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黄老的故居

第30章 黄老的故居

“大致情况,我上次跟您说了。我的小勇叔叔,正在请人帮忙注册公司,可能这几天就能完成。目前我们计划在钱家川村,我姥爷他们村,建一个种猪场和配套的养殖场,我妈妈前天特意回家,和姥爷、舅舅他们说了,他们非常欢迎。等过几天,我们去姥爷家拜年时,再和他们仔细商量。”

“种猪场和养殖场?嗯,民以食为天,你们选的这个点,很不错。和我说说你们的想法,我帮着把把关。”

“我们还真的需要您的帮助。您看,我们想与农大以及农科院的专家,进行多方位的合作。养殖场将采取新式的科学养殖方法,种猪场要培养出更适宜的品种。另外,是不是需要配套上饲料厂,我们还要等专家的建议。对了,我还想建一个以猪粪为原料的有机化肥厂。”

“好嘛,你这是一条龙呀!真的不错,能想得这么全面。你先说说,要我帮什么忙?”

“我想请您帮助,为养殖场请个厂长,我需要他年富力强,有文化,有规范化养殖的经验。还有,请您帮忙联系农科院,我们和他们谈合作的事情。农大我小月姑姑去联系了,到时候您再帮忙给学校打个招呼。”

黄老点头同意,问道“你们准备和农科院在哪些方面合作?”

“有三个合作内容:第一,我们需要从农科院购买饲料和有机肥料的配方及相关工艺流程;第二,等种猪场和养殖场开起来以后,我们出资,请农科院和农大的专家,研发和改良饲料和有机肥料的配方;第三,建立项目研究组,对种猪进行品种改良。”

“这些问题不大,农科院畜牧研究所有养猪研究室,等下周上班后,我打电话给他们,你们和他们直接联系吧。你们计划搞多大规模?”

“种猪场一期计划存栏200头基础母猪,养殖场的规模与种猪场配套。而且,我们计划,每年出售一定比例的优良幼猪给当地农民,带动大家共同富裕。”

“你能这么想,非常好。你的这个事,我管定了。”

“谢谢爷爷。”

“对了,大海,我以前被收的房子,前天机关事务管理局已经发还我了。明天我带你们俩去认认门。不远,就在什刹海旁边。”

“太巧了,爷爷。昨天我家的房子也要回来了,下周一就可以去办手续。我家在西皇城根,就在四中边上,离您说的地方非常近。爷爷,明天咱们两个地方都看,好吗?您也认认我们家。”

“好呀,你现在是在和平门住吧。明天上午9点,我让车绕一下,在和平门全聚德烤鸭店门口接你俩。”

……

“我去,好腐化呀~!”孙大海在心中不停的大声槽。

当孙大海领着孙圆圆,坐进黄老的红旗车,他就开始了吐槽。没错,就是传说中,副部级以上才能使用的首长专车——红旗。

这辆红旗轿车的内饰,在1981年堪称移动的豪华套房,车内全用实木装饰并配备了石英钟,方向盘中间的向日葵则采用了纯金打造,并且很超前的配备了前后排独立的空调出风口。

前世坐惯了各种豪车的孙大海,自然不会对老红旗的内饰和舒适性有多大兴趣。但红旗车这个品牌,对于孙大海及大部分华夏人来说,是一段美好记忆,和一种精神象征。

还没等孙大海感慨完,车停下了。

这是一条比较宽的胡同,路上人不多。孙大海拉着孙圆圆下了车,看着黄老走上两节台阶,用钥匙打开挂锁,然后推开了一座院子的朱漆大门。

孙大海和孙圆圆,跟着黄老,走进了大门。在黄老的引导下,他们参观起黄老的故居。

一进大门,他们就到了狭长的前院。右手边的车轿间被改建成了车库和门房,左手边是一个跨院,里面有三间倒座房和一个卫生间。

黄老为孙大海兄妹介绍说:“这原来是一套标准的三进四合院。解放后,我调回到首都工作,就住在这里。因为我是一个人,即便是加上秘书、司机和家庭服务员,也是感觉很空旷。你们以后一定要常来,我这里给你们留好房间。”

绕过大门正面的影壁,从正中的垂花门走进了正院,正北面是一明两暗的三开间,东西厢房各三间,厨房、厕所分立左右,由走廊将所有房屋串联起来。

正院的东北角,有个月亮门。孙圆圆跑过去看了一眼,就大声叫了起来:“爷爷,哥哥,快来看!这里好大呀。”

孙大海跑过去一看,后院可真是不小,看起来足有一亩地。院子的西北方向,有座已经干涸的半圆形池塘,占了后院一小半的面积,北面有座小假山。假山东面,有一排后罩房。整个院子一看就是年久失修,缺乏保养,显得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只有几棵梧桐树,还在院中顽强地生长着。这才使院子,有了一丝生气。

“这套院子,最为精华的地方,就是这后院。”黄老走进后院,他轻轻拍着梧桐树的树干。“这个池子,巧妙的利用高度差,引入什刹海的活水。以前每逢夏季,蜻蜓飞舞,蛙声一片。池中荷叶碧绿,上有几朵粉色的荷花随风摆动,下有各色的锦鲤在池中嬉游。到了深秋,梧桐树则是一片金黄……可惜,十多年无人打理,这里已经荒败了。”

“爷爷,您别难过了。现在房子又回到了您的手里,我们帮您,让这里重新焕发活力。”孙大海用力地张开手臂,仿佛要拥抱整个院子。

“是的,是的。爷爷,我和哥哥会帮您的。”

“好,咱们一起努力~!”黄老欣慰地笑了。

“爷爷,这院子这么大,是国家分给您的?”孙大海计算了一下,房屋面积大概有200多平方米,可院子占地很大,足有两亩半。

“可以说是吧。我和妻子是晋省人,我们在晋阳有套大房子,是她家的。抗倭战争时期,她家人都被倭寇害了,而解放前,我妻子和孩子,也牺牲了。我转业到农业部后,需要长期在首都工作。临到首都前,我回了趟晋阳。发现家里的房子,已经被政府分配出去了,分给了许多户没有房子的人家。我可以凭房契收回房子,但一来我不愿意给政府增添麻烦,二来也不愿回去睹物思人,所以就把晋阳的房子上交国家了。国家是作为补偿,分给我了这套房子。”

“爷爷,你一个人住这里,不害怕吗?”孙圆圆以己度人,有些怕怕的。

“我已经习惯了。算不上一个人,按照规定,国家是要给我配生活服务员的。再说,你们不是已经答应了,要常来陪我嘛。”

“爷爷,现在这里就直接住人?我看家具什么的,好像都不齐。”

“现在还不能住人。今天我是来看看故居。下周,机关事务管理局就会派施工队,按照我的要求把院子重新修缮。我在这里的家具、藏书以及其他物品,抄家时都被抄走了,现在都不知去向了。等房屋翻新后,机关事务管理局承诺,都会重新置办的。”

“那怎么也要好几个月吧?这几个月,您住哪里呀?”

“我先住部里的招待所。大海,昨天忘了告诉你,我的工作定下了。不出所料,老政委果然开了试点。我现在是农业部高级顾问组组长。现在小组有7个人,我和副组长是副部级,剩下的都是厅局级,我们已经进行了分工。大海,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黄老的故居

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