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忠心护主

第六百四十五章 忠心护主

曹总管急忙说道:“皇上,其实公主考虑的也不无道理。奴才觉得,左侍卫和苏婕妤,都不像那么大胆的人。

万一这件事之中,真的有隐情呢?既然白大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不如就按照公主的意思来?”

也就曹总管才敢这么劝说皇帝,换一个人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皇帝一听,觉得曹总管说的也有些道理。可能在他心里,也是不想自己真的被带了绿帽子,所以抱着一丝期望。

闻言只是轻微的哼了一声之后,便直接离去,曹总管对白一弦说道:“白大人,快跟上吧。”说完便急匆匆的跟着皇帝而去。

白一弦很无奈,他一点也不想掺和进来好不好。

万一这件事真的有隐情倒还好了,可万一皇帝真的被带了绿帽子,那他以后还能有好?

白一弦无奈的跟了上去。

到了苏婕妤的地方的时候,这里并未如白一弦想象的那般围了很多人。只有苏婕妤的宫人,还有徐婕妤带的人。

公主站在一边,而苏婕妤脸色苍白,一脸的惶惑不安,半跪坐的歪倒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年轻人,被人五花大绑,旁边还有几名侍卫看着。

徐婕妤站在那里,正在说着什么。只是目光里,颇有种幸灾乐祸的模样。

“皇上驾到。”

里面的人闻言,顿时呼啦啦跪了一片:“参见皇上。”

苏婕妤浑身一颤,苍白的脸色露出一丝惊慌之色,就见她手脚并用的爬到皇帝的脚边,伸手抱住他的脚腕处,颤声说道:“皇上,皇上,妾是冤枉的,皇上。

妾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皇上明察,一定要为妾做主啊。”

皇帝阴沉着面色,一副随时都要爆发的模样,扫了一眼苏婕妤,抬眼看到左书秋被五花大绑的绑在旁边,顿时一阵怒气上涌,抬脚就将苏婕妤踹到了一边。

“好你一个淫妇,胆敢淫乱宫廷。如今那外男就在你宫中,你还敢说你冤枉。”

“啊。”苏婕妤被踹到一边,发出一声惨叫,一只手撑地,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抚摸上自己的肚子。

她的侍女倒是忠心,这个时候还急忙奔上前扶住她,急切的说道:“皇上,苏婕妤是冤枉的,奴婢可以作证。

皇上一定要明察,苏婕妤怀的可是龙种,是皇上的孩子,皇上若是冤枉了婕妤,事后一定会后悔的。”

皇帝脸色一冷,旁边的徐婕妤便喝道:“大胆,区区一个婢女,竟然也敢斥责皇上,来人,掌嘴。”

她身后立即有个年纪比较大的大宫女上去,拉起那小丫鬟,几个大嘴巴子就呼上了。

也不知道她用了多大力,那小丫鬟年纪不大,皮肤娇嫩,很快就打的脸色肿胀,嘴角都有血溢出。

看到这一幕,白一弦才突然明白,这个社会的残酷。才知道以前在电视剧中看到的那些古装剧里,不把丫鬟当人命的现象,真实存在。

苏婕妤哭喊道:“住手,别打了。快住手。皇上,妾真的是冤枉的,皇上,彩儿只是护主心切,并没有冲撞斥责皇上的意思,皇上饶了彩儿吧,呜呜呜。”

徐婕妤说道:“姐姐到现在还担心别人呢?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白一弦看着那丫鬟肿胀的脸,流血的嘴,有些看不下去,刚要忍不住开口,此时慕容瑶堇也看不下去了,出来说道:“住手,别打了,再打就把她打死了。”

那大宫女看了自己的主子一眼,终究不敢违抗公主的命令,这才住了手。

徐婕妤说道:“公主就是心软,这个女婢实在胆大包天。苏婕妤的事情,是不是冤枉,皇上圣明,自有定夺。

再说了,就算苏婕妤真的是冤枉的,可这里,皇上未曾问话,也轮不到她一个小小的宫女说话。更何况,她还胆大包天,冲撞斥责皇上。

公主别觉得我心狠,我可是在救她。冲撞皇上是死罪,如今只是给她掌嘴几下,却也救了她的命。”

慕容瑶堇没有说话,其实她从小宫中长大,虽然年幼,但其实对这里面的争斗那可是门清。

皇上依然怒气难消,此时有人搬来一把椅子,皇帝坐了下来,依然怒道:“既然你说是冤枉的,那就别怪朕没给你机会。说吧。”

苏婕妤还没说话,徐婕妤就抢着说道:“皇上,是这样的。妾昨晚听说,苏姐姐生病了。

妾想着苏姐姐怀有龙嗣,这感染风寒,对胎儿可不好。只是昨天得知此事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怕打扰苏姐姐休息,所以便没有过来。

可妾担心苏姐姐的身体和龙嗣,为了这事,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好,天刚亮,我便打算过来探望一下苏姐姐。

可没成想,妾刚到这里,却看到从苏姐姐的屋子里出来一个男人。对方虽是侍卫,可大清早出现在苏姐姐的寝宫,这于礼法不合。

可因为对方是左侍卫,所以妾当时也没敢怀疑,还以为是苏姐姐请了左侍卫帮什么忙。于是妾就大声责问苏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两人竟然十分惊慌失措。妾这才发现,他们两人的身边,竟然没有侍女跟着。

妾这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就算苏姐姐想请左侍卫帮忙,身边也不可能不跟着婢女呀。

不是妾多想,只是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在让人不得不多想。

而且,若两人真是无事,那解释一下也就罢了。可左侍卫见到妾之后,竟然一脸惊慌的想要施展武功逃走。

幸好妾身边的墨竹机灵,大声呼喊,周围的侍卫听到之后赶到这里,这才将人拿下。

若是两人无事,那为何见了妾之后,要逃呢?”

徐婕妤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抬眼偷偷看了皇上一眼,发现皇上脸色铁青,已经在爆发的边缘,心中一喜。

她补充道:“皇上,抓到左侍卫之后,苏婕妤还求妾,不要将此事外传,甚至,不要告诉皇上,还说会记得妾的大恩,日后定会报答。

可这种事情,妾怎敢隐瞒呢?”

苏婕妤那边哭着说道:“皇上,不是这样,皇上,真的不是这样的。

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妾昨晚久等皇上未至,彩儿劝说妾,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应该早早休息,于是妾一早便上床就寝了。

可早上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彩儿她们全都不在,而左侍卫竟然昏倒在妾的屋子里。

妾十分惊慌,这时候,左侍卫也醒了。妾十分害怕,又担心被人发现会误会,所以才想送左侍卫出去,却不想,正好碰到了徐婕妤。

妾虽然没做什么对不起皇上的事,可这种事情,哪里说得清啊,所以妾才想恳求徐婕妤不要说出去。

皇上,妾和左侍卫是清白的,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情,请皇上信妾,皇上明察。呜呜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逍遥小闲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逍遥小闲人目录 逍遥小闲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五章 忠心护主

9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