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吾当一日三省吾身

第19章 吾当一日三省吾身

周六上午,孙大海出院了。

在出院前,孙大海陪着黄老换了病房,顺便认认道,因为以后,他还要来给黄老送午饭呢。黄老不愿意麻烦他们,本来说不用再送饭了。结果在孙大海强烈反对下,折中为每天只送午饭。

姜秀萍来接他出院,顺便把给黄老的午饭带了过来。在和医生护士挥手告别以后,孙大海离开医院,回到了家。

还是家里舒服呀!

孙大海正打算着吃完午饭,美美地睡上一觉,结果计划流产了。参加完学校活动的张玉洁,趾高气扬地领着小伙伴们,前来看望刚刚出院的孙大海了。之后没多久,梁莹莹和梁晶晶姐妹,以及张国政,也都来了。

得,什么也别想了。苦命的孙大海,只好亲自下厨做饭,伺候这群少爷小姐们。

孙大海拿了钱和肉票,叫张国政去副食店买肉,自己动手和面。剩下的人也别闲着。洗香菜、削萝卜、打酱、剥蒜,大家被孙大海支使得团团转。

很快,热腾腾的炸酱就新鲜出锅了。人多,锅小,所以只能分批吃面。饭后收拾完,大家开始屋里屋外一通乱玩,什么扑克牌、跳棋、皮球、沙包,更气人的是,张玉洁居然随身带来了皮筋,拉着王欢和梁晶晶玩了起来。

今天开始放寒假了,大家都尽情地发泄着。两个奶奶也不管他们,只是在一边笑着看他们玩。

下午4点多,孙大海把他们都赶走了,一会天黑下来,他们家里该着急了。

晚饭的时候,全家都到齐了。曹大厨今年年底退休,现在正培养副手准备接他的班,所以晚上也正常下班回家,不用等饭店关门。在吃饭前,孙卫国宣布了两个好消息:一个是在沪城上学的孙卫红来信,下周回家;另一个是已经两年失去联系的孙卫民,终于来信了,他说已经随部队撤到四川,休整三个月后,便可以回家了。

这事没人提,孙大海都忘了。

1979年年初,孙大海重生回来的整整一年前,孙卫民突然来信,说部队可能要执行任务,根据保密条例,今后一段时间,会执行信息缄默,无法通信,要家里不用为他担心。家里一开始不觉得什么,因为军校毕业的孙卫民,那时已经是营长了,他们经常有拉练或其它什么活动时,不能发消息回来。

他们没有想到,接到孙卫民来信后不久,在2月14日,中央向全国公开下达了准备开始自卫还击作战的通知,并下令全军进入一级战备。

家人这才知道孙卫民来信的原因,不过此时,战争已经爆发,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只能盼望孙卫民吉人天相,在杀敌立功的同时,能全须全影的回来。

在3月16日,我军胜利回师后,孙卫民还是没有消息,家人着急了,四下打听消息。后来,姜秀萍通过她从前的一位战友,联系到她现为首都军区军官的儿子,请他帮忙分析了一下情况,得到了一个比较权威的解读。战争双方正在前线对峙,而孙卫民此时没有消息,并不是坏事,很可能他的部队不是第一批次上战场的。其他人从各个方面得到的消息,也征实了这个说法。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保持沉默。

重生的孙大海,当然知道孙卫民此时的情况,他不仅没有危险,反而多次立功,部队轮换撤下来后,还因此升官了。所以孙大海自然是毫不在意。直到今天,孙卫国说到孙卫民的来信时,他才想起,自己的叔叔在此之前,对家人来讲,还一直是身处险境,生死未卜呢。

当夜,躺在床上的孙大海在心里反思自己。重生后的他,在对家人的态度上,关心不够,有些懈怠。就拿叔叔这件事来说,因为自己知道结果,所以平时就能不管不顾吗?还有上大学的姑姑,姥爷、姥姥他们……

我知道情况,但别人并不知道我知道,他们看我,会不会以为我是天性凉薄的人呢?再联想到自己对小伙伴们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还隐约有种凌驾于人上的感觉,像张玉洁,她一辈子就是这样一个迷迷糊糊、大大咧咧的女孩,但她一直是自己的小跟班、小迷妹。我现在对她的态度,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

孙大海细思极恐,出了一身冷汗。我可不想变成一个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我重生回来,是要和家人朋友,一起快快乐乐享受生活的。我要改变自己现在对生活的态度,不能因熟悉而漠然,要将激情投入到生活中来。

……

第二天,在饭堂吃早饭的时候,家人隐约感觉,晨练回来的孙大海,似乎有了什么不同。

早饭结束,在带领孙圆圆骚扰了睡懒觉的曹月后,他们兄妹俩为了躲避曹月的追杀,跑出了院子。

孙大海和妹妹去了邻居梁晶晶家。昨天梁晶晶说她家腌的腊八蒜已经绿了,她爸爸叫孙大海去拿一罐(用空的玻璃罐头瓶存放),还说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他和孙圆圆。现在正好有空,孙大海便带着妹妹去了。

梁叔叔两口子都是铁路上的职工。梁叔叔是火车司机,梁阿姨是乘务员。两人结婚有了大女儿梁莹莹后,就不能两人都去跟车了。于是现在梁阿姨在首都火车站做售票员。

可能是因为自己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吧,梁叔叔很喜欢孙大海,出车回来,经常给他带点地方特产,这在当时可是很珍贵的礼物。

兄妹俩到了梁家,也没有空手,孙大海从家里拿了一罐自家腌制的泡菜。和梁叔叔梁阿姨打过招呼后,就被一脸神秘的梁家姐妹拉到一边。地下放着一个脸盆,里面有四只小乌龟。

孙圆圆欢呼一声,冲上去就抓起了一只。小乌龟吓得立刻缩进了壳里。

梁莹莹在一边为孙家兄妹做科普:“这叫草龟,也叫金钱龟,是我爸爸的朋友送的,这种龟个不大,很温顺,很好养的。我爸说了,咱们四个人,一人一只。我和晶晶是姐姐,所以你们俩先挑吧。”

孙大海看了看,这可怎么挑呀?四只小乌龟,长得都差不多,大小也一样,都是壳长4、5公分。你们真以为重生者是全能的?

算了,选择权交给了孙圆圆。小姑娘接过了这个光荣和艰巨的任务,愁眉苦脸地看了半天,最后一闭眼,随手抓了两只。

孙圆圆一刻也待不住了,她生怕小乌龟离开水会难受。孙大海只好谢过了梁叔叔,拿着梁晶晶递过来的腊八蒜,就跟着妹妹,匆匆跑回了家。

一进院子,正在院子里转悠的曹月,看见他俩,马上张牙舞爪地扑上来。孙圆圆大叫一声“停”,伸出手,让曹月看到手里的小乌龟。这时的孙圆圆,鼻孔朝天,一脸的骄傲。

曹月立刻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她和孙圆圆躲在一边,小声地嘀咕着。她对孙圆圆一会怒目威胁,一会低声哀求,那表情丰富的,足以当上影后。

前世的一幕又将重现。孙大海今生的乌龟抚养权,再次被小月姑姑无情地剥夺了。而好心的妹妹,则允许可怜的孙大海,和自己共同抚养另一只乌龟。

果不其然,带着一脸气愤和无奈的孙圆圆,噘着嘴,交出了一只乌龟,曹月接过去,大呼小叫地找盆去了。

孙圆圆低头走到孙大海身边,小声地解释,敌人太强大,自己无法抗拒。同时保证和哥哥分享养龟的乐趣。

孙大海满脸的委屈,心里却在想,是不是在自己今后的生活中,应该更多地出现一点变数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章 吾当一日三省吾身

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