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 酷刑拷打问赌棍,单刀赴会寻爱徒

710 酷刑拷打问赌棍,单刀赴会寻爱徒

(710酷刑拷打问赌棍,单刀赴会寻爱徒)

杜能根本就没有跑。他是在赌场中被抓获的。其实他本来也想逃出城去躲避几天。但想到手中那一大笔钱他便忍不住心痒痒起来,觉得自己先赌几把试试手气,然后再离开也不迟。

这样时间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就过了一整夜。他当然不会被满街狂奔的捕快们错过,很快一群人将他摁住送进了王府。

云王知道杜莉的这个弟弟是赌徒,他还曾经为此派人扫荡过赌场。

现在的杜能肯定有问题,因为他一整夜在赌场中输掉的银子多达上千两。让他解释这笔钱的来历,他竟然解释说是他捡来的。继续追问他具体从哪里捡来,他又说得含糊不清。

一个时辰之后,日上三竿,从翠玉宫飞遁而来的勾诛在地牢中看着被吊在面前,被打得皮开肉绽、让人不忍卒视的杜能。一群云王手下的“拷问专家”围着他挨个方法试验。

他们先在他皮肤上划出一道道如同纹身般的血色划痕,然后将浓盐水小心地涂上去。杜能发出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喊叫声。他们必须让他感到无比痛苦,同时又不能伤他性命。

勾诛心中小半是愧疚小半是同情。但他更多的是心急火燎,希望他尽快吐出杜莉的下落。

“万一他真是冤枉的怎么办?”慕容清捂住眼睛,但依然能听到受刑者凄厉的惨叫声。于是她又闭上眼睛,把耳朵捂住了。

“如果他是冤枉的,我就自己把这些刑都享受一遍给她看。”

云王说的她当然是杜莉。他心中也拿得不是很准。但是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但即便真是冤枉杜能惹怒了杜莉,他还是有办法再重新讨回她的欢心的。

如果杜莉从此消失不再回来,那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许他要把这个整个东胜神洲都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

杜能这家伙本来不用吃这么多苦头,一个搜神术便可以轻松解决问题。

但即便缪其中这个魂宗长老亲自给他搜神,也没有其任何作用。问起他关于杜莉的事,无论如何威逼利诱,他脑海中始终没有半分信息,就好像他能故意回避。

凡人本来是没有理由做到如此精妙控制自己的神识,去确保自己完全不想起一件自己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事情的。

“这是下了玄血契的影响。”缪其中仿佛尝试之后,下了定论说。

玄血契中可以约定签约者不得联想某一段记忆。哪怕只是无意地联想到,也会导致神识中的剧痛,使得他本能地避开去想某一件事。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搜魂,他混乱得几乎变成白痴的神魂更会本能地回避痛苦,而故意跳过这一段记忆。所以这种情况是极为棘手的。

但其实真正的主使更简单的处理是将他杀掉灭口。之所以没有这样做,是因为杜能在这生死关头灵光乍现,要求对方必须和自己签下玄血契他才配合。对方通过血契保证他的性命无忧,而他则保证这段记忆永远不会被他回想起来。

“若我在魂宗,还有些法器或许可以将他的记忆强行撬出来。现在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就连缪其中都摇了摇头。

“我倒是有个办法。”勾诛看了一眼那时还有恃无恐的杜能,想起了他在丹阳阁度过的秦尊阳笔记上记载的一件事:这位祖师爷曾经成功让一个立下类似玄血契的家伙吐出了他想要的东西。

玄血契的原理是让人一做违约的事,神识中便受到剧痛而无法去做。那么如果你可以给一个人肉身上制造出比这神识剧痛更大的痛苦,人天生有趋利避害之能,两相其害取其轻,这人就自然会冒着神识剧痛吐露出实情了。

这其实是一个简单粗暴的做法,但偏偏除了秦尊阳之外,竟然没有人想到。

只是这事真做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你要让他“享受”一种比某种剧痛更大的痛苦,又不能把人弄死,这拿捏得如何精妙?

云王手下有一帮负责拷问的好手,众人集思广益,各自拿出压箱底的本事,各种酷刑轮流试验,杜能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最终还是招了。

……

沐葭站在木鸢上,从极远的高空,遥望着脚下的群山之中,嵌在峡谷中犹如碧玉般的一片湖。那就是对方和她约定的地点。

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埋伏了多少人马。她只是凌晨的时候收到一段传音,告诉她杜莉在他们手上,让她到指定的地点来谈判。

如果她不来,那么杜莉会在正午之前被处死。如果对方发现来的人不止她一个,杜莉也会立刻被处死。

沐葭几乎没有犹豫地甩开所有人一个人来了。她猜测这事与鬼玄阴等人有关。但她也不愿意为这事而求助连菱那一伙人。她本来就独来独往习惯了。

但她也不会傻到自投罗网。她正驾驭着木鸢,在数十里的高空盘旋。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别人从地上抬头,看到的她还没有一颗尘埃显眼。

她在高空将手心摊开,露出掌上一堆极似蒲公英的种子。高空风本来就很大。她掌心这些种子就像一把把雪白的小伞一样被风吹走,极速飘远。

金丹修士的神识所及的最远距离可以到百里。而紫府修士就要差远了。对紫府二气的沐葭来说,二十里已经是极限了。

但翠玉宫的“青脉神叶”之术讲究的就是蔓延。也就是即便距离超过了神识所及的范围,只要中途有某种法宝之类的东西能作为“中继”,那就可以继续延伸。

沐葭不断地将手心的种子撒出,而她眉心的神目则运转到了极致,青色的神目之光已经透出眉心的皮肤,仿佛在她眉心形成了一个实体的天目。

那些飞远的白色种子也如同萤火虫一样隐隐发出灵光。只是在清晨的阳光下被掩盖完全看不见了。它们就像一颗颗微小的神目,不断延伸着她神识所及的范围。

沐葭不断在空中移动着位置,不断地撒出灵种,继续等待。她在等待在如此高空之中洒下的灵种,刚好飘落到哪峡谷中碧绿的湖水中的那一刻。

在她所在如此高的空中看来,那片湖还没有一枚纽扣的大小。但要等到她撒出的种子落入那湖水中也并非不可能。

这些种子名为“三生落英”之种,是她的本命法宝。每一颗种子所耗的法力微小,她几乎可以无穷无尽地化生出来。每颗种子上那些展开的微小的白色绒毛她都可以以神识控制展开的方向,从而部分地改变随风飞行的去向。

当第一颗种子落在水中,她便感觉浑身一凉。紧接着眼前一片暗绿色,这清澈的水瞬间便没过了她的头顶。

翠玉宫所有的灵种都一样。一旦炼成了本命法宝,那么这种子生长而出的所有个体都等同是自己的分身一般,可以不断延展自己的神识之力。

三生落英吸收了水中的养分,向四面长出许多的绿色的枝。这些枝不断分叉,形成了一团如花、如絮,有无数的枝丫向四周展开的古怪生物。

但在水中它看似是一团毫不起眼的水草,静静地沉沦到原本就生长着无数柔软的水草的湖底,然后继续在湖底生长着,几乎漫无边际地往四周扩散开去。

沐葭的真身依然在二十多里的高空,但她的身体仿佛在水下不断地延展,渐渐地扩张到整个湖底。三生落英草并没有视觉、听觉之类的五感,但能传递她的神识,让她以神识感知这这湖底的神识波动和生灵的气息。

敌人约定在这个大湖上显然有他们自己的考虑。可能之一便是对方擅长水遁之类的术法,所以在这湖中作战能带来巨大的优势。另一种可能是这湖水是最好的掩蔽,他们早就埋伏了不少人马在水下,等她一到达附近便一齐出来伏击她。

她动用三生落英作为分身,就可以先确定杜莉究竟在不在水下,以及水下埋伏了多少敌人。如果对方的实力远高于她或者杜莉根本不在,她自然是不会去送死的。

但杜莉正在水中。她的气息还好,只是全身被一条缚仙索牢牢捆住,嘴上贴着一张符纸,使得她无法挣扎也无法说话。她悬浮在水中,缚仙索的另一端困着一块承重的岩石,就像水草一样在水中顺水流飘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浑沌记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浑沌记目录 浑沌记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710 酷刑拷打问赌棍,单刀赴会寻爱徒

9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