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又一名遇害者

第68章 又一名遇害者

满脸疑惑的看着青龙,神秘的朝厉哲眨了眨眼,青龙上前拍了拍傅松年的肩膀“傅松年。”

警惕的看着青龙,傅松年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桌面上摆放着的结婚照上,女孩依旧是笑的那么甜美动人。青龙看着傅松年,笑的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是安锦年却知道。青龙,开始对傅松年认真起来了。

“青龙,发现了什么?”

悄悄凑到青龙身边。

“安禹轩怀疑的不无道理,这俩人,绝对有问题。”看着同样黏在一起的傅松年和厉哲。刚刚他可是清楚的看到,傅松年眼眸中迸出的杀意,和放至腰间的手,那放在枪支上的手。

这个傅松年,不简单!

安锦年看着傅松年,青龙也看着傅松年,不过,也就几秒的时间,他便将目光又移至厉哲身上。

他对这个厉哲还是很感兴趣的,相对于傅松年,青龙对厉哲更有兴趣。因为他从厉哲身上看到了当初的谢逸安。

原本沉静的气氛,突然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打乱。厉哲满含歉意的看着众人,内心将给自己打电话那人骂了个遍了。

当看着屏幕上于曼曼那三个大字时,厉哲的内心是拒绝的。于曼曼一旦给自己打电话,就绝对没什么好事。

傅松年看着厉哲的表情,多少已经猜测出是谁打来的了。

“喂。”

“厉哲,告诉傅松年,赶快回来。”

“什么?”

“机票已经为你们买好了,你们今天就回来。”

说完,不给厉哲任何反驳的机会,挂了电话。

看着整个人愣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厉哲,傅松年走到厉哲身边。看着安锦年俩人,“抱歉,我俩先出去一下。”

青龙似笑非笑的看着俩人远去的背影。

“是不是觉得特像谢小逸。”

狠狠的踩在青龙的脚背上,安锦年瞪着青龙“像个鬼,小逸哥哥才没有那么挫呢!”

挫?这个小丫头片子又去哪儿学来的词。

不过……

“我说,下次踩的时候能不能把高跟鞋脱了在踩,没听过十指连心吗。”可怜巴巴的看着安锦年。

不过,安锦年的心却再也平静不下来。

真的像吗?

像!

只是,在怎么像,也只是性格相似,厉哲始终不是谢逸安。而谢逸安呢,始终成为了赵云飞的谢逸安。

“喂,如果动心要赶快啊,不然,就被别人抢走了。”

“你要死啊!”转身踢了青龙一脚。

“我说过,这辈子我只喜欢小逸哥哥!”说完,十分骄傲的抬了抬头。

而此刻,在外面被俩人所讨论的某人……

“于曼曼让我们俩今天就回去。”

看着傅松年的脸色,厉哲也开始虚了。

但其实,傅松年的脸色之所以变差,是因为。于曼曼能如此雷厉风行的让他们回去,那么也就是证明,他们前面负责的那个案件绝对出问题了!

可是,现在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跟这边说。

“怎么,于大队长让回去还考虑。”傅松年说完又走了进去。看着还在查案的俩人。

“于队长有事让我俩回去,接头人马上就来。”

而还在讨论着俩人的安锦年和青龙,俩人都愣住了。

“唉?唉!”

安锦年拉住想要离开的厉哲。

“安锦年。”青龙拉住安锦年。

厉哲满含歉意的看着安锦年,犹豫片刻后说道“这件案子还是有几个疑点的,安锦年,你多走访一下。”

俩人紧赶慢赶,还是赶上了当天最后一班飞机。

“又死人了。”

通宵赶回来的俩人,原本以为是他们负责的案件出问题了,谁知道,于曼曼会说出这么一句。

“所以?你把我们从那么远的地方召回来,就说这个。”傅松年很不理解。都说女人是不讲道理的生物,傅松年一直以为于曼曼会特殊点。毕竟,于曼曼是个不像女人的女人。

“黎辉和郝川已经过去了,你俩也赶快去吧。”

于曼曼靠在椅子上,疲惫的看着俩人。

死的人是市长儿子,厉哲想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工作上的对手。

“不对,你还记得我们负责的案件中,那个被改造的男孩吗?”傅松年否决了厉哲的猜想。

“你是说,是同一凶手所为?”

点头,“我也不是很确定,但绝不可能是仇杀这么简单。”其实傅松年也不是十分确定,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事情没仇杀那么简单。

死者二十三,还在就读本科,这次本来是学校放假。

但是死者全身并没有一处被改造的地方。也就是说,任何和上一名死者相同的地方,全都没有。

“喂,傅松年,你说,如果这次也是那个凶手所为。那他为什么只是单纯的将男子杀了呢?”黎辉看着傅松年,略有咄咄逼人的气势。

指着尸体“猜测啊。”

无语的看着傅松年,所以,到最后只是猜测吗?

死者的母亲坐在床边,红肿着一双眼看着众人。

“昨天夜里他说想吃我做的糖醋排骨,所以今天天还未亮我便起床去买菜了。回来做好就等他吃了,谁知道…谁知道。”说到伤心处,女人又哽咽起来。

松开紧捏的拳头,厉哲蹲在女人面前,将纸巾递给女人。

“我们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的。”坚定的模样令傅松年内心为之一动。曾几时,他也是这样的热血青年,曾信誓旦旦的像他人许下诺言。

但是,事情并没有朝他所期盼的那个方向发展。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女人听到厉哲的话,哭的越发凶狠起来。

不知是谁叹息一声,黎辉指挥着他的人搬运着尸体。

死者的致命伤是背部横插着的那把刀,而且还是一刀致命。厉哲蹲在地上,死者身边的床单已被鲜血染红。

“你儿子睡觉习惯趴着睡?”

“对,我儿子的确有趴着睡觉的习惯。我纠正过他好几次,可他就是不听。”女人回答了厉哲的问题。以前是因为害怕自家儿子趴着睡影响呼吸和心脏。但无论她怎么说,到最后,还是纠正不过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无声案证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无声案证目录 无声案证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章 又一名遇害者

9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