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引子:死神拥抱

关键引子:死神拥抱

在圣息大陆上星罗棋布着二十几个国家还有若干种族。这些国家与种族之间多少年来都在为着各自的利益不断相互杀戮征伐着。有的种族战争中慢慢变的强大,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国家。有的则在血腥战事中澌灭,活下来的人成为战胜国的“牲口”,让其宰杀奴役。

在这块大陆上有三个国家最为强大,分别是燃日王朝,古斯塔帝国,还有一个就是臭名昭著邪恶龌龊的黑渊国。这是一个野蛮嗜血的国家,强在军力,文化思想体制不比蛮荒时代更强。连独立的货币都没有。而这个国家也不需要货币,他们只需要掠夺杀戮。而燃日王潮和古斯塔帝国无论在经济上还是上都是首屈一指的。他们两个国家的货币是这个大陆上通行的。

我们的主角燃日王朝。国旗图案就是一只火凤凰。蕴意王朝不死不灭。凤凰是燃日人膜拜的神鸟。大陆上其他种族的人称燃日人为凤凰传人。为此燃日人感到骄傲自豪。

王朝位于大陆遥远的东方,幅员辽阔,美丽富饶。有覆盖国土面积百分之六十的大片森林。众多的山脉河流,形成复杂地形。地下孕藏着各种丰富的矿藏。尤其几处大的宝石矿和金矿,保障着燃日王朝的经济繁荣国库充盈。

燃日王朝周围边分散着几个小国和几个部族,算是燃日的附属国。自燃日国走向强盛繁荣,他们便开始向燃日进贡已换取庇荫。燃日不失承诺,这么多年来都扮演着一个合格监护人的角se。保证这几个小国不受异族入侵平安的繁衍生息。

燃日王朝的富庶,历代都让大陆上其他国家与部族垂涎觊觎。若干年前燃日的力量很薄弱,以致国家曾一度遭受到异族的入侵,饱受战火的蹂躏。但是不屈的燃日人从未放弃过为自由生命与祖国崛起的斗争。

现任国王东方烈即位后(东方烈四十年前即位),他意识到虽然国家面积广袤人口百万,但是军力却偏弱,没有一支足以保卫这个国家不受外族侵犯的强大军队,就像一个孱弱的巨人,虽然个头大,但并不能给予敌人足够的威慑。于是东方烈便开始动用国家的一切能源发展力量,这引起了大陆上其他国家的担忧。

尤其是位于西方“古斯塔”帝国,对于大陆上即将站起的这个新“巨人”深感恐慌又难以容忍。于是在三十年前(圣历850年初秋)“古斯塔”帝国纠集几个仆从国及几个贪婪的部族找了个蹇脚的理由入侵燃日王朝。这场血腥的战争打了一年零四个月,在东方烈的带领下,英勇的燃日人最终打败了以“古斯塔”为首的联军。敌人留下的无数尸骨做了“燃日”土地上佳的肥料,因此“燃日”的土地格外的肥沃。那场战争的大胜也使邪恶的黑渊国打消了继古斯塔后侵略燃日的卑鄙企图。从此“燃日”完成了伟大的复兴,并建立了一支九万人的强大军队。以后大陆上再没有那个国家敢入侵燃日王朝。

“我们燃日国,既是天堂也是地狱。对朋友而言这是最惬意天堂;对敌人来说,这是最可怕的地狱。以什么身份进入我们的国土,应该好好想想。”

这是东方烈在击败入侵联军后说的一段名言。这段后来在大陆上广为流传。

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遭受惨败后古斯塔国王沮丧地说过这么一句话。

“除非他死了,不然任何国家的军队都难以踏上燃日的国土。”

这句话也广为流传。

五年后古斯塔帝国的国王在郁闷之中病逝。他的长子奥利维继承王位,这是一个比他父亲还要贪婪残暴的君主。他发起脾气来整个房间子都会抖做一团.他有着猪一样臃肿的身体和食欲,他的欲望也可以和他永难餍足的胃口媲美。他好像总是在不停的咀嚼下咽。就像他不断入侵吞噬那些弱小的国家与种族一样。

在即位的庆典上,他用不容置疑地决心与口吻当着他的大臣们说:“燃日的存在是对我们神圣帝国的亵渎,我要用一切办法,把燃日从这个大陆上抹去。完成我父亲未完成的事业。”

“除非他死了,不然任何国家的军队都难以踏上燃日的国土。”一个年老的大臣善意地提醒他。结果那个大臣说完这句话后就被他命令拉出去砍掉了脑袋。那个大臣苍白的头颅掉在地上那一刻他脸上浮现出一种迷茫。

“难道我说出错了吗?”

然后他的脑袋被一个士兵踢出老远。

在以后的若干年里,燃日的敌人们,包括奥利维国王,竭尽智慧用尽诸多伎俩想结束东方烈的强悍的生命。他们派刺客行刺,收买燃日皇宫的宫女下毒,请法力高超的巫师施法…总之这些阴谋最后都遭到了可耻的失败而未能得逞。

“他有神保护着,我们无能为力。”黔驴技穷的敌人无可奈何地说。

东方烈不死,奥利维不敢让他的军队踏上那片对他们来说是地狱的土地。即位时把燃日从这个大陆上抹去的豪言壮语,成了国民茶余饭后谈论的一个笑资。这对奥利维是一个莫大的嘲讽。

奥利维曾想求助黑渊国王,与他联合进攻燃日。黑渊…意为黑暗之渊的意思。邪恶恐怖的国度。位于大陆最遥远寒冷的北方,一片常年浸浴在阴森雾气中的地域。荒冷诡异,散发着死亡与罪恶的气息。

黑渊人无论男女老幼,都长着一副让人做呕的丑陋面孔。他们皮肤粗糙呈铁锈se,并长着细密的棕se的毛,身上散发着一种腐尸的臭味,给人的感觉野兽一样。他们也完具备野兽的特性。阴冷、凶残、好斗、血腥、贪婪。伦礼道德规则在他们脑海中没有任何概念。

黑渊国最让大陆各种族忌惮是有一支恐怖血腥的军队。有死亡军团之称。黑渊国还饲养着数量可观的“血兽”这种畜生体形和牛犊相当,面目狰狞头部长着利角,异常凶猛。它们通体血红,毛皮如被鲜血侵染。牙齿和爪子利刃一样,可以轻易的把一个人在瞬间撕咬成一堆碎肉。然后完全吞噬,连一根骨头也不剩下。

虽然他们有这样骇人的军队和血兽,但是,黑渊国与古斯塔帝国一样,不敢踏入燃日的国土。这似乎成了一种禁忌。奥利维派使者前往黑渊国以寻求打破这种禁忌的图径。

使者带着金银珠宝多名美女还有几十个死婴长途跋涉来到黑渊国,想游说那个嗜好吃死婴的国王能出兵帮助古斯塔攻打燃日王朝。

黑渊国王,这个大陆上最为神秘的角se。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实面孔。他总是躲在一个高大威严的铜像后面发施命令。包括会见客人。

奥利维派去的使者战战兢兢走进光线昏暗阴冷诡异的宫殿。宫殿四周墙壁上的灯盏都是骷髅头所制成。宫殿的空气中还漫散着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尸臭。使者觉得像进入地狱一样感觉。他小心翼翼站在那尊铜像前说明来意。于是从铜象后传出嘶哑幽冥的声音。

“回去告诉那头肥猪,别以为他比我更聪明。燃日的东方烈,有九个强大的军团。没有哪个国家的军队能在东方烈活着的时候踏上燃日的国土。”

然后命令卫兵把使者赶了出去。

使者回去后被奥利维砍下了脑袋。这个肥胖的国王浑身的肥膘都因气怒而颤动。

“那个永远躲在铜像后不敢见人的小丑!他真以为比我聪明吗,迟早我要把这个小丑和他的那群野兽送进地狱!”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燃日王朝成了奥利维的一块心病。因此他常感觉自己心痛的厉害,经过几个高明的医生诊断后得出最终结论,他疼地方是胃而不是心脏。痛的原因是他那贪婪的胃装的食物太多了。

圣历887年初春(奥利维继承王位31年后)的一个晚上,这个体重以超过四百斤肥硕国王在梦中看到死去的父亲站在他的床边。他骨瘦如柴,一阵风都可以把他吹跑。奥利维心想父亲在地下的胃口一定不是太好。

他显得很激动。“我的儿子,入侵燃日王朝,我和你多年的愿望很快就要实现。准备好吧!到时候让我们士兵踏上燃日的国土,屠杀他们的男人老人孩子蹂躏他们所有的女人,占有他们的土地财富…燃日的国土每一寸都要让鲜血染红,以安抚我们曾在那片国土上战死的所有亡灵…”

“可是父亲。”他有些为难地说:“那个该死的东方烈还活着。他的生命力就像茅厕里石头。而您又说过:除非他死了,不然任何国家的军队都难以踏上燃日的国土。”

“哈哈…”以故的国王发出疯子才有的笑声。“他很快就要死了,很快他的死讯就像最欢快的歌曲传遍整个大陆…”

然后奥利维从梦中醒来。父亲消失了,但是他的谶言还在他耳畔回响。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振奋。

奥利维做这个梦的几天后,传来东方烈从马上跌下并且一病不起的消息。

“我们的机会来了!我们的机会来了…”听到这个消息的奥利维肥胖双手用力捶着桌子癫狂地叫嚣着。“我要让我的军队踏上燃日的国土!掠夺他们的财富,屠杀他们的男人,强暴他们的女人,我要把燃日从大陆的版图上抹去…”

六十七岁的东方烈是狩猎时从马上摔下来一病不起的。这也是他有生第一次从马背上摔下来。那天东方烈带着王子云潮,公主珂珂及随从们去森林里狩猎,他们猎射了很多动物正准备满载而归的时候突然前方闪现出一头白se的鹿,人们发出一片惊异地呼声。白se的鹿太罕见了。

“父亲,”珂珂公主那美丽的脸蛋布满激动的神情。“我要用它的皮做一件天下最漂亮的皮袍。”

“我要品尝它的肉,味道一定比其它鹿肉更加美味!”云潮叫嚷着。

东方烈也很兴奋,他嗜好把各种动物的头做成工艺品收藏。他毫不怀疑这个白se的鹿头将是他最珍贵的收藏。于是他们开始围猎那只白鹿。猎犬们也吠叫着随着众人追赶那只惊慌失措的白鹿。白鹿没命的在林谷中奔跑,它的速度快的如疾风,把猎犬与马匹甩在后面,只有东方烈所骑的那匹有“红se闪电”之称的红马紧紧尾追着那头白鹿。不知追出多远,那头白鹿在一簇灌木丛前停下,它缓缓回过头来。东方烈正要搭箭射杀,一团白se的烟气霎时升起,氤氲中,那头白鹿化做一个衣袂飘飘的白衣女子,朦胧而幽渺。

东方烈骑的“红se闪电”突然受惊,它嘶叫着前蹄扬起,东方烈从马背上被摔了下来。在他落地那瞬间,他似听到了女子一声叹息。

东方烈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觉得疲惫不堪,像走完一段漫长而坎坷的旅程,终于到了终点再无力向前迈出一步。他孱弱地躺在那里,体味着一种无奈与落寞,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很快将会被死神从这张华丽舒适的大床上带走。一种悲凉冷冷漫过他的身心。

夜晚,恍惚中东方烈看到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让他马受惊的那个白衣女人。她缓慢走到他的床前。这次东方烈清楚地看清了她。她有着一张绝美的容貌,如瀑布一样的长发披至腰际。丝质的白衣下隐约可见她那婀娜诱人胴体。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风神无可比拟。

东方烈这一生竟从未见过这样风姿绰约的女人。他的心顷刻都被她攫取。他问她是谁,对方用一种如烟雾般轻飘的声音告诉他。

“我是死神。”

“你长的真美。”

“所以,”她用特别的语气说:“很少有人能拒绝我。”

然后死神告诉他他的生命只留下三天。她让他在这三天时间里安排好自己的后事。

“三天后我会再来,然后把你的生命带走。”

“难道只给我三天时间不能更长吗?”

“不能。”死神认真地说:“每个人的生死都有一个时间表,没有人可以改变这个时间表。就算你是皇帝。”

“看来我只能接受。”

“你没有别的选择。”

东方烈问她:“每个人死的前三天都能看到你并得到你的通知吗?”

“不是,”她回答说:“只有英雄才能在生命结束前看到我。对于英雄,这也算是一种殊荣。而你既是英雄又是一国的君王,所以我提前三天通知你。”

“这个世界上每一天要死那么多人,难道每一个人都是你亲自带走他们的灵魂吗?”东方烈有许多困惑问题。

她告诉东方烈死神并不只有她一个。在这个大陆的上每天游荡着成千上万的死神,只是人们看不到。而这些死神有严格的等级之分。并且性别相貌也迥然不同。他们按等级负责这个大陆上尊卑不同的生命。

“我负责带走英雄的生命。对此我很自豪。”

东方烈说:“我这一生是辉煌的,对于死亡我并没有遗憾和恐惧。因为我是这个大陆上最强大的人…”

“不,你错了。”死神用纠正的口吻打断他。“在个大陆上,有一个人比你更强大。在你死后,他将会向太阳一样升起,他的光辉将照遍整个大陆。”

“他是谁?”

“现在我不能告诉你,等你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那我希望现在就死。”

“你的希望不会实现,因为你还有三天的生命。”

随后她的身影慢慢淡出东方烈的视线。而东方烈想再次见到她的愿望是那样强烈。他被她的美丽迷惑。她说的对,很少有人能拒绝她。

东方烈开始安排自己的后事。皇后、王子、公主及重臣们神情悲伤肃穆,他们伫立在东方烈的卧室外等候着传唤。

东方烈先叫进自己的妻子,这个和自己经历风雨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女人。注视着她他脑海中浮现出她青春时的美丽模样。如今她像枯萎的花朵不再娇艳动人。但是在他的心里,她永远年轻永远不会老去。他脸上浮现出一种温情和感激。“谢谢你,自从你嫁给我的那一天,无论是快乐荣耀,还是艰难悲伤,漫长的岁月中你都陪伴着我。现在我要去了,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并且快乐。”

皇后伤心地哭泣着,她不敢想像失去这个伟丈夫后灰暗而毫无生机的日子该如何排遣度过。“如果我难以承受没有你的日子,我就会到地下继续陪你。”

东方烈认真地说:“以经有人陪我了,你应该好好活下去。”

“是谁陪你?”丈夫的话让她惑然。

东方烈笑了,一张美的让他难以拒绝的容颜印入他的脑海。

第二个被传唤的人不是王位的继承人云潮,而是对东方烈最忠心的将军翰韧。他也是东方烈最为信任得力的助手。

在生命的弥留之际,东方烈向这个跟随自己几十年忠心耿耿的将军坦露心声。

“我的三个儿子里,普祥在九岁的时候被不知名的人拐走。也许他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的二儿子寒焰…寒焰…”提到这个名字东方烈神情激动起来。“寒焰,我的儿子,他是那样勇敢、机智、坚韧、强大。他是不可战胜的!就像我一样。他是我最满意的儿子;也是他,寒焰。桀骜不驯,蔑视一切神灵,无视任何权力。他率性而为,如脱僵的野马,多少道德法则的草坪被他肆意贱踏。也是最让我失望的儿子。”

关于这个儿子的往事涌现在东方烈的脑海,斧刻般日明晰。寒焰叛逆不羁又勇敢强悍。为了国家的利益他独自屠杀过巨蟒,怪兽,战胜闪灵族三大魔王,击败半月国最出名的剑客,并斩下过厉鬼的头颅。这些都让东方烈感到欣慰与骄傲。

但是寒焰做过的那些让他难堪愤怒的事情也难以计数。他和强盗恶棍称兄道弟,他爱与魔鬼魑魅打交道,他与娼妓女巫纵情声se。他曾与一个将军为争夺女人而决斗,那个以勇猛著称的将军,几个回合就被寒焰冷酷地砍下了倨傲的头颅。

寒焰还曾经“死过”在一次与冰雪王国第一勇士冰冽的决斗中,他那山岳一般的身躯訇然倒下,大地都似在那一刻颤动了一下。人们都经为他死了。他怀着悲痛的心情埋藏了这个勇士儿子。他终于为他不可一世的行为过早接受了冰冷坟茔。但是没想到两天后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他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如果不是那两件让他痛心疾首的事情发生,他还能接受这个如野马一样难以驾驭的儿子。第一件事:儿子曾为了邻国一个卑贱的牧羊女甘愿放弃继皇位承权抛弃国家。他现在还记得当初儿子是多么的决绝:她就是我的国家,我的整个世界。

他不能容忍儿子背逆的行径,他以自己的方式解决了那件事情。从此父子俩心中筑起了一座坚硬冰冷的墙。

而第二件事,东方烈都不愿回忆。那件事直接葬送了儿子。全国的子民,包括他,没有一个人原谅儿子。他们用恶毒语言诅咒他,用最难以消释的恨敌视他,最终他被赶出这个国家。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清楚记得儿子被驱逐的那个寒冷的冬天,天上飘着大片的雪花,如一个个白se的幽灵。在千万人的注视下,儿子的孤傲寂寞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白se的苍茫的饮川平原上。从此他不再属于燃日。他是燃日上最大罪人。人们发出一片欢呼。

那些生动的记忆让东方烈那样伤感确。

寒焰,冷血强硬背逆,又热情狂野而不失诙谐。他哪玩世不恭的言语有时又蕴含着一种哲理。作为他的父亲,他都困惑,自己的这个儿子是由什么组合而成。也许他的名字是对他的性格最好的一个诠释。…寒焰。本身就是两个极端。他有些后悔给他起这个名字了。

他对翰韧说:“如果有一天你见到寒焰,告诉他,作为父亲,我永远爱他。”

“陛下,”翰韧说:“如果我能见到他,我一定会告诉他。”

东方烈说:“这几年在大陆上再也没有听说过他,也许他也死了。”

翰韧用一种特别口吻说:“就算他死了,也会从坟墓中爬出。”

东方烈脸上浮出一种让人难以解读的笑意。“也许坟墓都不愿接受他。”

“是的陛下。”翰韧说:“死神都对他望而却步。”

东方烈又对翰韧说:“现在我身边只有云潮这么一个儿子。他也是我皇位继承人。但是他刚愎自用又贪图享受不思上进,他有太多的缺点,他让我失望又担心,我希望你能在我死后好好辅佐他,不要让我们燃日国在我死后像落日坠去。”

翰韧保证说:“我一定会向忠于陛下那样尽心辅佐王子。我们燃日国,万世长存。”

东方烈向翰韧交代完事情后让他下去随后把云潮叫进来。

面对生命处于倒计时的父亲这个皇位继承人心中的激动多于悲伤。从此他将是燃日的帝王,拥有至高无尚的权力。这是他梦寐以求的。

“父亲,”他显得那样悲痛。“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燃日不能没有你。”

东方烈说:“没有人可以改变生和死的时间表,所以你不要悲伤。”

他把脖子戴着的象征帝王权力的徽章摘下递给儿子。他完全可以想像儿子在接受这徽章时的喜悦不亚于当年他从父亲手中接过徽章时的激越。这是枚纯金铸成的徽章。正面图案一只燃烧的火凤凰,喻意东方家族不死不灭。背面镌刻着燃日国的缔造者东方雷霆的头像。徽章做工精美绝伦,已传了五代帝王。

“从此它是你的了,燃日也是你的了。我想这是你一直希望的。”

“父亲,我宁愿永远不继承皇位来换取你的永恒。”

东方烈说:“在我死前我不想再听到你的费话。总之我把国家交给了你,一个为人民着想的皇帝才能得到人民的爱戴。这是不变的真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爱护你的子民,把燃日建设的更加繁荣昌盛。那样我也会欣慰地闭上眼睛,至少不会在坟墓里气得打滚。”

“父亲,我一定会做到。”他是那样的坚定。

“但愿你能做到。”

皇位继承人戴上权力的徽章走出了父亲卧室,看着儿子的背影,东方烈心底升起一种阢陧不安,他辛苦打下的基业会不会在这个并不让他满意的继承人手上走向衰败?

下一个进来的是婀娜多姿的珂珂公主。她只有十九岁。她有一头乌黑油光的卷发,系着粉红se的丝带。苹果般的脸蛋是那样光滑润洁。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眸子闪着黑宝石般的光泽。嘴唇像花瓣一样多情娇媚。她是东方烈最珍贵的财富。

“我的珂宝贝,让我最后拥抱你。”东方烈对她是那样难以割舍。

珂珂公主在父亲宽厚的怀抱中哭的那样伤心欲绝。像百灵鸟一样没有忧伤的她第一次品尝到将要失去至亲的巨大痛苦。这对她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你是我生命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东方烈亲吻着她的秀发。“我的珂宝贝,我是多么的爱你。我希望你永远快乐幸福的生活。就算我死去,我的灵魂也会保佑你祝福你。”

珂珂公主因悲恸哭泣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没有父亲的世界她觉得将是一片黑暗。她是那样恐惧。

最后东方烈传唤负责守卫国界的将军木伟。木伟与翰韧一样是燃日大厦重要的基石。东方烈用信任的目光注视着他。

“答应我,只要你活着,就不能让敌人踏进燃日。”

木伟甚重地承诺。“陛下,除非我的心脏停止跳动,我是不会让任何国家的军队踏进我们燃日的国土。

东方烈安排好后事命令任何人都不能再踏进他的卧室。他静静地带着一种渴望等候着那个美丽死神的到来。

死神如约而至。她走过东方烈的床边。

“我要拥抱你,我的怀抱没有人能抗拒。”

“我渴望着你的怀抱。”

美丽的死神张开温柔的臂膊,坦露出丰盈的胸膛。

“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在我死后,是哪个混蛋将会像太阳一样升起而照耀整个大陆?我难以容忍别人比我强大。”

死神告诉了那人的名字,东方烈是那样震惊。竟然是会是他!

他还想说什么,死神已如同拥抱一个孩子那样怜爱的把他揽在怀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魔王归来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魔王归来 魔王归来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关键引子:死神拥抱

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