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9章 北洋远征(十二)

第1489章 北洋远征(十二)

西班牙大珍宝船队的投降给北洋远征舰队带来了巨大的惊喜,不仅仅是因为六艘大盖伦战舰上高达85万两之巨的美洲白银,还有这六艘大盖伦战舰本身,以及俘获的两千多名船员。

京华的战船虽然有其独到之处,从此次实战来看表现也不错,但正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对于直接俘获西班牙第一流战舰来进行研究对比,身为北洋舰队司令的高振炘对此有很清醒的认识。他知道以高务实对“红番”的重视,这必是一笔浓墨重彩的大功。

当然,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六艘大盖伦帆船本身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虽然不清楚西班牙人自己建造这些战舰花了多少钱,但根据京华自身的情况来看,这1200吨的大盖伦相当于一级巡洋舰,单艘造价高达16万两白银——这六艘船本身甚至不比它带来的美洲白银便宜!

当然,它们现在全都是“挂彩”状态,修复起来估计也要花一笔钱,但想必这笔钱肯定是不必北洋自己掏银子的。

赚大了啊……尤其这一战实际上全是北洋舰队自己在打,各大勋贵派来的代表虽然眼馋得要命,却也不好开口要分润。

不过高振炘毕竟深知“联合舰队”的重要性,而且秉承高务实的一贯思路,他估计老爷也不会完全独吞这笔钱——当然“这笔钱”仅止缴获的85万两美洲白银。所以高振炘在安排了相关看守事宜之后,向各勋贵代表表示会请示老爷,看这笔钱该怎么分。

总之他的意思很简单,这笔钱不可能由他决定分配,必须上交给海贸同盟来决定。

众勋贵代表对此都很满意,虽然大家知道海贸同盟说穿了其实是高司徒的一言堂,但高司徒这个人的信誉却足够好,大家都觉得由海贸同盟决定是最合理的安排。

六艘大盖伦战舰肯定是京华自己拿了,这是高振炘现在最关心的事——无他,高振炘希望这批船直接进入北洋舰队服役,这会大大加强北洋舰队的战斗实力。

不过,当他亲自去“圣安东尼奥”号看过之后却又有些疑虑。因为这六艘船的造舰思路让他有些头疼。

京华的造舰思路很明确,运输舰就只有武装运输舰一级,不管怎么变动,其吨位基本上是一致的,就是1600料(800吨)。顶多是针对外销舰的客户需求,做一些内部舱室方面的调整。

它们的主要任务当然也就是运输,其武备主要是震慑海盗,以及在有需求时配合两洋舰队行动。

而武装运输舰之外则是纯战舰体系。按照高务实的规划,京华的战舰体系除了现有的三级战列舰、一级巡洋舰、二级巡洋舰之外,其上还有二级战列舰和一级战列舰。不过后两者还没完成研制,更别说开工建造了——好在高务实对这两级战列舰也没有时间方面的强制要求,只能说是一个远景规划。

但不管怎么说,战舰体系下的各级战舰任务很明确,它们基本上只负责打仗,其虽然也有一定的装载能力,但那是为了运输陆战队做准备的——而实际上这一次出征连陆战队都没有装载于几艘战舰之上,因为武装运输舰的数量足够充裕。

于是一对比西班牙人的大盖伦,双方的差异就很明显了:西班牙人的大盖伦帆船虽然也是军舰级的,但由于双方的战术体系不同,造舰思路的差异也很大。

这六艘大盖伦在高振炘看来,实际上是“放大版武装运输舰”。由于要远洋运货,它们的货舱很多,又由于西班牙海军倾向于打接弦跳帮战,因此运兵舱也很大、很多。

这就导致了明明它们是需要更多人手操纵的软帆战舰,但他们的实际操船水手居然和京华同吨位战舰的人数没什么差别。

根据战斗结束之后高木三向他做的当面汇报,敌舰遭到打击之后的战斗力下降很快,估计就和这一点有关系——专业甲板人员损失了却没有足够的专业人手来补充,当然会战斗力下降。

根据这些判断,高振炘觉得这六艘战舰虽然本身也很不错,但编入北洋的话,似乎有点找不准自身定位。何况它们还是软帆战舰,与京华目前的硬帆战舰体系也有点格格不入,同时编组的话还得考虑航速不等的问题——比如它们顺风可能太快需要收起部分帆面,但逆风又可能跟不上大舰队。

“司令是在考虑这几艘船现在该怎么处置吗?”高木三毕竟历练多,察言观色之下就猜到了高振炘的想法,在旁边问道。

高振炘当然不会瞒他,点头道:“这些都是软帆船,咱们的人可不见得能熟练操纵,如果一路带去马尼拉,能不能发挥作用可不好说。但如果把他们的陆战队看押起来换成咱们的人去监督他们的水手操纵,也难保这些人一定能老老实实去和咱们一起攻打马尼拉……

可是,如果我现在派人把这几艘船押解回去,那也不能光靠陆战队,势必还得派船跟着。但我们接下去还要作战,就算我们海上实力够用,能够匀出一部分,陆战队却肯定不能随便调拨,毕竟万一攻打马尼拉受限,这次出征就不算表现完美了。”

高木三点了点头,道:“司令考虑的是,不过属下以为咱们可以换个思路来想,比如这六艘船原本就不在我们的计划之内,攻打马尼拉这事儿和它们没什么关系……”

“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高振炘反应很快,立刻接口道:“你是说咱们不必考虑带它们去马尼拉对咱们的战斗力有什么提升,带它们过去只是为了省事,是这个意思吧?”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而且除此之外,属下觉得带它们去马尼拉还有另一个好处。”高木三眨了眨眼,道:“这六艘大珍宝船上有将近2000西班牙人,而西班牙在马尼拉总共也就差不多两千人。

司令,试想一下当这六艘西班牙大珍宝船打着咱们的书剑旗,两千俘虏被咱们看押着出现在马尼拉城外时,菲律宾总督府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高振炘眼前一亮,夸道:“好你个高木三,这一手攻心术有点门道啊!”他高兴起来,快速踱着方步道:“我听老爷说,西班牙这个国家的本土至少应该算作两个国家的联合,一个叫卡斯蒂利亚,一个叫阿拉贡。而这两个国家加起来,一共也才六百多万人口。这么算起来,就算卡斯蒂利亚更强一些,了不起算它有四百万人。

四百万人顶什么用啊?安南都不止这个数呢[注:安南原有约500万人口,经过京华的大力移民,现在约莫有将近六百万]!他们既然人口这么少,2000名海军人员的性命肯定不能等闲视之。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能用这两千人和菲律宾总督府好好讨论一下,比如和平献城这种交易。”

高木三本来只是想着用六艘大盖伦被俘获来震慑菲律宾总督府,谁知道高振炘想得更远,居然想到了拿俘虏交换马尼拉城。

说实话,这种想法在高木三看来还是比较神奇的。毕竟在大明来说,区区两千人和一座重要据点型的城市相比,那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面。中国历史上很多时候,为了守住某些重要城市,就算死伤十万乃至数十万军民,那也是常有之事。

马尼拉作为西班牙人在菲律宾的统治中心,真的会为了区区两千人就放弃掉吗?高木三对此有些怀疑。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高振炘说的也有些道理,毕竟这西班牙——哦,卡斯蒂利亚的人口实在也太少了一些。

大明亿万子民,损失两千确实毛毛雨,但卡斯蒂利亚才四百万人,死两千当然就很肉疼了——这可能相当于大明一战损失了十万大军。

十万大军啊,大明要是一战损失成这样,怕不也得有一连串的将领人头落地,卡斯蒂利亚难道就不同?

高木三这么一想,就觉得司令的想法虽然有点神奇,但也不妨一试。毕竟在他看来,菲律宾虽然重要,但毕竟不是西班牙人的本土,其地位顶多也就相当于朝鲜之于大明(这不准确,只是在高木三的思维中只能这样比)。

于是高木三也对高振炘的想法表示了支持,高振炘便下定了决心。他先是和高逸民商量了一下,请他调派陆战队上西班牙人的战船监督其水手们继续开船,然后又派人把西班牙大珍宝船队的美洲白银等货物转去京华的十艘武装运输舰上——这十艘船先不回国,还是跟随大舰队作战,只是不承担一线作战任务了。

再接下来,他就去与席尔瓦等重要俘虏见面。

席尔瓦的佩剑早已在投降之时就转交给了他,现在这位西班牙大珍宝船队司令和六位舰长都被关押在“刘仁轨”号的某处舱室之中。高振炘和高逸民、高木三等人过去的时候,里面正有些吵闹。

高振炘在门口问看押他们的督战队水手:“里头怎么回事?”

督战队一名头目苦笑道:“通译进去问过了,这群人说他们都是贵族,要求咱们提供能与他们地位相称的待遇——他们要求住单间舱室。”

高振炘三人听得面面相窥,相顾无言。高木三没好气地骂道:“他娘的,一群俘虏还敢提要求?他们现在住的也不是大通舱啊,还嫌待遇不好!”

高振炘倒是想起来高务实给他们单独“培训”时提到过的一些欧洲传统,恍然道:“哦,这几个西班牙军官都是贵族是吧?你先让通译去问问,他们谁的爵位最高,让地位最高那人和舰队司令出来和我说话。”

通译很快被叫来,然后进去问话去了。高木三则诧异道:“他们舰队司令难道不是爵位最高的?”

高振炘摇头道:“这哪说得准,就好比……如果咱们老爷带兵出征,麾下有几个勋贵大帅那也不奇怪啊。”

哦,这倒也是。高木三恍然点头。

没多时,通译便从舱室里带出来两个人——巧得很,还是席尔瓦和埃切瓦里。原来席尔瓦虽然出身显耀家族,但他不是长子,老爹也还没给他另外谋到什么爵位,自己也还没有那样的战功,而埃切瓦里反而是一位名正言顺的子爵。

双方才一照面,席尔瓦便大声抗议了起来,叽里咕噜说了好一段。可惜高家这三位都听不懂卡斯蒂利亚语——其实他们说的还不是卡斯蒂利亚语,而是法语。

“他说什么?”高振炘等三人虽然是胜利者,但显然由于高务实的习惯,家丁头目们面对战俘也没有一定让人跪着说话的习惯,只是先谈正事。

通译听了一会儿,回答道:“他说他要控诉我们无故袭击他们的舰队,这是对的卡斯蒂利亚王国的战争行为。他还说……还说我们的行为就和海盗一样。”

海盗一样肯定是指京华直接把六艘大盖伦上的美洲白银等货物给搬空了,不过高振炘白眼一翻,道:“告诉他,我们警告过他们要停船接受检查,是他们拒不停船侯检,这才导致战斗发生,他们应该为此承担全部责任。”

通译便和席尔瓦交涉了一番,然后又道:“他说我们无权检查卡斯蒂利亚王国海军军舰,并认为这里是卡斯蒂利亚王国菲律宾总督府的领海范围。”

“哈?菲律宾总督府的领海范围?”高振炘冷笑道:“你告诉他,吕宋国在我大明永乐三年便上表朝贡,乃是我大明属国,我大明才是这片领海的主人。至于什么卡斯蒂利亚菲律宾总督府……哼,我大明作为吕宋的宗主国,可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个非法组织。”

这番话被通译一转达,席尔瓦明显也有些发愣,与身边的埃切瓦里嘀嘀咕咕老半天,然后才回给了通译一番话。

通译苦笑着对高振炘道:“他们说菲律宾总督府的合法地位问题要由大明皇帝和卡斯蒂利亚国王商议之后才能定论,他们‘愿意’暂时搁置争议,先讨论‘海盗式’的劫掠行为。并说如果咱们不认可海盗这一说法,首先应该归还卡斯蒂利亚王国的船只和货物,包括那些白银。”

----------

感谢书友“曹面子”的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爱竞技”、“曹面子”、“阿勒泰的老西”、“书友20190724085311580”的月票支持,谢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明元辅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明元辅 大明元辅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89章 北洋远征(十二)

9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