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6章 完成三件事,不然嘿嘿嘿

第2766章 完成三件事,不然嘿嘿嘿

“看来,你并没有觉醒这一段记忆。”

这一段回忆,是韩非说给她听的。其目的不是述说回忆本身,而是让叶蝉衣觉醒缺失的记忆。只有记忆复苏,才能感同身受。

现在,叶蝉衣只是听了故事,却没有觉醒记忆,对夏小蝉本体认同感,只停留在故事层面。或许会感动,但是却没有归宿感。

韩非有些头疼,叶蝉衣也坦言道:“我很感动,但我终究是我,我是叶蝉衣。”

“不,你是叶蝉衣,但你也是夏小蝉。”

韩非淡淡道:“你终将和夏小蝉融为一体,否则就算你知道了这段回忆又如何?”

叶蝉衣反问:“转世身一定要回归本体吗?我还有我的路,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韩非不禁有些恼道:“孩子呢?怎么着夏小蝉肚子里的孩子就不是你的孩子了?你应该知道,你缺失的神魂并没有完整。你只是听了个故事,但故事是有限的,你无法确切地体会当事人的诸多感悟。”

叶蝉衣倒是不恼:“谢谢你救了我,也谢谢你告诉这个故事。但我对此并没有归属感,再说一遍,我是叶蝉衣,不是夏小蝉,我也不可能给你生孩子。”

韩非气得牙痒痒,但见着理直气壮的叶蝉衣,他终究还是微微一叹。怪不得大师兄说找回夏小蝉有点难度,这何止有点难度?这除非她自己觉醒了,要不然光靠讲故事,根本行不通啊!

“自家媳妇,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韩非深呼吸了几口,忽然话锋一转道:“好,就算是你叶蝉衣。但是我救了你是真的吧?”

叶蝉衣:“如果没有你,或许我早就刺杀成功了,我也能跑得掉。”

韩非嗤笑:“你以为叶青蝉那么好刺杀?再说了,我给你讲了个故事,你难道就没有点回报什么的?”

叶蝉衣:“你想要什么?”

韩非:“给我讲讲你的故事。比如,你和叶青蝉到底什么关系?你们为什么要相互致对方于死地?你怎么加入的南斗?叶青蝉又为什么要比武招亲……这些应该不算什么大秘密吧?”

叶蝉衣:“我讲完这些是不是可以走了?”

韩非:“当然。”

叶蝉衣心头一定:“从第一个问题开始。我和叶青蝉到底是什么关系,在奇迹森林,其实知道的人不少。奇迹森林有一株奇迹神树,129600年一开花,129600一结果,129600年一成熟。每次,结果两枚,灵果吸收天地精华,直至成熟,便有了我和叶青蝉。”

“你们俩是果子?”

韩非不禁挑眉:“也就是说,你们在化成人形之前,已经修行了388800年?”

叶蝉衣:“不是修行,是自然吸收天地精华,未降生的我们,是无法修行的。”

韩非讶异道:“在你们还是果子的时候,没有灵智?”

叶蝉衣:“似乎有一点,但我不记得。”

韩非心头暗道:“大师兄这怕是给人家结了快40万年的果子,来了一个偷梁换柱了吧?自己就说叶蝉衣和夏小蝉怎么修行得这么快。”

韩非:“你们刚化形的时候就很厉害么?”

叶蝉衣:“没有,我们历天劫而化形,化形时只有辟海境。化形后,我们分别跟随不同的师父开始修行。直到百年后,我们行成人礼,接受母树,也就是奇迹神树的洗礼,一起开天。那就是在那一天,一切都变了,我和叶青蝉都看见了一条神途。”

“开天境,看见神途?”

韩非有些诧异,那奇迹神树显然是和太古星辰树是一种类型的。太古星辰树是十万年一开花,十万年一结果,十万年得以成熟,结出一枚初始之地。

但是,太古星辰树自己都没成神,而奇迹神树却给叶青蝉和叶蝉衣都展现了神途,那这株古树似乎要比太古星辰树强不少啊!

韩非:“看见神途不是好事么?你们怎么会要至对方于死地?”

叶蝉衣眸中闪烁一丝冷意:“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可以成神。而且,一旦我们任何一方,击杀对方,便可以继承对方神途,他日一旦成神,可证双重神格。这就是,所谓的奇迹。”

“双重神格?”

韩非眉头一挑,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神格这东西,应该是一个人的神性显化吧?双重神格,有什么说法?”

叶蝉衣:“自然是实力更强,奇迹森林之所以能屹立海界,凭借的就是这个。奇迹森林的历史上,曾有一位双重神格强者,初成神,连斩七神。”

“以一敌七?”

韩非微微皱眉,听起来似乎很强,但是神灵肯定也有强弱,所以,双重神格到底有多强,倒是难以判断。不过,这已经足够让叶青蝉和叶蝉衣相互厮杀了。

然而,叶蝉衣话锋一转:“这是宿命之争,我们没得选,只能争。本来,我们应该是要跟着各自的师父修行,最后决出胜负生死。可也就是在我们开天的那一天,叶青蝉的师父,奇迹森林的天青老祖,设计伏杀了我师父,想要在宿命之争之前,就结束这场争斗。师父陨落,但师父却有着另一个身份,南斗的至尊级杀手。所以,我被南斗所救,自然加入了南斗。”

这种神灵选择之争,哪有什么公平?

韩非:“所以你后来曾刺杀过她一次?”

叶蝉衣:“不错,可惜并没有成功。”

韩非不由道:“那叶青蝉的比武招亲,很可能就是一场埋伏了。她要借此由头,故意引你现身。在奇迹森林的主场,她定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叶蝉衣:“不,不只是埋伏我,她是真的要双修。”

“嗯?”

叶蝉衣眯着眼睛道:“因为,她想要获得第三重神格。”

“第三重神格?哪来的第三重神格?”

叶蝉衣:“螳螂食夫的故事你应该听说过吧?双修,的确可以让俩人进境神速,一起共赴神途。但共赴神途的目的,只是为了变得更强。所以,哪怕是我,若是与人双修,一旦成神,恐难自抑,会忍不住弑杀至亲,以获第三神格。双修之人越强,第三神格越强。”

“……”

韩非:“那万一杀不掉他的夫君呢?”

叶蝉衣:“那就会变成如她和我现在的这般格局,不同的是,她杀对方可以获得第三条神格。对方杀他,什么都得不到。”

“啧啧~”

韩非不禁咂舌,叶青蝉和叶蝉衣的俩人的成神之路,也太刺激了,简直灭情绝性。

韩非不由道:“这么重要的隐秘,你既然可以告诉我,何不如等她比武招亲之时,公布天下?这想想可就刺激。”

叶蝉衣:“说了又能如何?哪怕他们会变成仇人,那也是在成神之后。有谁能挡得住成神的诱惑呢?”

“倒也是。”

叶蝉衣:“因为你告诉了我想知道的一切,所以我并不介意将这些隐秘告诉你。现在,我该走了。”

叶蝉衣起身,立刻就要离开。

然而,韩非一挥手,收起了火锅和烧烤,直接拦在了叶蝉衣的身前。

叶蝉衣恼怒:“你答应过我,会让我走的。”

韩非佯做回忆:“哦,是吗?我怎么不记得?其实,事情到现在已经很简单了。你们两个如果必须要死一个的话,那就只能是叶青蝉了。走,我帮你去杀了叶青蝉。”

“不需要,我自己能杀。”

韩非:“你试了三次了,哪一次成功了?”

叶蝉衣直直地看向韩非:“那是因为你,否则我两次都能得手。”

韩非嗤笑:“你怕是想多了,两次你都杀不了她,只能让他重创。但是,你若真重创她的时候,你就已经走不掉了。人家是在以自己为诱饵,等你上钩。你,一个人,一把刀,你还想上天不成?”

叶蝉衣:“那是我的事。我师父的仇,我要自己来报。而且,我现在不是夏小蝉,我是叶蝉衣。”

“嗡~”

忽然,叶蝉衣自己的大道被压制,她还想影遁,然而此间大道竟然不听使唤。

跟着,她的身上便被套了一层又一层阵法枷锁。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叶蝉衣讶异地发现,自己的实力竟然被一点点封印,她甚至都不知道韩非什么时候发动的阵法封印。

韩非咧嘴一笑:“你看看,你除了暗杀的时候实力惊人,但是正面作战,你还很青涩。这意味着,你习惯了暗杀,但是你并没有经历过多少正面战斗的试炼。所以,一旦离开了你的专长领域,你的实力并不会比神榜上那几个废物更强。但是,你知道叶青蝉人家这些年,经历了多少正面战场试炼么?”

“我是杀手,只要一次机会就能击杀她。”

“扯淡。”

“啪!”

巴掌声响起,韩非一巴掌拍在叶蝉衣屁股上,后者美眸瞪得老大。

“你敢?”

韩非笑吟吟地绕着叶蝉衣转了几圈,手掌拂过她的腰肢,摸得叶蝉衣当时就一哆嗦,她一个冷酷杀手,杀人如麻,可哪里经历过这个?

“你再动一下,我定杀了你。”

“然而,韩非根本不当回事,手掌顺着叶蝉衣的腰肢,往上,往上……

你无耻,你要是再这样,我跟你不死不休……”

只见韩非手掌猛地一紧,将叶蝉衣拉入怀中,吓得叶蝉衣颤抖着闭上了眼睛。

就在叶蝉衣以为自己要完了的时候,韩非停下那乱动的手掌,不过他的声音却贴着叶蝉衣耳朵响起:“脾气还挺大,我还能整不了你?你看看你现在连把像样的刀都没有,杀个屁的叶青蝉。”

却见,韩非直接将叶蝉衣给扛了起来:“作为一个杀手,你不应该意气用事,你需要的,是叶青蝉的陨落,而不是你自己多么英勇地去刺杀她,这是两回事。”

“你放我下来。”

韩非:“以我对你的了解,封印解开的瞬间你就得跑。”

“我不跑,你放我下来。”

“真的?”

“真的。”

却见,韩非将封印解开。然而,瞬息之间,百道黑影四散开来,这逃逸手法也的确算得上一流。

然而,只听“轰隆”一声,千道雷痕,划破长空。

十息之后。

韩非继续扛着叶蝉衣踏虚而行,并笑道:“你看,我真的很了解你。比如你现在要……啊……咬我……”

韩非只觉得肋侧一疼,某人牙口还是那么好,现在实力上来了,咬人也更疼了。

韩非微微摇头,自顾说道:“所以说,转世身极大程度地继承了本体的一些本能特性。这些东西很难去更改的。”

“哼!我一定会杀了你。”

“嗯,想杀我你也得有把刀对不对?我不信你有还有第二件造化灵宝。”

叶蝉衣:“你要是不信,可以解开封印看看。”

“嗡!”

封印部分被解开,叶蝉衣愣了一下,反手一柄匕首出现。她知道韩非很强,反手一刀捅在韩非后腰。

她知道韩非极道炼体,肉身逍遥,可没想到自己近距离之下,倾力一刀,竟然连破防都没能做到。

韩非微微摇头:“呦,没想到你还有一柄混沌灵宝匕首。不过,混沌灵宝终究还是比造化灵宝差了不少。”

叶蝉衣心生无力之感,顿时又恶狠狠地威胁道:“你信不信我将你人皇的名字散布出去?”

韩非不屑地笑道:“你觉得就渡神古地里的这些人,知道我的身份又能如何?除了会畏惧我,躲着我,别的什么都干不了。而且,你要真说出来,那以后我遇见南斗的杀手,可要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杀一双了……相信我,你们南斗的那位神,他还不敢动我。”

叶蝉衣:“……”

逃跑无门,威胁无用,叶蝉衣终于放弃:“你到底想干嘛?”

韩非:“带你去双修。”

“啊!你放开我。”

“啪~”

又一巴掌拍在叶蝉衣的屁股上,韩非哈哈一笑:“不过,在带你双修之前,我先带你去找把刀。”

“狂徒,我有刀。”

“我找的是上品造化灵宝。”

“吹鱼。”

韩非忽然停下,将夏小蝉放了下来:“这样,我们打个赌。我帮你找到上品造化灵宝,你就老老实实跟我双修。”

“想都别想。”

见叶蝉衣一脸拒绝和不信,韩非想了想,张口闭口上品造化灵宝,正常人都不信。他旋即又道:“我带你去做三件事,这三件事,只要你完成了一件,我就放你走。”

“当真?”

“自然。但如果你完不成,嘿嘿嘿……”

“哼!”

叶蝉衣心想,双修是不可能的,只能先拖着去完成这三件事看看,如果完不成……就只能跑了。

半天后。

一处名为‘灵海溪流’的地方,这里有万道溪流,交错纵横。

此刻,这里正喷薄奇光,有一柄下品造化灵宝出世,引得这些人在争抢。

韩非和叶蝉衣到的时候,叶蝉衣都有些惊讶,虽说那不是上品造化灵宝,但也的确比她的混沌灵宝强。

不少人注意到了前来的王寒和叶蝉衣,但并没有当回事。毕竟来渡神古地的人多了,不是人人都认识王寒的。

而叶蝉衣正想着要不要把那件下品灵宝夺过来,却听韩非说道:“第一件事,去抢夺这件灵宝!通过这件灵宝,引出上品灵宝……上品灵宝择人而事。你若不展露实力,它是不太会主动出现的。你能凭自己的实力得到上品造化灵宝,就算你赢。”

叶蝉衣闻言,没有多少犹豫,当即杀出。

虽然她不想承韩非的情,但是正如韩非所言,她没了造化灵宝,的确难以刺杀叶青蝉。虽然她是南斗很强的杀手,但是她想获得东西,只能自己去狩猎。

但叶青蝉不同,整个奇迹森林都在支持她,如果真的有得到上品造化灵宝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放弃。

战场中。

不过,正如韩非所言,叶蝉衣的战斗表现,并没有她猎杀时那么强悍。正面对战中,单对单几乎无人是她的对手。但是一旦敌人多了,她显然就有些束手束脚了。

这和杀手的特性有关,杀手所遵循的铁则,很多都是和正面战场完全违背的。就好像杀手不可能一往无前,悍不畏死一样。

潜隐,刺杀,才是一个杀手的正常宗旨。

当然了,叶蝉衣毕竟比这些人强,所以只用了百余息,就抢到了那件下品造化灵宝的短刺。不过,这些人也都不是善茬,上百人的追杀,几乎是转瞬间就让叶蝉衣陷入了被动之中。

纵然暗影杀术强悍,但人家大道也不差。叶蝉衣可以入虚界,这里也有七八个人可以入虚界。

至于逃跑,她不能逃,虽然不知道韩非怎么知道这里有上品造化灵宝的,但是她相信韩非的判断。

可若是不跑,仅仅又三十余息,叶蝉衣就落入全面的下风中。

“诸位,封死她所有的路。”

“我以重力法则影响此间,解决此人后大家再行争夺。”

“以魂击影,神魂之力强的,一起出手。”

叶蝉衣又撑了二十余息,就连续遭受到了数十重大术轰击。

就在一轮七八道神术覆盖之时,只见一道九尺大环刀横空当下,一刀碎尽此间神术。

“此人是西荒匪徒王寒,虽然实力强,但他们只有俩人,大家一起出手。”

“若能镇压王寒,他手中的九尺大环刀,也必然不俗。”

只听,韩非的声音在叶蝉衣心头响起:“很可惜,正面作战,你连这些人都解决不掉。你觉得你能杀得掉叶青蝉?下面我吸引攻击,你来寻找他们的攻击漏洞。”

叶蝉衣咬牙,虽然不愿,但此刻处于战局之中,她也不得不和韩非配合。

只见,有人布下万剑杀阵。韩非一刀之出,一刀破万剑。那人心下骇然之时,双手一合,体内一道魂剑杀出。

可就在魂剑刚刚杀出,一柄匕首自侧面洞穿自己。

这种趁其不备的漏洞,叶蝉衣自然是不在话下。

但随即,韩非收手握刀,爆发一击浩天斩星刀第八式,血刀凌天。

此刀出,对面一名魂修强者,直接就懵了,因为他根本挡不住,整个人被锁死。

不少人也纷纷愣神,心说这王寒好强。

只是,当他们的目光落在韩非这一刀上时,接连六人因为瞬间的失神,直接被叶蝉衣洞穿。

下一刻,就见韩非突然来到叶蝉衣面前,与她交错攻击。

韩非每每一刀斩出,虽然未直击对方要害,但却让对方出现轻微的漏洞。

“噗噗噗!”

叶蝉衣忽然发现,虽然仅仅只多了韩非一个人,但自己打得太舒服了,自己几乎完全可以从韩非正面抗衡的瞬间,找到对方破绽。

片刻之后,被叶蝉衣击穿的人竟然达到了恐怖的两百人。

也是在那一刻,忽然之间,这数万道溪流中,皆有一滴闪烁着奇异光彩的沙粒悬浮于空。

顿时,有人震惊道:“又有灵宝出世。”

“咻咻咻!”

当那数以万计的沙粒汇聚,竟化作了两柄匕首。这两柄匕首竟主动飞临叶蝉衣身边,开始环绕起来。

一时间,这些人纷纷色变。

“灵宝择主?”

这些人似乎又心动了,然而韩非却淡淡说道:“刚才我手下留情了,你们要懂得感恩。十息时间,不走的,杀……”

有人动容,心里微微一叹,这俩人太强,自己若强行出手,怕是陨落的可能性极大。

“诸位,我先走了。”

“灵宝很多,得有命拿,我也先走一步。”

“两位,这灵宝归你们了。”

不过片刻功夫,数百人全都跑光,而叶蝉衣此刻正与这匕首相互感知。

又半日后,叶蝉衣豁然睁眼,眼神怪异地看向韩非:“果然是上品造化灵宝。”

韩非淡淡一笑:“之前的战斗,感觉如何?”

叶蝉衣:“因为你太强,所以才能逼他们一直露出破绽。”

韩非摇头:“不,这是配合,是队友的力量。杀手是独来独往的,哪怕一群杀手,他们的配合之法,也是精于算计的,只能强一时,不能一直强下去。你们善于刺杀,但弱于正面战斗。你很强,但又不够强,所以以你现在的刺杀能力,是不可能刺杀的了叶青蝉的。因为,她不是一个人。”

叶蝉衣皱着眉头:“有了上品造化灵宝,她挡不住。”

“挡不挡得住,你说了不算。我们现在,要去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去刺杀叶青蝉。这一次,你还是独自去刺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垂钓之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垂钓之神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66章 完成三件事,不然嘿嘿嘿

94.94%
目录
共30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