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无题

第370章 无题

惊澜到最后也没交代他混入九中的原因。

我倒是有心想把他擒下发动读魂,但我细细一想,还是作罢。

如果我这次把惊澜扳了下去,那下次五皇教派到东三省来的大主教还会不会是个善茬子就不好说了。不管怎么说,惊澜对我、对九中师生等普通人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敌意,这对于五皇教的爪牙而言是难能可贵的。

不过这家伙一脸笑眯眯的神秘样子真是让我觉得怪窝火的,说话只说一半,好像很有城府似的,我最讨厌这种不会正常说话的人了。

“阁下只要知道我暂时并不想和你起冲突就足够了。”惊澜背过手,微笑道:“今后三年还请多多关照呢,陈天灯同学。”

我懒得和他多计较,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拉着孟蝉衣离开教学楼后,我给天王寺通了个电话,让他们在食堂吃完饭先自己回家。组团翘晚自习,身为校园恶霸一伙,就是这么嚣张。

“喂,花花,要不要一去逛街?”我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将胡桃笔掏了出来。

“逛街?”胡桃须臾间就变回了人形,就是那一米七八高的前凸后翘金发大美人,“逛街有什么好玩的吗?”

“我想给你和孟蝉衣买点新衣服、生活用品以及零食。”

“新衣服倒是不必。”胡桃显然没有这方面的兴致,“带我去衣服店去逛一圈,让我看看现代流行的衣服款式,我就能随意变出自己想穿的衣服了。至于零食……刺溜。”

虎娘吸了口口水,眼睛开始放光。

原来是个吃货,那问题就好解决了。

“老老实实地跟在我身后,不给我添麻烦的话,想要什么零食我都可以买给你。”我开口道。

“喵喵喵。”胡桃捋了捋长发,将尾巴藏好,乖巧地站在我的身后。

我领着胡桃和孟蝉衣,回到了马路上,大摇大摆地走向超市。

很快,我就感觉有点不自在。

虽说我走的是六亲不认的步伐,但往日也没这么多人看我啊?

现在几乎路上的每个男人都目不转睛地将视线放在了我们身上。被这么多人盯着看,还真是有点小羞涩呢。

突然,我心中一动,下意识地看了看身后的胡桃。

不,那些人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胡桃。

她的头发并不是纯粹的金色,她发根处是金色的,发梢处则渐变成了黑色,像是将黑色渐渐沉淀了下来一般。

现代很多黑发的女生特意将头发染成了金色,可等一段时间后,发根处又长出了新的黑发,就造成了她们发根黑、发梢金的模样,倒也有一股奇妙的美感。胡桃的发色与那正相反,宛如是个金发女子染了黑发、新生的金发又长出来了一般——当然,金色与黑色过渡的部分并不突兀。这样奇妙的发色搭配在胡桃身上,令她散发出了一种别样的妩媚。

尤其是在她那媚意十足的眼睛与极其丰满的身材相互搭配下,路上的行人十个男性有九个都挪不开视线,剩下的那一个还是个gay。

……怪了,就算是天王寺那种级别的稀世美人,回头率也没有这么高吧?

胡桃的这回头率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我疑惑地回头瞅了瞅胡桃,“你……是不是用了媚惑术?”

“……”

胡桃不说话,她在做一只安静的美少虎。

我眨了眨眼睛,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对,如果胡桃用了媚惑术的话,为什么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觉得索然无味?

而且我也没有察觉到什么魔力波动。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胡桃突然得意地开口:“让天王寺陪我睡觉的话,我就告诉你哦!”

“零食取消,虎肉预定。”

“你……你……”胡桃顿时瞪大了眼睛,气结地指着我,“虎虎那么可爱,你怎么忍心吃老虎!不让天王寺陪我睡就算了,让武访枫、弥牟昆儿或者艾米莉陪我睡觉也行啊!”

“你怎么不提郑泉儿和孟蝉衣?”我有些好笑地看着金虎大王。

胡桃撇了撇嘴,“我对郑泉儿那种飞机场莫得兴趣。”

“弥牟不也是飞机场?”

“那可不一样,弥牟好歹也是个萝莉!双马尾萝莉可是个大萌点啊!而郑泉儿长得那么高却那么平,完全不合我口味。”胡桃有理有据的样子,“另外,我还有点怕她开枪毙了我。”

后半句才是重点吧。

“至于孟蝉衣……”胡桃看了看躲在我背后的少女,沉默了半晌,轻哼一声,“小弟,虽然我是个‘禽兽’,但你也别真把我当‘禽兽’看了。虽然我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小丫头的心既然只对你开放,那么也就只有你才有资格陪伴她……主要我也怕被她做成白切虎肉……”

我一阵无语。

不得不说,胡桃说得也有道理,以孟蝉衣的实力,就算是一百个胡桃都不够她打的。

目前来看,除了我以外,无论是谁去碰孟蝉衣都会激得她下意识地反击。而且她自动反击时的攻击威力,至少也是妖煞级。

听到胡桃怂怂的话后,我偏头看了眼孟蝉衣。

天赋异禀啊……

自己觉醒了恩惠能力,而且恩惠能力刚觉醒就如此强大,妖煞级的实力足以让一个人在人间界横着走了。

只不过,‘刀山火海’的能力是在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身上觉醒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难免有些沉重。

我不是医生,我可无法治好孟蝉衣的精神病。

再说,孟蝉衣所有的可绝对不止精神疾病,还有很深的心病。那心病一部分源自她那流氓父母,一部分源自她在鹿林屯、黄丞岭的遭遇。

可我也不是心理医生,我也没把握治好她的心病。

心理疾病这东西,绝不是一些人想象中的所谓的‘矫情’,也不是一些自以为是的人靠三言两语的、寡情少意的鼓励就能治好的。

我能做的事很有限,我会尽量不让她的心病加重,在此基础上,尽我所能地去帮助她,去实现她的愿望。

我长叹一声。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也不介意照顾她一辈子。

胡桃注意到了我复杂的眼神,扑闪扑闪地眨了两下水灵灵的眼睛,“你不会嫌弃她呢。”

“为什么要嫌弃?”

“我看得出来哦,她不干净吧?”胡桃指了指自己的虎瞳,“即便像我这样滥情的家伙,也只会找干干净净的小美人做妻妾呢。”

“哦,你指这个啊。”我牵着孟蝉衣的手,不以为意地冷哼道,“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你讨厌的不代表其他人会讨厌。”

胡桃听后,却不羞恼,而是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唔嗯,你是个好男人呢,不愧是我金虎大王的小弟。”

许多人总是抱持一些很奇怪、很畸形、很恶心的观念。

水性杨花、毫不检点的女人,被人们骂作荡妇。

可洁身自好、自尊自爱的好女孩,在被恶徒侵犯强暴过后,也会被人们恶意地骂作破鞋,还会有好色之徒不怀好意地对女孩动手动脚,潜意识里将她当成荡妇对待。

甚至在某些愚蠢的人看来,后者的身价甚至还不如前者。

恶心死了,一群臭撒笔。

身后的孟蝉衣听到我说的话,原本空洞的眼神微微闪过一丝水莹的瞳光,嘴唇颤抖地翕动了几下,最后还是低下头来,自顾自地牵着我的手,但却轻轻加重了一点牵手的力气。

如呓语般细不可察的低声喃喃,隐约传入我的耳中。

“谢……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万物皆可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万物皆可娘目录 万物皆可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0章 无题

9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