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第二十六章[08.26]

V第二十六章[08.26]

边舟停下来想了下,的确是很久没回家了,到现在他还没被扣簋不孝子的帽子,也多亏了冯向晚

事事都想在前面。

「好吧,我得先告诉你,前几天电话里我刚跟他们吵了一架,你要做好这次家庭聚会不会太和谐的准备。」

「我以为他们早就习惯被你气个半死了。」她走过去,最后还是决定帮他分担点准备碗筷的工作。

「这次不一样,我跟他们说你现在总要飞来飞去太辛苦,我想让你来我这边,结果就被我爸狠骂了一顿。你知道吗,从小到大他还没那么骂过我,我都有点不太习惰。」

自己不进公司也就算了,现在连她都要挖走,要是面对面的话大概揍他一顿都是有可能的。冯向晚问:「结果呢?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还能怎样,他问我是不是还没断奶,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她摇头,不知算不算安慰他,说:「安心吧,这顿饭本就不会太平。」

当天他们四人在餐厅见面,果然全程边父都没什么好脸色,边母在一旁打着圆场,冯向晚只负青默默吃。

吃差不多了,边父还在抱怨他儿子的不懂事。

「你知道我培养一个冯向晚要用多少年吗?一闾公司里能这样值得信任的人又有几个?就因为你见她面的机会少了,就想把我辛辛苦苦带出来的人挖走,你不进公司帮我就算了,现在还成了你老子敌人了不成?」

边舟勉强陪着笑脸,「我只是说说而已,向晚又没有同意,你要真有这危机感,就少给她派需要出国的工作。」

「那你直接这么跟我说不就得了,干_拐弯抹角的!」

冯向晚淡定地在始终围绕自己展开话题的的情况下吃得饱饱的,他们现在又在吵海外市场多不好开拓的问题。

她放下餐具,说:「是这样的,我有些话要说。」

「向晚,你快来说说他们吧,难得聚会吵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边母像找到救星,对她投以期待的目光。

「是这样的,你们能不能把边舟交给我呢?」她说。

顿时,吵嘴的、劝架的,全都收声。边母手里餐具掉到桌上,那轻微的声响都把她吓一哆嗦。

边舟脸都绿了

「交给你?怎么交,你打算怎么修理他?」

「向晚?」边舟拉拉她的袖子,还真像个怯生生的孩子,

不是他想的那样吧,这个壹词他熟啊,但应该没有那种意思。可不管怎么说,也太奇怪了,会引人误会,会让他喘不过气。

冯向晚抽空看了他一眼,对于他那错综复杂的脸皱了下眉,「我就是想了一下,今年契约续签的日子不是又快到了吗?总是这样其实也太烦了,我有些腻了,不想再签了。」

「所以呢?」他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手已握成拳。

「所以够了,就到此为止。」她说:「我们结婚吧。」

边舟没控制住,怪叫了一声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两步跑到他爸嘴前,抱着脑袋就是一口,又跑去他妈身边,同样一个如狗舔般的大亲亲,把两个呆若木鸡的老人家弄得更僭了。

「不是,你说的意思果然就是……」边母擦了擦脸,把儿子推到一边。

冯向晚点了点头,同样无视那个一旁撒欢的傻儿子。她有种感觉,自己这不是在求婚,是要跟对面的夫妻当亲家。

同一个场景,脑袋里模拟太多遍,真的发生时也就没想像的那么难以开口了。紧张还是紧张,她没有想到的是,真的面对这样的修罗场,她竟然还满开心的。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也知道我跟边舟之间还有很多实际的问题要解决,但是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有很多不足,不用说你们比谁都更加了解,结局却并不会因为我的不足而改变。所以,能不能请你们考虑一下呢?」

「考虑个屁!」边舟冲过来一把抱住她,「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谁会考虑,不用管他们!」

「不是,还是要考虑一下的吧。」说话的是边母,她瞪着惊恐的大眼在他们身上来回看,最后定在了冯向晚的身上,「向晚,你真的不再慎重地考虑一下吗?我们家这个儿子只有我们眼里是块宝,可配你,太可惜了。」

冯向晚迷惑地眨了下眼,边舟晃的她有点头晕,「阿?」

这个彷佛跟她设想中的剧情展开不太一样。

边父一拍桌子,「天下竟然会有这么荒唐的事,凭什么我费心培养出来的人要便宜这个不学无术光会气我的小子,我不同意!」

「我也觉得。」边母悲痛地点头,「向晚,你是了解边舟的,除了脸以外,他真没什么让人不担心的地方。现在女人结婚不怕年纪大,就算单身也比找个拖累强,是吧?」

「啊……」冯向晚觉得有点想笑,眼眶又有点发烫,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

边舟才终于得意地坐了回去,像个打了胜仗的将军叫嚣着对他爸妈扬了扬下巴。

「你们……」冯向晚觉得嗓子眼有点发紧。

「我们知道边舟在追你。」边妈妈说:「大约两年前吧,他气势汹汹地跑回家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他发了好大一顿脾气,说不让我们再给你安排相亲,因为你早晚要嫁给他。你听听这像人话吗?早晚就是八字没一撇的意思,我们找的哪个人不比他强,凭什么你就会看上他,痴心妄想。」

「不过他那次闹得太厉害,我们就商量着,就算不给你安排相亲,以你的条件随便也能找到个不错的,哪知道这小子会成功!」

冯向晚愣了半天,的确好像有某道临界点,过了那个点就再也没人给边舟介绍过什么男人。

她一直以为,自己这蜚子也就这样了,终将以一种顺水推舟的形式,在与人的安全距离中平稳地度过。

她期待着一种什么都不会改变的生活,因为她恐惧着太多的不确定,只要她不变,一切就都不会变。

然而实际上,如同没有人能阻碍时间的流逝,也没人能阻碍人心的变化。

「向晚?」边舟檫掉她眼中落下的泪,心疼地看他,又十足抱怨地看他父母,「都是你们,干嘛不让她嫁我,把她气哭了吧!」

她咳了声,笑了出来,一边哭一边笑,真的好奇怪。

当经过了漫长的时间,才发现自己所以为的事情其实是错的时,为什么她会如此地开心呢?

【全书完】

注:本作品由提供,感谢您的阅读。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有您的支持,我们将做得更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花了十年试婚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花了十年试婚目录 花了十年试婚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第二十六章[08.26]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