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 魔女与夜鸦

幕间 魔女与夜鸦

暗世界。

荒垠、死寂,灰败、凄凉,没有昼夜,没有色彩,没有活物,

放眼望去无比压抑的广袤大地,缓缓移动无尽沉重的漆黑天空,没有浪潮无穷水平的寂静海洋,

之前也说过,参加者是有阶级的,

而这就是参加者阶位达到B级之后可以来的地方...

——另一个世界。

不过事实上,几乎没有参加者会在达到B级就来这里,即使身处暗世界,会加快魔能体能的恢复实力明显提升,

但这里毕竟还是属于...

各类场景中那些编号怪物们的世界!

比起光是现实世界还有各种事情要做,参加者群体中基本上没有人会对暗世界感兴趣,

除了极少数的一部分。

因为...

在暗世界猎杀编号怪物,是除了夜器场景外唯一获得夜器的可能。

尽管没有场景中必定适合获胜者那样的完美,阶位也要根据猎杀的数量和质量,但已经足够吸引一部分追寻着力量的人们,

为此前往另一个世界。

然后慢慢摸索出踏入暗世界的规则,

【不要在城市范围进入暗世界】

像是某种程度的倒影,进入的位置与现实世界的地点对应,选择从有大规模人口聚居的城市进入,

迎接你的是被编号怪海塞满、黑暗末世般的绝望灾城。

中间不知道多少拥有能力设定、数以万计的编号怪物,以及可能存在足以统治它们的A级编号,

纽约、伦敦、东京....

世界前列的顶级都市在暗世界中,仍然是参加者的绝对禁区。

【不要在高空范围进入暗世界】

所有具备飞行能力的编号怪物,全都强大、敏捷、极度难缠,而越是强大,阶位越高,越是致命,

城市废墟不是A级编号唯一的摇篮,也不是它们一直会停留的所在。

【不要在海洋范围进入暗世界】

和现实中人类对大海探索极少一样,对暗世界中的海洋参加者们一无所知,那无穷水平的海面下究竟有什么,

没人知道,没人好奇,没人回来。

即使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迎来了A级大门的不断打开,

暗世界也仍旧是的神秘与未知。

参加者们只能遵守着这些规则,在一小个角落里小心翼翼的探索,祈祷着不要遇上游荡的强大编号,

能无视这些,也只有那些站在夜战世界顶峰的存在。

毕竟...

暗世界除了能获得夜器之外的‘用途’,就是被那些破坏力超出现实容许范畴的A级参加者,

当做战场!!!

高空上方黑光一闪,切奶油般轰然插入地面,在荒原上一瞬‘切’出密闭图形,磅礴的威能直接爆发,

漆黑嚎哭的深渊从地面呼啸轰隆的升起!

连地面一起蒸发,不知多少黑魔法凝结的恐怖力量,光是注视就让人精神扭曲,可以毁灭一座军事基地的范围,

该被冠以‘禁咒’的一击之中,银发的身影凭空一闪!

但她刚脱离而出的瞬间,

正下方荒原之上,黑暗淤泥的人型发出哀嚎,束缚、诅咒、迟缓、空间凝滞....十几种阻碍移动的能力生效!

戴着诡异微笑面具的小丑,凭空出现在她身后,餐刀朝着后颈无声扎去!

暗金花纹的礼服衣摆一甩,银发身影预知般躲开这一击的同时,

睁着黑眸的看到火焰轰隆的射来!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狂轰滥炸的黑紫火焰,如同跗骨之蛆连地面都能燃烧,而还未等火焰烟尘散尽,

漆黑的三头地狱犬就嘶吼的扑杀而去!

而就在这个瞬间,

第二个‘禁咒’准备完毕!

荒原之上漆黑扩张,以那道银发身影的所在为底面,黑暗化作实体的沉重抬起,美丽身躯半腐蚀的龙群蜂拥而下,

喷吐四散着黑紫吐息,阻止那道身影的逃离,

最后所有漆黑平面合拢成一个棺木牢笼般的黑色立方!

然后成百上千个繁复的魔法阵在其周围浮现,全都在同一瞬间喷射出黑色的尖刺,

将其贯穿的上演残酷处刑!

恐怖骇人的能力威势,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换做任何一个参加者,在目睹了这一幕之后,

估计都会认为那道银发身影必死无疑。

但是...

不合理、不成立、不正常、

从刚才那堪称绝杀的恐怖攻击中,如同上演不可能的逃生魔术,

那道银发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附近半空,佯装后怕的看了一眼那被千疮百孔的黑色立方,

然后准备彻底脱离。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

一道剑气长痕从高空笔直斩下,同时怨鬼森然的骨爪从地面抓出!

而且两名A级参加者埋伏的联手攻击还不是最后,

骸骨缠绕着锁链,披覆黑布仿若死神的黑影,高举着巨大的镰刀拦腰斩去!

而在这一切之下....

一个近千米的锯齿‘微笑’,张开地狱般深不见底的漆黑巨口!!!

四个A级强度的致命攻击同时出现,

这除了操纵这一切的主人,没人做得到的攻势,

让那道银发身影这一瞬也是黑眸流露出意外惊然。

然后从战斗开始,

波动最强的一次魔能碰撞爆发,

暗世界这片荒原之上席卷起了难以置信的能量风暴!

握着古朴仙剑的男人以及鬼气森然的女性,都是在光芒飓风中闪身后退,

下一秒,一个暗紫色的传送法阵亮起,

漆黑魔能形成的微型龙卷散去之后,发动了刚才这一系列恐怖攻击的存在显现身影!

古典黑裙上刻印着金色繁美的花纹,反差着暴露于空气中的苍白肌肤,不再披着黑布斗篷遮挡身形的如同盛装绽放,

握着镶嵌黑水晶的巨大魔杖,

魔女多出一分华美的妖冶容颜,睁着眼中繁盛的紫罗兰光晕,感知并未消失的气息,并不意外的低笑呢喃:

“果然...这样也没有用...”

而由于强大攻击所产生的能量风暴慢慢散尽,

“从京城开始,一直追了我半个多月,差不多可以放我离开了么,抽不出手去做想做的事,”

从那样恐怖的攻击中,依旧平安无事的银发身影看着她,黑眸无奈的轻声叹气:

“你这样我很困扰的。”

动辄数百米的庞大‘禁咒’,各种棘手特性的漆黑玩偶,以及数量繁杂的黑魔法与精神控制,加上时不时参与战局的强大‘媒介’,

这些一切,全都在精密的魔能控制下,交织成一场最恐怖的追击,

对于最古老的参加者,暗世界恢复加速的效果似乎格外出众。

更不得不提的是,

随着理智清醒和媒介收集,即使一个世纪的时间荒废,让很多人追上了她的脚步,

现在的她,也轻易的超越了曾经巅峰的状态。

“精神控制也没有效果,既不反击,也不防御,简直像是特地不让我接触你的魔能一样,抢走了我人偶的一部分力量,”

紫罗兰的光晕更加狂热绚烂,魔女微笑妖娆,声音魅惑。

“你到底是什么?”

“哎呀,哎呀,真让我伤心,竟然一见面就问这种问题,”

故作叹气,夜鸦眨了眨黑眸看着魔女神秘轻笑:

“你觉得我是什么?”

没等魔女开口,她就像是想起来一样的拍手,偏着头灵巧的转移话题微笑:

“还有真是好厉害的实力啊,不愧是活了那么久的魔女,话说回来...”

“你不把那个力量找回来么?”

魔女看着她,眼里燃烧的光晕没有波动,

对她口中所提到的那个东西,那个所有人都想要的东西,

没有半点的眷恋。

而似乎没注意到魔女的态度一样,夜鸦笑容感慨的看着她身后,那些时隐时现的漆黑玩偶,轻笑咏叹般的开口:

“傲慢失去傲慢,嫉妒失去嫉妒,暴怒不再暴怒,怠惰不复怠惰,”

“贪婪变成无欲,暴食厌倦进餐,色欲只剩冷淡。”

她看着拥有着这一切的魔女,眨着和方然一样的漆黑眼眸好奇问道:

“好不容易诞生的力量,永远的生命,连时间那种讨厌的东西也可以对抗,你难道不想要了么?”

听着眼前夜鸦这样的问题,魔女只是妖冶低笑的举起魔杖!

“那不是我的愿望。”

看着磅礴恐怖的攻击再一次交织而来!

银发之下黑眸闪动神采,脸庞上浮现炽热的笑容,话语里带上某种热切的期待,

“你会想的,你会重新想的,”

“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想再拿回那个力量的。”

“因为....”

夜鸦注视着魔女的身影,最后自言自语般的轻轻笑着:

“爱之于人,是种不死的愿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库洛牌的魔法使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库洛牌的魔法使 库洛牌的魔法使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幕间 魔女与夜鸦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