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曹月……上房了?

第31章 曹月……上房了?

“爷爷,以前咱们说了很多。无非是先确定好要培养的中青年干部,利用你们的经验,通过指导、监督和顾问,来进行‘传’、‘帮’、‘带’工作,要记住你们拥有的是监督权和建议权,不要越俎代庖。……也就是这样了。”孙大海用自己前世的经验,为黄老的工作划定了职责。

“还有,”孙大海又追加了一句:“您一定不要忘记,把工作中得到的经验、教训,尤其是其他老干部,对这个工作,在态度上的变化,做好书面记录,随时向您的老政委汇报。”

黄老想了想,问孙大海:“你的意思是?”

孙大海点点头,说:“恐怕您的老政委开试点的意图,一是看担任顾问的老领导们,能否对工作有较大的帮助;二是看他们对顾问这种虚职,是接受还是抵触。”

黄老拍了拍孙大海的肩膀:“大海,你这都是自己分析的?等长大以后,你真不打算从政?”

“我刚才说的大部分话,都是听家里人聊天时说的。至于说我从政,还是算了吧。俗话不是说了么,‘当官不自由,自由不当官。’呀”

黄老笑着摇了摇头。

他拉着孙圆圆问:“圆圆,你想住哪间房子?想要什么装饰和家具,都告诉爷爷,我才好向工程队的人说。大海也一样,你们俩都好好想一下,一会告诉我。”

“爷爷,您看,后院的池塘里,是不是建个亭子呀,用石桥连起来。”

“爷爷,我想在后院里,安个秋千。”

“卫生间还是蹲坑,这可不行。爷爷,你年纪大了,一定要换成抽水马桶。最好在您的卧室里,再建一个卫生间,这样您就方便了。”

……

一老一小,对了,还有一个出得主意更像是捣乱的孙圆圆,讨论起院子如何改造了。

……

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快到中午了。

“哎呀呀,快中午了,我饿了呀。”孙圆圆生活很有规律。

孙大海连忙对黄老说:“爷爷,这里咱们商量的差不多了。我家人在老宅看房呢,咱们现在过去吧。他们一会要是走了,咱们就进不去了。”

他们锁好门,坐上等候多时的红旗车,去往西皇城根18号。

车刚开出胡同,孙大海这才看见,原来黄老的家,就在恭王府旁边。他一拍脑门,这里在未来,可是著名的四合院保护区呀。

一公里,就是黄老的家与西皇城根18号之间的车程,这还是因为,汽车要在路口掉头的缘故。

在汽车上,孙大海已经和黄老约好,等以后两家都入住了,他每天要教黄老打拳。

5分钟之后,车停在了西皇城根18号的院外。

孙大海拉着黄老和孙圆圆的手,走进自家院子。

全家都到齐了。

和协商时看到的有些不同,院子里的家具和杂物,已经被清理走了。曹勇和孙卫红正拉着长长的皮尺,在丈量房屋的尺寸,孙卫国一边指挥他俩,一边在图纸上做记录。

曹大厨、郑子芸和姜秀萍,对几间屋子指指点点,可能是在猜测,这里是原先老宅的什么位置。

曹月上房了。

嗯。

嗯?

曹月上房了??!!

孙大海进到院子,一开始,都没看见她。猛然抬头,才发现曹月不知道从哪里上了房,她站在房顶上,双手叉腰,眼睛似睁似闭,不知道在感受什么。

看到黄老来了,大家纷纷放下手中的事,围了过来。曹大厨这时才注意到,曹月上了房。因为黄老在,曹大厨没有大声喝骂,他冲着曹月,低声吼了一声。

曹月睁开眼,看到黄老,又看到曹大厨夫妇对她怒目而视。她脸一红,吐了吐舌头,自己找个两座房之间的夹角,慢慢地溜了下来。

大家先后和黄老打招呼,孙大海帮黄老介绍,他以前没见过的孙卫红和曹勇。黄老和和气气地与大家挨个寒暄了起来。

轮到曹月了,黄老笑了,他打趣道:“小月,几天不见,你怎么上房了?”

曹月红着脸,小声地对黄老解释:“黄老,我前几天看杂志,有篇对一个诗人的采访。采访里,那诗人说他写诗的天赋,来源于他的敏感。并举例说他离家十多年后,仍然能在已经拆除的家的旧址上,感觉到自己出生的地点。今天,我回到自己的家,也想试试,看我有没有这种写诗的天赋。”

“哈哈。”

大家面面相觑后,都笑了起来。除了孙大海兄妹和黄老。

“小月姑姑,你好厉害呀。你找到了吗?”孙圆圆永远是那么天真。

曹月洋洋自得地说:“当然找到了,我是谁呀!不过,我感觉到有三个地方非常像,还没有等到最后确定,我爸就把我吼下来了,再给我几分钟,我就可以确认了。”她偷偷看了一眼曹大厨,有些敢怒不敢言。

“哎,小月呀,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咱们都是在医院出生的吗?”孙卫红对曹月的行为很是无语。

“啊?”自觉天赋敏锐的曹月,顿时傻了眼。

“真没有想到,我们俩家离得这么近,走路的话,十分钟就能到。”黄老善解人意,轻轻转移了话题。

大家也就此放过了曹月,兴致勃勃的开始聊起改建房子的事。

说了一会,黄老看到了愁眉苦脸的孙圆圆,她很懂事的站在大人身边,没有说话

黄老说:“现在中午了,大家都饿了。这样吧,吃了你们家那么多次饭,今天我做东,回请大家一次,咱们还从来没有聚在一起吃过饭呢。小曹,你是行家,推荐一个这附近有特色的饭馆。”

曹大厨对黄老,仍然是军人的作风,直来直去的。“黄老,离这近又有特色的,要数柳泉居了。”

“那里呀,以前我吃过一次。走,咱们出发。”

柳泉居离这里很近,也就几百米。黄老索性就没有坐车,决定直接走过去。

大家出发了,孙大海和孙卫国嘀咕了几句,要来了钱和粮票,不顾拒绝,硬塞给了司机。

暗中观察的黄老,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快大家走到了柳泉居,吃饭的人不是很多,还有空包。于是,一群人乌泱乌泱地上了二楼包厢。

柳泉居是首都“八大居”之一,拿手的是鲁菜和传统首都菜,以中档为主,选料广泛,精于刀工,讲究造型,烹饪手法以爆、炒、溜、烧、焖为擅长。

曹大厨自己就是专业人士,又继承了其父曹天宝的喜好,点起菜来自然头头是道:荷花燕菜、云片鲍鱼、果料鱼骨、火爆腰花,九转大肠,糟溜三白,干烧黄鱼,万福肉,再配上几个素菜,还有最受女士欢迎的拔丝莲子、拔丝鲜奶,主食是人人来此必点的豆沙包。一桌丰盛的特色菜,就齐活了。只可惜现在季节不对,曹大厨没有点这里的招牌菜金丝海蟹和荷塘秋蟹。当然了,柳泉居最出名的首都黄酒。一定要来上一坛。有诗为证:

刘伶不比渴相如,

豪饮惟求酒满壶。

去去且寻谋一醉,

城西道有柳泉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章 曹月……上房了?

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