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老滑头(2)

第四十四章 老滑头(2)

狗叔刚才完全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这会儿反应过来,看到地上的狗尸,不禁悲从中来,挣扎着起身,跛着腿上前揪住老滑头,“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的狗?”

老滑头身形瘦小,倒是硬气,肩胛伤口牵扯,疼的呲牙,却是阴不阴阳不阳的说:

“我杀我自己的狗,关你什么事?”

狗叔一怔:“你的狗?”

“不然呢?”老滑头搡开他,“不然你以为天上会掉馅儿饼,虎头金这样的名种,无缘无故能落在你手上?别想美事了,实话跟你说,我就是听说你老狗头训狗有一手,三年前才刻意把这狗崽子留下的。”

“大豆包确实是我在这附近捡的,它是你养的?”

狗叔喃喃说了一句,忽地又对老滑头怒目相向,“都这么些年了,它还认你这个主人,连我的话都不听……它对你这么忠心,你为什么要杀它?它可是好狗啊!”

“屁!”

老滑头往地上狠啐了一口,“它要真是好狗,那我让它把人拉到别地儿去,它咋不听?非把人拉到我眼皮子底下来,给我惹这么大的麻烦。忠心又怎么样?它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样儿,我留它干什么?!”

汤易冷笑:“就因为这样,你就把它给宰了?”

老滑头一拨楞脑袋:“那不至于,主要是为了防你们。我不把它弄上房,它老往上瞅,你们铁定就发现我了。就是把它迷晕了,可狗喘气的动静比人大多了,难保你们不会听见动静。反正留着它也没用,倒不如干脆点结果了它。”

“你简直连狗都不如!”

狗叔还想上前撕扯,三哥将他拉到一边,喘着粗气问我:

“兄弟,这到底是咋回事?能给俺说明白不?”

我不动声色的看向老滑头。

老滑头闷哼一声:“还有啥好说的?我就是个羊倌,憋宝的。三年前我带着两个徒弟来,眼看着就要显宝了,却被猛子那小子坏了好事。”

我接口道:“你关了油坊,说是要回老家带孙子,其实是三年期限到了,赶来开山取宝。”

“对。”

“金坷垃和银坷垃一直在这儿?他们不知道你回来?”我问。

老滑头边解前襟的衣服边说:“知道,但他俩不知道我在上头。”

“上头……”我往后退了两步,抬头看向房顶。

老滑头说:“早年发现这里有宝贝的时候,我就留上心了。有一回老蔡要补屋顶,我把那个酒晕子工匠给灌躺了,借他的身份,在房顶子上设了暗格。你也不是外行,该知道这里进出不方便,得了宝贝未必能立马带出去。我弄这暗格,为的是藏宝。

炕底下的地窨子可不是我弄的,是原来就有的。金坷垃和银坷垃这三年就躲在地窨子里,为的是看守宝气脉络。我这回来,发现宝脉是没变,人却变了。这俩小兔崽子,居然背地里商量,等拿到宝贝就结果了我。”

我说:“所以你就瞒着他们,藏在房顶上,等宝贝一出世,就先结果了他们。”

老滑头竟是大摇其头,边往肩膀上敷白药边说:“不能够。等显了宝,他们一准儿不能杀我。我留着他们,也还有用。这点我百分百肯定。金坷垃是我一手拉拔大的,银坷垃虽然是裱子出身,满脑子都是钱,可越是这样的人,越能用钱勾着她干活。要不是这样,她哪能在这里一待就是三年?”

“兰花门……那不就是技女?”汤易忍不住问我:“你之前是怎么看出银坷垃是兰花门的?”

我说:兰花门可和现在夜场里的那些女人不是一个概念,真正兰花门的人有一门特殊的技能,能在脐下三寸和两腿里侧的位置,练出两块蜈蚣状细长多‘足’的活肉。有这两块‘宝肉’,既能让男人欲仙欲死,也能真个将男人榨的精元不止,虚脱而亡。

我之所以认定银坷垃是兰花门,就是因为她脐下有着两条蜈蚣宝肉。

当然,这种秘术在兰花门中,也只有少数人掌握。比较起来,老滑头迷倒季雅云的‘活扒皮’就流传的要相对广一些。

在我看来,活扒皮其实就是一种麻痹神经的药物。能使人不得动弹,大脑却保持清醒,能够明确的感知到外界发生的事。即便是在麻痹中被剥皮,不知痛楚,却能清晰的感触到。

这种秘药,早年多是兰花门中人,用来残害良家妇女,逼良为用的。我一直以为是传言过于夸大其实,没想到今天竟亲眼见到活扒皮这种邪药。

汤易听我说完,吐了吐舌头,有点含糊的小声对我说:

“这老家伙好像有点干脆的过头了,这还没怎么着呢,就这么痛快的不打自招,得小心他玩儿花样啊。”

他声音虽然小,但老滑头的耳音却是极其灵敏,立刻道:

“你以为我还能玩什么花样?我这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嘛,一上来就二话不说,先给我开了膛,再又把我肩胛骨给剔了。这位小爷,您出手利落干净,可没彻底废了我这条膀子,这份情,我承了。能不能得到宝贝两说,就只这一点,您问什么,我说什么,这叫上道!”

三哥壮着胆子说:“你别扯那些有得没得,你就说,当年猛子看见老蔡给人戴雪帽是咋回事?”

“真事儿!”老滑头转动着圆眼道:“三年前去镇上买酒买烟的是我,我身形和脸盘子跟老蔡差不离,撮起腮帮子黏了眼角,头上身上裹严实了,学他口音,猛子愣没认出来!

酒买回来,是银坷垃、金坷垃一个色`诱,一个灌酒,把老蔡给放倒的。戴雪帽子的是我,因为我怕两个小徒弟手生留下蛛丝马迹。被戴雪帽子的是老蔡,弄死他,跟着我就得弄死那傻丫头,因为这俩人不光没用了还碍事!

后来正弄着人呢,猛子忽然在外头喊了一声‘人死山死’。我听出是那小子,就知道那天成不了事了。我没去追他,就让金坷垃、银坷垃带着老蔡藏进了地窨子里。你们来的时候,傻丫头就是傻丫头,光着腚的那个男的,是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诡命法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诡命法医目录 诡命法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老滑头(2)

9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