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黄爷爷还真成了黄“爷爷”

第16章 黄爷爷还真成了黄“爷爷”

医院的晚餐时间到了。

送餐车到了门口,王护士帮俩人打了饭,端了进来。

孙大海看了看自己饭盒里的菜,叹了口气:“好清谈呀,中午就是这样,不下饭呀。”

王护士笑着说:“你明天要手术了,从现在开始,你最好不要吃口味太重的饭菜。”

“我们的小朋友提意见了?”金副主任走了进来。

“黄老。”金副主任先和黄老打了招呼,然后对孙大海说:“明天上午手术,你不要订早饭了。不用怕,这是个小手术,很快就能做完,中午你应该可以吃饭了,但最好订点面条或粥这样好消化的食物。小王,你明天早上提醒他,禁食禁水。”

“黄老,您感觉怎么样?”金副主任转向黄老。

“都挺好的,谢谢你。”

“今天先输液,从明天起,我给您开了鼻腔雾化,每天做两次,再加上口服药和输液。您看可以吗?”

“你是大夫,你决定吧。”

“那好,就先这样治疗。您有什么需要,请随时找我。”

……

吃过晚饭,一老一小两人继续聊天。可能是两人没有吃舒服的缘故,他俩的话题,从医院的饭菜开始了。

“医院饭菜清谈,是有道理的。许多病人的身体情况,不允许他们吃多油,多盐和多糖的食物,像得了高血压、糖尿病的人,尤其是心、脑血管有问题的人,更是要小心饮食。”

“黄爷爷,副食本上有定量的,普通人吃不到太多的油、盐和糖吧?”

“因为现在国家的产品还不丰富,以后随着经济体制改革,各种产品的产量,肯定会大大的增加,限制也会逐渐取消。但许多地方,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这是由于地区环境所造成的。其中有些习惯,其实并不好。比如沿海或河、湖附近居住的人,习惯腌制鱼虾,或把水产做酱。还有些炎热潮湿的地方,做腊肉、腊火腿,山区的猎户,习惯将吃不了的猎物,风干或熏制。还有全国各地都有的各种咸菜、泡菜。这些食物偶尔吃些没有问题,长期吃就对身体有损害了。甚至有的地方,在香油坊每年出油的日子,全村要吃“三香面”,就是香油和面,香油煮面,香油拌面,这吃下去对人能有什么好?对肠胃刺激太大了,许多人吃完都会拉稀。”

“黄爷爷,那是为什么呢?”

“要我说,说到底,那还是物产不够丰富造成的。人们为了不浪费食物,所以被迫采用各种可行的方法来处理,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山区的猎户,打到一头鹿,他会怎么办呢?他会把鹿的皮、骨和角茸留下,处理后卖给行脚商人或进城换钱。鹿肉全村一起吃,因为无法储存,肉很快就会腐烂变质的,如果有足够的盐和香料,还可以腌制,不足的话,只能风干或熏烤。再如果是夏季、雨季,那一天后,肉就不成了,只能丢掉。”

“那海边的渔民,经常说‘臭鱼烂虾,下饭冤家’,也是这个意思吧?”

“是的,要我说,应该是‘臭鱼烂虾,索命冤家’才对。海边人吃惯了,可能还不明显,内陆人去吃一次试试,上吐下泻都是轻的。”

“那黄爷爷您最喜欢吃什么呢?”

“我祖籍北河,从小跟随家人在首都长大,要说吃东西,我最喜欢鲁菜和东北菜。记得刚解放的那年,我们部队在广州休整,一待就是大半年,那里物产丰富,可我们指挥部的厨师水平不高,大锅菜没问题,但小炒就不成了。还是到下面部队检查工作时,才吃到过几回真正的美味,本想把那个厨师调到师部来,可惜人家转业了。”

“什么情况?”曹大厨刚走进来,听到了黄老后面说得话。他迫不及待地发问了:“请问,您是哪位?我们部队当时就是广州休整。”

“我姓黄,当年是二野四军团15军的副参谋长,你是?”黄老有些激动了。

曹大厨听到黄老的话,立刻立正,向黄老敬礼,并激动地说:“黄参谋长,我是原15军44师1团后勤处处长曹大厨,当时有接待任务时,都是我来掌勺。”

听到曹大厨的话,黄老激动之下,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孙大海赶忙上前扶住黄老,黄老的手背上,还带着输液的针头呢。

曹大厨走上两步,双手紧紧地握住了黄老的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好,好。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够遇到老战友。我记得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很有特点。当时就连秦军长他们,都夸奖你的手艺,还打趣说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绰号,你们团长是小孙吧,他说你的名字就是叫“曹大厨”,所以我们对你的名字,都印象深刻。”

曹大厨指了指孙大海,“黄参谋长,他就是孙承团长的孙子。”

黄老惊讶地张大了嘴,孙大海也被这戏剧性的巧合,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黄爷爷真的是黄“爷爷”呀。

黄老转头看着孙大海,急切地问:“大海,你是孙承的孙子?你爷爷呢?现在怎么样?”

孙大海神色一黯,说道:“我爷爷在64年因公殉职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爷爷。”不得不说,孙大海两世为人,却从未见过爷爷,这是他人生中的一大遗憾。

黄老愣住了。

“小孙,他才多大,就……”

“他是在危房抢修中牺牲的,被追封为烈士。首长,他没有辱没咱们二野军人的名声。他是好样的。”曹大厨说到孙承,语气悲伤却又铿锵有力。

黄老沉默了一会,他拍了拍孙大海的肩膀,说:“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孩子,以后,你就叫我‘爷爷’吧。”

孙大海明白黄老的意思,他叫了声“爷爷”,眼圈一红,流出了泪水。

曹大厨挽扶着黄老,让他坐在床上,陪着黄老,谈起彼此后来的经历。

说起来,黄老还是曹月的学长呢。1929年,黄老进了国立北平大学农学院——即华夏农业大学的前身,就读农学专业。在校期间,他受进步青年的影响,加入了党组织。毕业后,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志一起,辗转前往中央根据地,投身革命,并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解放后,他遵照组织的要求,离开部队,前往农业部工作,十年特殊时期前,他已经是农业部的副部长了。

在黄老和曹大厨交流的时候,机关事务管理局的那两位同志,也来看望黄老了。他见黄老他们正在忆往昔峥嵘岁月,也不打扰,就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在后来他们随意闲聊的时候,也适时地参与了谈论。

在谈古论今中,时间过得飞快。

王护士走进病房,她很委婉地把人都撵走了。

病房清静下来,黄老和孙大海今天在情绪上都有很大的波动,两人互道晚安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话。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章 黄爷爷还真成了黄“爷爷”

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