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形势要恶化

第937章 形势要恶化

会见结束后,廖谷锋站起来和大家挨个握手,亲切过问每个人的健康,叮嘱大家要保重身体保养身心,祝大家退休生活愉快安心。

这让大多数人又感动,后悔不该受了景浩然的撺掇跟着他捣鼓事。

感动之余,大家又发自内心向廖谷锋做检讨,保证不再做糊涂事,保证不给组织添乱,保证严格自律,诚心真心欢迎安哲继续留在江州,保证全力支持市委班子特别是安哲的工作。

会见的过程有些惊魂,但结局是完美的和谐的愉快的。

会见完老干部后,廖谷锋休息了10分钟,接着在接待室给江州市委班子开会。

除了安哲跟着关新民在西部考察,其他常委早就在旁边的休息室里等着了。

接到通知,大家进了接待室,廖谷锋面色沉静地看着大家,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看廖谷锋这神情,大家都不敢多说什么,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

骆飞本想和廖谷锋招呼几句的,看他不苟言笑,愣是没敢开口。

看大家到齐了,廖谷锋冲宋良点点头,宋良接着关门出去了。

廖谷锋扫视了一圈大家,接着道:“刚才我和江州的老干部聊了一会,现在给你们开个会。”

大家都带着尊敬的神情看着廖谷锋。

廖谷锋接着通报了调查组的调查结果,然后看着大家不紧不慢道:“各位对这个结果有什么想法?”

骆飞立刻做出轻松的样子,带着欣慰的神情道:“廖书记,得知是这个结果,我非常开心……”

“对。”唐树森长长出了口气,接过骆飞的话,“其实我一开始就不相信安书记会有这种事,但既然有人反映,组织上来核实也在情理之中,现在知道安书记没事,我倍感欣慰,我相信组织的调查是公平公正的,相信大家都会为这个结果感到由衷高兴……”

大家也都点头附和,徐洪刚道:“廖书记,既然安书记没事,那组织上应该让他继续留在江州工作。”

骆飞和唐树森看了一眼徐洪刚,尼玛,这家伙似乎在担心什么,忙不迭就跳出来了。

徐洪刚这么一说,郑世东、陈子玉和冯运明随即附和。

骆飞和唐树森微微皱皱眉头,这三个家伙似乎不知不觉放弃了中立,都站到安哲那边去了。

秦川和楚恒没说话,互相对视了一眼。

廖谷锋不动声色看着大家,然后看着徐洪刚、郑世东、陈子玉和冯运明:“虽然安哲同志经过调查没有事,但你们担心上面会因此考虑到安哲同志和江州老干部的关系很对立,从全局考虑,不利于他今后在江州继续工作,会把他调走,对吧?”

他们点点头。

廖谷锋一挥手:“这个你们完全不用担心,我刚才和老干部座谈的时候,已经给他们表了态,安哲同志会继续留在江州工作,那些老干部心态也都转变过来,纷纷表示支持……”

听了廖谷锋这话,徐洪刚、郑世东、陈子玉和冯运明松了口气,都面带喜色,骆飞感到了巨大的失望和失落,心里发出一声叹息,唐树森则心里猛地一沉,卧槽,全盘皆输,形势要恶化。

秦川看着骆飞眨眨眼,心里很惋惜。

楚恒不动声色看着唐树森,捕捉着他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心里盘算着……

廖谷锋接着沉声道:“从调查组给我的汇报中,从我刚才和老干部的谈话里,我现在大概已经明情,对安哲同志搞的这次事情,是有人预谋的,是有人撺掇老干部对安哲同志暗地搞的小动作,而这个人,就在你们中间……”

一听廖谷锋这话,接待室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家面面相觑。

虽然面面相觑,但有的人是真困惑,有的人则是故意装的。

唐树森的心猛地一顿,眼皮不由一跳。

不知为何,骆飞也有些紧张。

廖谷锋接着口气严厉道:“作为江州的高层干部,不一心一意紧密团结谋发展,却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诬告陷害同志,这件事的性质十分严重十分恶劣,严重败坏了风纪,严重违反了组织纪律。

对老干部,他们或许是受了蒙蔽蛊惑误导,我可以放一马,但对你们,我绝不宽容,此事必须严查,查出来,不管是一个还是几个,不管是谁,都必须严肃处理,绝不宽容……”

大家紧张地听着,大气都不敢出。

唐树森脑子飞速转悠着,听廖谷锋这话,似乎他虽然知道是有常委撺掇老干部搞安哲,但景浩然并没有出卖自己。

但即使如此,唐树森还是感到恐慌,此事一旦动真格开始查,自己早晚会暴露,如此,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想到安哲正在对自己步步紧逼,而廖谷锋又要追查此事,唐树森内心涌出大片的恐惧,偷鸡不着蚀把米,难道自己真要如此栽掉?

唐树森在感到恐惧的同时,大脑一片纷乱,一时感到身心都麻木。

此时楚恒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唐树森硬把自己作成了四面楚歌,如果他一旦出事,自己极有可能会被牵进去,那可如何是好?

廖谷锋接着道:“当然,在启动调查程序之前,我希望当事人能主动站出来坦白交代,那样或许会得到组织的宽大。”

唐树森脑子崩得紧紧的,心里一遍遍狂喊,不,不,绝对不能坦白,绝对不能站出来。

此时,因为唐树森心里下意识或多或少带着一丝自欺欺人的侥幸,所以不打算这么做。

看大家都不做声,廖谷锋威严的目光显得发冷,接着道:“此事我会给当事人3天时间考虑,何去何从,自己选择,但不要带着侥幸心理……”

从廖谷锋这话里,大家都意识到,此事显然极大惹怒了廖谷锋,他是非要查出来不可了。而廖谷锋又给了当事人3天时间,似乎是想给那人一个从宽的机会,带有治病救人的想法。

接着廖谷锋又就加强班子团结,增强班子战斗力做了一番强调,然后宣布散会。

大家陆续往外走,骆飞留在最后,对廖谷锋道:“廖书记,今晚我来陪你吃饭。”

廖谷锋摆摆手:“不用,我自己吃,任何人不要过来打扰我。”

骆飞一怔,接着点头:“哦,那好吧。”

廖谷锋然后看着骆飞:“骆市长,你认为此事是谁捣鼓的?”

“我……”骆飞一时有些无措,“廖书记,我现在一时还真想不出……”

廖谷锋没说话,沉默地看着骆飞,看得骆飞浑身不自在,心里又有些发毛,突然想,廖谷锋该不会是怀疑自己吧?

如此一想,骆飞有些慌乱,尼玛,自己可不能给唐树森背这黑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都市沉浮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都市沉浮目录 都市沉浮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7章 形势要恶化

9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