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话

第一百二十话

第一百二十话

季颜一听说钟煜生病了,就有些担心,虽然因为上次的时候,她还有些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钟煜,但对钟煜的关心却是不少的。

而且钟菲菲提起了钟煜的命格,季颜就想到了季归尘的话,心里有几分别扭,但是若让她不去看钟煜,她又不想,所以直接答应了钟菲菲的提议。

钟菲菲闻言自然是十分开心,她想着钟煜如果看到季颜的话,应该也会十分开心,直接坐不住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吧,反正东西都买的差不多了。”

季颜想了想,点了点头。

钟菲菲直接给司机打电话,让司机来接她们。

司机很快就过来了,两人在路上的时候,季颜找了一个花店和水果店,毕竟是去看病人,空手去的话,还是觉得很失礼。

钟家的人都住在钟家住宅,不过今天在的人不多,除了钟老爷子夫妇、钟煜和钟菲菲的母亲外,也没有其他人了。

钟菲菲为了给钟煜一个惊喜,并没有告诉钟煜这个消息,而是告诉她母亲,让她母亲先给家里的老人打个预防针,别到时候把季颜给吓走了。

钟菲菲的母亲跟季颜接触得也比较多,也是十分喜欢季颜的,也从钟菲菲那里知道钟煜对季颜有意思,自然原因帮忙,直接跟钟老爷子夫妻说了有人要来探望钟煜。

“又是那些其他家族的人?”钟老夫人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是很不喜欢的,她年轻的时候还会为了家族忍耐一番,现在老了,脾气也大了,能让她忍耐的人也不多了,自然是不愿意给那些人好脸色。

“不是,妈,是菲菲和阿煜的朋友。”钟菲菲的母亲怕钟老夫人误会,连忙解释道,“是个小姑娘,跟阿煜和菲菲的关系都很好。”

“哦?”钟老夫人闻言眼睛一亮,“你说跟阿煜关系也很好?不会是阿煜喜欢的女孩子吧?”

钟煜有喜欢的人这件事,在钟家根本不是秘密,不过钟煜早就说过了,这件事不允许其他人插手,不然他就一辈子不结婚,所以家里人都没有去打听,现在听钟菲菲的母亲说跟钟煜的关系也不错,钟老夫人立刻就想到了这里。

“没错,那小姑娘人不错,之前还救过菲菲,跟菲菲的关系也不错,阿煜生病了也没告诉人家,小姑娘听说后,就准备过来看看阿煜,菲菲那丫头说是要给阿煜一个惊喜,让我们先别说,又怕你们不知情,把人家小姑娘给吓走了,这才让我提前给您二老说一说。”钟菲菲的母亲笑了笑,对钟老夫人解释道。

“这丫头,精灵古怪的。”钟老夫人对自家孙女的想法很是无语,嗔怪地嘟囔了一句,“行了,我和你爸知道了,一会儿绝对不会多说话的。”难得钟煜有个喜欢的人,钟老夫人最疼的就是钟煜,自然不会让钟煜喜欢的人难堪。

钟菲菲的母亲点了点头,然后吩咐佣人去准备点水果、果汁之类的。

季颜和钟菲菲到的时候,钟家两位老人和钟菲菲的母亲都在,看到季颜的时候,钟老爷子还好,钟老夫人的表情就有些奇怪。

钟菲菲之前就说过家里都有谁,所以季颜并不慌张,在钟菲菲为他们做了介绍之后,礼貌地和三位长辈问好。

钟菲菲的母亲和季颜比较熟,所以拉着季颜聊天的任务就交给了钟菲菲的母亲,不过她知道季颜的目的,并没有拉着季颜聊很久,就让钟菲菲带着季颜去钟煜的房间。

此时钟煜刚掉完最后一瓶水,医生刚刚离开,他正准备拿出文件,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敲门声就响了起来,他以为是家里人或者是佣人,就没多想,等关门声响起,他转过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季颜,愣了一下。

“菲菲说你生病了?你怎么没告诉我?不然我早就过来看你了。”在来之前,季颜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这会儿面对钟煜的时候,已经十分从容,一边抱怨,一边走到床边。

钟煜还没从看到季颜的惊喜中回过神来,只愣愣地看着她,对她的话也毫无反应。

“怎么了?”季颜伸出手,在钟煜面前晃了晃,“很意外我会来看你?”

钟煜回过神,才发现季颜是真的来看他了,不由得有些激动,顿时剧烈咳嗽起来。

季颜连忙上前,一边把床头柜上放着的水递给钟煜,一边用手给钟煜顺气。

“你这么激动干嘛?这么大的人了!”她嗔怪地看了一眼钟煜。

喝了水,感觉嗓子舒服了很多,钟煜把水杯递给季颜,自己躺回去。

“没什么,你怎么突然过来了?”钟煜看着季颜,问道。

“当然是来看望你了,要不是菲菲告诉我,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你生病了?”说道这里季颜有些生气,虽然她心里有些别扭,但一直以来也是把钟煜当做朋友看的,结果钟煜生病了,竟然都不告诉她!

“我没有,”钟煜避开季颜的眼神,有些心虚,又有些伤感,“我这身体,每年都是这样,不想让你看到我虚弱的样子。”

之前身体好转了不少,钟煜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尤其是听了钟老爷子的话,知道他还是有可能活下去的,他更是充满了希望。

他喜欢季颜,自然希望能够一直陪在季颜身边,但他的身体却不允许,准确地说,是他的命格不允许,别人都羡慕他这种天生富贵命,但他宁愿没有这样的命格,只希望能够活久一点。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不敢跟季颜表白的原因之一,他害怕如果季颜答应了他,他却没办法陪着季颜到老,这对季颜和他都是不公平的!

季颜还是第一次看到钟煜这么脆弱的样子,出现在人前的钟煜,永远那么强大,那么让人臣服,让人往往忽略掉,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会生病,也会有脆弱的时候。

更何况,他比普通人还要辛苦一些,贵不可言的命格生在这时候,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享受了上天给与的优待,就必须要付出代价,而钟煜付出的代价,就是易病的身体和短暂的寿命。

这样的钟煜,让她有些心疼。

她的脑海里再次响起季归尘的话,眸光闪了闪,觉得还是回去问问季归尘比较好。

“你是不是不把我当成朋友了?”她佯装生气地看着钟煜。

钟煜听到季颜的话,连忙抬起头,“我没有,我一直把你当朋友。”

“那你就不要说那些话,我的本事你也是知道的,我一定会找到办法改变你的命格的!”季颜看着钟煜,很认真地承诺道。

她就不相信,他们归一宗这么多年的传承,除了她师傅说的那种办法之外,会没有一点办法了!

对上季颜的眼睛,钟煜心底一热,喜欢的话差点脱口而出,好在他及时清醒过来。

“我相信你,颜颜。”他同样看着季颜,眼底翻滚着汹涌的情绪。

就在钟煜说话的时候,季颜看到一大团紫气从钟煜的身上飘到了她的身上,她感觉体内的灵力快速运转了起来,把这股紫气给吸收掉。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钟煜的脸色比她刚进来的时候好了很多。

甩掉心头怪异的猜测,她转头打量起钟煜的房间。

钟煜的房间很大,也很空旷,整体装修偏向黑灰色,看起来不像是家里,反而像是酒店。

“你这房间看起来也太像酒店了吧?没有一点生活气息啊。”因为从小就没有亲人的缘故,季颜最向往的就是加的温暖,对于钟煜这么装修房间,完全不能理解。

不知道是心境变了还是怎么回事,钟煜看着自己的房间也感觉有些太冷清了,“是有些冷淡了,等我病好了我让人换换。”

“这样才对嘛!”季颜回给钟煜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

点评完钟煜的房间,季颜坐在床辺,开始和钟煜聊天。

在季颜看来,钟煜是一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他知道的多,而季颜聊天的时候总是天马行空,想起哪就说哪,钟煜总是能够接的上,这让她感觉和钟煜聊天十分有趣。

知道房门再次被敲响的时候,季颜停下嘴巴,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她竟然在钟煜的房间里面呆了一个多小时。

她看了看钟煜,发现钟煜虽然竭尽全力掩饰,但看起来还是有些疲倦,不由得有些懊恼。

“看我,说来看望你了,结果一直拉着你聊天,让你都没办法休息。”她拍了拍头,歉意地看着钟煜。

“没关系,虽然感觉有些累,但是我这会儿心情很好,感觉身体都轻松了很多。”钟煜连忙阻止季颜,笑着安慰道。

房门在这时候被打开,一位佣人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少爷,该吃饭了。”佣人抬起头看了一眼季颜和钟煜,又低下头,端着托盘往钟煜这边走。

“你放到床边就行了,我自己吃。”在人前,钟煜一向是冷淡的,对家里的佣人也不例外,直接淡淡地说道。

就在佣人快要走到钟煜身边的时候,季颜忽然出声。

“你站住,不要再靠近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豪门之我的老婆是天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豪门之我的老婆是天师目录 豪门之我的老婆是天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话

6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