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你是季柏哥哥所有女朋友里最差的一个

第356章 你是季柏哥哥所有女朋友里最差的一个

“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季柏根本就不需要跟她交代自己感情的事,反问道,“实习期的工资都够你买珠宝了?你在什么公司实习,报酬这么丰厚?”

“我的工资够不够无所谓,爸爸妈妈会买给我啊,他们就我一个独生女,钱不给我花是要给谁?”余佩玲一脸理所当然地说,然后补充道,“今年出的新款都好好看哦,每样我都想要,季柏哥哥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啊?”叶芊芊这就没听懂了,珠宝店出的款式好看和季柏的眼光好有什么关系?

“希望你也能发现,我的眼光很好。”季柏一点都不慌,转脸望着叶芊芊,沉着地应对道:“只有眼光好的人才能看出你的难能可贵。”

季柏,凭借一己之力,将别人说的一句话,拆成了两句,并且将意思完全改变了的男人。

这种当着不熟的人表白的行为,把叶芊芊闹了个大脸红,瞬间想不起来余佩玲刚才叨叨的是什么了。

季柏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借口说要上洗手间,实则躲起来给余佩玲发消息。

世界上最绝望的事大概就是:季柏好不容易找到了余佩玲的微信,然后发现因为之前嫌她老给自己发消息好烦,把她,拉黑了。

虽然可以再加回来,可是:季柏不要面子的吗?

自己拉黑的人,当然不可能自己加回来!

季柏很快回到座位上,不一会儿服务员就送了大家各自点的饮料来。

他对服务员说:“把你们店卖得最好的饮料每样都来一份。”

叶芊芊已经很熟悉他这种跟钱过不去的消费方式了,改是不会改的了:婚后得没收他的工资卡才行!

季柏很清楚叶芊芊的性格,她不会点很多东西,但是很多东西摆在她面前就会舍不得浪费,一定会都吃掉。

果然,叶芊芊见那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闲话家常,饮料都没动几口,就觉得桌上这一堆花花绿绿的饮料果然只能由她来消灭了,于是就喝了个:不亦乐乎。

季柏点了一桌饮料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叶芊芊去洗手间了。

他趁机长话短说:“不要在芊芊面前说起任何跟我的身份有关的话,她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记住了吗?”

“不……不知道??”余佩玲都惊呆了,“她完全不知道你的身份吗?她不知道你的‘季’意味着季家吗?”

“打住。”季柏适时阻止道,“不要说多余的话。”

余佩玲思索着点头,一脸听懂了的样子。

季柏身边的人对他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只要他说的话,那就跟圣旨一样,哪怕他说的是错的,对方也会执行到底,所以他惯性地认为余佩玲也会遵守他提出的规则。

结果却见余佩玲狡黠地一笑说:“我为季柏哥哥保守秘密的话,有什么好处吗?”

“果然是个小孩子,还跟大人讨价还价。”季柏这样想着。

他对身边的女性还是很温柔的,虽然会因为余佩玲发太多消息,太烦了,而拉黑她,但其实她真的找到他要点什么,只要是合情合理的,他大概率也不会拒绝:毕竟比她年长了快十岁,真的是看着她长大的。

“我想要一份高薪又轻松的兼职工作!让我做三个月就行。”余佩玲就是回国来实习的,其实在自家公司做也可以,但是,她的实习若是由季氏企业来背书的话,那履历可就好看太多了!

她回国就疯狂地到处找季柏,就是想求他让自己去季氏待一段时间,镀一下金,哪成想,上天如此眷顾自己,真的把机会送到了她手上。

“你想做什么岗位?”大型企业每年都有一定的实习生名额,这件事季柏倒是可以满足她。

“我想做季柏哥哥的私人助理!”机会难得,余佩玲大胆地提要求。

“我有助理,而且他做得很好。”

翟慕青是法学院高材生,专业、冷静、执行力强,而且特别知道什么事该问什么事不该,跟季柏这样的人相处是必须拿捏好分寸感的。

所有翟慕青能处理的事,都只会给季柏报告一个事情的结果,绝不会事无巨细靡遗都去烦季柏。

多年来,两人合作得很不错,季柏不认为一个初出茅庐的余佩玲可以帮翟慕青分担工作,反倒是添乱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那不是正好吗?我去实习,你的助理带带我,我刚好想多学一点东西呢。”余佩玲一点都不气馁地说。

季柏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工作上的事他从不开玩笑,再说了,如果让余佩玲做他的私人助理,那之前躲她的意义在哪里?

余佩玲见季柏面沉如水,好像不会答应自己的样子,正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继续争取,就看到叶芊芊正走回来。

她一下就有了主意,对叶芊芊招手说:“叶姐姐,我正在跟季柏哥哥聊他在国外求学的事,你要一起听吗?”

季柏的眉头一蹙,看向余佩玲的眼神就非常严肃了。

余佩玲双手合十,一脸乖巧地对着季柏虔诚地拜了拜,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季柏哥哥,我的工作就拜托你了嘛!”

季柏也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竟然会打自己的脸:“一会儿不要乱说话。”

“成交!”余佩玲知道季柏是那种一言九鼎的人,他答应的事就不会反悔,最终是她胜利了,开心!

实际上就算季柏不答应余佩玲的要求,她也不会真的告诉叶芊芊,季柏的真实身份。毕竟:任何女人知道了季柏哥哥的家世都会想尽办法地要嫁给他!只怕到时候赶都赶不走!叶芊芊不知道正好,最好永远都别知道。

叶芊芊听得一头雾水:“现在连驾驶挖掘机都要去国外学了?已经内卷得这么厉害了吗?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人人皆海归,纷纷要镀金的时代?”

“我不是去镀金,只是去学销售。”季柏实话实说。

他也不算撒谎,只是所谓的“去学销售”的意思是指他研究生的方向是珠宝销售。

叶芊芊信以为真,感慨地说:“前几年是刮起过一股到国外学在职MBA的热潮,你还挺好学啊。”

虽然MBA的全称是工商管理硕士,事实上整个行业的水很深,尤其是办理在职MBA这种培训班的大多还是以盈利为主,学费都非常的贵,学历门槛反倒是可以相应的降低,最后学成,拿到一个MBA的头衔,感觉很牛的样子,实际上含金量一言难尽,不然为啥季柏都学完了还是在开挖掘机。

思及此,叶芊芊看向季柏的眼神就充满了温柔和安慰。

虽说开挖掘机的收入还不错,但他把在工地上风吹日晒又吸灰才赚到的辛苦钱,投到学习上去,结果很明显,这钱打了水漂:太可怜了!

叶芊芊忍不住拍了拍季柏的手说:“以后还想学什么一定要跟我商量一下,我帮你参考参考,不要再花钱上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芊芊君子,又一春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芊芊君子,又一春 芊芊君子,又一春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6章 你是季柏哥哥所有女朋友里最差的一个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