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林秋风鏖战弱水川

第二百五十六章 林秋风鏖战弱水川

林秋风接到韦河的信函后顿时陷入目瞪口呆,就连花不谢也蒙圈了。

本来可以相互支援的,你跑到龙村去了,离我几千里,还要怎么配合?即使你全歼了张宗顺那一路,我林秋风的弱水川怎么办?没有你刘白衣的牵制,香北的二十万两香军和独孤秀那一路兵马齐齐来到弱水川,我这儿也是十分危急不是?这种行为不是兑子吗?这盘棋你兑的起吗?

林秋风毫不怀疑,独孤秀见音少山没有人,他会毫不犹豫的兵发弱水川,与香北的两香军东西夹击。现在的问题是,如果独孤秀进攻弱水川,自己是守不住的,原打算刘白衣在音少山缠住独孤秀,然后自己率兵出弱水川直奔音少山,将独孤秀消灭在音少山,却因为刘白衣弃地出击龙村而灰飞烟灭,现在的弱水川已经孤立无援。

东部,刘白衣走后,必然陷入东线作战,根本不可能回援自己,而西边是黔宁的周德旺,但是,逃往那里不但需要穿越道道山岭,更要横渡黔水河,那个让南王全军覆没的河流。

没有了刘白衣在音少山的牵制,弱水川的林秋风想突破东线进入香南基本上不可能。这时候林秋风十分想念龙择天,没有龙择天,天下的择天阁各自为战,好像一盘散沙,没有大局,没有统一部署,更别提第一次反围剿的轻松快意!

林秋风和花不谢商量,让刘白衣无论如何在回过头来,从独孤秀的背后打击敌人,让自己与刘白衣合兵一处与独孤秀决一死战,还有突围的希望。最多,放弃弱水川,到太平川躲起来。

但是,刘白衣已经音信皆无,林秋风只好放出鹰隼,死马当活马医。

林秋风能做的,就是在老河口做好布防,将自己多年积攒的火炮一股脑的堆到阵地上,殊死一战。

至于西向的二十万两香军,林秋风让花不谢组织二十万人马抵挡,最起码的要求是挡住,哪怕是几天,林秋风期待着刘白衣的醒悟,迅速掉头,袭击独孤秀的背后。

一切安排妥当,独孤秀的大军已然逼近老河口!

隐秘的火炮阵地赫然出现五十门巨型火炮,林秋风一声令下五十门火炮一起发射,五十道火焰带着撕裂空间的撕拉声扑向独孤秀的十八万大军。紧接着炮声惊天怒嚎,在人群中炸开,瞬间独孤秀大军被炮弹的炸裂和冲击波炸的七零八落。独孤秀迅速升空,打出信号令三军隐秘埋伏躲避炮火。炎无非看到独孤秀在空中,立即挥动长枪意图阻止独孤秀。独孤秀见是炎无非,说道:“没想到书院九不出世的教务总长都出世了,怎么?这是要阻止我?”。

炎无非也不废话,银色长枪舞动着光芒四射的枪花逼近独孤秀。独孤秀祭出戮仙剑,随意一挥,一道寒光顿时将枪花破开,浩荡剑气直奔炎无非头顶。炎无非大惊失色,银枪横抬招架戮仙剑。但是只是一瞬,银枪从中截断,剑刃来到炎无非顶门。炎无非心中没有恐惧,却感到死亡如此之近,闭眼等死,万事皆空。

独孤秀面含微笑,收敛剑气,改剑刃为剑身,轻轻拍在炎无非的顶门上。炎无非立即感觉头昏脑涨,虽闭着眼睛,但是眼前无数道金星如同烟花一般绽放,接着跌落尘埃,被择天军救走。

大炮一直在轰鸣,炮火气势威猛,烟火流溢天空,老河口外硝烟弥漫,尸体的烧焦味随着烟尘向极远处扩散。独孤秀预计,这一阵炮火之多持续十波左右,就会后续不济。果然,炮火越发变得零星,一会之后,大地不再震动,硝烟减小,只是尸体的烧焦味依然弥漫扩散,告诉人们,这里是惨烈无比的战场。

独孤秀并没有在意在这一阵炮火中有多少士兵死去,他在意的是,随后能有多少士兵随他冲锋。独孤秀发出冲锋信号,剑锋所指直冲老河口。独孤秀大军随即冲锋,黑压压的人群从宽至五里左右的方圆向弱水川踏进。之所以说是踏进,是因为前方无论是任何障碍物,哪怕是房屋祠堂,都被大军瞬间抹平,变成大道通衢。排山蹈海的人群目光坚毅,面色冷漠手持长枪箭弩盾牌迈着毫不凌乱的步伐向前。两侧的伏兵发射万道箭矢,却丝毫不能影响大军一路向前的速度,有同伴的尸体倒在身边,就从尸体上踏过去,哪怕这个时候只剩下十万人,这十万人依然不改方向,一路向前。

独孤秀满意的看着这支军队,信号旗一直不改方向,待到大军冲破伏击区,独孤秀祭出戮仙剑,向两侧山脉瞬间挥出上千剑,随着千到剑气轰击在两侧山崖,两侧高山像滑坡一样,如同大河奔流一般从两侧向老河口滑落。山倒,屋塌,大树、巨石,携带着泥沙将整个老河口及其万亩良田全部湮灭。千剑之威,如同沧海桑田,将这一带地形如换了人间,准确的说是化作地狱,令老天都震惊不已。

随着滑坡一同狼狈而下的是两侧的择天军。

十万伏兵,尽在泥沙滚石树木之中,不能自拔。

独孤秀的目光没有放在这些已然如被活埋一样的择天天军,正前方,林秋风的另外十万大军如同一张巨大的盾牌矗立在独孤秀大军前行的道路上。

此刻的形势是十万对十万,如果身后没有被活埋的择天军还能剩下一些的话,择天军在此处的人数仍然占有优势。

但是独孤秀大军有独孤秀!

没有言语也没有呐喊,双方对峙的大军突然互射箭矢,双方箭矢往来交错,带着风声,落在对方阵中,双方人成片倒地,但是双方队伍都保持着队形,一步不退。

独孤秀在空中默默地看着下面的局势,手中戮仙剑悄然举起,周围的空气顿时被抽空一般。林秋风见势不妙,率先带领自己的五十名剑客队伍迎着密集的箭雨向对面冲去,接着,后面的大军随即冲锋,只是几个呼吸,双方大军搅在一起,发生了混战。

独孤秀无可奈何的收起剑气,随即落在地面,朝着正在穿凿队伍的剑形突击队冲了过去。

林秋风手持宝剑带领剑客小队正面截住独孤秀,独孤秀随意几剑,沛然剑气劈向林秋风。林秋风神农剑法加上九阳神功,堂皇剑气不遑多让,与独孤秀正面碰撞。几声爆鸣,在两人之间炸响,如同炸弹当空而炸,一股浊浪气息将林秋风像风筝一样击出战场,飘向天空。而独孤秀也后退两步,脸上露出出乎意外的表情。

独孤秀只是楞了一下,随即剑气如虹,无差别对着身边的剑客小队发出致命一击。林秋风的五十名剑客小队被剑气击飞,残肢头颅纷纷飘升,一道道血线在空中织成一张血网,血网罩向大地,化作漫天血雨,落在地上,落在人的身上,大地悲歌,天空哀鸣,人间炼狱莫过于此。

空中的林秋风来不及调整呼吸,眼角淋漓的鲜血昭示着他已经发狂,空中转身,剑尖朝下,神农剑化作血剑,整个人身躯如同燃烧熊熊大火,破空而下,直奔独孤秀头顶。独孤秀也是一惊,知道这是林秋风燃烧精血悍不畏死的一击。连忙戮仙剑从下向上划过,一道剑光迎向血剑和那道燃烧的身躯,一声穿透云霄的巨响,燃烧的红影再一次飘升天空,而独孤秀双腿插进地面,直接没膝,长发飞散,面色殷红。

“居然让我受了点伤!”,独孤秀看着天空中的红影,微微点头:“很厉害,能修炼到如此地步,的确是人间极峰!”。

独孤秀不想再给这支择天军任何机会,手中戮仙剑一举,天地灵气急速向剑尖聚集,剑尖之上凝聚出一颗硕大的冰球,晶莹剔透,泛着五彩光华。独孤秀举着戮仙剑腾空而起,从空中将这颗五彩冰球轰然砸下。

“轰隆!轰隆!”。

现场中,随着两声巨响,硝烟散后,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屠杀和成片的尸体,两座宝塔凌空出现,重重砸在地上。

独孤秀的五彩冰球并没有炸开,反而被两座宝塔吸入。

独孤秀看着突如其来的两座宝塔,面露异色,他不确认是否龙择天这个时候会出现,所以并没有贸然对宝塔发起攻击。

他见识过宝塔的威力,说是第一防御神器一点不过。独孤秀静静地看着宝塔,有些担心又有些期待那道身影的出现,如今的独孤秀有足够的信心与龙择天一战。

塔顶,两位小正太戏谑的看着独孤秀,灵儿喊道:“独孤秀不是?”。

慧儿双手合什,眼眉低垂,道:“这话不通,独孤秀就是独孤秀,怎么会独孤秀不是?”。

吕尚出现,怀抱宝剑,衣炔飘飘,却没有出手的意思。

此刻,林秋风已经被带进玲珑宝塔,在第一层静养,连同炎无非。

“龙择天为何没来?”。独孤秀问道。

“你不是还有一路从东边进攻弱水川吗?他去了哪里!”,灵儿机灵,随意说道。

独孤秀有些奇怪,想不信,但是不敢保证龙择天是不是去了那里,如果龙择天真的去了那里,那一路必败无疑。

独孤秀有些丧气,但是,心中的骄傲令他不会如此认输,随即昂声说道:“既然他去了那里,那我就在这里把那里的损失补回来!”。

说着,混元金斗祭出,罩在宝塔之上,两座宝塔同时巨震,大有离地被吸入的趋势!

吕尚惊呼:“混元金斗!快将所有队伍放进塔内,跑!”。

“我靠,什么玩意?那不是马桶吗!这玩意要装我的宝塔!”,灵儿惊呼,慧儿也是大惊失色,“吕仙人,快挡住独孤秀!”。

吕尚剑气冲天,斩向独孤秀,独孤秀挥剑,立即战作一团!

慧儿和灵儿将地面还剩下的五六万残军一股脑吸入宝塔,然后驱动宝塔迅速向空中飞去!

吕尚一边与独孤秀对战,一边喊:“到弱水川择天阁总部!”。

吕尚见两位小正太逃远,随即抽身,向弱水川择天阁飞去。

独孤秀整合剩余的八万兵马随即追赶,现在独孤秀只有一种想法,若是龙择天果然在西部堵截西部的二十万军队,那二十万军队将面临万劫不复之境。

此时的弱水川择天阁总部,已经面临围攻,西路的独孤秀大军扔下五万具尸体后终于将弱水川择天阁包围,正在急攻,战况如火如荼。

吕尚和两位小正太悄然进入择天阁大院,立即将塔内剩余的几万人马放出,随即投入到守城战斗中。现在的对比是择天阁十五万兵马守城,对独孤秀的二十万大军攻城!

吕尚为炎无非和林秋风治好了伤势,二人立即投入到守城战斗中,这一仗,损失惨重,林秋风四十万择天军只剩下十五万。

林秋风心中感谢龙择天为自己留下的大阵,择天阁暂时平安。

但是,弱水川几百万民众被独孤秀的铁蹄一扫而过,战火遍地,硝烟四起,整个弱水川处于极度恐慌之中。

刘白衣怎么样?林秋风心中惶恐不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胜天传奇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胜天传奇目录 胜天传奇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六章 林秋风鏖战弱水川

9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