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9章 北洋远征(二)

第1479章 北洋远征(二)

京华北洋舰队“登州”号,是由京华北方造船厂建造的一艘一级巡洋舰。该级战舰拥有2400料(1200吨排水量)的大块头,为两层甲板炮标准战舰。

全舰配备各类火炮52门,其中位于舰艏和舰艉的两门主炮为当时京华最大的一号重炮,另配有14门二号重炮、36门三号中炮,全舰定员346人。此次远征,四艘巡洋舰和两艘高速侦察舰是全舰队仅有的不装载陆师部队的战舰。

由于该级战舰的一号舰是划拨给南洋舰队的“莱州”号,故京华内部也将同级战舰称之为“莱州级巡洋舰”。

具体到北洋舰队之中,两艘“莱州级”一级巡洋舰“登州”号、“金州”号,就是仅次于身为三级战列舰的旗舰“刘仁轨”号的最强大战舰。

高振炘以两艘堪称绝对主力的莱州级巡洋舰去挑衅西班牙大珍宝船舰队,单从双方的吨位上而言,还是有一定风险性的,因为西班牙舰队的大珍宝船吨位可不比这两艘莱州级巡洋舰小。

不过,高振炘对这两艘战舰的实力很有信心,该级战舰是采用高务实口中的“中西合璧”设计理念建造,是一艘典型的三桅帆船战舰。所谓三桅帆船,就是设置三根桅杆,首桅、主桅与尾桅。首桅与主桅挂载横帆,尾桅则挂载斜挂大三角帆。

横帆是一种简单而古老的帆具,将帆系在横桁上,再以其中心悬于桅杆,形状为长方形。此外,虽然横桁可绕桅杆大幅度转动,却仍只有相同的一面受风。

三角帆是后来出现的纵帆之雏形,在桅顶斜悬挂一根长桁,上端远高过桅顶,下端接近甲板,如此可使系于其上的帆二面受风。

此种设计最大的优点是速度与灵活兼固;横帆易于制造且受风面积大,而斜挂大三角帆则有助于适应风向,不必如从前一般,必须等待最合适的微风出现才能航行,增加了船只的灵活度。

船帆面积的扩大,意味着船体尺寸可随之增加,速度的提升与装载容量的增加,使得这种帆型出现之后船舰的航程与性能急遽上升(此设计在欧洲已经出现)。

但莱州级如果只是这样做肯定不至于让高振炘有如此信心,实际上欧洲人此时使用的全帆乃是软帆,而京华则一贯使用中式硬帆。

软帆的优点是吃风大,所以面积可以更大,在风力较大、风向合适的时候,速度和负载有很大的优势。甚至相同的桅杆软帆是另一个部分的部分,可以较大幅度的去调整帆,有利于避免礁石岩石,另外因为软帆可以全收,在面临风暴时也相对比较安全。

但软帆也有不少缺点,比如说操作复杂,人员庞大,挂帆时间长。此时西方大船的帆由方帆、拉丁帆和斜桁帆组成。

这就导致操作中有许多模块化、十分复杂的程序,比如滑轮只能用来调整绳索,不能直接升起帆等等。

在后世一些风帆时代的航海或海战影片中,西方船只上之所以有那么多船员,主要就是因为其中八成以上都是单纯为航行服务而非战斗,因此不得不提高人员配备,以免遇到需要战斗的时候战斗人员不足。

中式硬帆的主要优点则是受风效率高,它们可以绕桅杆转动,因此可以做到所谓的“八面迎风”,灵活性和适应性很强。

另外还有一点经常被忽略或者误会的地方,就是硬帆其实比软帆更轻,而且因为有支持骨,所以对帆面本身的质量要求很低。

在实际航行中,就算破了很多洞也没有太大的关系,这船依然能走,而不是如软帆一样,经常因为一个破洞被风扯大而导致严重破损,必须赶紧更换才能维持行进。

这样一对比就知道,以同样重量、同样面积的帆来说,硬帆的优势更大,成本还低很多。但是请注意,软帆的船一般帆面积会做得非常大,而桅杆又高,于是也能抵消这个优势。

然而帆大杆高这个优势又带来了桅杆容易折断之类的麻烦,因此西式帆船的桅杆上都有加强缆以稳定桅杆。但是这又使得风帆无法绕桅杆转动,所以西洋的横帆在侧风下的效率很低,于是他们便用衍帆解决这个问题。

事实上后来西式帆船又发展出的翼帆,以此进一步加快了航速,不过这玩意目前还没出现,高务实暂时不必理会。

总的来说,在历史上,西洋帆船用帆的总面积战胜了中国帆船的单位面积效率,一艘850吨左右的西洋帆船的总帆面积可以达到6个篮球场那么大,而战列舰的帆面积可以超过10英亩。

高务实记得最后一次帆船蓝飘带的获得者平均速度已经可以达到16节左右,而一战时期的烧煤的蒸汽军舰也不过就是这个水平而已。

在京华以前,中国帆船还有个问题就是炮位和防御力的问题,不过这两个问题的起因则是同一个原因造成的,就是后世让很多中国人自豪的隔水舱设计。

这个问题其实是这么回事:如果整个船没有隔水舱的话,你只需要一个口子就能把货物吊入舱里,再通过移动货物的位置,把舱位装满就行了。

但是如果有隔水舱,你就需要在每个舱都开口才能把整条船装满,于是你的甲板上就会有好几个口子,下层的主甲板也是,再下层还是,于是你就会损失相当多的炮位。

中国帆船由于有隔舱的隔板来支撑结构,所以建造的时候要么不使用肋材,要么使用的很少。而西洋帆船由于没有隔舱来支撑结构,因此大量使用肋材,尤其是军舰,几乎一根连着一根。

这些肋材提供了很好的防御效果,比如拿破仑时代的18磅舰炮的实心炮弹,在300码的距离外甚至不能对46英寸厚的肋材造成决定性损伤,抵近射击也无法贯穿。

要知道,当时每个英国战列舰的炮位左右两边各有一根肋材,因此真实的海战中被击沉的军舰的比率是非常小的,多数都是俘获。

美国在独立战争之后,就利用北美大陆丰富优质的木材资源,精心打造了一批橡木战舰,这批战舰在与其后英国企图重新夺回北美殖民地的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这次战争的海战中,英国战船在中远距离发射的炮弹常常被美军舰船的船体弹开,使得英国皇家海军引以为傲的炮击技术无法发挥优势,英国船员为之惊呼为“铁船”。

而美国军舰仗着船体结实而大量装备短重炮,与英军大打近程炮战,结果英军反而被美军强大的近程火力打的伤亡惨重,从而使得年轻的美国海军赢得了海上的胜利。

[注:当然美国陆军就没这么好运,被从加拿大过来的英军打得连首都华盛顿都丢了,结果让英国佬把总统府都烧了。好在总统府是石制建筑,只是被烧得乌黑,后来美国人只好把总统府刷白……这就是美国白宫的由来。]

而中国帆船由于较少使用肋材,所以相对容易被打穿,炮弹造成的伤害会远大于西洋帆船。[注:日本人的船更惨,曾经用8艘主力船围攻一艘荷兰商船而被统统击沉的战例。]

同时,西式舰船的船体结构的增强也有助于在船上装备大量的火炮,而不必担心被密集开火的火炮的后坐力震散架了。

原先中式舰船的船体结构则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这也就是原历史上中国舰船最多只能装备不超过30门火炮的原因——不是不肯,委实不能。

所以如果以原历史上的情况来说,中国帆船是一种优秀的商用船型。由于使用硬帆,使得操作方便,所需要的水手数量比软帆的西洋帆船少了不少,在复杂海况下也更加灵活。而由于使用隔舱设计,抗沉性和造价也比西洋帆船更加优秀。

但是由于速度、炮位和防御的原因,这种中式帆船不适合用来作为热兵器时代的战舰,尤其是实心弹作为主要武器的时代。

这里就有个疑点了:中式帆船既然不能载炮超过30门,那莱州级巡洋舰配备的52门大炮怎么解释?而身为三级战列舰的“刘仁轨”号更是配备了72门大炮,岂不是更没法解释了?

没什么不能解释的,一句话:京华战舰的船体实际上采用了紧凑船肋的西式设计,虽然保留了隔水舱设计,但隔水舱的数量比原先的中式帆船要小得多,每个隔水舱都做得比较大。

换句话说,京华其实是用寻常情况下的抗沉性下降,来换取战斗中抗沉性的提升。但是需要强调的一点是:京华只有军舰级的舰船是这样做的,武装运输舰并没有按照这个思路建造。

这也解释了为何1600料的武装运输舰造价只要5.5万两银子,而2400料的莱州级巡洋舰造价竟然高达16万两银子——之前说了,这种紧凑船肋的船体花费非常大。

西式船体加上弱化后的中式隔水舱,西式全帆设计加上改良后的中式硬帆(改良办法前文好像写过,这里就不重复了),这就是高务实所谓的“中西合璧”。

这种设计不仅把中式帆船的战斗抗沉性大幅提升,可以配备的火炮数量也大幅提升——同样的船体大小,欧洲此时的军舰能装载约60-70门炮,而莱州级巡洋舰虽然仍低于此数,但也装载了52门。

靠着高务实设计思路和京华造炮水平的小外挂,这52门炮应该不弱于此时欧洲同体量战舰的炮战能力。

如果说莱州级与西班牙大珍宝船相比还有什么劣势(这俩体量差不多),那大概就是满帆顺风且处于大风状态时的速度比不上对方。至于逆风、微风等海况下,莱州级反而还有优势。

南洋舰队在泉州临时调配给远征舰队的领航员不是白给的,高振炘就是听了他们的判断,所以敢赌近几天不会有大风!

当然,他也考虑过万一真碰上大风天怎么办——好吧,也没别的办法,实在不行就逆风开溜呗。只不过这样一来,诱敌围歼的计划就算完蛋了,因为此时正是吹南风的季节(东南风居多),逆风开溜的话“登州”号他们就只好往马尼拉跑,与设伏地点反向。

“登州”号之所以被选为诱敌编队的指挥舰,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该舰的舰长有这方面的经验。

这位舰长是一位“老熟人”,名叫高木三。他在出任“登州”号巡洋舰舰长之前,是南洋舰队武装运输舰“赤眼蜂”号的舰长。

此人由于在黄芷汀远征缅甸的途中与西班牙舰队有过一次短暂交锋并且指挥得宜,因此调升巡洋舰舰长[注:参见按广西卷第246章前锋之战]。又因为京华内部有轮换岗位的制度要求,所以从南洋舰队调到了北洋舰队。这一次北洋舰队五艘主力战舰倾巢而出,他当然随之出战。

站在舰长室中的高木三正在听大副汇报刚才的检查情况,包括索具是否干净(海上环境决定了它们容易生苔打滑)、帆面是否完整坚韧、火药舱室的火药是否有受潮、炮弹舱室的炮弹是否有生锈等等。

这时,瞭望塔上的瞭望员忽然大叫着报告了什么,大副朝高木三抱拳一礼,连忙跑出去了解详细。

等他再进来时,立刻朝高木三汇报道:“舰长,左翼轻骑兵号旗语报告:西班牙舰队发现了他们的尾随和伴航,但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依旧朝马尼拉驶去。”

高木三略微皱眉,语带嘲讽地道:“西班牙人这次怎么失了锐气,上一次不还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么?”顿了一顿,又道:“左翼轻骑兵号有什么计划或者请求没有?”

大副道:“有,他们建议更加靠近一些,并且打开炮门,呈战斗准备状态。如果西班牙人依旧无动于衷,则干脆责令西班牙人停船等待检查。”

高木三哈哈一笑:“这小子胆挺肥啊,一艘侦察舰要求六艘大盖伦停船接受检查?我要是西班牙舰队的指挥官,当场就得下令干掉这作死的海蚊子。”

可惜“登州”号的大副看来是个很严肃的人,没有跟着开玩笑,反而正儿八经地问道:“舰长,是否批准他们的计划?”

高木三稍微思索,立刻果断地道:“为什么不批准?批准,让他们立刻执行。不过一旦西班牙人真的调头打他,让他们远程浪射几发炮弹意思一下就好,一定要且战且退、以退为主,不能真和西班牙人在这里干上。”

----------

感谢书友“曹面子”的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曹面子”、“恐怖之源w”、“soviet2003”、“持羽静风尘”的月票支持,谢谢!

PS:我发现我的手机作家后台似乎不能完全显示投了月票的朋友,可能只显示了起点这边的数据,这里对在其他平台投月票的朋友说声抱歉,同时感谢你们的支持,谢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明元辅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明元辅 大明元辅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79章 北洋远征(二)

9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