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大結局)決戰幻神【下】

第一百零三章(大結局)決戰幻神【下】

奧利維和黑淵國王也被寒焰押回燃日,這兩位國王曾帶給燃日深重的災難。他們的餘生,將會在燃日的土地上飽受折磨。

寒焰帶軍隊回了燃日,黃紫和逍遙帶孔雀軍團回到孔雀國,幾天後,兩人成婚。三兄弟及眾人都參加了婚禮,送上厚禮祝福。

婚禮上,啞謎小聲問寒焰:「看到舊情人成了別人床上的寵物,你心裏一定在哭泣吧?黃紫可是個難得的女人。我常夢到和她做愛。」

寒焰說:「我現在心裏在為他們祝福。」

啞謎嘟噥。

「鬼才相信。」

寒焰低聲說:「我他媽的沒期望你能相信。順便告訴你,昨晚我夢到和你的妻子上床上了。」

啞謎說:「夢裏我們有權力和任何一個自己得不到女人上床。我是不會吃醋的,至少你有兩個妻子。我他媽的佔了大便宜了。」

寒焰想在啞謎胃部搗一拳,但是在這樣隆重幸慶的場合,最後還是忍住了。

黃紫和逍遙的婚禮完畢后,眾人又來到燃日。寒焰準備三天後就去幻神神宮。「征罰」計劃圓滿成功,現在,只留下最後一件事情了。打敗幻神,殺了撒克和金妮婭。他決定在辦完這件事情,和小優小妖舉行婚禮。

寒焰終於要去找父親決戰,小妖非常傷心,在花園裏她乞求寒焰。

「求你,放棄這場決戰吧。你和我父親都是我最愛的男人,你們任何一個被對方殺死,我註定都難以承受。」

但是寒焰的意志卻難以改變,他撫摩著小妖的臉龐,腦海里出現了當初她被推進自己囚室的模樣。如果不是她,自己不可能從眾生樂園逃走。也就沒有摧毀所有敵人的這一天。他總是這樣想,小妖是神派下來幫助他的天使。為了她,他可做任何事情。他親吻她的額頭。

「你是我的天使。我盡量會讓這場戰鬥,有一個你可以承受的結果,但是,我不會放過撒克。他地罪孽太重了!只有他死了,所有被他折磨而死的亡靈才會得到安息。」

然後他要求小妖先離開。自己需要安靜的思考,什麼樣的才能讓小妖心中平衡。小妖離開花園。寒焰坐一塊石頭上。隱入沉思。過了一會兒,他感覺前面站着一個人,他抬起頭,是小妖。

他站起來,摸摸她的頭。

「你不要焦急。我會想出一個我們都能接受地辦法。」

「我只需要你和幻神決鬥!」她的眼裏掠過一絲殘酷。「砍下他的頭顱。我一定會開心的唱歌。」

寒焰重新審視她。知道她不是小妖,而小涵了。她們實在是讓人難以分辨。

小涵繼續說:「你現在已經統治了整個大陸,燃日的國土和人口比曾經多了幾倍。你成了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君王。你更應該砍下幻神地頭顱。實現曾經地諾言,證明你是大陸上最強大的勇士!」

寒焰看着她,她此刻給人的感覺就象是一團永遠看不破地迷霧。

「你確定。從你內心講,真的希望讓我殺死你的父親嗎?」

「我從來沒有動搖過。」

「但是小妖和你地想法相反。」

「你可以認為我比她邪惡。如果能讓幻神死。我寧願做一個魔鬼。」

「那我是該聽你的。還是聽小妖地?」

「聽從你內心最真實地意願。」小涵把臉貼在他耳邊。「我知道,其實你的心裏也想砍下他地頭顱。不然。你永遠成不了大陸上第一人!」

寒焰說:「兩天後我將去神宮。為我祈禱吧。」

小涵笑了,在他臉上吻了一下。

「我會準時在神宮出現,為我心中的勇士助威。」

然後她輕盈轉身,象風一樣,瞬間消失。

小涵離開,寒焰繼續獨在花園中沉思。不讓任何人打攪。暮se降臨的時候,珂珂拿着一封信進花園找他。珂珂把信遞給寒焰。

「這是大哥讓我交給你的。下午突然出現在我的房間,祝我新婚快樂。」珂珂抬起手腕,戴着一串漂亮的石頭手鏈。她顯得很開心。「這是大哥送我的禮物。我想他的時候,撫摩着它,大哥就能感應到。」

現在寒焰真需要先哲一樣的大哥給他指引。他打開那份信,上面只寫了兩句話:遵從你內心最真實的意願。不要讓任何人的思想干擾你。

寒焰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大哥勘破了一

兩天後,寒焰和眾人起程。完成他最後的心愿。了解最後的恩怨。隨行的人有啞謎、莫雷、逍遙、小優、小妖、黃紫、沙漠女王、珂珂、龍、藍道夫、旖雅、紅鬍子、黑胖、達爾西。儘管大陸上無數人想目睹魔王和幻神的之戰,但是他們不知道決戰的時間。寒焰也不想讓太多人看到這場決戰。所以消息根本就沒有外泄。

寒焰還命人準備了幾十輛馬車。拉着一百個密封的大木桶。沒人知道桶里裝着什麼,派什麼用場。寒焰拒絕回答。人們只知道,一場驚心動魄的決戰將要拉開帷幕。

經過幾天行程,一行人來神宮。幻神神宮,建造在深山中。一條峽谷是通向神宮的路。唯一的一條路。荒蕪寂寞,如同幻神。

盡頭是一個盆地。群山環繞,樹木蔥鬱。神宮就建造在盆地中,都是石頭堆砌,龐大宏偉。有一百多個台階。..Cn每一個台階都冰冷,光亮,散發着讓人敬畏的氛圍。

小妖注視着這座宮殿,油然生出一種親切感。這才是她真正的家園。母親在這座宮殿中生下了她和姐姐。她本來可以和姐姐在這座宮殿中無憂無慮的生活,做為幻神之女,享有無尚的光榮。但是一切由於養父的闖入改變。小妖美麗的眸子裏轉動着淚水,晶瑩剔透。

他們在距離神宮的十米外停下。士兵們把那幾十幾輛馬車趕到兩邊的空地上。把一百個密封的木桶卸下。排放好后寒焰命令他們趕着空車離開。不準備再靠近。

這些木桶讓人們更加困惑,裏面到底是什麼?!寒焰與幻神決戰,他用什麼方法破解幻影重重?這些疑問都在人們腦海中不斷迴旋。

峽谷中緩緩走來一個姑娘,谷中地風舞動着她的秀髮和衣裙。她擁有和小妖一模一樣的面容。而且穿扮也和小妖一樣。所以,她也象一個天使。只是這個天使在別的心目中是邪惡的。

現在人們都知道,她叫小涵,小妖地姐姐,幻神的女兒。只是她對自己的父親充滿仇恨。走進峽谷。她面無表情看了眾人一眼,然後走到一邊。一個人,一個陣營。顯得很孤獨。

小妖走到姐姐身邊,和她並肩站在一起。兩人相視溫暖的笑了。她們簡直就是彼此的影像!就象她們父親的幻影。人們此刻再分不清楚,誰是小妖,誰又是涵。不由感嘆生命地神奇。如果把她們分開。真是罪過。但是她們卻分離了漫長地歲月。

小妖拉住姐姐的手,姐妹倆的手握地緊緊的。兩人注視着高聳的神宮,那是自己地家園嗎?巍峨的宮殿還記得這對小主人嗎?小妖心裏湧起一陣酸楚。她地這種感覺,小涵也強烈體會到了。

「姐姐,原諒我們地父親吧。」

「不。」

「他是愛我們的。」

「我地記憶里只有母親的淚水。還有她臨死時候的情景。而沒有父親的愛。」

小妖再沒說什麼,她現在只能為愛人和父親祈禱。

這時候峽谷里又走來一個人。僧侶的打扮。赤着腳戴着一個斗笠,遮擋了大部分的面孔。快要進了盆地。啞謎沖着達爾西叫道:「把這個想來看熱鬧的混球趕走。」又對寒焰說:「我們應該派支軍隊守在峽谷口。有些消息靈通的傢伙會來看熱鬧。」

寒焰阻止了達爾西,臉上有一種欣慰的笑容。他和珂珂相視了一眼,兄妹倆交換了一種只有他們理解的訊息。這個僧侶打扮的人,是他們的大哥,慧。

慧走到另一側,靜靜站立。不看任何人。雖然人們對他充滿了解析的好奇。

寒焰和珂珂也沒有在眾人面前和大哥打招呼,慧對他們說過,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他不再是普祥。

啞謎對寒焰說:「這傢伙是不是幻神請來的幫手?」

寒焰說「如果幻神請幫手,就不是幻神了。對了,這次決戰你是希望我勝利還是你的乾爹。」

「當然是你了!」啞謎說:「我現在都忘記了自己有一個乾爹了。」

神宮的大門緩緩啟開,如同一個塵封以久的世界,終於打開了一扇窗。披着塵埃之se的幻神出現在神宮門口。然後從高高的台階緩慢往下走。顯得還是那樣疲憊不堪。跟着撒克和金妮婭。只有兄妹倆,再沒有其他人。而神宮內,有一千多名功夫很好的僕人。獅魔要求帶人幫助主人一起幹掉神宮外的人。

幻神冷聲對他說:「今天是我和魔王之間的事情。明白了嗎?」

看着下面三兄弟等人,兄妹倆顯得很不安。古斯塔淪陷后,兄妹倆的精神也徹底潰毀了,每天用酒精麻醉自己,不願醒來。當黑淵國也被征服的消息傳來,撒克明白,很快他就能看到死對頭魔王了。魔王是不會放過他的。

之前幻神走進他們的房間,兄妹倆正坐在地毯上,猜拳喝酒。金妮婭披頭散髮,臉se蒼白,失去了往日動人的姿態;撒克更象一個十足的酒鬼。鬍子也不剃了,衣服也不換了。渾身散發着酒氣。兄妹倆在醉的奇妙世界中沉淪。

幻神揚起一條索魂鏈打碎了他們手裏的酒瓶。兄妹倆愣怔的看着舅舅。

幻神對他們說:「魔王來了,就在神宮的門外。你們準備一下。」

兄妹倆面面相覷,眼神中明顯流露出恐慌。金妮婭爬到舅舅的腳下,哭着說:「舅舅,您想把我和撒克交出去換取您的平安嗎?」

幻神說:「我不會出賣自己的親人來換取平安和利益。我是讓你們把自己整理一下,光鮮驕傲的跟隨我出去。面對你們地宿敵!我會儘力為維護你們的生命而戰!」

金妮婭乞求舅舅。

「舅舅,我現在沒能勇氣面對那些傢伙…」

金妮婭的話還沒說完幻神抬腿把她踢在一邊。用一根索魂鏈指着她。

「要麼驕傲的走出去,要麼我就讓魔王親自進來。你們選擇吧。」

兄妹倆只能把自己收拾的如同以往一樣光鮮,按著舅舅地意願。帶着驕傲的神情跟着舅舅走出神宮。

看着走下來的幻神和撒克兄妹,啞謎對寒焰說:「撒克和金妮婭看上去過的很不錯。答應我一件事。放過金妮婭吧,象這麼美妙的尤物一百年才出一個。就把她交給我吧。我會替你折磨她的。」

寒焰說:「如果她地願意地話。一路看中文網我答應你。」

啞謎說:「我會說服她的。」

幻神和撒克兄妹終於走下來,他先走到孿生姐妹的面前,看着兩個讓他都難以區別地女兒。空冷的眼裏泛起一縷柔情。撒克和金妮婭友好的和兩個表妹打招呼。孿生姐妹沒有回應他們。兄妹倆顯得有些尷尬。

孿生姐妹注視着幻神。小涵首先開口。

「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有一個勇士可以真正挑戰你地地位。我會微笑着看着你的頭顱從脖子上滾落。幻神知道了她是自己地大女兒。

姐姐絕情地話讓小妖很難過。她上前一步,輕輕吻了一個父親的額頭。

「我愛你父親。」

幻神知道了她是自己地小女兒。

小妖又退回原來的位置,恍惚間,她們又讓人難以分辨了。

面對兩個女兒,如同一個奇迹。幻神第一次露出一絲微笑。如同陽光投射在一粒鏡屑上。

他對兩個女兒說:「我愛你們。」

幻神又回頭。看了一眼另一邊的孤獨神秘的慧。撒克警覺地小聲對舅舅說:「這個人不簡單,一定是魔王請來的幫手。那個雜種可是非常狡猾的。」

幻神冷冰冰地回敬自己的外甥。如果魔王想請幫手,就會帶一支軍隊而來了。」

撒克討了個沒趣。然後幻神向寒焰他們走去。撒克和金妮婭緊緊跟隨着舅舅。幻神距寒焰他們十幾步外停下。

面對幻神。啞謎總有一種難以稀釋的敬畏。儘管他現在是一個國王了。他謙恭的問候了乾爹。幻神點了一下頭。啞謎又笑着和撒克打招呼。

「嗨,你這個軟蛋,我還以為你現在比一條無家可歸的狗更糟糕。沒想到你還過的不錯嗎?」

雖然撒克恨不得剝啞謎的皮,喝他的血。但是他盡量使自己在眾人面前保持一定的風度。

「原來是啞謎。穿了一身國王的衣服我差點認不出你來了。不過這身國王的衣服讓你看起來更像一個小丑。等我偉大的舅舅把你的兄弟幹掉后,我會好好和你談談的…」

啞謎笑着說:「如果你真是個男人。我倒是希望看到你親自對付宿敵,而不是我偉大的乾爹。你這個怯懦的膽小鬼!」

撒克再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啞謎又看着金妮婭,悄悄咽了口涎水。金妮婭朝他勾魂一笑。啞謎決定一定要保住這個尤物的命。

金妮婭又把目光投向寒焰,這個她一直夢想征服的男人,卻成為了她的噩夢。她對寒焰說:「我最終還是未能征服你。」

寒焰說:「只有真正愛我的人才能征服我。」

金妮婭說:「其實我也愛你。」

寒焰說:「我不會當真。」

金妮婭再也沒說什麼,有些失魂落魄。

寒焰的目光最終鎖定在幻神身上。

「我來兌現我的承諾。」

幻神說:「我一直等着你。你沒有讓我失望。」

寒焰說:「今天是我們兩人之間的戰爭。」

幻神:「我贊成。」

寒焰不回頭,對身後的眾人大聲說:「都退後!除了替我收屍,不準再靠近戰場!」

眾人都退出一百多米。

幻神對身後的撒克說:「你應該對你的老對手說兩句話。而不是沉默到最後,只敢在心裏祈禱他的生命被我終結。」

撒克真沒有勇氣再與燃日的王子對視了。他輸得一敗塗地。做為一個失敗者,如同被推進了深淵。但是他不敢違背舅舅地願意。他把目光投向寒焰,寒焰顯得很平靜。

撒克對寒焰說:「當我舅舅索魂鏈穿透你身體的瞬間,我會鼓掌。」

「我會看着你死去。」寒焰看着撒克。又補充說:「我還可以告訴你,你的父親過的很好,他和黑淵國王如今被關在同一個籠子裏。胃口變得比以前更好了。他讓我給你和金妮婭帶句話。他這一生最大的失敗,既不是亡國也不是被關在籠子裏,而是生了你們。」

彷彿被兵器擊中,撒克地身體震顫了一下。緊咬着牙關。臉se鐵青。金妮婭的臉se也變得非常難看。

幻神對兩個外甥說:「退下。」

撒克和金妮婭也退後,現在如同落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抱有最後的希望,舅舅能打敗魔王。幻神戰敗,兄妹倆的命運將沒有任何懸念。

寒焰拔出戰神之刃,插進腳下土地。然後把劍鞘取下扔在一邊。又把上衣脫掉,露出傷痕纍纍卻異常強健的胸膛。

幻神對寒焰說:「可以看得出,我地兩個女兒同時愛上了一個人。」

寒焰說:「我不希望你手下留情。我也不會。我們進行一場公平地決戰。」

幻神看了眼周圍那些密封的大木桶。他沒有問寒焰裏面裝的是什麼,而是揮起一條索魂鏈擊在其中一個木桶上。木桶碎裂,「嘩啦」一聲。閃著白光地水四下流淌。原來這些木桶中裝的都是水!眾人似明白了什麼…

小涵對妹妹說:「我們沒有看錯人,他既是個勇士,也是一個瘋子。也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

小妖說:「你難道真地那麼想讓父親死嗎?!」

小涵沒有作聲。

幻神首先發起攻擊,胸前的兩條索魂鏈迅捷擊向寒焰。一上一下。寒焰地手握在戰神之刃上。大吼聲神刃從地里拔起,不帶出一粒泥土。神刃在寒焰手中轉動。兩條索魂鏈被切斷。但是幻神不給他一點喘息地時間,背後的兩條索魂鏈又閃電般擊向寒焰,寒焰把那兩條索魂鏈砍斷後,幻神胸前被寒焰切斷地那兩根索魂鏈又恢復了原來的長度!然後八條索魂鏈輪番向寒焰進攻,寒焰前後左右到處是索魂鏈的影子,寒焰神劍不停揮舞,六星的光芒在瞬間不斷交替混合,把寒焰身體包裹住,密不透風。

索魂鏈一截截被切斷掉落在地上。很快,一地被切斷的索魂鏈。而幻神的索魂鏈是不可能徹底被毀滅的!除非摧毀幻神體內索魂鏈的根,讓它不再生長。幻神的進攻越來越凌厲。每條索魂鏈如同被施了魔法,都似有自己的思想,如何進攻,在何時進攻,進攻什麼點,哪一條被切斷哪一條立刻補上前者的空隙。一切都分秒不差恰到好處。寒焰身上的關鍵部位不停遭受幻神的索魂鏈致命的進攻。

戰鬥愈加強烈,人們都的心都吊在了嗓子上。

啞謎對莫雷說:「這樣下去,瘋子會被累死的。那些索魂鏈真是太可怕了。我敢肯定,一定有八個小魔鬼在幻神體內操縱它們。」莫雷說:「而幻神還沒有用他的幻神重重的吶!」

「現在一副最好的棺材多少錢?」

「聽說漲價了。」

「你們兩個混蛋閉嘴!」小優狠狠瞪了他們一眼。「寒焰會贏得這場決鬥的勝利的!」

珂珂卻用勁掐了莫雷一下,莫雷硬忍着沒叫出聲。

撒克臉上終於有了些笑容,他對妹妹說:「我說過,就算這個雜種得到戰神之刃也難以打敗舅舅。我們等著鼓掌吧。」

金妮婭說:「但願如此。」

小優和小妖的眼睛更是緊緊盯着戰場。而小妖現在則不知道應該為誰擔憂。父親?愛人?此刻她也分明感覺到了姐姐強烈的擔憂傳達到了她的心臟。姐姐又在為誰擔

慧,靜靜看着大陸上兩個最強大的勇士地決鬥。發出一聲沒有人聽到的嘆息。

寒焰似被漫天的索魂鏈鏈壓的喘不過氣來了,他利用風之影的身法,神刃、寒空烈焰劍,在艱難和幻神周旋。時間在緩慢劃過,終於寒焰抓住電光火石地一個剎那,幻神的一條索魂鏈補位稍微慢了一下。寒焰手中神刃以自己為中心揮舞一圈。身邊那些糾纏的索魂鏈被同時切斷五條!幻神兩條索魂鏈保護自己,另一條又擊向寒焰。另外五條索魂鏈還沒有恢復原狀。寒焰把擊向自己的那條索魂鏈砍斷,然後連續向幻神劈出幾劍,幾se彩各異的劍光撲向幻神,幻神只能先閃避。寒焰又揮出幾次。這次目標不再是幻神,而是周圍的那些木桶,十幾道劍光擊在十幾個木桶上,被擊中地木桶同時爆裂,桶里地水奔流出來。幻神的那五條索魂鏈也恢復原狀,再次擊向寒焰!寒焰的面前突然堅起一道晶瑩地冰牆。有一尺多厚。幾條索魂鏈雖然擊在冰牆上。冰牆碎裂。但是也遲滯了索魂鏈的速度,寒焰又連續劈開十幾個木桶。戰場中到處是流淌的水,寒焰用意志任何支配着這些水。一部分變成雪在戰場上飄飛。而另一部分接連在寒焰和幻神之間豎起幾道冰牆。幻神索魂鏈迅猛拍打着那些冰牆,冰牆不斷爆裂。寒焰則利用寶貴地時候剩下的水桶都劈開。空中地雪飄地更密,地上的冰結地更厚。寒焰把戰場變成了冰雪天地。

幻神的索魂鏈用思想控制。而這些冰雪寒焰是用意念左右,針鋒相對。寒焰開始反擊。左手來斷揮動。凝結了無數冰劍,這些冰劍輪番向幻神發起攻擊。幻神索魂鏈揮動對付那些冰劍。一批冰劍被擊碎。另一批又到。如同剛才索魂鏈攻擊寒焰,現在幻神四周到處是明晃晃的冰劍。天空的雪,還在下。周圍也越來越冷。啞謎他們的眉毛都白了。啞謎凍的直哆嗦,後悔自己沒多穿幾件衣服來。沙漠女王更不習慣這樣的氣候,凍的抱住啞謎,希望能暖和一些。

冰劍還在繼續攻擊幻神,而幻神周圍升起四座冰牆,然後向他合攏。觀戰的人都心情澎湃,這一戰真是驚心動魄。幻神四三條索魂鏈把自己象粽子一樣緊緊包裹,如同披上了一件鎧甲。只只露一雙眼睛,然後另外五條索魂鏈不再對付那些沒完沒了的冰劍,而是摧毀那四堵向自己聚攏的冰牆。那些冰劍刺在索魂鏈組成的鎧甲上,紛紛折斷。

四堵冰牆被索魂鏈摧毀,然後索魂鏈擊向寒焰,寒焰再對付幻神的那幾條索魂鏈的時候,幻神的胸膛探了一個腦袋,然一個「幻神」從他體內走出。這一刻人們都瞪大了眼睛,幻影重重!都能想像到,很快,戰場中將佈滿幻神的幻影。成千上萬的索魂鏈將會把寒焰無情毀滅。而寒焰就算能判斷出哪個是真正的幻神,在他擊中幻神的瞬間,幻影會立刻李代桃僵。

出來一個幻影,幻神包裹着自己的索魂鏈鬆開,八條索魂鏈又輪番進攻寒焰。而那個幻影,又開始分裂。很快,第二個幻影誕生!然後一個幻影也加入戰鬥。攻擊寒焰的又多了八條索魂鏈!第三個幻影則繼續分裂。撒克和金妮婭終於鬆了口氣,寒焰要完蛋了。而其餘的人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寒焰該怎麼辦?

此時的戰場,完全成了冰雪天地。並且有凜冽的寒風。符合寒焰的要求了。在漫天的索魂鏈影中,寒焰臉上掠過一絲笑意。突然,地上的冰都紛紛升起,在空中變成雪屑,結合天空的雪,匯聚在一起,然後又形成三條雪龍,在空中飛舞。雪龍越來越粗,直徑達到三米。突然寒焰大喊一聲,三條雪龍飛快撲向地上的「三個幻神」而第三個「幻神」體內的「幻神」才鑽出一半。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三條雪龍裹住了「三個幻半」把他們徹底埋沒,然後這些雪在瞬間結冰,比岩石還要堅硬。幻神和他地幻影被瞬間冰封!撒克和金妮婭的心徹底冷卻!所有人才明白,寒焰原來是用這種辦法對付幻神的幻影重重!

那麼被冰封的三個幻神中。那一個才是幻神的真身?被冰封地幻神,很快就會破除包裹自己的堅硬寒冰。時間緊迫,寒焰身影一閃,到了一個被冰封的幻神前,揮起劍大聲問小涵。

「讓你的父親死嗎?!」

小妖叫道:「不要!」

小涵大聲叫:「殺了他!」

寒焰揮起神刃劈在那個冰凍的幻神身上,頭部被砍下!掉在地上。沒有一點血。不是真身。寒焰身影又撲到第二個冰封的幻神旁邊。再次揮起劍大聲問小涵。「讓你地父親死嗎?!」

「不!求你…」小妖腿一軟坐在地上了。「住手!」

小涵這次地聲不象剛才那麼大,並充滿仇恨了。

「殺了他。」

寒焰又一劍砍下幻神冰凍的頭顱,頭顱落地…

寒焰的身影又飛快閃到最後一個被冰凍地幻神前。舉起劍,大聲對小涵說:「這是最後一次讓你父親活下去的機會了!讓你的父親死嗎?!」

「停下來!你這個混蛋!求你…」小妖哭着說:「求你,停下…」然後她抱住姐姐地腿。「姐姐!讓他停下。我不能沒有父親!你也不能沒有!他愛我們!他真的愛我們…嗚嗚…讓那個瘋子住手…」

小涵嘴唇顫動着,她想吐出那三個字。卻感覺那麼吃力。最終她喊出聲。

「不要殺我地父親!」

這一句話傳在每一個人地耳朵里。靈魂都在震顫…

寒焰如釋重負長出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種讓人難以形容的笑容。慧地臉上也露出一種笑容。然後轉身。在人們的不注意中離去。

包裹最後一個幻神的堅冰也在此時碎裂,紛紛落地。幻神的身影再次映入人們眼帘。還是那樣疲憊不堪。這個是幻神的真身。寒焰的劍架在幻神脖子上,幻神沒有任何錶情。八條索魂鏈都垂在地上,沒有反抗的意向。

寒焰說:「我贏了,贏得這場決戰。你也贏了,贏得了你的女兒。如果不是她們讓我住手,你已經消失了。」寒焰把劍從幻神脖子上移開,幻神擰過頭去看兩個女兒。小妖和小涵哭着跑過來,姐妹倆抱住自己的父親。

小涵第一次親吻父親。她流着淚說:「我一直認為你不可被原諒,我一直提醒自己恨你,但是剛才我才知道,父親,我不能沒有你。」

幻神空冷的眼睛裏,第一次有一種液體充溢。人們給那種液體取了個名兒——淚水。

幻神對兩個女兒說:「我愛你們,超過我的生命。」

突然,掌聲響起,當然不是撒克的掌聲。是啞謎他們的。都被這一幕感動。幻神終於走他的神壇。他現在只是一個普通的父親。

啞謎抹著淚對莫雷說:「真他媽的太感人了!把你的衣袖借我用用。」莫雷說:「我的都不夠用。」

寒焰提着劍走向撒克兄妹,撒克和金妮婭此刻都看到了屬於自己的死神降臨。一個是美麗的女死神,一個是英俊的男死神。分別向兄妹倆張開臂膀。

幻神的聲傳入兄妹倆的耳朵。

「我已經儘力了。不要再讓我失望,尊嚴的死去吧。」

啞謎趕緊跑過來,對金妮婭說:「美人,我一直無法忘記你。其實大陸上最愛你的男人是我,現在古斯塔成了我的國家,而我是國王,和我在一起吧!你還會享受你曾經擁有的一切…」

金妮婭走到寒焰面前,紅潤的嘴唇印在他的唇上。寒焰沒有拒絕。他已經預見了金妮婭的下場。

金妮婭對寒焰說:「在我的心裏,你是一個英雄。我告訴你一句實話,其實,就算我得到你,也不會把你的頭顱割下放在花盆裏。我想讓你做我的丈夫。你可以不相信。」

然後金妮婭後退幾步,抽出一把短刀,對寒焰說:「請在我死後,割下我的頭顱,種植一盆大陸上最美的玫瑰。」

寒焰說:「我會做到的。」

啞謎忙叫:「美人,放下你的刀!請不要這樣…」

金妮婭輕蔑地對啞謎說:「你在我的眼裏,永遠是一個可惡的人販子。」

說完這位大陸上最讓人銷魂的美人用刀割斷了自己的脖子。鮮血噴涌而出,金妮婭倒在地上。

撒克走到妹妹身邊,撿起沾滿鮮血的短刀。又伏下身輕輕吻了一下妹妹的金se的捲髮,蒼白的臉頰。然後把那把短刀刺進自己的胸膛,直至刀柄。撒克的身體晃動着。他眼睛裏的神采逐漸消失。

他對寒焰說:「你贏了,寒焰。」

寒焰說:「你死的象一個勇士,撒克。」

撒克的身體緩緩倒在地上,他的身體抽搐著。突然,撒克用手摸著自己的褲襠,然後說了臨死前最後的話。

「硬了…硬了…」——

全書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魔王歸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魔王歸來 魔王歸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大結局)決戰幻神【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