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第一〇六章? 落定

第201章 第一〇六章? 落定

柳维很快就收到了吴甫带回来的口信。

他表现得一如吴甫所预料的那样,当即勃然大怒,但外人所不可能知道的是,其实他的内心,反倒是松了口气的。

“彼辈何敢……”

他气炸了一般地起身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吴甫低了头,一声不吭。

片刻后,柳维似乎开始克制住自己的愤怒,追问吴甫在县祝衙门内的详细遭遇,吴甫自然是没有丝毫的隐瞒,把自己进去之后就见到了县祝衙门主事杜仪,说完条件之后杜仪已经露出愤怒的表情,但仍克制着,留自己在他的房间内呆了一阵子,他却是出去了一趟,等再回来,就是如此这般的回复了。

也就是说,这是县祝衙门那边协商后的结果了。

当着吴甫,柳维又复大怒,“彼辈自以为手中握了珍宝,竟敢如此同上官胁谈,实在是目无上官之极!”

骂过之后,他冲吴甫摆了摆手,命他出去了。

等吴甫出去,他脸上的怒容顷刻收尽,在房间内转悠着,盘算了好一阵子,这才不由得叹了口气,然而叹气过后,脸上到底还是露出一点小小的满足来。

彼此打交道已非一日两日,他当然知道高靖杜仪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他们不但能力不错,战斗力不低,论起官场之内的这一套规则,也算精熟,并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拿捏的,更别提糊弄。

站在代表整个郡祝衙门、代表郡祝沈明的这个位置上,自己天然有优势,要通过一次谈判,从他们那里占点便宜过来,还是可以期许的。但这个占便宜,却肯定是在一定范围之内的、而且是等价交换的。

所以,打从郡祝沈明点头允准了这件事,柳维就已经在反复推敲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径直就过去——被打脸已经是肯定的事情了,这想必是县祝衙门那帮人孜孜以求的,而自己只要想达成这笔交易,前提也就必须是把“自己代表郡祝衙门被县里打脸”这件事,纳入到交易范围内来。

然而,他素来知道,人的野心和欲望这个东西,是不会有穷尽的。

所以,先派个下面人过去,激起对方怒火的同时,说不得也是在降低他们的对此事的期待程度了——接下来么,自己“被迫”过去一趟,被彼等占个隐形的上风,算是打脸完成,交易必然达成。

但如果是自己直接过去,说不得那高靖就想要跟郡祝沈明直接谈交易了!

虽是痴心妄想,但他们未必就不敢想!

现在好了,吴甫此去,已经撩拨起了他们的怒火,自己再去的时候,把条件稍微松动一下,让他们心里过一过“郡里有求于我”的干瘾,此事便成了。

心里这么想着,吴甫不急不慌,在自己屋子里枯坐了大半个时辰,等到“怒火”消了,这才板着脸,带了随从,出了门纵马直奔不远处的县祝衙门。

他是郡里的司社,等级与高靖这位县祝平齐,却毕竟是上级衙门的,在部分事务上,其实对县里是有“指导”的权限的。

但高靖虽说附郭郡城,却毕竟是实打实的一地主官,更何况负责郡治之城的他,比郡里其他县的主官也算是隐隐高上半级。

这么综合一比较,两人的地位倒真的可以说是平齐的。

柳维既然来了,县祝衙门这边自然是只有高靖够资格跟他对等。

大家足够熟,熟到几乎是可以把绝大多数的虚假客套都给省了,直接就进入重要的环节,而这也是柳维所希望的。

但是,当两人直接就拉开了刀刀见肉的谈判之后,高靖开出的条件,却险些让柳维直接气炸了肺——这次是真的气了!

第一主功,是郡祝沈明的,这个符合大意,这就跟此次的功劳酬赏一旦发下来,必须全部都是县祝衙门的一样,是基础条件,其实没什么好谈的。

为此,郡里需要向县祝衙门额外支付些银子、马匹,甚至包括一颗“开窍丹”,虽然有些过分,但也还大致在情理之中,是柳维事先便能够料到的了。

但是……第二等的功劳,一共四个位子,全部都是县祝衙门的,是什么意思?

听高靖慢悠悠地说出这一条的时候,柳维甚至不由得懵了一下——如果这四个位子翎州县祝衙门全部留下了,那自己过来谈什么来了?

头功是郡祝沈明的不需要谈,难道我不惜被你们“打脸”地跑过来跟你们谈,为的不就是一个第二等的功劳么?

来之前,自己当然也知道,此前让吴甫过来谈的时候,四个名额里自己要三个,是比较过分的,事实上他自己也想过县里高靖他们会接受这个条件,因此亲自过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保一争二”的打算。

在他想来,头功不必谈,第三等的多一个少一个关系不大,自己这一趟过来被人“打脸”,其实要谈的,就是郡里要拿走第二份二等功劳,到底需要付出什么条件来交换的问题罢了。

然而他没想到,高靖他们好大胃口,竟要四个全部吞下?

哦,也不对,气极过后稍稍冷静下来,他也明白过来了,高靖这么说,其实就跟自己准备开口要两个,但其实已经做好了拿出更高的代价来交换第二个,是一样的道理——他在等着自己给出条件,来换取一个名额!

但是,他们只给一个!

所以事实上,高靖他们心里还是很有数的,这个名额应该就是留给自己的!

但柳维依然有一种被人算计住了、被人拿捏住了的羞辱感觉!

这种感觉,更甚于自己这一趟主动跑过来的“被打脸”!

因为这种“被打脸”,是在预计范围内的,是有了心理防备的,而眼下的这一出,却是出乎了预料的,是猝不及防的!

愣过之后,脑海中心念电转地闪过各种念头,柳维勃然大怒。

“两个名额!”

“绝无可能!”高靖比他预想得还要更加硬气。

柳维的愤怒又再升级。

这时候他觉得,自己或许是被骗了。

对方假意让自己过来谈判,事实上却只是把自己叫过来羞辱一番而已,却从根本上就无意于真的达成跟郡祝衙门的换功协议!

“那此事就可以不必再谈了!”他愤怒地道。

高靖的脸色也变得不大好看了,“那就不谈!柳司社,且饮茶!”

柳维气得瞪大眼睛,哪里还会坐着喝什么茶。

他当即起身,拂袖而去!

临出堂前,他却又站住,回身,怒视高靖与杜仪,道:“尔等好胆!今日之后,且试观彼此前路如何!”

说罢,他再也不看追出来要送的杜仪,大步流星地往外走,连一点最基本的场面礼仪都不维持了,直接上马便走。

然而,事实上还没出县祝衙门大门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

交易……还是要谈的。

也是一定会继续谈下去的。

一只七品的野猪王,县里吞不下去,郡里又需要,彼此之间有着天然的合作基础——县里估计不想给自己添麻烦,毕竟,他们是怎么猎杀了一只七品猪妖的事情,如果长安太祝寺认真调查起来,他们也不好分说,而郡里呢,也不会放任那么大一桩功劳,就这么溜走!

所以,说白了,过去种种,无论是只派了吴甫来的倨傲、自己亲自过来被他们打脸、乃至于刚才的出离愤怒,等等等等,也都是谈判的一部分罢了!

彼此见过了真章,大概弄明白了彼此的底线,接下来反倒好谈了。

回去的路上,柳维打算下午再把吴甫派过来,大概他跟杜仪拉锯个两盏茶的工夫,最终的协议也就可以达成了。

只是看来只能拿到一个第二等的功劳了。

郡里沈明郡祝之下,最高者三人,自己的本意是拿过来两个二等功,自己作为主持此事之人,占一个名额,谁都说不出个不字来,剩下那一个,正好抛出去,让他们两位抢个头破血流好了。

但现在么,只有这一个名额,自己占了,说不得要同时承受他们两个的嫉妒与敌视了!——这是很头大的一件事!

倒不是害怕另外两人的嫉妒与敌视,主要是这使得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叫人心里极不舒服。

然而,他才前脚刚刚回到郡祝衙门,叫他更加震惊的事情,便尾随而至了——他才刚坐下,茶水尚未沏好,便听下面来人汇报,说是翎州县祝衙门主事杜仪过来,递了一份公文来。

柳维大惊失色,当即命人把公文拿上来。

打开一看——翎州县祝衙门居然正式递了公文上来了!

他们说不谈就真不谈了,直接把郡祝衙门彻底从这件事情里踢了出来,整个击杀七品猪妖的事件,完全被描述成了翎州县祝衙门的一次集体行动!

柳维根本无心细看,只粗略扫了一眼,先是胸中涌起惊天之怒,随后却是不由无力地叹了口气——高靖的意思,他已经是彻底明白了。

把公文丢到书案上,他随口问了一句,果然,那杜仪还没走。

再次叹了口气,他却也是别无他法,思索片刻,无奈地派人把吴甫叫了来,叮嘱他去跟杜仪谈判——头功是郡祝沈明的,二等功劳只取一人,这是底线,除此之外,翎州县那边有什么条件,只要不是太过分,都尽可以答应下来。

于是,连半个时辰都没用,他就得到了杜仪交上来的第二份公文。

这份公文,很认真地描述了郡县两级官方修行者在郡祝沈明的带领下,从侦查、埋伏,到最终联手击杀七品猪妖的全过程。

与上一份公文的描述,大相径庭。

而这份公文里,很明显地在第二等的功劳描述里,空出了一个人的名额,第三等功劳那里,也很大度地空出了三个人的名额。

作为交换的是,郡祝衙门要拿出一大批的银子和物资、丹药、符箓,并且承诺在年底之前,在郡祝这边的击杀行动报功里,添加两个人次翎州县祝衙门的官方修行者进去。

最终得到这样的结果,柳维心中并无丝毫欢喜。

他深深知道,从头到尾,自己都只是在对方划出来的圈子里打转罢了!

而此事的最终处理结果,也几乎是完全遵循了翎州县祝衙门高靖等人的心意,至于自己,事实上,只是被动接受这次的交换而已,却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能力——这是比谈判失利更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

午后时分,经过柳维亲自起笔润色的新的公文,已经完成,柳维亲自拿了公文去到后堂,面呈郡祝沈明。

沈明仔细看过,没有表示什么异议,对于交换的内容,也只是简单问了问,便命人拿去用了印——这就是同意了,准备据此上报了。

也就是说,只等翎州县祝衙门把那只七品猪妖的妖尸送过来,此事就算是彻底尘埃落定了。

而自己的任务,也就算是差强人意的完成了。

但是,吹捧了沈明一番之后,从后堂里出来,柳维脸上的神色却益发地阴沉起来,等回到了自己的公事房,他当即命人招了两个自己平常得用的下属过来,把杜仪此前交上来的公文,甩给他们看。

等他们都一一看过,他道:“通篇胡扯!你们两个,接下来给我全力调查此事!以他们翎州县祝衙门的人员配置,不须我多说你们也明白,他们绝对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猎杀一只七品猪妖!”

“所以,给我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给我打入到他们衙门内部去,层级越高越好!我要知道此事的真相!”

“他们必然是买来的,所以,我要知道他们是从哪里,从谁手上,买到了这样一只妖尸。又为此付出了什么代价!”

顿了顿,他杀气腾腾地道:“最好……把同他们做交易的那边的底细,也给我摸清楚!尤其要记得,我需要一点方便动手的、他们自己也解释不清的东西,你们……明白本官的意思吗?”

两人当即心领神会,齐齐凛然拱手,道:“明白!”

***

遇到点事情,且有点棘手,花了几天时间才解决了。因为不知道啥时候能弄好并恢复更新,所以当时也就没请假,这样做其实不大好,向大家道个歉!

眼看又要过年,这个月的更新实在是没脸说啥,只能说容图后补吧!

鞠躬致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1章 第一〇六章? 落定

9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