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两男争女

第25章 两男争女

随着男子的声音落下,所有的目光都聚在门口。

只见一个二十多岁、很帅气的男子,推着花车走了进来。

“许海洋!”刘依然和刘依赖异口同声。

“呵,海洋,你怎么来了?”刘依然高兴地迎了上去,道:“呵呵,你不是在华西吗?”

“呵,依然姐。”许海洋喘着气,道:“我今天刚出差回来,就直接往江山这边赶了,没想到还是晚了。”

“哎,你是依赖的男朋友吗?”严森走上前去,看着许海洋,道:“看样子应该不是,我看着依赖的表情我就知道。”

许海洋不理会严森,把花车推到刘依赖身边,道:“依赖,生日快乐!”

刘依赖点了点头,道:“谢谢,很感动,这么晚了还赶过来……”

“没事,只要能看到你!”许海洋棒起花车上的花,送至刘依赖:“依赖,生日快乐,往后的日子更年轻更漂亮……”

就在刘依赖高兴接过花时,被许海洋无视的严森突然大吼一声,道:“我告诉你,不只是你会这么做,老子也会!你记住,只要依赖还没结婚,我就一直追她,看谁笑到最后!”

吴一楠看着情形不对,赶紧走上前去,一把搂住严森的肩,道:“兄弟,哥跟你到外边溜达溜达。”

说完,也不管严森愿不愿意,拉着严森就往外去。

……

从KTV回来,刘依赖兴奋无比。

“你兴奋什么?”看着刘依赖的样子,刘依然不禁开口道:“俩个男人为你争风吃醋,你高兴什么?”

“说明他们喜欢我啊!”刘依赖笑道:“有人喜欢不好吗?”

“依赖,你现在是大姑娘了!”刘依然一副大姐大的样子,道:“选一个靠谱一点的……”

“那你说谁靠谙?”刘依赖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刘依然。

刘依然答道:“我觉得海洋不错……”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刘依赖呵呵笑,道:“姐,严森,今天晚上才接触,虽然原来他认识我,但我不认识他啊。实话说吧,俩人都不是我的菜,但是我不反对他们喜欢我!”

刘依然在刘依赖的脸上轻轻地拍了一下,道:“我知道,每个星期海洋都要从华西来看你……”

“姐,这说明不了什么。”刘依赖耸了耸肩,道:“来看我,就是那种男女朋友的关系吗?闺密就不可以粘在一起了吗?”

“至少对于我来说,你们这是谈恋爱的节奏!”刘依然看着刘依赖,道:“你别让海洋误会了,你不跟人家谈,早跟人家明了说。”

看着刘依然一副家长制的样子,刘依赖不禁“哈哈”大笑,边笑边说道:“姐,你怎么这么老土?俩个男女朋友在一起,就是谈恋爱?”

“哎,我看你贫,把你姐当成什么了……”刘依赖的话,使刘依然也禁不住的笑起来,举起手来,就向刘依赖打去。

刘依赖笑着躲开,说道:“我姐就是一个老古董……”听着刘依赖的话,刘依然举起手来,再向刘依赖打去……姐妹俩嘻嘻哈哈地闹成一团……

打够了,闹够了,也笑够了,刘依然叹了口气,说道:“依赖,姐只是给你做参考,你自己的事情你做主,如果姐对你不闻不问,也对不起死去的妈……”

刘依然的话,一下使空气凝固起来,好几分钟,姐妹俩都不说话。

“姐,我们现在这种状况,与孤儿有什么两样?这个世界还有我们的亲人吗?没有!自从妈妈去世后,只有我们俩,只有我们俩相依为命!”刘依赖终于打破了沉寂。

“不是都已经习惯了吗?妈在世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过的。”刘依然淡然地说。

刘依赖的眼泪一下就涌了上来,哽咽着说道:“姐,那不一样,妈在的时候,我们好象还有一个家,妈没了,我们的家在哪?他在乎过我们姐妹俩吗?”

刘依然慢慢地给刘依赖擦着眼泪,轻声地说道:“依赖,从小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原来我一直不能理解他,现在慢慢可以理解了……”

听着刘依然的话,刘依赖不停地摇头,说道:“我不能理解,不能!他当那么大的官有什么用?什么亲情,儿女情长都不要了,有什么用?”

“依赖,你冷静些,我们答应过妈妈的,我们不能为了一时的怨气而对不起妈妈……”刘依赖情绪的突然波动,让刘依然紧张起来,说话的声音变得有点颤栗。

刘依赖哭了起来,抱着刘依然说:“姐,我想妈妈,很想……”

刘依赖的话,让刘依然潸然泪下,默默地抱着刘依赖……

“依赖,其实,父亲也很爱我们,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刘依然轻轻地把拍着刘依赖,道:“你不接他电话,他每个星期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其实,有时候我想,我们应该为有这样的父亲感到荣耀才对!”

“荣耀?”刘依赖睁大着眼睛看着刘依然。

刘依然点了点头。

“一个为了自己的仕途连家人都不要的人,你认为那是荣耀?”刘依赖咬牙愤然。

“依赖,我还是那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刘依然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如果你希望他像那些贪官那样照应呵护家人,你最终看到的是他进监狱……”

“当官的就应该六亲不认?那么多当官的,是不是人家都自顾自己,都不要家人了?”刘依赖不依不挠。

“那要看怎么个要法!很多人当了官,把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但最后也还不是落得个进监狱的下场。”刘依然的话里带着不屑。

刘依赖转过头来,很奇怪地看着刘依然,说道:“姐,你看事物为什么总那么悲观?你看看,很多当官的把家人安排好了,人家不是照样好好地当官吗?”

“不要抱饶幸心理。”刘依然说道:“像他们那样,一旦有个反腐的风吹草动,肯定夜夜睡不着。”

“所以,他就是一个自私的人,不是一般的自私,是极度的自私!”刘依赖再次愤然。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虽然我越来越理解他、同情他,但我一直认为他是个极其自私的人。”刘依然终于认同刘依赖的看法。

“他活着的终极目标,就是为了当官……”刘依赖说道。

“对,你说得没错!他的终极目标就是为了当官!为了这个官,他失掉了所有的亲情……当年,他在法庭上,跟奶奶打官司的一幕,我永远无法忘记……”刘依然说着,难过地低下了头。

“姐,你给我说说。”刘依赖看着刘依然,道:“当年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跟自己的亲妈打官司?当时他应该是县委书记,对吧?我当时才十岁……”

刘依然抬起头来,捋了捋有些零乱的头发,道:“当时,我也十六岁了,妈妈也把我当成了一个小大人,什么事都跟我说……”

于是,刘依然给刘依赖讲述了十多年前,县委书记的父亲跟自己亲妈、亲兄弟打官司闹上法庭的事……喜欢商运红途请大家收藏:()商运红途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商运红途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商运红途 商运红途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两男争女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