气,将衣服重新的顺下来。没有熨斗,汤婆子也一样的有用。

云鹊听命去做了,苏雪烟这边,到大厅看了看。昨天苏文庆还是送了不少东西来的,苏雪烟从里面,还找到了一些糯米粉和红枣。想了想,苏雪烟准备做一些红枣糕。另外,杏仁饼干也做一些,很久没有做这个,实在是家里那边杏仁不多。虽然说,随身大卖场里应有尽有,可苏雪烟不敢拿出来啊。

这边做着点心,香味飘了出去。将厢房里,还在睡着的某个人欢迎。

“云迢姐姐,你闻到香味了吗?”云露问道。

云迢摇摇头,说道:“别傻了,云露。姑娘早就搬出去了,哪里来的香味?厨房那边,可没有咱们什么好东西吃。这应该是你饿了。产生的幻觉吧。你可能,嗯?真的好香啊!”

云迢起身,鼻子动了动,感觉自己似乎真的闻到了。

“好像是真的很香啊,到底是什么味道啊?而且,还从别的院子,一直传到了咱们的院子里。不太可能吧?”

两个人磨磨蹭蹭的起来,穿好衣服,就发现,今天的院子,似乎和往日里有一些不一样。但似乎又有些熟悉,就好像,和姑娘还在的时候一样。

“不可能吧!自从姑娘搬出去了,这个院子就咱们俩了!”云迢说道,还揉了揉眼睛。

云露说道:“是好像不可能,但我好像看到云鹊姐姐了。”

“肯定是幻觉,云鹊跟着姑娘去庄子上了,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主君也不会让姑娘回来的,别说还有夫人呢!”

“怕是连大门都进不来啊,我们肯定是看错了,看花眼了吧?”

但事实上,云鹊出现了很多次,然后就看到了云迢和云露。

“云迢姐姐,云露姐姐?你们怎么在这里?”云鹊拿着手上的汤婆子,她刚好熨好了衣服,准备把汤婆子放回去。结果,就看到院子里的云迢和云露两人。

“果然是云鹊?”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都是揉了揉眼睛,然后问道:“云鹊,你怎么在这里?难道?”

两人都看向屋里,似乎是期待什么。

但很可惜,苏雪烟没有从里面出来,她正在做点心呢!

云鹊点点头说道:“昨天有个姑娘被拍花子的抓到了,被姑娘识破了。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二公子让姑娘在家里住一晚上,等那位姑娘醒来。”

“姑娘呢?”云迢急促的问道。只有在失去了之后,才会知道拥有的珍惜。不失去,如何知道,曾经的拥有,是多么的珍贵?

云鹊指了指屋里,说道:“姑娘在屋里呢!不过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一言难尽啊!”

尽管只是八岁,但云迢似乎一瞬间就长大了一样,连说话,都变得惆怅了起来。

两人走进屋里,云鹊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当然,也没有伸手阻止两人。她看得出来,两人过的很不好。如果可以,当时一起过来的三个人,云鹊还是很希望,姑娘能够原谅她们两个。

云鹊总是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尽管她并没有经历云迢和云露的遭遇。

“姑娘!”云迢和云露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苏雪烟抬起头,看到是云迢和云露,却是一愣,说道:“怎么是你们?”

刚才她做点心很用心,根本没有听到外面说什么。当然了,外面的动静,还是注意到了的。只是苏雪烟并没有在意。她原本以为,是二哥哥还是哪位派人过来了。

云迢拜倒,直起身子,却没有起来,眼泪也掉落下来了:“姑娘,我们知道错了。当时我们应该跟着姑娘一起走的。是我们眼皮子浅,看不上姑娘给的日子,结果我们在府里,还是受到了她们的排挤,吃的饭菜,还不如当时姑娘在家的时候。”

云鹊瘪瘪嘴,对于云迢的话,那是一万个不同意。当时姑娘在的时候,虽然厨房克扣了伙食,但姑娘什么时候苛刻过她们?就算是自己掏腰包买食材,姑娘亲自下厨,也做了好东西给她们吃的,一点都没有苛责才是。那是比府里的那些人,甚至比那些主子吃的都要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周之庶女妖妃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周之庶女妖妃目录 大周之庶女妖妃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章 狡诈的男人

9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