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红尸

第269章 红尸

方形土坑之下,密布千奇百怪的死尸,尽是些残破不堪的劣等尸。

扒尸拱道。

死人堆进。

短短半个小时,我和山神峞已经“搬运”了一百多具尸体,艰难“开辟”一条道,走入深处,周围不仅无光幽暗,空气更是浑浊苦涩,深处当中,吸入的都是极度作呕的腐烂气味,让人觉得压抑而又窒息,很不舒服。

密密麻麻的劣等尸,一眼望不到头啊?

我都要放弃了,走在前面“开辟荆棘”的山神峞,突然止步扭头,“看那边!”按照他注视的方向望去,旁边空间比较宽阔,像是一个数平方宽的石室,门口处,站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

还是无头尸。

这具尸浑身血红色,皮肤上,有一缕缕粘稠红血在缓慢流淌。

高大的躯体,犹如地狱里的无头鬼将。

赤红色的无头死尸,在这黑暗的死人堆里,闪着一阵阵红光,是那么的刺眼,我开口问,这不会诈尸吧?血尸诈尸,自古以来,在民间种种诡异事件中尤为常见。

“死了就死了!你以为真能死而复生不成?”山神峞回道。

一路走来,经历种种,即便眼前这具无头死尸动弹,我也不会觉得太过悚然了,观察了一阵,发现狭窄的“石室”内还有人,里边坐着一个人,一个死去不知多少百年千年的人,已化为一具骷髅骨架,盘坐地面,低头沉思的姿势,保持着生前的画面。

“这是湘西钟家的人!”山神峞震惊说道。

钟家?

我没有什么印象,说是赶尸家族的人?山神峞鄙视看了我一眼,说我真幼稚,真当这世上,会有什么“赶尸”的行业?

我愣了一下,说没有吗?

“赶尸”一词,现在可是烂大街了啊!各种影视剧里都会出现。

铃铛、尸符、红绳、道士袍、木剑、八卦镜等等,可谓是赶尸高人的标配,夜黑风高时,铃铛响起,幽林深处会有一群跳动的“僵尸”在赶路,不都是这样吗?

“愚蠢!”

“世上哪有什么赶尸人!也没有什么赶尸术,都是空穴来风的续传而已。”

“背尸人倒是有。”

“也只是将尸体放在背上走动而已,哪有那般邪乎!”

……

山神峞说了很多,却是让我彻底蒙圈了,难道以前听到的诸多信息,比如赶尸人,赶尸术等等,都是子虚乌的传言有而已?

据我所知,赶尸术是一种古老的传说,苗族的祖先阿普蚩尤率带兵在黄河边与敌对阵厮杀,死伤甚众。打完仗阿普蚩尤要求军师阿普用点法术让死者回归故里。阿普军师装扮成阿普蚩尤的模样,默念咒语、祷告神灵使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跟在阿普蚩尤高擎的"符节"后面规规矩矩向南走。这种民间秘法、异术流传在传说中。

此外。

还听说赶尸人有"三赶,三不赶"的说法。

据说凡被砍头的,要将其身首缝合在一起,受绞刑的、站笼站死的这三种可以赶。理由是,他们都是被迫死的,死得不服气,既思念家乡又惦念亲人,可用法术将其魂魄勾来,以符咒镇于各自尸体之内,再用法术驱赶他们爬山越岭,甚至上船过水地返回故里。

凡病死的、投河吊颈自愿而亡的、雷打火烧肢体不全的这三种不能赶。其中病死的,其本人已享尽天年,其魂魄已被无常鬼勾至阎罗王去,法术自然不能把他们的魂魄从鬼门关那里唤回来;而投河吊颈者的魂魄是"被替代"的缠去了,而且他们有可能正在交接,若把新魂魄招来,旧亡魂无以替代岂不影响旧魂灵的投生?在冥罚中其实阎罗王对于不珍惜自已生命,故意轻生的人亦是厌恶.即便他生时不作恶,一般不同意让他们立即转世,而要等待有同样轻生经历的人,方可许他转世.这也许是个漫长的过程,因此一些轻生而死的鬼魂,会使一些下三烂的手段,使一些人丧失心智而自杀!

另外,因雷打而亡者,皆属罪孽深重之人,而大火烧死的往往皮肉不全,这同样不能赶。其实这也可以理解.按密宗说法,有二种人没有中阴身(死亡的过渡时期),一种是大善人,其灵魂即刻上天,列入仙班.二是大恶人,其灵魂直堕入十八层地狱,身受诸苦,无有出期.而横死之人大多是宿世恶报,故术者亦无能为力

老辈人常说,赶尸原本只赶死在战场上的尸,发展到后来,也帮那些被官府冤枉杀死的人赶尸回乡。

当中种种,不少听起来匪夷所思,不过在我看来,应该真有赶尸术这一类的法门。

“咚……咚咚!”

就在我们闲扯时,周围突然响起一种怪异的声音,是心脏在跳动。

无头红尸突然转过身,昏幽中,能看到这尸体的胸腔全部破裂了,出现一个森然口子,五脏六腑被人全部掏空,只剩下一颗孤零零的心脏,心脏在跳动,外围牵扯着一根根凌乱腐烂的血管,惨不忍睹的画面……

“死而不僵,是在移尸还魂吗?”山神峞惊了一声,往前强势踹了一脚,却踢到了铁板上,无头红尸纹丝不动,反而是山神峞剧退两步。

更让我觉得头皮发麻的是,“石室”狭窄空间内,那具盘坐在阴冷地面上的骷髅骨架居然也动了,凹陷的眼窝内,迸射出两道寒光。

“破!”

我暴怒一声,使出阴阳碎金吟,气浪翻滚,横扫四方。

就听“咔咔”一阵碎裂音,没有一点皮肉的骷髅骨架倒塌了,满地骨碎。

不过无头红尸没有受影响,站在近处,纹丝不动。

“跑!”

山神峞转身拔腿就跑,前方的尸体,被他快速丢到一旁。

无头红尸虽然不可撼动,不过它速度很慢。

“山神峞,究竟怎么回事?”一边跑着,我一边开口问道。

“说不清!”山神峞回了三个字。

几分钟后,累得气喘如牛的山神峞,一屁股瘫坐地上,坐在散发恶臭的死尸堆中,气喘吁吁喊道,“娘的,不跑了,真划拉不懂道了!”

无头红尸很快来到面前,奇怪的是,却没有对我们动手,只是他胸口里,那颗悬挂的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了,缓缓地,他伸出沾满血污的双手,捧物状,似乎要索取什么?

无头的躯体。

不是在索要自己的脑袋吧?

这鬼地方,上哪给他找回头颅?

“嘭!”

山神峞动作却是很快,扭断旁边一具死尸的头颅,朝无头红尸丢去。

出乎意料。

无头红尸接住了,将流淌着脓水的死尸举高,真的摁入断截的脖颈处?

“嘿嘿嘿……”

“重塑”的完整之躯,红尸居然发出几声诡笑,山神峞表情骤变,好一阵子,故作镇静喊道,“你……是不是钟家老怪物?”

脖颈皮肉,还没有完全缝合的头颅,歪斜到一侧,点了点头。

“你真没死?”山神峞又道。

“X&*……”红尸嘴巴蠕动,牙齿碾压,发出一些离奇古怪的音符。

“谁杀死你的?”山神峞冒出一句。

“土……皇……帝!”这一次,红尸艰难说清了三个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死人财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死人财目录 死人财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9章 红尸

9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