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湘西走尸人

第四十八章 湘西走尸人

侯三的脸在一闪而逝的电光里看起来有些陌生,他守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屏障外的无数怨鬼。

屏障外还跪着一个人,身形很瘦,看起来就像一把枯槁的干柴,看到他脸的那一刻,我心脏不由自主的一抽。跪在院子外的不是别人,而是跟着我们一起进村,被吊死在唐家庄村口的小邵。

可现在,这个死去多时的人,却无声息的站在院子口望着我,我忽然生出一种莫名不安的感觉。

侯三布下的界,可以挡住没有尸体的怨魂,却挡不住有实体的活尸。对于请仙的侯三来说,变成活尸的小邵和唐家庄的万千怨魂都不难对付,可如果二者合一,绝对比先前青铜椁中的尸煞还凶险几分。

无数怨魂,哀嚎着钻进小邵的身体,那个原本安静跪着的小邵,全身都跟着颤抖起来,一张惨白的脸正对着屋子的方向,对着我们一声尖叫。

钻入小邵身体的唐家庄怨魂还在增加,而小邵脖子上的青筋也跟着条条暴起,像蚯蚓一般缓缓扭动。

“啊——”

又是一声尖叫破口而出,但却并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好像要把身体里藏着的什么东西宣泄出来。片刻之后,小邵的尖叫声终于戛然而止,他的脖颈被撑破,嘴角也在挣扎撕扯中咧到耳后。

一张人脸,正从小邵嘴里挣扎着钻出来,与此同时,小邵的身体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变化。他原本干瘦的身体变得臃肿,无数张人脸在他紧绷的皮肤下往外张望。他就这样拖着笨重的身体,一点点跨过侯三布下的界。

然后,我闻到腐肉被烧焦一般的味道。

小邵在跨过边界的那一刻,两团白花花的腐肉从身上掉了下来,落在地上砸成一摊肉泥。但他对此并不在意,竟似毫无感觉一般,一摇一摆的朝着我们逐渐靠近。

就在我想拖着半昏迷的罗晓敏躲进里屋时,侯三却一把按住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妄动。他俯下身子似是想对我说些什么,却被一阵细细地抽泣声打断。沉闷、压迫却又极其悲伤。在听到抽泣声的那一刻,我和格尔只感觉胸口被人猛地一锤,同时喷出一口血水。

我们拼尽全力捂住耳朵,但那股尖细的哭声却如钢针一般直插耳膜,让人生出一种难以言状的痛苦感。这个声音并不属于早已死去的小邵,而是潜藏在他身体内的无数张人脸,那些就是当年在唐家庄蚕丝的无数冤魂啊。

哭声由远到近,慢慢变得清晰,可就在他想迈步进入屋门的时候,却再次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那怪物用臃肿的手臂砸着这道透明屏障,直摇得整间屋子都跟着微微发颤。

它一边摇着屋子,身上的脸还不停对着我一阵哭叫:“别来啊……别来啊……谁能救我啊……谁能啊……”

侯三面色变得极其难看,就算附体的黄二姐有百年道行,对这借尸还魂的怨念集合体也同样束手无策。

现在他可以挡,可请仙时间一到,我们又该如何脱身呢?

就在我们几人束手无策之时,却突然听到院外铜铃声响,有人一边大踏步靠近,一边朗声念到: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这《正气歌》中每字每句,都蕴含着天地间的浩然正气,那怪物的哭叫声被正气歌冲散不少,而我们几人也感觉身上一阵轻松,不由暗自庆幸,值此生死关头,竟有高人相助,这条命算捡回来了。

那怪物转身就朝院外来人扑了过去,只听来人手中铜铃一震,那怪物身体便如坠千钧,每走一步,都要踏的地面龟裂,身上臃肿的腐肉一坨坨从他身上脱落下来。

那具身体越来越瘦,最后都变成了一把血淋淋的干柴。他一边尖叫,一边用尖锐的指骨在将地上青花石板抓的粉碎。可不管他如何用力挣扎,身上都像加了千钧重担,再也爬不起来。

很快,那怪物的表情就从愤怒变成了惊惧,两道暗红色的身影从院门外慢慢飘了进来,那股深重的怨气,让周遭气温都低了几度,那干尸身子一凝,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我听见侯三倒吸了一口凉气,嘴里发出“嘶”的一声。还不等他说点什么,就听见门外“咔嚓”一声脆响,那具让我们束手无策的干尸,竟是在片刻之间就被后来的两具凶尸捏碎了脑袋。

在我回过神时,一道干瘦的身影已经立在院外,双手插兜,一双眼睛东瞅西望,不时抬手拉拉身上被血染红的黄色运动衫。我一眼就认出这个男人是谁,那个在进村不久就人间蒸发的黄宇,在他身后,还跟着浑身颤抖,看起来已经精神失常的林布。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黄宇的视线在我们几人全身上上下下一阵游移,看到侯三时,他微微愣一愣,拉着林布直接进了院子,对那两具煞气腾腾的凶尸视若无睹。黄三径直走到门前,但并不着急进来,他对着守在门口的侯三双手抱拳,躬身,长揖,口中道:“小辈今见黄家仙人,平生大辛,惊扰勿怪。”

“我下界这一个时辰,见了这么多毛头小子,却没一个像你这般懂礼数的。”侯三嘴角咧了咧,又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女人腔调,问黄宇道:“你这走尸人不好好在湘西待着,跑到这唐家庄作甚?”

听侯三说到“赱尸人”这三个字时,我脑中闷雷炸响,我早在很久之前,就听过这个离奇又有点荒唐的门派。这个门派每一代不超过三人,但个个都有通天之能,他们行事古怪,擅长驾驭、操纵死尸,也经常会为了修炼,做些刨人祖坟的勾当。所以尽管本事不小,但却一直不被名门正道放在眼里,甚至在很多道门中人眼里,走尸与邪派无异。

自从五十年前,最后一代赱尸人王瞎子在滇州被尸王扑死之后,走尸人这个门派就彻底消失了。半个世纪以来,他们只存在于老人口口相传的惊悚故事之中,甚至就连我都把他们看作离奇荒诞的乡土传说。

可眼前一切却由不得我不信,试问除了走尸人之外,谁还有手段镇压古墓中剩余的两具凶尸?

驾驭群尸、号令尸王,这本就是湘西走尸人得看家本领。

记得在年幼时,我的师傅就曾不止一次跟我讲起过湘西走尸这个门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阴阳地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阴阳地师目录 阴阳地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湘西走尸人

9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