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陈锋和薛海天

第40章 陈锋和薛海天

“那后来呢?我哥和这个陈锋,都立功受奖了吧?”曹月问。

李小龙和唐天面面相觑,李小龙说:“功劳是有,可是,小陈还没等到战后审评,就出事了。”

……

部队继续向前挺进。

在一次小规模战斗结束后,孙卫民下令:李小龙和唐天所在的三营与后勤部门,打扫战场,等待后方补给,他带领一营、二营,紧紧咬住敌人的尾巴,乘胜追击。陈锋暂时留在后勤部,负责伤员的安置工作。

就在他们完成工作,准备出发追赶主力部队的时候,前指下达了紧急命令:鉴于最近几天,多个野战医院和后勤仓库,都遭到自杀式袭击,目前几支在敌人可能袭击的目标附近的部队,暂时脱离所属部队的指挥,由前指统一安排,进行重点布防。

就这样,李小龙他们就被留了下来,负责野战医院的保卫工作。后来随着战争发展的需要,医院不断的转移位置,他们也跟着医院一起行动,离主力部队越来越远,直至受命脱离战场,先行回到了驻地。

在野战医院执行警戒任务期间,有一天,正在带班执勤的陈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正蹲在医院大门外面抽烟。

“薛大哥,我看着就像你,你不是准备退伍,回去结婚吗?怎么来这里了?”陈锋兴奋地一把抱住了薛海天。

——薛海天,1956年出生,1972年入伍,连续几年获得汽车连优秀士兵称号,战争前为军区汽车培训营教官,是陈锋的师傅。

薛海天回去看到是陈锋,也很开心。他扔下烟头,拍了拍陈锋的后背,笑着说:“小疯子排长,你怎么也在这里?”

“薛大哥,你又笑话我。”陈锋有点扭捏。

在部队里,班长不算干部,由优秀士兵担任。所谓提干,是指担任排长或以上的职务。陈锋虽然是孙卫民的通信兵,但现在还不是干部。他现在带一个班执勤,是默认的班长级别。

陈锋和薛海天是在军区汽车驾驶训练营认识的。那里说白了就是部队的驾校,学员绝大部分都是划拨到汽车连的新兵,个别几个是准备提干的老兵,在这里学了技术以后,回去转到后勤部门做干部。

陈锋的师傅就是薛海天,部队的汽车驾驶要学半年,陈锋没学完就跑回部队了。他俩朝夕相处有四五个月,关系非常好,互相经常开点小玩笑。

薛海天告诉陈锋,他也是知道要打仗以后,决定先不退伍的。这次过来,是给医院运送药品。车在医院里面正在卸车,他烟瘾犯了,跑到外面抽烟。

“薛大哥,嫂子还在家等你回去结婚呢,你就偷偷地上战场了。嫂子还不知道吧。”

“我写信告诉她,有任务,要晚一年回去。咱当兵的,遇到了打仗,怎么能躲开呢。”

薛海天憨厚的笑了笑,说:“还好,这一年算是顺利地过完了。等这趟活跑完,我就要撤离了,回去就办退伍。等你撤离战场后,别忘了给我写信。”

俩人正说着话,警戒线那边发生了争吵。

陈锋正在带班,连忙让薛海天等他一会,他去处理问题。

两个当地山民打扮的人,一男一女,女人好像怀孕了,挺着大肚子,每人手里都拎着一篮子水果,嘴里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值班警卫中有会说猴子语的,用猴子语和他们交流,却鸡同鸭讲,互相都听不明白。

这时,医院大门打开,一辆军用吉普,正要行驶出来。

那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男人假装摔倒,篮子里的水果撒了一地。正当陈锋和警卫扶起男人,准备帮他收拾水果的时候,那个女人扔下篮子,冲着吉普车飞快地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解开了上衣。

陈锋见是那名孕妇,犹豫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下令开枪。

站在门边的薛海天角度正好,他看到那名女子肚子上捆着几颗手榴弹,已经被拉着了。他大叫一声“手榴弹”,自己快速迎了上去。

这时,那名女子已经是不管不顾,只是全速朝着汽车奔去。

薛海天从侧方撞上她,借助惯性,那女子被斜斜地挤到路边。薛海天拉住她的一只手,身子一转,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就把那名女子,摔在路边沙袋围成的近一米高的预留阵地的里面,自己则反方向快速翻滚。

轰的一声,手榴弹爆炸了。

那名女子,自然是尸骨无存。薛海天由于距离爆炸中心过近,虽然隔着沙袋墙,没有受到直接伤害,但气浪还是把他掀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陈锋眼睛都红了,他在战友的配合下,迅速控制住那名男子,用关节技卸下他的双肘关节,顺手用冲锋枪的枪托,将他打晕。

陈锋将男子交给战友看管,自己跑向薛海天。

吉普车停下了,一名身穿没有领章的军装,******的短发中年女子,走了下来。她看着满脸是血,已经昏迷倒地的俘虏,皱起了眉头。

陈锋跑到薛海天身边,这时薛海天面色苍白,已经昏迷过去。

野战医院的医护人员听到动静后迅速赶到,将薛海天拉回医院进行抢救。

经过检查,薛海天身上多处骨折,以后恐怕不能进行高强度体力活动。

下了岗的陈锋,坐在薛海天的病床旁边。他看着刚完成第一次手术,依然处于麻醉昏迷的薛海天。上午还生龙活虎,准备结束最后一次任务后就退伍结婚的他,此时浑身上下被包扎的严严实实。

陈锋双手插在头发里,泪流满面,他痛恨自己当时的犹豫,导致薛大哥身受重伤。

薛海天是东北人,农民出身,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他自己没有什么文化,虽然在部队多次受奖,却无法提干。退伍回家后他仍然要以务农为生,现在受伤,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后半生。

陈锋才19岁,遇到这样的问题,自己也没了辙,只能盼望薛海天能恢复得好一些,自己以后多帮衬他。

祸不单行,薛海天第二次手术还没有做,陈锋就被宪兵带走了。有人举报他虐俘,现在政治部对他开始调查。

最终,陈锋被军事法庭判处两年监禁,并在监禁结束后强制退伍。由于目前处于战时,顾缓期执行。

远在前线的孙卫民知道后,多方面积极为他申诉,最终改判为半年监禁,并做劝退处理。

……

“部队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就处理他呢?”曹月有些义愤填膺。

“其实部队就是对外做了个姿态,否则不会这样轻描淡写的处理,更不会改判。”

孙大海问:“小舅,那他现在呢?还有那个薛海天呢?”

“小陈的监禁,过完年就到期了,然后就办退伍回家。我们撤离战场时,薛海天还在住院治疗,现在应该出院回家了吧。”

孙大海把这件事默默记在心中,自家投资的项目,现在还没有人手来管呢。这样上过战场,又知根知底的人,肯定不能放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章 陈锋和薛海天

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