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一生一次的勇敢(一)

第611章 一生一次的勇敢(一)

当天际蒙蒙亮时,独孤绾才从房间走出来。

看着疲惫不堪的她,吴婶几次开口,都没勇气问出。

“吴婶,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茯苓已经开始神志不清,或许,她马上就会忘了我们,我突然觉得……觉得我们坚持让她活下去,是不是一种罪孽。”

吴婶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好半天才哆嗦着嘴唇道:“姑娘她……她真的已经不记得我了?”

漫天彻地的疲惫一股脑袭来,独孤绾将背靠在墙壁上,缓缓蹲了下去:“乌勒鲁鸿说,蛊人体内的蛊毒,有一天会彻底失控,这些失控的毒蛊,会一点一点,剥夺蛊人的五感,然后,剥夺他们的神智,他们的记忆,接下来,便是他们的躯体,最后,则是他们的生命……”

吴婶已经听不下去了,那个正在被蛊毒疯狂折磨的,是她爱护了整整五年的孩子,

这五年朝夕相处,她早已把茯苓当成了自己的至亲骨肉。

曾以为,就算真的到了这一天,她也会从容面对,可她却高估了自己。

那个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牵机夫人,也不过是个普通女人罢了。

“吴婶,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她将脸埋进膝弯,别说吴婶,甚至连她,都不敢再迈入那个房间一步。

只要看到此刻茯苓痛苦万分的样子,就会觉得心脏,正被一把刀,一片一片地凌割。

该怎么办?吴婶也很茫然,呆呆看着茯苓的房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来替你们做决定。”

一个清润微凉的声音响起,似冬季荒原上刮过的一道凛冽轻风,振奋人心,却也砭人肌骨。

她猛地抬头,另一边的吴婶,也猛地转过身来。

“夜……”她张着嘴,差点以为自己看错。

他缓步走到她身前,弯下腰,用冰雪般寒凉的掌心,轻轻抚上她的脸颊:“让你独自煎熬这么久,真是对不起。”

她眨眨眼,此刻的夜墨邪,是那么温柔,紫色的眼底,荡漾着浅浅的柔波,隐隐泛着心疼的意味。

看到这样的他,她心神一松,总觉得只要他回来了,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故而,忽略了他眼底深处的一抹森凉。

“快,快去看看茯苓,她怕是要……”她强忍着眼中的泪花,对他催促道。

他放开手,直起身子:“放心吧,有我在,一切都会没事的。”

听到他的话,独孤绾和吴婶,提了一天一夜的心,终于彻底放下。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霜白的身影没入房内。

“墨公子……墨公子是你吗?”虽然五感已经被剧毒侵蚀,但不知为何,病痛折磨中的茯苓,却还是立刻察觉出了他的到来。

轻手轻脚走到榻边,清凉如水的目光,从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人形的茯苓脸上掠过,他挨着床沿坐下,温柔唤道:“茯苓,是我,到我这边来。”

茯苓听到他似乎在呼唤自己,循着眼前一丝光亮传来的方向,艰难挪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侯门狂妃:腹黑国师,惹上瘾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侯门狂妃:腹黑国师,惹上瘾目录 侯门狂妃:腹黑国师,惹上瘾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1章 一生一次的勇敢(一)

6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