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忆往昔,岁月愁

第1章 忆往昔,岁月愁

午后暖暖的冬日,透过晴朗的天空,映照着万物,就连原本应凛冽的北风,似乎都被印上一丝懒洋洋的气息。这是1981年1月17日的下午,懒懒的风,穿过了首都第一实验小学的操场,轻轻地敲打着一年级二班教室的玻璃窗。

透过紧紧关闭的窗户,可以看到里面正在进行着一年级第一学期的期末数学考试。二班的小同学们,或抓耳挠腮,冥思苦想;或胸有成竹,奋笔疾书。在唰唰的落笔声中,忽然从教室最后的角落里,传来阵阵有节奏的鼾声。随着声音越来越响,声波逐渐扩散到了整间教室。

教室前面的讲台旁边,正在监考的林燕华老师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手的报纸站起来,向声音的来源走了过去。好几个小同学都捂着嘴笑了起来,团结、紧张、严肃的考场,气氛顿时活泼了起来。

张玉洁已经答完了所有的题目,正在检查考卷。她发现林老师走了过来,赶紧用胳膊肘顶了几下趴在桌上睡觉的同桌孙大海。刚刚睡熟就被打断的孙大海,不满地哼了一声,身子向旁边挪了挪,想继续睡。低头假装写卷子的张玉洁,看老师马上就要走了过来,而孙大海还在睡,着急中又使劲顶了孙大海一下。孙大海这下睡不下去了,他迷迷糊糊地说:“小洁子,别闹,放学哥带你吃好的去。”

“哈哈哈~!”再也忍俊不住的同学们哄堂大笑。满脸通红的张玉洁被羞得趴在桌上,象鸵鸟似的把脸埋在双臂中。走过来的林老师敲了敲孙大海的课桌。孙大海茫然地抬起头“老师,放学了?”“对,放学了。”林老师没好气地说道,“我们都等你请客吃东西呢。”同学们又是一阵大笑。“好了,好了,都认真考试,做完的好好检查一下。”林老师对同学们说完,回头看着孙大海,“考完试跟我去办公室。”“哦。”孙大海无精打采地回答了一声。

学校组织所有年级同时进行期末考试,因为低年级考试时间是一个小时,高年级是一个半小时,为了不影响高年级同学的考试,所以统一开考和结束时间,不能提前交卷。被警告了的孙大海,没法继续睡觉了。他用手支着脑袋,无聊地望着窗外,想着自己的心事。

孙大海今年7岁半了,姑且就这样说吧。因为,曾经40多岁的他,赶了一次时髦,莫名其妙的于1年前重生,回到了童年的自己身上。所以,他的年龄,要想准确表达出来就比较复杂了。当时,还在上幼儿园的孙大海,用了足足一个星期,才偷偷地搞清楚,原来自己重生了,既不是在异界,也不是在平行世界。作为一个40多岁的普通人来说,对自己生活过的社会,还是充满敬畏的。如果被别人发现,那他是被当作妖怪杀掉呢,还是被当作试验品,切片研究?孙大海心里怕怕的。“打死你,我也不说!”孙大海决定,永远不对任何人泄露重生这个秘密。好在当时的孙大海,正在上幼儿园整托,周六下午他被父母接回家,周一早上再送到幼儿园,和熟悉的人接触的时间比较短,等于给他了一个适应期。孙大海不敢多说多做,小心翼翼地过了好长时间,才渐渐地融入到现实中,减少了真相被发现的可能。

孙大海认为自己是被动重生的,因为他既没有遭雷劈、车祸、溺水、火烧、电击,也没有重病垂死、烂醉一场,莫名其妙就回到了1980年初。无奈认命的孙大海开始考虑今世,他深信“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这句话的道理。通过回忆,他认真地总结了前世自己人生经历中的成功与失败,吸取经验教训,希望能帮助自己,更好地活出这一生。

孙大海祖上几代都是首都人,家中有房有积蓄。爷爷和奶奶都是党员,并参加了抗倭战争和解放战争,为革命事业做出了贡献。爷爷奶奶分别于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去世了。父亲孙卫国和母亲李翠凤,是毕业于十年特殊时期之前的大学生,国家干部,在中建公司和国家青年报社工作。学生时期的孙大海,自己也妥妥的是一枚学霸,最终从人民大学金融系毕业,走入社会。

可惜从这个时候起,一贯顺风顺水的孙大海,却仿佛失去了命运的青睐。在毕业分配选择中(当时大学毕业生的工作可以由国家分配,也可以自己选择就业单位。)他没有接受国家人民银行以及几家外资银行的工作邀请,不顾家人的劝阻,选择进入了一家地方国有集团公司下属的期货公司,希望在期货这个风险性极大的行业中做出成绩。

结果事与愿违,在他进入公司后不到3年,公司发生了许多重大的变化,合并重组,股份制改造,管理层变动,在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MBO运作后,原来邀请孙大海加入的期货公司总经理被扫地出门,黯然离开了公司。新任总经理上台之后,大举进行人员变动,任用自己带来的人,重新划分权责与利益。而通过努力,刚刚晋升为业务部副经理的孙大海,则成为某些人上升通道中的拦路石。斗争无处不在,三两回合过后,一介只有满腔热情的职场新丁孙大海,惨败给了那个不懂业务,却深谙办公室政治的对手。最终,拒绝了亲友帮助的孙大海,愤然提交了辞职申请,带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豪迈,提走档案离开体制,从此跨进了茫茫商海。

在此以后,孙大海开始了在投资领域里流浪打工的生涯。他先后在不同的公司里,做过操盘手、技术分析、客户服务等多个工作,在股票、期货、外汇这些投资领域打拼多年,成功过,失败过,笑过,哭过,直到重生。

事业失败的孙大海,同时还是个失败的情场老手——1年级小同学孙大海的评价。为什么这样说呢?是因为他交过许多个女朋友,却从没有好好地谈过恋爱。

从中学到大学,孙大海有过多次恋爱经历,可惜他只敢暗恋,却不敢开口表达,所以都成了单相思。毕业工作时的他,风华正茂,心比天高,总认为下一个出现的女孩才是最好,结果就等到了他辞职下海。下海后他努力打拼,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盯外盘要日夜颠倒,做行情要长时间封闭管理,工作紧张压力大,晃晃荡荡的就到了四十。到了不惑之年,孙大海也想明白了,总不能这辈子就这样一个人过下去吧,也别太挑剔了,找个凑合的过日子吧。结果刚找了个差不多的,才发展到吃饭聊天的程度,他就重生了。

7岁的小学生孙大海,对40岁的单身打工仔孙大海表达了深深地鄙视。“前世的我,实在是太失败了,还好有了这次重生的机会,可以重新来过。虽然重生没有给我金手指,没有特殊能力,没有随身系统,但我拥有最大的财富,就是未来30多年的记忆。”孙大海举起左手,大拇指和小拇指收拢,另外三指伸直,与眉齐平,在心里发誓:“既然重生了,我就要换一种活法,轻轻松松的重新活一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忆往昔,岁月愁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