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100章

亵玩?蓝亦辰惊讶的看着他,前面他说的又冷又美什么的都能接受,但是为什么只可远观了,自己有那么可怕?看了一眼被嫌弃丢开的手,蓝亦辰把手伸到他面前,晃了晃,“你要是想玩,我也是可以让你亵玩的。”

谁要玩你啊?嫌弃的拍开他的手,像是沾了什么脏东西似的,在衣服上擦了好几下。

“那有什么办法,只爱不恨?”沉默了好一会儿,蓝亦辰突然问道。

本来以为话题到此为止了,高洋看着他,眨眨眼。只爱不恨?他的意思是说只观不玩?那不就是看见美食不能吃,看见按钮不能按,看见雪花不能踩,看见小熊不能抱吗,这种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事他是怎么想到的?“臣妾做不到啊~!”

“朕的皇后一定能做到。”不知道高洋怎么会冒出一句电视剧里的台词,蓝亦辰微笑着看着他,并给予肯定和鼓励。

看见他在笑,高洋立马转头看向窗外。心想他今天怎么笑得跟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向日葵一样啊?高不会高冷路线走腻了,要改暖男风吧?那我不是无路可走了吗?而且,你的皇后也太强大了吧,是谁?拉出来,我要膜拜。

“呃……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为什么以前不笑啊?”看着窗外,高洋小声说道,要是他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或许自己当初就不会那让对他了,现在也不用这么惧怕了。

“没有让我想笑的事,也没有能让我笑的人。”

嗯嗯。原来是这样,“其实你不笑还好一点,毕竟年纪在那摆着,要是笑多了会有皱纹的!”这么一比,果然还是觉得面瘫更适合他。

高洋这话说得蓝亦辰不高兴了,怎么说自己也才二十几岁,什么叫年纪摆在那儿?而且他还一副‘我是为你好’的表情。蓝亦辰无奈的苦笑,“你说的话也让人又爱又恨,但我恨不起来。”所以你该学学怎么只爱不恨。

嘿嘿!我说得可都是大实话。

回到学校,正是学生中午放饭的时间,已经在外面吃饱了的高洋本想去超市买点吃的,当做给大明赔罪。可他刚踏进校门,就看见一人站在大路中央,半睁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校门方向。

那人一言不发,看到他过来,给了个眼神转身就走,许是和蓝亦辰接触多了,高洋多少能读懂这种无语言无表情的眼神,虽然不知道他找自己做什么,但还是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操场边的树荫下站定,背对着他的白越转身就给了他一拳。

突然的重击让高洋连连后退,口腔内瞬间充斥着一股咸咸的味道,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的动作,白越已经来到他面前又一重击落下,下手稳准狠毫不含糊,被激怒的高洋迅速还手抱以重击。

两人互不相让顿时扭打成一团,很快就被老师发现并逮了起来。

班主任气得浑身发抖,对于这帮臭小子,他不能打也不能罚,耐心教导他们又左耳进右耳出,尤其是这个高洋,完全不把老师放在眼里,他真的后悔当初拼了命的把这个麻烦留在自己班上。

尽管被骂得狗血淋头,但他俩就是闭口不言,将课本狠狠地摔在桌上,来到他们面前,“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打架?高洋,你先说。”

“看不顺眼。”低着脑袋,高洋随口说道。天知道白越发什么疯,突然就动手打人。

“你看谁顺眼啊?老师这么说你,你是不是也看我不顺眼?你是不是也想把我一起打了啊?”被高洋的话气得不行,班主任狠狠地戳着高洋的脑袋,“你说说你,成绩差我也不说你什么了,但你能不能稍微安生点儿啊,这么打架有意思吗?”

“开学才多久啊?你上课打完下课打,校内打完校外打,你到底想怎样?这里是学校不是武术馆,你要是想打架,你去别地儿行吗?你看看你把人白越打成什么样了,你自个说这次我该怎么处罚你吧?”

一直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实在受不了老师像个喇叭似的在耳边叽叽喳喳吵个不停,高洋忍无可忍,眼神凶恶得如同看到了杀父仇人般目露凶光,留下句‘随你处罚’就摔门而去。

经过操场旁的洗手池,高洋连着含了好几口水,才把嘴里的血吐干净。没想到那混蛋下手这么准,两次都打在同样的位置,要不是反应快一点,恐怕牙齿就不保了。

嘶……对着镜子轻轻碰了一下被打的地方,一阵钻心的疼,好像还冒了起来,这是要肿的节奏呀。高洋有点慌了,忙捧着凉水浇到脸上,等不再那么疼了之后才对着镜子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

24【宠妻狂魔】踏车而来

一口气憋在胸口,大明不住的咳嗽,白越把他扶到一边坐下,看他实在疼得厉害,脸色比刚才更冷了,冷眸之中寒光闪闪,身体周围似有一股无形的焰火在熊熊燃烧。

子墨看他认真起来,忙把高洋拦在了身后,摆出迎战的架势,瞬间小小的宿舍风起云涌,两股势力互相叫嚣水火不容,马上就要上演第一次宿舍大战。

刚刚被子墨那一脚,大明可谓是腹背受敌,眼看他们又要开战,咬着牙来到他俩中间硬拽着白越举起的拳头放下,有气无力道,“我说,就不能看在伤及我这个无辜的份上,可怜可怜我,别打了行吗?大家都是同学舍友,有什么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动脚的?”

隐隐的压下胸中那口闷气,听了高洋的话子墨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手放了下来。但对白越还是怒目而视,“姓白的,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会叫的狗不咬人,你这哑巴狗别他妈背后来阴的,看着洋洋落单就给我下黑手,有本事你冲我来。”

“跟你没关系,少在这狗拿耗子。”面无表情的盯着高洋,白越冷冷的说道。

狗拿耗子?哼,子墨一声冷笑,“你打别人,老子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但你今天打的是洋洋,老子就不能不管。”

呵!觉得子墨说话太过自我,白越不屑。

“白越同学,有人找你。”突然冒出的同学打断两人的争吵,白越甩都不甩他们一眼就朝外面走去。

碍事的家伙一走,高洋赶紧跑到子墨面前检查伤势,刚才看见白越打了他好几下,而且都很用力的样子,他现在肯定疼死了。“子墨?有没有伤到哪里?”

“这点小伤不碍事,倒是你……”子墨抓着高洋的手,一手捧着他的脸,心疼得要死,“快让我看看,牙齿还出血没?要不要去医院?你怎么那么傻?打不过他干嘛不跑?下次他再敢欺负你,你别硬撑,留着我来对付他,知道了没?”

第一次听到子墨用这么霸道的语气说出这么温柔的话,高洋觉得心里暖暖的,乖乖的点了点头。只是一旁的大明实在看不下去了,捂着胸口呜呼哀哉叫苦连天,“你们两个倒是过来关心关心我啊,我那一下撞得就像被胸口碎大石一样,你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太伤我的心了。”

“活该,谁让你到他后面去的。”子墨不耐烦的看着他,刚才要不是误伤了他,他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自傲清高目中无人的家伙。

大明是真觉得委屈,自己不是害怕事情闹大被老师发现又要去上政治课吗?怎么一个个的都不嫌事大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无声案证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无声案证目录 无声案证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