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可怜的弟弟

第37章 可怜的弟弟

孙大海暗自寻思,是记错了吗?

不会的,孙大海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见到弟弟,是在全家搬回老宅之后的夏天,叔叔第一次带着婶子,和大病初愈的孙大河回到家中。

孙大海还记得,当时自己还调侃弟弟,说他像个小病秧子。被妈妈打了几巴掌后,才被告之,孙大河住院一个月,现在是刚出院。

因为叔叔孙卫民和婶子牛红,那段时间都非常忙,一个要向军区做战场总结,另一个则是要管理几十个重伤战友的恢复工作,根本照顾不了孩子。

孙大河就整天跟着随军家属中的大孩子们玩。开春后,有次他们去捞鱼,孙大河不慎落水。

孩子们将孙大河救起并送到医院,因为呛水和受寒,孙大河得了肺炎,住院治疗近一个月。

这么说来,这段历史有了改变。

自己的小翅膀还没有扇动呢,就影响到了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叔叔家了?孙大海的心里诚惶诚恐。

“说起来,这次还要表扬大海呢。”奶奶对孙大海说。

孙大海一头雾水。

“上周开家庭会议的时候,你爸爸不是说收到为民的来信,他已经从前线撤回,安全回到驻地,在休整结束后,就可以放假回家了嘛。你后来对我和你爸说,刚打完仗,叔叔和婶子估计都会很忙,弟弟(孙大河)可能没有人管了,反正他现在也可以上幼儿园了,不如让叔叔他们把弟弟送首都来,咱们这儿照顾他,让他和圆圆一起上整托。”

孙大海挠了挠头,一脸茫然。

李翠凤轻轻拍了拍孙大海的脑袋:“你这孩子,一会精明一会糊涂的,就是你刚出院那天晚上的事。”

孙大海好像有了点印象。

因为前世知道了叔叔那边现在的情况,所以孙大海在爸爸宣布叔叔来信的时候,确实想到了可怜的弟弟孙大河,也好像顺口提了建议。

孙大海想了想,有些疑惑:“我出院时,好像是1月24号吧,就算爸爸第二天就写信寄出去,到现在也就刚10天,火车从天府之国到首都,最少也要三十多小时,弟弟今天就到了。这也太快了吧?”对于这个时代的邮政和铁路的效率,孙大海连吐槽的兴趣都没有。

“所以说,这是你的功劳。”姜秀萍对孙大海很满意:“信好像第二天,也就是周日,你爸爸就寄出了,是吧?”姜秀萍看了看李翠凤。

妈妈点了点头,接着说:“信,虽然是寄出了,可距离这么远,又是地方转部队,估计现在都还没有交到为民手里呢。是你叔叔发完信,怕在信里没有说清楚,家里不放心。所以他特意在上周,往你爸单位打了电话。信是白写了,他俩在电话里都说明白了。正好最后一趟复退专列前天发,更巧的是,你的这个坏舅舅,也办理转业了,坐这趟列车回家。他们三个大男人,就故意瞒着咱们,把事情安排好,要给咱们来个突然袭击。”说着说着,李翠凤又开始气不顺了,恶狠狠地瞪着李小龙。

抱着孙圆圆的李小龙,此时恨不能和外甥女交换一下,自己躲到孙圆圆后面算了。

“你爸为了给我和你妈一个惊喜,谁都没有告诉。今天早上,他是请了会儿假,先去车站接的他们,把他们送回家以后才去上班的。”姜秀萍倒没有生气,拉着自己的小孙子,美滋滋的。

“哥哥,你在这里呀。”张国政刚走进饭堂,就被眼尖的张玉洁看到了。

张国政冲妹妹笑了一下,对孙大海说:“大海,郑奶奶说,厨房已经准备好了,你中午要做新卤,现在就可以做了。”

孙大海看了看手上沾满面粉的张国政,说道:“国政哥,你早来了?我姑她们呢,怎么是你干上活了?”

“小月姑姑拉着姑姑和小勇叔叔,上街去买年货了。今天中午吃饭的人多,我帮郑奶奶和面呢。”

孙大海问妈妈:“还买什么年货?不是都买了吗?”

妈妈摇头:“我回来时,她们都走了。”

奶奶很随意地说:“爱买就买去呗。今天是三十,家里人多,热闹点好。”

孙大海当然更不在意了。弟弟来了,自己这个当哥的,现在还比较穷,只好做点好吃的欢迎他吧。

“唐叔叔,听口音,您也是首都人吧?”

“是呀,那会整天搞运动,上学也没有老师,我家里怕我胡混,就找关系把我送部队了。”

“成,今天是大年三十,晚上要吃年夜饭,中午咱们就简单点,吃面条。我多做几种风格的面,为你们接风洗尘,外带欢迎我弟弟回家。”

孙大海走到孙大河身前,蹲了下去。他对弟弟说:“弟弟,你今天刚来,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好不好?”

孙大河还没有说话,孙圆圆高兴地跑过来,她拉着孙大河的手说:“弟弟,哥哥做的菜,可好吃了。”

张玉洁在一边也使劲叫好。

孙大河也笑了,他说:“好呀,谢谢哥哥。”

孙大海和张国政来到厨房,郑奶奶在和面,因为人多,郑奶奶这已经是第三盆面了。孙大海叫张国政帮自己择菜洗菜,自己单拿了个盆,也开始和面。

他先勾兑温水,并在里面加了一点点盐,把面和成软硬适中的面团,再搓成一根根的粗面条,压扁后稍微刷一点油,一层层的码放在大盘里,盖上湿布开始醒面。

郑奶奶也完事了,她问孙大海:“都做什么卤?”

孙大海说:“郑奶奶,中午还用做素卤吗?”

“不用了,都是能吃肉的主儿。即便做了素卤,也就是我和你奶奶你妈吃上几口,别麻烦了。”

“那成,中午做三种卤,每样都少做点。您来炸肉酱吧,我去做其它的。国政哥,你拿割肉刀,切一条偏肥点的五花肉,两斤左右吧,要去皮。”

“我来处理肉吧。国政,你来搅干黄酱,少加一点温水就可以。”

三人各自分工,干了起来。

孙大海处理好几样菜,放在盆里,看张国政搅好了酱,便叫他洗菜。

“大海,你家在这个季节,怎么还能买到新鲜蔬菜呢?”张国政看了看厨房角落里那一大筐各种蔬菜,不无羡慕地问。

“那是骗眼睛骗嘴的。”孙大海一句话就把张国政说得没有电了:“这筐菜,一半是保鲜储存的,另一半是大棚里种的反季节蔬菜。现在这两种方法,都有技术问题没解决,看着好看,味道连正常菜的一半都没有,更别提什么营养了。”

孙大海继续说:“现在要想吃到真正新鲜的绿菜,只有从南方空运过来才成,别的只能是凑合。”

孙大海一边说着话,一边用辅助做饭的煤炉,烧上了一锅水。他干活很麻利,把土豆去皮切片,用凉水泡上,再把张国政洗好的洋葱、西红柿和青椒切片,蒜苗切段。

开锅了,孙大海将醒好的粗面条用手揪片下锅。

揪面片是个技术活,看着简单,做起来难。孙大海手艺不错,揪出的面片大小均匀,薄厚一致,如同指甲一般,这就是俗称的“指甲面”。

孙大海将煮好的面片捞出控水,顺便拿出一小条羊的后腿肉,切成薄片。

郑奶奶的炸酱做好了,

煮面片的锅不用管,一会可以继续用它煮面。孙大海用另外的火眼,烧上炒菜锅。

锅热了以后,放油,然后羊肉、洋葱、土豆、青椒,依次下锅翻炒,最后是西红柿。

炖了一会,孙大海用筷子蘸汤汁尝了尝,眉头顿时就皱起来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章 可怜的弟弟

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