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第十五章[08.14]

V第十五章[08.14]

两人到了后院,在院墙和后罩房之间,盖着一个大木板子,天色已暗,董晚音看不出来他是何意,这板子看起来就像是用剩的废料,被工匠随意丢弃在此处罢了。

「这破板子是做何用的?」

「你翻开看看。」

她刚要弯腰下去,封驿手一拉,把人拉起来了,「罢了,我来吧,再割坏了你的手,白叫我心疼。」

他把板子拉开,是一个黑乎乎的圆洞,黑洞还不小,看起来可以装下他们两人了。

「这是什么?」

「这是我给你挖的密道,往后你想过来,只需从我们悦公候府走这百米不到的密道,便可到这里来找岳母大人了。」

董晚音心下一惊,这密道可不是容易挖的,虽不远,却是费时费力,他竟在这短短十来日就给挖出来了。

「这……可保险?不会塌了吧?」

「你只放心大胆走,已经做好加固防护,十万大军走过都不会塌。」

董晚音脸色凝重,「黑乎乎的,我不敢走呢。」

「夫人莫怕,我不怕黑,日后我便送你过来,你若想回去,在这里拉个铃,我便过来接你,如何?」

她将信将疑:「当真?」

封驿勾唇一笑,从她身后搂腰抱住她,「自然当真,黑乎乎我最喜爱了,特别是和夫人在一起黑乎乎……」

「相公,这密道在我们府里的出口在哪儿?」

「你猜猜看。」

「在我们屋里。」

封驿挑眉,有些意外,「你为何这样想?」

董晚音仰起脸蛋,不急不慢道:「如若不是在我们屋里,我突然冒出来可不把人吓坏了,几次下来,这还能算密道吗,所有人都知道了。」

封驿缓缓点头,撇嘴道:「你说的有道理,是我考虑疏忽了,应是挖到我们床下才好。」

她自动忽略他话里的调戏,心里很是好奇,「那你挖到哪里?」

「也算我们屋里,挖到了我的密室,这边我会修好,只能你一个人进,那一头也是要密匙才能打开,我密室本就挖有密窖,正好省事了,直接挖到那里。」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动作如此之快。

「你又密室又密窖的是想如何呢,莫不是藏了什么金银财宝在里头?」

封驿笑:「我母亲修建醉仙居之时,我才十五岁,满脑子都是新奇点子,不过是想要个人找不到我的地方,哪里知道成了亲真用着了,被夫人嫌弃,沦落到密室里睡去了。」

洞房花烛夜,他不过想逗逗她,最后人不但不理他,还说不管制他。

董晚音脸上荡起盈盈笑意,歪着脑袋看他,「我现在也嫌弃你,你为何不住那密室里去了呢!」

「天儿冷了,夫人再嫌弃我我也不能去了,我得给夫人暖身子……」

还未说完,董晚音抓着他的胳膊,扬起手来假意要打他了。

他缩着半个身子求饶:「夫人手下留情!待会儿我还要出门儿去见太子,要是让他知道你打我,他能笑我一年。」

董晚音停下手中的动作,天都黑了,要去也该动身了,这样冷的天气,早去早回才好。

「天儿这么冷,为何你们非得夜里见面呢?白日里就谈不了事情?」

封驿就势捉住她的手,「白日睡觉养足精神,夫人不知道?那怀烟楼是晚上了才热闹。」

她瞬间就沉下脸去,「那你赶紧去吧,怀烟楼少了你,如何能热闹得起来。」

「夫人今夜不陪我去了?」

「不去!」

封驿点头,「不去也罢,你也累了,在家里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

她心里又郁闷又不忍,要说累是挺累的,他和六喜应是比她还累,除了照顾她,他偶尔还要替换六喜赶马车,虽是如此,不给他去的话她也说不出口,她虽看得出来那沅芩和柳青青对他有情,他却一身磊落从未对她有何隐瞒。

「别骑马,还是坐马车去,外头天寒地冻的,早些回来才好。」

封驿应下,带着六喜出去了。

见了太子,把张铁原那边的进展一一禀报。

「李勤河帮了我们大忙,张铁原收的那部分赃款已经知道流向何处,刘定喜暗藏的还未用完的赃款藏得再好也无用了。」

「好!刘定喜虽没动作,却也被我查出了蛛丝马迹,只要他一动,银子马上可以找到。」

封驿眼前一亮,「那还等什么,漏一点风出去吓吓他,说不准他一急就动了。」

太子两指敲着桌木,缓缓摇头,「不可轻举妄动,动他容易,就怕皇上起了疑心,对你悦公侯府不利。」

封驿哂笑一声:「皇上年年都惦记着我家老祖宗,忠孝仁义,我只扳倒这刘定喜便罢了,不会因着这刘定喜就动我封家吧。」

「若只因着这刘定喜,是不会,只是现在……」太子翻起眼皮子瞥他一眼,冷言道:「你的仇人又多了。」

封驿无所谓般淡笑一声,扬眉问:「又多了谁?我好往我那本子里记上。」

太子撇嘴:「李冀。」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的支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求嫁纨裤 下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求嫁纨裤 下目录 求嫁纨裤 下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第十五章[08.14]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