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筒子楼之行

第13章 筒子楼之行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午睡醒来的孙大海,觉得浑身爽利。

孙大海伸了个懒腰,见身边的张国政还在熟睡,便悄悄下了床,穿好外衣和鞋,走出门去。

院子中,两位奶奶坐在阳光下正在小声地说话。孙大海走过去一听,原来她们在商量,准备为孙卫红和曹月这两个老姑娘介绍对象的事。

孙大海听明白了以后,立刻闪人。这种事他可不搀和。

孙大海进了厨房,从柜子中找出上午曹大厨煎过的黑鱼,从中拿出几块,大概有两斤,还有自己特意留出来的鱼皮、鱼鳞,开始忙乎起来。

过了一会,凉拌鱼皮、酥炸鱼鳞和红烧黑鱼块就新鲜出锅了。和中午略有区别,孙大海没做大蒜烧黑鱼,这个菜口味重,他怕李老师家吃不惯,所以就做了家常的红烧黑鱼块。孙大海把菜装进了四个饭盒中(红烧黑鱼块连汤带肉,装了两盒)。

张国政走了进来:“怎么又做上菜了?咱们什么时候走?”

“这就走,等我把饭盒装好。”

孙大海跟奶奶说了一声,要奶奶等张玉洁睡醒后告诉她一声,就让张国政骑着孙卫国放在院子里的自行车,自己抱着饭盒坐在后车架上,俩人出发了。

很快,他俩到了学校斜对面的区教育局宿舍楼下。

“国政哥,你等我一会。我很快就出来。”

“你有事就去办,我不急的。”

孙大海拿着饭盒,走进了宿舍楼。

这是去教育局为优秀教师提供的宿舍楼。楼高两层,楼道在中间,两侧是房间。每户都是一个小开间,有暖气,厕所和水房公用。在长长的楼道两端,采光、通风的窗户。楼道中堆满了各家的杂物,显得黑漆漆的。

这,就是七、八十年代有名的建筑——赫鲁晓夫楼,又称“筒子楼”。

孙大海上到二楼,小心地避开的楼道中的障碍物,走到了李老师家门口。

笃笃笃!

“哪位?”屋里传来了李老师的声音

“李老师,我是孙大海呀。”

“大海?”李老师打开了房门。

“李老师,下午好。”孙大海很有礼貌地献上了微笑。

“来,快进来。”李老师让进了孙大海。

孙大海走进房间。

房间很是方正,有十多平方,门对面就是窗户。房间里左右摆着一大一小两张床,一侧是煤气灶和煤气罐。,另一侧则是一张堆满书的书桌,两个人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好奇地看着他。

孙大海连忙一鞠躬,嘴里叫着“师公好,姐姐好。”

两个人都笑了。

师公站起来:“你好!‘师公’这个称谓,现在很少听到了。我姓周,你叫我周叔叔或者周大夫吧。”

“那我叫您周叔叔吧。”孙大海打蛇随棍上,开始套近乎。

“大海,你怎么来了?”李老师问。

“我表哥捞了鱼,上午送到我家。我试着做了几个菜,送来给您尝尝。您看,还是热乎的呢。”说着。孙大海把手中的饭盒,放在书桌上。

“谢谢你,你有心了。可我不能收你的东西呀。”李老师拒腐蚀永不沾,是个好同志。

“李老师,这是自家人打上来野生鱼,不花钱的。再说,这还是您的学生我,亲手做的,您怎么也要尝尝呀。”

孙大海打开饭盒,给李老师一家三口展示。“您看,这两盒是红烧黑鱼块,连汤带水的,没有多少肉。这是酥炸鱼鳞,那盒是凉拌鱼皮,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我是贪嘴,所以学着做出来,吃着玩的。”

“你还真会做饭呀。怪不得考试时,你说带张玉洁吃好的。”

“是么,我不记得了。”李老师记性可真好,孙大海自己都不记得了。“张玉洁也去吃了,现在撑得走不动路,和我妹在家睡觉呢。”

“这是鱼皮?看着麻飕飕的。鱼皮、鱼鳞也能吃?”周姐姐问。

“这是黑鱼的鱼皮,黑鱼身上是黑白纹,所以看起来麻飕飕的。不光鱼皮、鱼鳞能吃,其实只要会处理,鱼眼、鱼鳃、鱼骨都可以吃的。”

孙大海停顿了一下,开始带动话题:“姐姐你一会尝尝,真挺好吃的,我家人都觉得好吃。周叔叔是医生,这鱼皮和鱼鳞,应该是有营养的吧?”

周叔叔点头表示同意。

李老师看了丈夫和女儿对此的态度,对孙大海说:“那好吧,这次我就收下了。谢谢你,不过,下不为例。”

说着话,李老师转向周叔叔:“对了,老周,我以前听这孩子呼吸声不太正常,问他说是检查过,鼻腔有息肉,你给他看看?”

“成,等我给他检查一下。”周叔叔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额镜戴上,叫孙大海坐下,然后打开桌上的台灯,给他做了简单的检查。

“应该就是息肉,你们学校放假了吗?”周叔叔问。

“还没放假呢,不过已经考完试了,下周六放假。他怎么样?严重吗?”李老师关心地问。

“不是很严重,只不过为了防止它继续发展,如果发现了,一般情况就会做掉。你家里人知道吗?”

“知道的,那天李老师对我说完,我就告诉我妈妈了。我妈妈说随时都可以带我去做手术。”

“那成,明天吧,你叫你家人陪你去总院,到眼科找我,我再给你用仪器检查一下,没问题就住院做手术。别害怕,非常小的手术,住院3、4天就可以出院了。”

“眼科?”

“我们原来都是叫五官科,去年刚分了科,分成了眼科和耳鼻喉科。明天我帮你找耳鼻喉科的人看。你放心好了,都是过去一起工作的同事。还有,你明天早上别吃饭喝水,要抽血化验的。”

“谢谢周叔叔,那我和我妈明天去医院找您。李老师、周叔叔,还有姐姐,那我先走了。再见!“

张国政骑车带着孙大海回到家。

午睡的人都起来了。在小院里,曹月和张玉洁在比赛跳绳,拉拉队长兼队员孙圆圆同学,在旁边加油。

曹大厨也在院子里练功。这间院子里有棵香椿树,是曹大厨在73年栽下的,现在有小半米粗了。他前些日子不知道从哪里学的养生法子,用后背撞树。

孙大海一进院子,就听到“碰,碰,碰……”有节奏的撞击声。看着那香椿树,随着胖胖的曹大厨地撞击,一颤一颤的,孙大海都为之心疼。至于说,后背撞树能起到什么养生功效?算了,他开心就好~!

孙卫国俩口子也刚到家,他们带侄子侄女们买完东西,送他们上公交车后回来了。市区里有公交车路过钱家川村附近,最近的公交车站离村里2里路,非常方便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章 筒子楼之行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