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敢问学长名讳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敢问学长名讳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敢问学长名讳

任何人胆敢攻击稽查院的人,一律就地格杀,纵然是帝校的学生也不例外。

这便是规矩!

这条红线,是苏洛亲自设立的,任何人都不能违逆。

所以中原帝校数万师生,最敬畏的便是稽查院的人。

只要被稽查院盯上的人,在校内,谁也救不了!

一队八人的巡逻队,为首青年,身穿黑甲,腰间有黑金刀,隐隐散发着一股血腥味。

这绝对经历过残酷厮杀!

为首青年环视场中,冷漠道:“怎么回事?”

“这人挑衅我,还动手攻击我!”

鹰眼少年恶人先告状。

宋飞鸿倔强道:“上擂台,生死战,你敢不敢?”

“看到没,他还在挑衅我!”

鹰眼少年对为首青年告状。

为首黑甲青年皱眉,看着宋飞鸿的脸色,知道这明显是吃了亏,而鹰眼青年无事。

两人若是上了擂台,宋飞鸿怕还是输。

上擂台可不是小事,胜负之外,还分生死。

为首青年漠然道:“校内禁制私斗,今日人员繁杂,更是严禁发生战斗,违反者一律逐出帝校,这位同学,请自行离去!”

一句话落下,为首青年身后七名冷酷青年,直接站出来。

这明显是不主动离开,便要强行驱赶。

宋老拱手道:“小兄弟,我孙儿为了这场应试,已经准备了三年,今天他们年轻人发生口角,不是大错,请网开一面!”

“老前辈,很抱歉,帝校之内,铁律如此,莫让我们难过!”

为首青年皱眉,觉得周围人太多了,转身又道:“大家各忙各的吧,今天只有一天报名时间,错过了,只能等明年了!”

“啊?那可快些去了!”

顿时人群涌动,加快速度前往报名点。

宋飞鸿一连倔强,低声道:“上擂台,你不敢!”

“我有何不敢,但今天禁止战斗!”

鹰眼少年眼神宛如看向白痴。

宋老愠怒道:“飞鸿,给你这位同学赔礼道歉,也给大家道歉!”

“我不!”

宋飞鸿倔强的不肯低头。

为首青年皱眉说:“老前辈,还是快些带他离开吧。”

“小东西,网开一面吧,为了口角之争,让毁了飞鸿一生,老头子死都不会瞑目啊。”

宋老颤声说着。

鹰眼青年冷笑:“这种不遵守规矩的人,留着在帝校也是祸害!”

稽查院的八人小队,此刻刚欲动手,驱赶宋老爷俩。

旁边的苏洛,淡然道:“双方争斗皆有错,不打算问清楚再论责惩罚吗?”

“孩子,这和你无关,莫要耽误了你的前程,你快去报名吧,就在前面二百米的地方。”

宋老连连阻止苏洛。

苏洛淡笑:“宋老不用担忧我,天下之大,校盟三百余家院校,并非中原一家,八大帝校,五大军校,百年名校数十家,我去处多了去。”

“狂妄!”

为首青年眼神冰冷。

苏洛淡然道:“话题有些偏了,继续谈他们二人的问题如何?”

“你有何资格谈论!”

八人小队中的精瘦青年,略带玩味的问了一声。

苏洛轻笑:“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你现在给我论资格,当初稽查部成立时,你们怕尚未加入帝校!”

“什么?”

为首青年一惊,周围七人面色皆变。

身为中原帝校的人,怎可不知,帝校每年都有一届学长毕业,这类人统称为老学员。

而且每年都有老学员回归校内!

此人这般说话,明显是老学员啊!

为首青年面色惊疑不定,无法确定苏洛的身份。

而苏洛数年来,容貌未变,加上从苏洛大二学期开始,就已经神出鬼没,短则三五个月,长达一年半载不在帝校。

数年下来,苏洛都已经毕业了,后面的学员只是听说过洛帅的名字。

可真正认得苏洛的人,还得是竹溪和丁磊这些老人。

为首青年抱拳道:“敢问学长名讳!”

“我的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这桩事!”

苏洛眼神泛起一丝冷色,伴随着一股难言的威严,笼罩在八人身上。

稽查院八人面色煞白,宛如被一头绝世凶兽盯上。

这股危机感,令他们毛骨悚然!

多年厮杀的经验,让八人意识到,这位绝对是回归的老学长,而且实力强横的有些吓人啊。

为首青年回过神,凝声道:“你来说,起因是什么?”

宋飞鸿嘶哑道:“他辱骂我爷爷,还险些将我爷爷击倒,不是他出手扶住,我爷爷已经摔伤了!”

为首青年本就心中,对宋飞鸿的血性,有几分欣赏。

如今这么一听,错的确不在宋飞鸿。

鹰眼少年慌了,连忙说:“是这死老头…不看路,踩到我了!”

“踩到你,尚且如此,待你入学,你导师责罚你,你岂不是要杀了你导师!”

为首青年眼神冷冽,没想到今日差点被人给骗了。

苏洛淡然道:“事出有因,宋老被辱,身为后辈的飞鸿为其出战,出师有名,若是不敢战,这种学子,帝校收之何用?”

一席话落下。

鹰眼少年气愤说:“可他违反了规矩!”

“帝校还有另外一条规矩,但凡为国捐躯者、在前线战场立下大功者、负伤者的直系后代,入帝校,免试!”

苏洛淡然说着。

这个规矩,的确有,每年都有很多这样的人过来。

鹰眼少年怀疑道:“你如何证明他们?”

“宋老是背嵬军,原第三兵团副兵团长,至于功劳我不用说了吧,三十年前背嵬军团誓死一战,从上到下,军团长皆是战死,不到三百人存活,皆是重残!”

苏洛瞥向鹰眼少年,没有过多在意。

这让八人小队,皆是身体笔直,对宋老肃然起敬,低声道:“前辈!”

“陈年往事,这还提它作啥子啊。”

宋老不想用这些事情来炫耀,可眼角有些湿润,过了几十年了,竟然还有人记得他们。

为首青年忍不住说:“可是今年的特招名额,已经满了……”

“既然满了,给飞鸿一个报名的资格,不过分吧?”

苏洛反问。

为首青年主动让开道路,凝声道:“请!”

“谢谢,谢谢你们……”

宋老不断道谢。

为首青年苦笑,喃喃道:“您老的道谢,真是一记响亮耳光啊,若无前辈这代人死守防线,焉有我们这代人成长的时间!”

“不错,眼中尚明大义事理!”

苏洛陪着宋老,已经前行二十多米。

为首青年陡然问道:“敢问学长名讳!”

“姓苏,单字一个洛!”

苏洛松口说出名字。

这个名字,让八人巡逻队,呆若木鸡,直接楞傻当场。

八人如遭雷击,久久没回过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都市逍遥仙帝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都市逍遥仙帝目录 都市逍遥仙帝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敢问学长名讳

9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