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踏平二地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踏平二地

其中苏家年轻一代,身为武者,知道神之眼后,才知道他们苏家嫡长子是多么的耀眼!

在他们不知道的曾经,自己嫡长子便是一个传奇,一个不败的神话!

身为苏氏子弟,苏虎和苏豹等很多苏家年轻人,成为武者,加入守护防线的职责。

在数次战斗中,一一四尽数战死!

正如当年苏水所说,做一代洛帅的亲弟弟,外人看来是荣耀,自身却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如苏虎他们,外人知道其身份后,对其抱有的期望可想而知。

纵然不如苏洛,那也理所当然该是超级天才啊!

虚名所累,让苏虎和苏豹他们没得退,每次大战,都是九死无悔的血战不退。

苏洛在路上,默默听完苏紫岚的讲诉。

苏家子弟上百口人,而今只剩下寥寥十余口!

算上苏洛一家人,才剩下十七口人!

苏家老爷子,苏北王、苏北凉、苏北衡三兄弟等等几人。

曾经人丁兴盛的苏家,而今苏洛走到庄园门口,发现杂草横生,似乎无人打理很久。

曾经庄园内,孩童嬉闹的地方,而今无人玩闹,荒凉一片。

苏洛记忆最深处,便是童年的记忆,在苏家庄园肆意玩闹。

苏洛看着熟悉的环境,一路上一语不发,缓缓前行。

曾经的家族内斗,苏虎和苏豹欺负过苏洛,苏水和很多苏家人,都曾经在苏洛落魄时欺负过他。

可欺负的到头来,终究是体内流着苏家血的人啊!

苏洛身为嫡长子,可以教训他们,但外人欺负他们,那便不行!

恩必还,债必偿!

这份血仇,当报!

秋雨亭在远处,默默看着,轻声喃喃道:“唉,又要出事了,秦二胡,你办的好事!”

苏洛在穿过庄园,看到远处的人影,正是自己的父亲苏北王!

这才多久不见,苏北王仿佛苍老许多,两鬓皆是白发,如今站在门口,挺直了脊梁,仿佛要撑起现在的苏家!

可是苏北王,看向庄园内,一位白衣少年,缓缓走来,先是一愣,随后摇头苦笑:“年纪大了,眼都有些花了,竟然看到洛帅在草坪那边!”

“大哥,没眼花,是洛儿回来了!”

苏北凉在旁说着。

不可能所有人都眼花!

苏北王惊喜道:“洛帅!”

“老爸,二叔,爷爷!”

苏洛到来。

苏北王欣慰的点头,嘶哑道:“回来就好,进屋,今晚让你妈做你最爱吃的菜。”

“不急!”

苏洛轻声说着,随后凝声道:“洛儿回来,请父亲退让家主位!”

“洛儿,你……”

苏北王一惊,随后目光难以置信。

苏老爷子也是惊喜道:“洛儿,你想通了?”

“洛儿!”

苏北凉也是又惊又喜。

苏洛单膝下跪,凝声道:“洛儿请父亲退位!”

苏洛为人子,跪拜自己父亲,天经地义,无关仙主之威严。

爷爷和二叔皆在,苏洛行人子礼,无人可以指摘什么!

秋雨亭在远处,轻声道:“事闹大了!”

秋雨亭能感觉到,苏洛内心的怒火,一旦这位洛帅发怒,全面防线数百万军部将士,一旦接到军令,将会九死无悔,死战五荒!

百万校盟子弟兵,还有驻守中荒的五虎和大魔王王凤麟,以及黑衣禁卫大统领叶流,麾下数百万精锐。

这样一股力量,爆发起来,后果极其严重。

可现在苏洛的百余口族人,而今只剩下眼前几位。

这让苏洛如何咽下这口气?

血债血偿,自古不变的道理。

眼下,苏老爷子弯腰要扶起苏洛,轻声道:“洛儿,起来说话!”

“洛儿是我苏家嫡长子,继承家主位,理所当然!”苏北凉朗声说道。

苏洛依旧长跪,凝声道:“洛儿请父亲退位!”

又是一句退位!

可知子莫如父,苏北王这几年来,不断了解苏洛在做什么,而今早已经是名满华夏的一代洛帅,年少高位,手握重权。

苏北王心里清楚,一旦让了这家主位,苏洛势必要报仇,为他死去的苏氏族人报仇。

苏北王不能任由苏洛这样做!

可现在苏洛三声让其退位,已经证明其决心,没人劝得动。

秋雨亭在远处,都不敢出声相劝,因为秋雨亭也了解这位洛帅的行事风格啊。

所以苏北王凝声道:“我可以将家主位交给你,但洛儿你要保证,不准胡来!”

“父亲放心!”

苏洛轻声说着。

苏北王面色涌现一抹红光,朗声道:“从今日起,苏洛便是我苏家之主!”

而今苏家人,寥寥无几,可活着的人,终于看到苏洛肯接受家主位。

当年苏家为难,苏洛出手相助,一手打造了苏氏集团,富甲一方。

那时的苏洛,见证了年轻一代为了家主位,用出各种手段。

可而今,苏家衰落,族人战死!

在这大难之时,苏洛归来强势接掌苏家。

情义足以让九泉下的苏家族人瞑目!

苏洛缓缓起身,轻声道:“我既为家主,我苏家族人血仇,当报!”

“洛儿,你答应我不胡闹的!”

苏北王惊怒。

苏老爷子也劝阻:“洛儿,此事需要慎重!”

“洛帅!”

秋雨亭也是陡然一惊,气息外泄,具有强大威压。

可是魏震等黑衣禁卫,纷纷现身,拔出腰间黑金刀,浑身释放铁血杀气,刀指雨亭侯!

黑衣禁卫的过度反应,皆是因为雨亭侯威胁到了苏洛。

秋雨亭没计较这么多,急促说道:“洛帅,而今正值休养生息的日子,万不可再度开启大战,军部数百万兄弟,大部分已有五年未能回家过年!”

“这与我家洛儿有何关系!”

蓝惠心一向温柔,在重要场合,也遵守妇道人家的规矩,很少露面,更不会胡乱说话。

可是现在,蓝惠心也生气了。

蓝惠心又说:“洛儿加入你们那边,而今不过短短三四年,却每年都会遇到生死危机!”

“你们将士数年未回家,与我家洛儿什么关系?”

“洛儿为了你们的防线,这些年有多少次年夜饭,都未曾回家与我们团聚,论功劳,我的洛儿不欠你们的!”

……

蓝惠心肯定知道些什么,现在面对雨亭侯这般说话。

秋雨亭不由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都市逍遥仙帝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都市逍遥仙帝目录 都市逍遥仙帝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踏平二地

7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