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又说漏嘴了

第24章 又说漏嘴了

“我回来前,在香江的一些高层次聚会上,也听到了有关于谈判的一些说法。”曹勇说。

“明年,距离香江租约到期还剩下15年,很有可能双方先谈判,确定各自的立场和底线,然后看是接着谈,还是准备打。”孙卫国也认同了孙大海的话。

孙大海见两人都认可了自己的话,心里长出了一口气。这背锅侠的档次一高,权威性立马就提高了许多。这要是自己随便扯出个同学家长来,恐怕他俩没那么容易相信。

既然大前提他们已经认可,那后面就简单了,可以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走下去。

“那要是这样,黄爷爷说的,关于香江股市、楼市会被抛售,是什么意思呢?我不太懂,是舅爷判断的,会继续涨吗?”8岁的孙大海,可以有十几岁孩子的智商,但不能有二十几岁青年的分析能力。所以,他习惯性地开始装傻。

孙卫国是计划经济体制下长大的,不明白在自由经济中,市场预期变化所造成的联动效应,所以看着曹勇。

曹勇认真地想了想,说道:“非常合理的分析。大海说的,这一系列的发展变化,我虽然不是学经济的,但从各个方面看,都无法反驳,香江未来的楼市和股市,也非常可能会出现,这位黄老先生判断的下跌。厉害呀,做大领导的,就是不一样。”

孙大海赶紧为自己的行为打补丁:“爸爸、小勇叔叔,你们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呀,也别去找黄爷爷问,我这可是违反了保密原则的。”

“放心好了,我们不会说的。不过,大海呀,你以后可不能这样了。”爸爸担心孙大海以后会犯错误。

“其实仔细想想,这里面没有什么保密内容,全是从公开信息中,就能分析理解的。大海,放心好了,我们会把这件事情,烂在心里的。”没事了,小勇叔叔也这样说了。

“小勇叔叔,那如果楼市下跌,舅爷买的房子,要怎么办呢?”孙大海开始暗暗地引导曹勇。

“我明天去给舅舅打电话,叫他准备把房产分批出手,争取在谈判消息披露前出空。哎,可惜了,我本来和舅舅都商量好了,准备年底买两套房子,我和丽萨住一套,再给爸爸妈妈留一套,等明年他们来香江,就有自己的房子住了。”

“按你刚才说的,谈判结束后,房价是不是又要涨了?你等谈判结束前,再买房子,不就可以了吗?”孙卫国脑子也很好使。

“是的,到时候再买房子,既可以买到低点,又规避了风险。那明年他们到香江的时候,我只能先租房子给他们住了。”

“你舅舅手里的房子要是多的话,留一套位置好,不容易赔钱的房子,让曹叔他俩先住,不就完了?”孙卫国此时很聪明。

孙大海赶紧问了一句:“舅爷那有能开饭馆的店面吗?曹爷爷去了香江,要是闲不住,估计还要自己开饭馆呢。”

“我知道了,明天问舅舅。大海,你知道哪里能打电话到香江吗?”

“大点的邮局就可以打电话。但是小勇叔叔,我觉得我还是带你去电报大楼去打电话吧,那里打电话的房间多,不用排很长时间的队,”

“成,听你的。卫国哥,那笔钱准备好以后,是汇回首都吗?那股份你想保留多少呢?”

孙卫国不懂这些东西,一时不知道如何选择。

孙大海提示孙卫国:“爸爸,小姑就是学财务的,明天你问问她,看她知道不知道如何处理好这笔钱。另外,小勇叔叔,我听黄爷爷说,现在国家对外商投资尤其是香江的投资,能给许多优惠政策,是吗?”

“是的,政府给的优惠力度很大。只是现在香江那里的商人,害怕大陆政策会变,所以不敢来投资。”

“您说我家的钱,在舅爷厂子里,占一半股份,另一半是都是舅爷的?”

“不全是,舅爷占40%,还有10%是姥爷遗嘱中留给我妈妈的,只不过她还没有到香江,无法签字领取,目前是挂在我的名字下代管。舅爷管理的资产,现在是有两部分:郑记印刷厂估值为约为200万美元,房产投资目前大概有600万美元,其中商铺不多,也就值100万美元吧。”

“舅爷的厂子怎么样?”

“还不错,生意和利润都比较稳定。只不过香江就那么大,大的客户都有固定的上下线,一般插不进去,没有太多的发展机会。不过,这间厂子是老爷和舅舅一生的心血,他们一直希望能够把厂子发展壮大。这次我回大陆,舅舅还叮嘱我,多留意,看看有什么机会。”

“成,我明白了。这样吧,明天上午,我和黄爷爷约好,去医院陪他。我顺便打听一下政策,并把咱家的情况,简单和他说说,看他有什么好的建议。下午我回来,再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你们。小勇叔叔,明天您先别急着给舅爷打电话,咱们都商量清楚了,再对他说。”

“大海说的有道理。小勇今天你睡个懒觉,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上午你陪曹叔他们说说话。我争取下午请假,早点回来,咱们全家一起再谈。”

……

清晨,孙大海没有惊动熟睡的曹勇,悄悄地起床晨练。等他回来时,家中有的人已经起床了。令孙大海惊讶的是,孙圆圆居然也起来了。她穿着小棉袄,正蹲在厨房的水泥池边漱口。

孙大海去奶奶屋里取了钱和粮票,出来和奶奶与曹大厨说了声,叫他们煮上小米粥,自己就去胡同里的粮店买早点。在他的身后,自然跟着洗漱完毕的孙圆圆这个小尾巴。

1981年,城市里的人要想吃早点,除了自己家做,只有粮店和几家经营早点的国营饭馆有的卖,或者去各单位的食堂吃。这个年代,有执照的私人饭馆极少,像后世那样满大街的私人早点摊位,是不存在的。

粮店的早点生意很好,每天早上从6点多开始卖,一直卖到9点,随时都在排队。

孙大海和妹妹站在队伍中,不断地和周围的人打招呼,排队买早点的人,路过粮店去上班的人,基本上都是邻居,只有关系远近不同而已。

孙大海抽出空,问孙圆圆:“滚滚,你今天早上怎么起的早了呀?”

孙圆圆小嘴一撅,委屈地说:“小月姑姑早上说渴,姑姑起来帮她倒水,把我吵醒,怎么也睡不着了,我就跟着姑姑一起起床了。”

“可怜的滚滚,”孙大海随口安慰妹妹:“再坚持几个月,你就会有自己的房间了。”

“是我一个人的房间吗?”妹妹高兴地问。

坏了,孙大海一捂嘴,又说漏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章 又说漏嘴了

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