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章 如此仙语

五十九章 如此仙语

晌午,一身文官服饰,儒雅潇洒的温超,率同一大帮官员,于郡城南门隆重迎接高远风。

温超此举,不但高远风大惑不解,温铨及其渤海一众官员同样满脸懵逼。

站在后排,脸肥眼小,身高八尺腰围也八尺那种身形的邓檠,碰了碰身边的温铨,低声道:“就那个小白脸呐?还真别说,长得可是真俊。难道关于他和郡主的传闻是真的呀?不然郡守大人怎会如此礼遇与他?”

温铨郁闷地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站在邓檠另一边,身材高大,肌肉精悍的袁翊道:“三弟,你怕不是想陷害哥哥吧。郡马耶?你竟让我们去收拾他。万一把那精致的小脸弄花咯,郡主还不砍了我等兄弟的第三条腿。”

“噗。”邓檠忍禁不住,“为啥不是手,不是脚,或者脑袋,偏偏是第三条腿。”

袁翊一本正经地说:“你想啊,这‘美人’破了相,郡主还有兴趣吗?郡主没了兴趣,享受不了那什么乐趣,不恨啊?这一恨,自然就要追责咯。这一追责,肯定会让‘凶手’也不能享受那什么乐趣。是不?”

“滚。”温铨骂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脑袋里装的,尽是那点破事。”

“嘁。”袁翊道:“好像你脑袋里没装一样。有能耐,下次我跟大哥上青楼喝酒时,你别跟着。”

“嗯哼!”越说越离谱,站在最前面的温超听不下去了,重重地清了清嗓子。渤海三霸瞬时噤声,不敢胡言乱语。

高远风本想直接驱车进城,听说温超率众列队相迎,不得不下了马车,徒步走向温超。

温超一脸温和的笑,却不出声。

他已从周飞燕的战时先锋部队脱离出来,出任地方官。而高远风此时却直属周飞燕。两人互不统属。在此地,温超是主,高远风算是客。

对于途径的同僚,视关系而定,可接可不接。温超亲自迎接,那是给了高远风极大的面子。但也要看高远风要不要这面子了。他的职级高于高远风,所以不可能先行见礼。

好在高远风也算识趣,多远就朝温超抱拳,“郡守大人亲迎,如何敢当。这不是折杀末学后进么?远风这厢有礼了。

久闻温大人温良谦恭,气量高雅;博闻强记,才华横溢;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乃儒将之表率。今日一见,才知见面更胜闻名,三生有幸呐。您这如仪风姿,让远风拜服。

大人出任渤海郡守,乃渤海万民之福。自此渤海必将风调雨顺。哦,风调雨顺是老天的事。不好意思哈,用错词了,渤海必将百业俱兴,国泰民安。咦?又错了,国泰民安范围太大。嗯,安居乐业,安居乐业。

您看,您看,远风一激动,就语无伦次了。因为远风实在太敬佩大人了,对您的敬佩呀,就如那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又如那······。”

“好了,好了。”温超赶紧出声打断。温铨说他治军颇有能耐,我怎么感觉他油嘴滑舌,满嘴跑马呢。不过此的人品性跟自己无关,暂且放过一边。温超害怕高远风继续表演口才,以免他的口水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吓得不敢给他介绍随员,直接道:”高将军一路辛苦了。请!我先送你去驿馆歇息。“

”哎呀,这也太劳烦温大人了。请请,您先请!“高远风执意落后温超半步。他虽然没当过官,但爷爷高成对此却熟稔无比。既然要走官场崛起之路,这些礼节自然必须学会。

温超暗自点头,虽然油滑了点,却也知进退,懂礼仪,不是轻狂之辈。

温超突然一伸手,把住高远风的手臂,作携手同行状。此举不多见,除非双方的关系是至亲或密友。但也不算怎么突兀,可以看作是温超不让高远风落后半步的客道。实际上,温超是想试试高远风的反应和功力。

反应嘛,若对温超有戒备心理,自然会有下意识的抗拒。功力方面,高远风进阶成丹期,被高成、周飞燕封锁了消息,外人并不清楚。

高远风若无其事的跟上半步,”您太抬举远风了,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呀。哟呵,大变样了,简直是旧貌换新颜呐。渤海我此前也来过不少次,每次经过啊,所见俱是鱼龙混杂。欺行霸市,偷鸡摸狗者,不知凡几。您看看,现在是次序井然,各司其职,各安其业。我就说嘛。大人任渤海郡守,那是······。“

温超哭笑不得,你这夸奖也太假了吧。郡守出行,军兵清道,欺行霸市,偷鸡摸狗者敢出现么。

”行了,贤侄,你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不是我倚老卖老。在军中,飞燕郡主是我上司。但在私下里,她却尊我一声温叔。我喊你贤侄,你没意见吧。“

”哦呀,原来是一家人嗦。嗨,你也不早说,害我绞尽脑汁地搜罗溢美词句。你要是再不说出来,我就词穷咯,说不得只好使用仙语了。“高远风给点阳光就灿烂,借机当作无拘无束的一家人。

高远风的态度转变之快,让温超诧异又好笑,这小子,不会真的是靠这嘴巴和样貌迷惑了周飞燕吧。不过个人感情上的事,他无权置喙。随口道:”是吗,贤侄还会仙语?可否说上几句,让我等开开眼界。“

高远风张口就来,”好呀。嗯,炫酷吊炸天,碉堡了,牛逼。怎么样?“

温超皱皱眉,”这是仙语?每个字我都认识,但串在一起,就不知所谓了。贤侄能解释一下吗?“

高远风说:”反正就是夸赞人特别特别厉害的意思。“

这时,跟在后边的温铨插话道:”听着语调,你昨天跟我说的傻逼,不会也是仙语吧?“

高远风一回头,”原来是你呀。没错没错,你个傻逼。“

温铨挠挠头,”这是夸赞吗?连在一起我虽不懂,可有个傻字在里面,不太像啊。“

高远风笑道:”还没傻到家嘛,看来用傻逼形容你过了点。换个词吧,二货。“

”你······。“温铨气得满脸通红。谁都听得出,二货也不会是好词。

温超及时打断温铨的话,”我懂了,逼在仙语里是很厉害的意思。傻逼,就是傻的厉害。我说对了吗?“

高远风作拜服状,”牛,您老真牛,老牛逼了。“

”慢着慢着。“温超说:”这牛又是个什么说法呢?若形容人很厉害,用虎逼,豹逼不是更好么?“

高远风道:”牛气冲天嘛。没听说过虎气冲天,豹气冲天的。欸,还真有宝器一说。“

温超来了兴趣,”哦?宝器怎么说?“

高远风又回头看了看温铨,”算了,还是不说了。“这哪里是不说,实则已经说出来了。高远风的意思是,这个词还是适用于温铨。

除温铨之外,众人皆笑。

温超笑问:”你说温铨是傻逼,为什么呢?“

高远风解释道:”我不惯骑马,喜欢坐车。昨天在来郡城的路上,我坐在车里睡着了。这一睡嘛,就忘了时间。这宝器,骑在马上又累又饿,但愣是不喊停,说是跟我比试。比啥?比谁更能受累挨饿。俗话说,蹲着不冷,睡着不饿嘛。他跟我一个睡觉的人比受累挨饿,你们说他傻不傻?“

”呵呵,哈哈。“众人哄笑。

温铨急了,”谁跟你比受累挨饿了,我想比的是军纪。高远风,你太过分了。既然不是比试,你怎么不早说。“

高远风耸耸肩,”我说什么?说梦话吗?“

众人笑得更欢了。

温超摆摆手,示意大家别笑了。对高远风道:”说到比试,你们还真得参加一场比试。这样吧,我让郡承大人带你的随员去驿馆安歇。你随我去郡守府饮酒详谈如何?“

此时大家已走到郡守府大门前。驿馆就在右侧不远处。

高远风欣然应承,”那就有劳郡承大人了。罗姐,你们先去驿馆吧。我跟郡守大人喝酒去。等会给你捎点回来哈。“

温超苦笑,”贤侄,温叔是那么吝啬的人吗?不需要如此直白地点醒,你所有随员的餐饮用度,温叔皆已准备妥当。放宽心啦。“

高远风抱拳致歉,”小侄不会说话,让温叔误解了。见谅见谅。“心里想的却是,跟官场上的人说话真累,我不过是提醒罗姐他们不要喝酒而已。他却以为我以为他只管我个人的用餐。

温超高跟远风谦让着迈上台阶,突然一停,”这位是······?“

高远风一回头,发现祥妈不知何时飘到了他的身后,连忙介绍道:”温叔,这是我义母。“

祥妈功力逾规之事,灵通一点的人,无不知晓。

温超肃然起敬,这位可是超人啊。高远风归顺周国,那他义母也就可以算是周王朝的人了。也就是说,这位乃是周王朝当前已知的功力最高者。赶紧行礼,”原来是义······,呃,大姐驾到。怠慢了,怠慢了。“

祥妈淡淡回了一礼,”温郡守客气了,你不必管我。小风是我从小喂大的。我担心我不在身边,他吃饭不习惯。“

这个借口实在太牵强,哪有十八岁的人还不会吃饭的。可大家心知肚明,她担心的是高远风的安全。温超对此能够理解,他跟高远风毕竟是第一次打交道。也不以为意,他本来就不会对高远风动啥歪心事。

祥妈无官无职,但她的隐形地位,比在场所有人都高。高远风不反对,没人敢拒绝她同席。

再次谦让进府,温超坚持落后祥妈半步。祥妈又不愿走在高远风前面。最后高远风懒得计较那么多,率先迈步进府。

郡守府酒宴齐备,只待落座。

谦让座位时,温超试探着说:”贤侄呀,温叔还不知你义母贵姓。称呼起来多有失礼。“

突然蹦出一个超人,韩枫秋需要探查,周王同样需要搞清楚其来历。超人,在六阶王国,那可是相当于核武器的存在。如能为己方效力,那是如虎添翼。万一心怀不轨,就是心腹大患了。在温超接到飞鹰王旨中,探查祥妈,比即将要说的比试,更为重要。

祥妈替高远风回道:”贱姓柳。没有什么失礼不失礼的,我就一居家主妇,只以小风为念。温大人不用管我,你自跟小风谈事即可。“

”岂敢,岂敢。“温超正不知从何入手,祥妈竟然自动送上门来,他当然不可能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酒席上,温差搁下先前所说的比试,一味向祥妈敬酒,问好。问身体好,问家人好,问故乡好,等等等等。

祥妈与高远风同席,专心照顾高远风,夹菜,挑鱼刺,让他少喝酒之类,似乎真的是来侍候高远风的饮食。对温超的试探,有一句无一句地回答。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坦然神色。反正来历事先早就编好,对韩枫秋说过一遍,再跟温超说一遍也没什么。

祥妈这尊大神在场,她又拒绝饮酒,使得酒宴上的气氛怎么都活跃不起来。

不过温超并不扫兴,反而相当满意。他放下架子去跟高远风拉近关系,除了周飞燕的因素外,祥妈这尊大神也是因由之一。

基本了解的差不多,温超才提到今天的正题,”高贤侄,温叔敬你一杯,祝你在即将举行的武试中,一举夺魁。干!“

高远风没听明白,”武试?“

”嗯。武试。“温超肯定地点头,细说原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卷长天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卷长天 风卷长天下载
上一章下一章

五十九章 如此仙语

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