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今日照我还

第22章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今日照我还

1981年1月28日,星期三,下午,离家18年的曹勇,乘飞机抵达首都机场。并跟随前来接机的孙卫国、曹月和孙大海,回到了他们在和平门,临时居住了十几年的院子。

院子里,身穿新衣的曹大厨,心神不安地走来走去,不时抬头看向大门。姜秀萍和李翠凤则扶着郑子芸,不住安慰她说:“他们很快就到了,你别着急。”孙卫红带着特意被接回家孙圆圆,早早的就跑到胡同口等候去了。

院子外传来了隐约的说话声。曹大厨不再走动,他站直了身子,眼睛死死地盯住大门。

门,开了。

孙圆圆抢先跑了进来。她大声叫着:“小勇叔叔回来了,小勇叔叔回来了!”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激动的。

听到孙圆圆的叫声,曹大厨长出了一口气,他不由得感到一阵晕眩。好在孙圆圆这时跑了过来,抱住他的手,他才借此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孙卫国、孙卫红手里拎着包,在前面引路,并将大门完全打开。一个身穿西装,外套大衣,带着眼镜的斯文男子,一手拉着曹月,另一手拉着孙大海,跨过门槛,走了进来。

曹大厨没有说话,他嘴唇微微颤抖,眼圈红润,站在院子中央。郑子芸和姜秀萍早已泪流满面,被李翠凤搀扶着站在侧边。

曹勇放开拉着妹妹和孙大海的手,他抢上几步,到了距离曹大厨三四步的位置,“扑通”一下,直挺挺地跪倒在地。

“爸爸,我回来了。儿子不孝,父母健在,却离家18年。今天,儿子回来了,愿从此膝前尽孝,侍奉两老。”一开始,他还言语清晰,说到后面,已是哽咽难言。

曹勇说完,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放在一边,然后对着曹大厨,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等曹勇磕完头,曹大厨用颤抖的声音说:“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郑子芸这时,已经扑上去抱住了儿子,号啕大哭起来。

曹大厨走上一步,想扶起妻子和儿子,却是双手无力。

曹勇伸手抱住曹大厨,另一只手抱住妈妈郑子芸,早已忍耐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

看着曹勇长大的姜秀萍和李翠凤,也已经热泪盈眶。

故作坚强的曹月,梗着脖子,使劲睁大眼睛,看着墙角,却被失声痛哭的孙卫红紧紧抱住,一下子,自己的眼泪就喷涌出来。

……

过来好大一会儿,大家的情绪才逐渐平稳下来。

曹大厨干咳一声,故作威严地说:“好了,一家人久别重逢,是高兴的事,哭什么哭呀。”

曹大厨刚说完,却感觉衣袖被人拽住。他低头一看,孙圆圆正举着自己的手绢,嘴里还说:“曹爷爷,你的脸上,还有眼泪呢,给你擦擦。幼儿园阿姨说过,爱哭不是好孩子。”

院子里伤心的气氛被一扫而空。

孙卫国开始张罗:“曹叔,小勇远道回来,先让他擦把脸,喝口水,休息一会。你们一家人,也好好聊聊。”

曹大厨点了点头,说:“成,但先办一件事。嫂子,您把哥的照片,请出来。子芸,你去把香拿来。”

他亲手搬了一张方桌,摆在院子中间,然后将姜秀萍请出的孙承遗像摆在桌上,并拿出瓜果、点心,摆盘。郑子芸也取出了香和香炉。

曹勇连忙脱去大衣,先和姜秀萍和李翠凤见过礼,而后在孙卫国的带领下,去厨房净手。

随后,曹勇跪拜在孙承像前,他回想了孙叔叔生前的点点滴滴,然后诚心诚意地奉上三柱香,并在心中默念,孙叔对自己和曹家的恩情莫敢或忘;愿孙叔在天之灵安息;愿曹、孙两家世代友好……曹勇的额头,再一次重重地落在地上。

姜秀萍和孙卫国,带着孙大海,在供桌一旁,以家属身份,替先人向曹勇还礼。

祭奠过后,大家动手收拾好院子,然后都进了饭堂。没有办法,在这院子里,违章建筑饭堂才是面积最大的房间。现在两家人老少加起来有十口,其他屋都坐不下的。

郑子芸为儿子端上自己亲手做的糖水荷包蛋,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打听到的这个习俗。不过,谁会在意呢?大家看到的,不是一碗荷包蛋,而是碗里都装不下的那浓浓的爱子之心。

曹勇将荷包蛋连汤带水,大口吞下。然后抱着孙圆圆,和大家互相说起自他离家后,发生的各种事情。首都的家里与曹勇在香江发生的重要事情,双方都通过从未间断的书信往来,早已知晓。(感谢负责中转工作的偷渡惯犯三舅姥爷,和后来接替他工作的舅舅与表哥。)但书信中写事情,多少会有些交代不清,现在人都在一起,自然可以畅所欲言。

大人在聊着,孙圆圆左瞅瞅,右瞧瞧,很是开心。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抬起头,天真地问:“小勇叔叔,婶子怎么没有来?她也被关禁闭了吗?”

听到这话的郑子芸也想到这个事,她立刻打断正要说话的儿子,急切地问:“对呀,我问你,我的儿媳妇呢?你信中不是说,她要和你一起回来吗?怎么没有来?是她不喜欢大陆,还是你们闹矛盾了?”

孙圆圆的话,也提醒了别人。大家齐唰唰地看着曹勇,等他的回答。

曹勇幸福地笑了,他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媳妇丽萨,中文名叫任家丽,被医生确诊,已经怀孕两个多了。”

不等大家追问,曹勇继续说:“上周,我们已经订好了回首都的机票。我们俩在家正商量,准备带什么礼物回来的时候,她突然干呕起来,看起来很严重。我就赶紧开车送她去了医院,在检查后,就知道了这个好消息。不过,可能是到了年底,她工作比较忙的原因,医生说,她身体有点虚弱,需要卧床静养几天,而且现在是胎儿容易流产的阶段,不建议长途飞行。所以,我回来之前,把她送回她父母家休养去了。她还要我向爸爸妈妈道歉,说这次不能回来,陪二老过年了。”

原来如此,孙大海抢先向小勇叔叔,以及曹大厨夫妇道喜。曹大厨老怀弥慰,欣喜若狂,笑得合不拢嘴。

当天晚上,孙、曹两家齐聚,在华北楼饭庄二楼的包厢中,为归家游子曹勇,接风洗尘。当然,钱是要付的,曹大厨不屑占这点便宜。

酒不醉人人自醉。

晚饭时,双喜临门的曹大厨夫妇,不多时已然微醺,回家后很快就幸福地入睡了。

孙卫国、李翠凤和曹月,在饭堂里忙乎,帮着拼桌,铺被褥,调煤炉。今后几天,曹勇每晚将睡在这里。这不,从下午起,特意安放在饭堂的煤炉,把饭堂里变得暖暖和和的。孙大海自告奋勇,请求陪叔叔一起住,获得了大家地批准和一致表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今日照我还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