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节:碾压商玲

第七百八十六节:碾压商玲

“你的意思是说九殿阎罗只用了三天时间就统领了整个香廊城鬼蜮?”虽然对于鬼宴之后香廊城鬼蜮的变化,张嫌有过一些设想,但是听商广元亲口说了出来,他还是十分震惊的,还有一点让他震惊的,那就是香廊城鬼蜮变化的如此之快,仅仅三天的时候,九殿阎罗就统管了整个香廊城,忧心忡忡地问。

“没错,就三天,香廊城鬼蜮就彻底落入到了九殿阎罗的手里,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九殿阎罗,就是爷爷口中的那个九殿阎罗了,我辞职的原因也和这个有关,香廊城我是不打算去了,这青牛镇距离汜水城也不远,甚至比香廊城还近,我打算之后转去汜水城那边打场。”张嫌问完,商广元确认道,然后架锅蒸起了包子,往蒸锅里加着开水,动作十分熟练。

“香廊城里的魂师境呢?”张嫌不关心商广元去哪里打场,他更想多知道些香廊城的变化,琢磨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不清楚,你知道的,我们拘灵人和魂师不对付,对于其他魂师的事情,我没有心情打听,不过听说也乱套了,有几家魂族一夜消失,好像是香廊城鬼蜮新霸主九殿阎罗翻车鬼王干的,你的那个鬼友班蝶貌似参与了其中,当然,这只是从鬼舌头那里听到的,具体我不能确定。”听到张嫌的询问,商广元倒水的手先是一沉,然后冲张嫌道,虽然也说了内容,但是漫不经心,不想谈及和外面魂师有关的任何事情。

张嫌知道商广元不想谈及其他魂师,他也就点了点头住了口,不再多问什么,跟到了商广元身边,帮商广元搭手蒸起了包子,烧着清洁碳炉,往里面补着碳火,把蒸锅里的水烧的滚烫。

张嫌不说话,商广元也没有再和张嫌说些什么,架好了蒸锅之后,他担心那些包子不够张嫌吃的,开始在厨房的水池边择菜做饭,又用蒸炉旁边的炒炉炒了两盘小菜,熬了一盆西红柿鸡蛋汤,作为牛肉包子的配餐,花了大约半个小时,全部搞定过后,连同包子一起端上了大堂的餐桌,丰盛的早餐几乎摆满了桌子,商广元也用清澈的嗓音向商伯福和商玲再次喊去,把刚刚回屋没多久的二人又叫了出来。

“这么多?”商玲望着桌子上的三大盘包子和两菜一汤,惊讶地问道,随即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一眼张嫌,又说“哥,你这是供神仙啊。”

“贫嘴,张嫌是客,你也要有点待客之道好不好?按道理,今天会让张嫌帮我们拉练,而且你打头阵,和张嫌搞好关系,让他多教你一点。”知道商玲在阴阳怪气,商广元温柔地拍了一下商玲的小脑袋,冲商玲道。

“不是吧?这第一场不该由哥哥你来出手吗?你试试他的能力,若是真不咋

样,我也就不麻烦了。”商玲并不觉得张嫌有多么厉害,因为她从张嫌身上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过强者的气势,虽然张嫌是魂师,她是拘灵人,二者不是一个体系,但是不同体系的强者散发出来的气势大都相同,这是商玲暗中观察过几个魂师得出的结论。

“说什么呢?张嫌兄弟只是修炼就能引起天地异象,让周围十里八乡的魂鬼如拜佛朝宗一般围聚过来,这还不能说明张嫌兄弟的实力吗?别乱说话,小心张嫌兄弟记仇,拉练时在对你下个重手,到时候我可不会帮你哦。”知道商玲看不起张嫌,商广元再次提及昨天早上的天地异象,算是给商玲提个醒,然后半开玩笑地冲商玲道,故意吓唬着商玲。

“下重手?哼,还不知道谁更厉害一些呢!他要真打得过我,我从此以后就闭嘴,任他在厨房偷吃,不再过问他留宿咱家的事情。”商玲听到商广元的提醒,琢磨了一下,想起了之前灵朋夭娘提到的走火入魔一事,仍不觉得张嫌有多么厉害,冷哼了一声,冲商广元回应道,但是脸却朝着桌对面的张嫌。

“行了,玲玲,别说了,人家张嫌留宿咱家,被饿的翻箱倒柜,这话说出去不光彩,被邻居听见是要嚼舌根的,注意一点吧。”看商玲一副不屑,商伯福摇了摇头冲商玲道,不想再让商玲提及偷吃的事情,以免早早惹得张嫌反感,在这里待不下去,坏了商广元的计划。

商伯福的训斥显然比商广元有效很多,至少对商玲是十分有效的,让商玲满脸悻悻不好再说什么,也就住了她那尖利的小嘴,赶紧抢过去了一盘牛肉包子,护在怀中自己吃了起来,显然是怕张嫌给她抢了。

看到商玲那孩子气的模样,张嫌并没有太过生气,反而觉得生气的商玲比平时还要烂漫可爱很多,至少比他身旁的商伯福和商广元这两个藏在暗处的老狐狸要天真极了,让人能有些舒心的感觉,当然,这些只是张嫌的念头,不会以任何形式表现出来,他还想利用反间计把拘灵人的秘密摸清,不可能让商伯福一家看出端倪。

“谢谢了,那我开吃了。”张嫌先前吃残羹冷炙就已经吃了不少,能量补回到了身体所需的大半,现在看着满桌子的饭菜,他判断不用再吃多少,就能把整个身体的状态复原,当然吃过之后还需要片刻调整,可是那些费不了多长时间,于是也不在意商玲抢走的那盘包子,从还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盘子里拿起了美味的牛肉大包,小口咬着手里的包子,伴着碟中的小菜缓慢的吃着,没有再像灵魂受伤那天饕餮进食,吃得动作十分文雅。

“你这是转魂了吗?怎么不再往嘴里塞了?”看着张嫌小口吃着包子,和普通人吃饭没什么两样

,商玲皱了皱眉头,突然有些不适应地向张嫌问道,一边问,还一边捂嘴笑着。

“我吃饭一直这样啊,除非有特殊情况。”张嫌其实不喜欢和商伯福或者商广元那种心机鬼聊天,因为需要谨慎提防,累,但是和商玲说话,却让他不感觉劳累,即使商玲一直看不惯他,还各种出言不逊的挑衅,反倒让他觉得十分的真诚,也试着和商玲拌嘴道,像是又回到了年轻气盛的时候。

“特殊情况?比如灵魂重伤?比如闭关三日?还是纯粹的在别人家蹭饭啊?”商玲继续挑衅着张嫌。

“都算吧,不过我蹭多少的饭,等会儿就出多少的力,要是把你打疼了,你可不要哭哦。”要论牙尖嘴利,张嫌自然不输给商玲,从成为魂师到现在,虽然大多数时候都以武力猎魂为主,不过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张嫌也曾把不少魂鬼说得痛哭流涕,痛改前非,要重新做人,所以一个十八九岁模样还未出世的小妮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无论是讲大道理,还是互相斗嘴,张嫌真的没输给过谁,只是他愿不愿意而已。

“我虽然没和魂师打过,但是也偷偷观察过一些魂师,厉害的见过几个,可是我从你身上看不出哪里厉害,行,等会儿拉练就由我上,看看到底是谁被谁打哭!”张嫌之前一直沉闷,不太和她拌嘴,她才敢肆无忌惮嘲讽张嫌,可是张嫌刚才突然威武了一下,还说要打她,她竟一时怔了起来,然后有些生气地说道,显然张嫌的话激出了她的一点胜负心,让她有些期待和张嫌拉练。

商玲主动要和张嫌拉练,商广元自然开心,他让商玲和张嫌先进行拉练的原因,是想先从上帝视角观察张嫌的能力和实力,以此来了解魂师的实战力量,等到他自己上场,那就是检验他设想的应对策略的时候了,这样一来一回,他就能从张嫌身上了解足够的魂师信息,这就是他找张嫌拉练的目的,当然最后可能卸磨杀驴那就是后话了。

在张嫌和商玲二人的示威拌嘴中,早餐很快的就吃完了,有张嫌在,那一桌子的早餐还是被吃干抹净,待吃完之后,商广元把张嫌和商玲带到了青牛镇里一个拉着高墙的废弃大院了,确定四周没有什么人,便让张嫌和商玲各自施展力量进行对战,由他来当裁判,并保护拉练的二人不会重伤。

商玲使用着拘灵人的能力,再次把夭娘放了出来,附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向着张嫌攻去。

而张嫌感知着夭娘释放出的魂技力量,根据魂波判断着夭娘的实力,开启了部分体魂技,就和商玲互轰。

拳脚大战之后,商玲根本伤不到张嫌的灵魂,别说灵魂,就连躯体都难以撼动,但张嫌的灵魂没有出窍,却凭借着如金

刚铁骨一般的身体把商玲击得节节后退,不一会儿,便用两只手钳住了商玲微胖的小臂,把商玲的身体按在了荒院内的墙上,直接来了一个声势不小的壁咚,让商玲感觉全身酸麻。

“玲玲,接下来释放出灵魂再战吧,只是鬼上身,你的躯体没有他强。”商玲几乎在战斗中没有一点作为,就被张嫌以绝对碾压的力量直接击败,商广元眼皮微跳,然后向着商玲轻呼,同样示意张嫌放开商玲,之后转为灵魂上的对决。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九登鬼宴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九登鬼宴 九登鬼宴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八十六节:碾压商玲

8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