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邮票?猴票!

第9章 邮票?猴票!

今天是周日,大家辛苦了一周,今天都松松散散的。

“大海,把你的邮票给我拿一张来,我一会给你小勇叔叔回信。”早饭后,曹大厨叫住孙大海。

“曹爷爷,我那儿的邮票是集邮用的,一用就不好了。您要用邮票,我现在去买。”孙大海可不敢把自己的邮票,让曹大厨当普通邮票给用了,那会很心疼的。

没错,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庚申年(猴)票。

去年一月,刚刚重生的孙大海,正在懵逼中,发现马上要过春节了。在1980年的除夕,也就是2月15日,未来成为邮市晴雨表的主力品种《庚申年》猴票,将正式发行。

孙大海在回家的时候(他当时上幼儿园整托),小心翼翼地避开家人,打开小姑孙卫红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猪八戒造型的石膏存钱罐,清点他的全部积蓄。

一笔巨款,总计:2元6角2分。相比1980年人均收入以及自己7岁的年龄来说,的确算是很多了。孙大海点点头,然后……发愁了。

这才够买几张的?可孙大海既不敢告诉家人,又不太可能自己马上去挣钱。他心里这个愁呀:“难道说,如此简单易行又合理合法的挣钱方式,不适合我?”

孙大海看着床上摊放的钱,忽然想起这些钱的主要来源,不就是压岁钱嘛!马上就到春节了,肯定能有一笔压岁钱入账。而且,猴票是15号发行,卖了好长时间呢,又不会出现一大堆重生者和自己抢生意。

“等过完这个春节,收些压岁钱后,再买邮票去。”孙大海愉快地决定了。

1980年的春节,孙大海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不对,这样容易暴露真相,重新写)

1980年的春节,孙大海仿佛突然长大了。他彬彬有礼,玲珑乖巧,善解人意,获得小院中所有人的一致好评。尤其是他面对前来给家人(父母、奶奶、曹大厨夫妇)拜年的同事好友,更是热情洋溢、礼貌周到。在收获了无数赞扬的同时,也收入不菲,他做到了精神物质双丰收。

2元1角5分,这是孙大海春节期间走(努)亲(力)访(工)友(作)的收获。这很不错了,那时的压岁钱,基本上以5分钱为主,只有关系非常好的才会给1毛。

孙大海对这个时代人们的警惕性,深有了解。一个7岁小孩,要想一次买4块多钱的邮票,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春节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孙大海以帮幼儿园集邮小组代买邮票,但自己怕丢钱为由,将邻居梁晶晶和她姐姐梁莹莹哄来陪他一起,先去银行把零钱换整,然后进了邮局。

果不其然,即使是12岁的梁莹莹出面购买,依然被邮局收钱阿姨,用审视的目光盯了好一会。也许是梁莹莹胸前飘扬的红领巾,证明了身份,解除了怀疑,他们才得以顺利地交钱,取了小票。拿着小票,他们去柜台领邮票。

庚申猴票整版80张,横8竖10。同一版邮票,在以后卖出时,价格也是不一样的。整版邮票最贵,但孙大海不要,一是钱不够(整版80张要6块4),二来出手时会太扎眼;两行两列四枚连在一起的四方联邮票,价格其次,带白边并有印刷文字的,比只有白边的贵,不带白边的四方联,价格还要更低一些;单张邮票相对最便宜。

在孙大海连串儿的马屁和谄媚的笑容下,柜台阿姨满足了他的要求。一张新拿出来的整版猴票,被掏空了。中间的邮票,留给了后面的人,周围一圈14组四方联,共56枚,被孙大海顺利拿下。(平面概念不强的,或不懂白边意思的,请去度娘一张整版猴票图,自己看下。再解释就太水文了。)

前世的孙大海,也是个有学识、有追求的文学青年。饱读诗书的他,在某本都市重生文中看到,年仅5岁一重生小屁孩,在家乡的县城邮局中,买了百版猴票,从而挖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孙大海设想了一下文中描述的场景,顿时笑喷了。姑且不论发行量为500万枚,销售周期长达1年多的猴票,在一个县城邮局能否有100版(8000枚)新邮票的配额?也不计较100版猴票所需640元人民币,在当时是多大一笔款项(约等于政府部门一名实职正科的全年工资总和),更不考虑5岁小孩挥金如土大肆购物,是否会让读者笑场出戏,单说你购买数量远超自身正常消耗的商品,囤货居奇,就构成一个很有时代特色的罪名——投机倒把。真以为不敢专政了你?

孙大海拉梁家姐妹一起去,一是为了让年龄较大的梁莹莹出面买邮票,看起来更正常,二是三个人合伙买56张邮票,才不那么醒目。否则,一个人,即便是成年人,一次要买50张以上邮票,十有八九会被要求出示介绍信。

孙大海重生一年了,认真做地投资,只有这一项。因为家里真的不缺钱。孙卫国和李翠凤,十年特殊时期前的大学生,现在正是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时候,在各自单位均是处级干部了,月实际收入都在60元以上。曹大厨更是如此,而且因为工作性质,不仅收入高,自己吃得好,还经常能从农民那里低价买到肉蛋鱼虾拿回家,不用肉票的。两个奶奶是干部身份退休,工龄长,又都有全国劳模、三八红旗手等称号,享受好几项津贴。她俩的退休金加津贴,不比上班的三人低。两个姑姑上大学,这个年代的大学生,国家不光免学费,生活上还有补贴。有些经济条件不好的大学生,省吃俭用之下,从每月的补贴中还能挤出一部分支援家里。两姑姑不缺钱,家里有时顺手给点,让她们当零花钱用。说起来,现在家里,只有孙大海兄妹这两只米虫。再说了,这年头钱多了也没处花,物资匮乏,商品单一,什么都要凭票供应。

另外,孙大海心里还是有包袱的。重生回来的他,一直很小心地说话、做事。他担心两点:一是怕自己行为不当,导致历史进程发生重大改变,从而使自己失去对未来的了解;二是要隐藏自己重生的事实,不引起别人,尤其是某些部门的注意。两世为人的孙大海知道,有几条经过多年实践验证了的真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认真起来的某党,是无所不能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章 邮票?猴票!

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