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69章 蛇缠绕了个蝴蝶结

69.第69章 蛇缠绕了个蝴蝶结

第69章蛇缠绕了个蝴蝶结

被猫毛捏的“小苏忱”极其可爱,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小苏忱”穿的衣服,竟然是他上初中的校服。

为什么小姐姐会知道他初中校服的款式?

他看向叶心欢,发现她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琥珀色的眼眸里,盛的是愉悦、欢喜,和丝丝他看不懂的情绪。

就好像,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偏偏他又觉得他该知道。

“小姐姐,和我是校友?”他歪歪头,疑惑道。

叶心欢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那到底是是还是不是啊?

叶心欢想了想,掏出一颗草莓奶糖,放在了他手里。

“啊……”苏忱盯着这颗奶糖,“是你吗?”

叶心欢刚点头,苏忱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突地亮起来,他兴奋的抓住叶心欢的手腕,另一只手比划着自己的脖子,“你有一条银色项链吗?”

银色……倒是有……

啊,不过,叶心欢没有吧……

然她又瞬间脸色变了变,手习惯性的抬起,空握了一条无形的吊坠,发觉这一动作的她又瞬间收回了手,看了一眼苏忱。

“怎么了?”她的声音微微有一丝颤抖。

“我中学运动会,有个人背我去了医务室!”苏忱努力回忆,“我只记得她姓名最后一个是欢,我当时晕着看不太清,只记得她戴着一条银色项链。”

“一直想报恩来着,但是以后再也没碰到过她……”

“是这个?”她紧了紧拳头,从空间拿出一条项链,项链很新,不似她曾经戴的那条。

“对!”苏忱重重点头,他记得最清楚了,就是这条项链!因为上面的吊坠太过独特,一条曼巴蛇紧紧地缠绕着自己,打了个……蝴蝶结。

叶心欢脸色却有些不好,似乎想到什么,她沉声道,“我有点事,先走了。”

苏忱愣了一下子,敏锐地察觉到她生气了,可送他去医务室的不就是小姐姐吗?为什么要这么很生气?

叶心欢确实很生气,确切说,是愤怒。

她极少有这种情绪,向来还没等她生气,对方已经身首异处,可当愤怒的对象变成叶流尘时,她却有些无能为力。

有的,只有暴躁、质问和怨恨。

“你不是说这是你亲手设计并定制,全宇宙只有一条吗?”

她狠狠将项链摔在叶流尘脸上,琥珀的眸里,燃起怒火,“那这是什么?”

叶流尘捡起项链,看着那熟悉的吊坠,顿了一顿。

“你想让他以为叶心欢是我?”叶心欢很快猜到了,眼里尽是失望。

到底是怎样的心机,竟然从很多年前就部署了这一切?

难怪当初明明苦求她接收项链后来又不肯让她再戴了,难怪苏忱对叶心欢死心塌地,竟然是因为——

叶流尘握紧项链,“没错。”

什么都没辩解,就这样坦然承认,他的眼神太过执着,像极了每次求她一起出去玩时的样子。

叶心欢一时之间无处撒气,愤怒噌到了头顶被猛地一浇,她狠狠看了一眼叶流尘,转身离去。

“绝交!”

叶流尘默默呢喃,“大不了我不第一个进游乐园了。”

叶心欢:!!!

“三分钟!”

叶心欢扔下三个字,气汹汹的走了。

叶流尘愣了愣,什么意思?

“绝交!”

“三分钟!”

绝交三分钟?

叶流尘眸孔鲜少的泛起晶亮,三分钟后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叶心欢身后,“三分钟到了~”

叶心欢觉得自己真是给自己找气受,掐了他一把,若非不是还有事求他,她早就一巴掌把他挥去南极洲了,“以后老实点,要是让他知道了救他的人是司徒欢——”

她压低声音,语气阴测暗骛,“我不介意让你当个冒牌‘天/阉之人’。”

反正他向来蝶过花丛不沾一片叶的,要是给他搞废了,大家说不定还真信他是天/阉之人了,哼~

“知道了知道了。”叶流尘揉揉被掐过的小肉肉,笑眯眯,“不过,那个进入你身体里的,会是谁?”

真是白白捡了个大便宜又可怜得很啊。

毕竟司徒家可是出了名的变态,这夺嫡的压力可不小,可别搞重度抑郁了,给欢欢丢人啊。

“你没问?”叶心欢狐疑看了他一眼,她以为这老变态早就知道了呢。

“试探过,不过她极其极其极其提防我,似乎是认识我。”叶流尘特意将极其俩字重复了三遍,以突出自己被嫌弃了内心很受伤,“你觉得会是谁?似乎功夫不错,不过离你差远了。”

“您老多变态谁不知道,要是被你知道换了壳子,她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叶心欢不以为意,“不过既然知道你,应该是圈内人。”

叶心欢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能,但她立马摇头。

因为她觉得那个可能……有点草蛋啊……

除非是老天闲得蛋疼,才会开那种玩笑吧。

“不用管是谁了,都不一定能在司徒家活下去。”叶心欢对于自己被占的躯壳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仿佛那不是她活了几十年的壳子,并且十分乐得其见司徒欢嗝屁。

嗝屁了,她就是真正的叶心欢了,就不怕苏忱以为司徒欢是救他的人啦~

此时,司徒基地的司徒欢,狠狠打了个喷嚏,默默抱住自己的D。

想大哥,想兄弟,想回家嘤嘤嘤——

出场率十分频繁并表示抗议的D:我要举报!你们涉嫌某种颜色!

接到举报的警察将D逮捕缉拿归案。

D:[黑人问号]???

——

苏忱被叶心欢扔下,站在原地捧着“小苏忱”有些发愣,一直觉得小姐姐有很多秘密,每次看到她离开的背影时,他总有种无助的挫败感,挠得他有些郁闷。

为什么,他成长得这么慢呢?

什么时候,能一直站在她身边呢?

肥猫小犹正舔着自己的小鱼干罐头,斜眼瞥到了暗自神伤的苏忱,摇了摇长尾巴,从桌子上一跃而下,围着苏忱的右脚转了一圈,蹭了蹭他脚腕。

苏忱蹲下来,抱起了小犹,小犹不由打起了呼噜,它记得这个男孩,以前经常喂它火腿肠的那个,虽然那火腿肠很廉价,跟现在相比简直是垃圾食品,但也维持了那时它濒死的生命。

他应该记得它吧?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胖成什么鬼样的小犹喵了一声。

“小猫,你说,她会喜欢我吗?”苏忱不知道小犹的心思,抱着它喃喃地讲着心里话,“她身边优秀的人好多啊,每个都比我厉害,而且还有我不知道的,例如什么小犹啊……”

“睡觉都喊小犹的名字,不会是小姐姐的初恋吧?”苏忱不由更郁闷了。

小犹:……

小犹:我要是她初恋,还不如当初饿死。

叶心欢:嗯?

小犹[瞬间而起的求生欲]:然后投胎成人追求你,嘿嘿嘿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末世之大佬人设满天飞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末世之大佬人设满天飞目录 末世之大佬人设满天飞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69.第69章 蛇缠绕了个蝴蝶结

6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