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尊府银甲

第二百一十九章 尊府银甲

“你今日第一天到尊府报备,是否顺利啊?”

“顺利啊,一共见了六个人,就打了两个,一个昏迷不醒一个吐血不止,领头的队首想给我下马威,结果我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这也差不多是彻底得罪了,还与同队的尊府血脉约好了以后找时间打一架,反正我是没丢了面子也没吃亏,明天就可以搬进西方神殿了!”

一大早便出了门去的方贵,到了晚上才回到客栈,两位老执事立时关切的上前来问,生怕他受了别人的欺负,结果一听方贵的回答两个老头子却顿时傻了眼了……

这像话吗?

报备第一天就得罪了上司,还打了两位同僚?

还与尊府血脉约架?

正常人哪个能第一天就把自己的处境搞成这么个熊样子?

望着方贵那理所当然,甚至还有些得意的样子,他们两个觉得三观都有些乱了。

沉沉叹了一声,他们忽然也觉得有些心累,便叹惜着向方贵道:“今天我们两个也打探了一番,想再去赵元通那里拜访,可惜人家门也没让进,估计指望他帮着打点关系是不可能了,又一路打听着去找你郭师姐,得知她外出办差,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我们两个也商量了一番,既然留在这里也左右无事,那倒不如先回山去见宗主好了……”

“这样也行!”

方贵随口答应着,关切道:“那你们带来的宝贝怎么办?先分了吧?”

“什么叫分了宝贝,土匪也似,像话么?”

见着他两眼放光的模样,两位老执事甚是无奈:“这个我们也考虑了,反正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为了给你打点关系用的,既然现在送不出去,那便给你留上一艘法舟在这里,等你站稳了脚跟……如果你没被人打死的话……那以后你见谁能帮上你,自己打点一下便是了!”

“一艘法舟?”

方贵听了,有些不满,道:“那不行,留给我两艘!”

老执事瞪起了眼睛:“那怎么行,事没办好,东西也没了,我们回去怎么跟宗主交差?”

“还告诉宗主干什么?”

方贵笑道:“两艘法舟归我,剩一艘法舟的东西,你们两个分了便是,只要你们回去不说,我也不说,宗主又哪里知道去?”

“不告诉宗主?”

两位老执事眼神古怪,这是把宗主当傻子呢?

同时又有些哭笑不得,寻思着:一句话便把一艘法舟的东西许给了我们,挺大方啊……

“这个……”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皆有些无奈,知道是劝不好方贵了,便苦笑道:“这个容后再计,今天毕竟晚了,等明天早上再分吧?”

“那也可以!”

方贵在神城里逛了一天,也累了,不疑有他,当即回了自己的客床,一番照例运转灵息之后,酣然入睡,这一觉,倒是睡到了第二天大清早,还正迷迷糊糊的,便听得耳边“汪汪”大叫,睁眼一看,便见婴啼一颗大脑袋正凑在眼前看着眼睛,满眼都是焦急的神色……

“怎么了?”

方贵问了一句,便见婴啼的独角,不停指向后院。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个激棱便跳了赶快来,飞快跑到了客栈后院,顿时傻了眼。

这里地方宽阔,之前他们的法舟便是泊在了这里的,可是如今这个地方,却仅余了一艘法舟,另外两艘不知去向,他顿时大惊,跑去了两位老执事客房里一看,空空如也,又跑去了柜台上一问,才知道两位老执事居然一大早就退了房,急匆匆押着法舟出城去了。

“这两个老货,至于这么小气吗?”

方贵光脚站在柜台前,整个人都已经气懵了。

心里又记下了一招,方贵也只能无奈的再次回到了后院,在那法舟上一瞧,只见两位老执事给自己留下来的,乃是三艘法舟里面较少的一艘,但这一艘法舟,倒是精致,品质也是最高,想是留着给自己代步用的,只可惜看看舟舱里,实在没剩多少好东西啊……

……

……

事已至此,方贵干脆又回客房睡了一觉,到了晌午时分才起来,先与婴啼两个在客栈里大吃了一顿,然后才驾御着这一艘法舟,径往西方神殿而来,正式报务,住进神殿。

他们这些新入了尊府的仙门弟子,住处倒是基本上都一样,每人皆是一栋木楼,里面自也有些简单的布置,可供平日起居,但若想再安置些别的,却要全凭了自己花钱去买了,有些家底丰厚的,不仅将自己的小楼布置的富丽堂皇,还能养上几个童儿在身边服侍呢!

反正只要自己掏钱,尊府对这些事情是不怎么搭理的!

也是在这时候开始,方贵便正式在神殿住了下来,用了几天时间了解尊府的规矩。

倒是渐渐明白,他们这些人,在尊府都算是等阶最低的存在,只是小小银甲,再往上,还有金缕银甲,金甲,紫缕金甲,紫甲神王等等,等阶森严,而他们一开始,也着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平日里只是留在各自的住处修行,提升自己的修为实力便是。

在这时候,哪怕他们什么都不做,每月也可领得百两灵精作为供奉。

而万一尊府上面有差事交待下来,便需要他们出去办差,若是差事完成的漂亮,便会有许多额外的赏赐下来,可以说,无论是方贵还是陆道允等神道筑基,对这百两灵精的供奉,都不怎么会看在眼里,倒是每一次完成了任务之后的赏赐,往往都足够让他们动心。

外人都说尊府造化多机缘多,其实这些造化机缘,往往便是以这种形式赏赐下来的。

而在这几天时间里,陆道允等人也都没有过来搭理方贵,毕竟方贵当时第一天来,便连伤了赵虹与魏江龙两个,更是落了陆道允的脸面,想必他们心里也正有气,想故意冷落方贵几天,方贵对此却也不在意,自己有婴啼陪着呢,又何必跑去看这几人的白眼?

但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小楼,倒是第三天时,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青云间!

这位尊府血脉,来到了方贵的小楼前,恭恭敬敬的行礼,然后双手奉上了一块紫色的玉牌,却见是最上等的紫玉雕就,上面有着一些古怪的符纹,可以感应到他的气息。

“这是干啥?给我送礼?”

方贵看着这玉牌,脸色有些古怪的问道。

心想这尊府的人还挺客气,陆道允他们都没给我送礼,你倒送来了?

只是送礼也送的忒奇怪,你不说拿点什么魔山异宝,修行神丹啥的也就罢了,拿坛子酒或是拎只猪后腿来也行啊,好歹能吃能喝,送这么块古怪的玉佩是干什么用的?

“方君说笑了!”

青云间客客气气的,含笑道:“方君初来,我便看出方君刚刚筑基不久,恐怕还没有开始修炼筑基境界的功法,想必正是要寻自己道路的时候,应该正需要筑基境界的功法参悟,只不过方君初到尊府,恐怕对尊府还了解不深,准备不足,我担心方君耽误了修行,所以冒昧来访,先将自己进入藏经殿的玉符借你,这样你就可以提前进入藏经殿参阅功法了!”

“把玉符借给我?”

方贵听了这话,倒是真的怔了一下。

他在来尊府之前,也曾听人说过尊府的种种机缘造化的,倘若不夹杂一些其他眼光的话,凭心而论,尊府里的某些修行条件,确实不是小小仙门可比,其一,便是尊府所掌握的种种资源,各类异宝,其二,便是尊府所收藏的天下修行法门,功法仙诀。

尊府的藏经殿,里面包罗万象,藏典之众,远非仙门可比。

但方贵初来乍到,也知道想进尊府的藏经殿,不是那么容易的,据说一般都要立下一些功劳之后,才会被尊府赐下腰牌,这才有了进入藏经殿的资格,如今自己初来乍到,都没去想过这些事,却没想到,青云间居然主动找上了门来,要将他的腰牌借给自己。

“毕竟大家都是修行路上的,总要相互扶持,才有可能走的更远……”

仿佛是看出了方贵的诧异,青云间微笑解释道:“我也是因为知道方君正是定下自己一身修行的关键时候,耽误不得,所以才冒昧来访,若有唐突之处,还请方君见谅!”

“哈哈,没事没事……”

见青云间如此客气,方贵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你来的正是时候,我正想去藏经殿里看看呢!”

“哦?”

青云间听了,也有些开心,微笑道:“这么说来,方君果然正是在寻找合适功法的时候,我来对了,那不如我们二人同去,也好让我给方君介绍一下神殿景物,如何?”

“好,很好!”

方贵自然乐得答应了下来,自己回房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袍,带上了自己最钟爱的小圆帽,穿上了小牛皮靴,然后便让婴啼呆在小楼里看家,自己与青云间一起出了门来。

“方君,请!”

青云间已在楼前等候,请方贵上了他那一辆由青羊拉着的宝车,腾云而去。

见他彬彬有礼,言语友好,倒让方贵对尊府改观了些:“这些尊府血脉,看起来还不错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九天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九天目录 九天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九章 尊府银甲

9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