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人心即道

第49章 人心即道

大战过后,一地狼藉。

高靖只跟周昂简单聊了几句,就转身回到院子里。

这一战赢得不算太难太险,但也并不容易,那个被雌妖十指切入了两边肩胛的家伙,看上去血淋淋的,但其实并不算大伤,该休息休息,会很容易康复,反倒是那个被雌妖含愤之下一脚踹飞的家伙,才是真的重伤。

不过还好,高靖检查又询问了一番,确定也不是什么难以痊愈的问题。

说白了,对方虽然妖法厉害,如果没有那三道符限制住她的妖法,这边甚至都未必能赢,但她毕竟只是个九品的妖怪。

妖怪一旦成为妖怪,肉体力量会极为强横,但再强横的肉体力量,也仅仅只是肉体力量这个层级的击打而已——会重伤,但一般不致命。

杜仪一声招呼,院子外面很快有人进来,把伤员们都架走。

立了功的弓箭手们也已经纷纷从屋顶、墙上下来,一番点检之后,他们很快就把刚刚经过了大战的院子给尽力恢复成原样。

其实没多大损伤,最大的损伤大概要算是两支箭射中了庭前的枇杷树——箭头拔下,留下了两个窟窿,看来得堵一堵,不然雨季一过,雨水灌进去容易腐烂。

他们忙他们的,周昂做的第一件事,却是过去把陈靖世伯的儿子给扶起来——但也仅止于此,他有点晕乎乎的,也并不认识周昂,而且还没等周昂说句什么,卫慈卫子义已经过来,道:“子修兄,这些事情,还是让我们先处理一下吧!”

周昂愣了一下,但什么都没问,随后就让开了身子,任由卫慈招呼人,把他也架起来,带走了。

等到战场被一帮熟练工麻利地收拾个差不多,高靖才又走回来,跟周昂并肩站了一会儿,道:“这种事情,容易引起恐慌,必须要进行封口的。”

周昂点点头,问:“不会为难他们吧?”

高靖道:“子修兄放心,绝对不会。像他们父子二人,都是读书人,如果他们愿意,都可以留在我们衙门里,做一些简单的事情。”

周昂抿抿嘴,问:“要是不愿意呢?”

高靖沉默片刻,道:“那就只好把这两天的事情给洗掉。不过你放心,咱们郡里有高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安排一段幻术,把他们这两天原本的记忆,都给洗掉,保证不留下任何痕迹,也不影响他们以后过活。”

周昂闻言不由愣了一下。

脸上保持着镇定,但他心里却是不由得一惊:卧槽,修持之人是连这种技术都有的吗?能把记忆都给人洗掉?

但仔细一想,他又觉得这似乎也很正常。

山精鬼怪之事,被编成故事,到处流传,但其实没几个人真的信,大家都是当成故事来说,这才使得民间安定,但事实上呢,这才多少天的功夫,自己都已经遇到两起这种事情了——虽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概率,有可能是偶然现象,但据此可知,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少。

要是官府方面没有这种洗去记忆的手法和技术,只怕早就民心惶惶了。

换个思路去想,也幸亏是有这种解决方案的,不然就要变成全民皆谈杀狐妖了——但还是不对,全民皆谈杀狐妖,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啊?

周昂有心想问问高靖,但彼此交情有限,犹豫了一下,他还是不懂装懂地点了点头,道:“也罢!看他们怎么选吧!”

…………

本来只是去交上活儿领工钱,忽然就变成探病,又从探病变成杀妖,随后又留在陈家的院子里帮人“压阵”,一个大上午,就这么耽误过去了。

等到周昂与高靖他们一起走出院子,又回头看衙门里的人锁好了院门,抬起头来看看太阳,都已经快到午时了。

但他仍然选择了先出城一趟,因为马上要过去的这个上午,先是自己出手,随后又旁观别人出手,尤其是后面旁观的这一场,让他脑子里爆炸一般多了很多的知识,但与此同时,也积攒了很多问题。

这个时候,当然是求知欲压倒一切!

那个火球,啊不,那应该算是火焰吧,他是怎么捣鼓出来的?

那三道符是通过什么方式,把那黄鼠狼精的妖法给限制住的?

哦,还有,那妖元要怎么才能熔铸到别的器物里?

其中有个人能凭空弄来石头砸人,那个算不算召唤类的法术?跟我的召唤裁纸刀所用的“刀来”符,是不是一码事?

妖元这个东西,跟妖法既然不是相伴相生的,那根据现在的经验来看,妖元是对妖法有极大的加强作用的,但为什么妖法在使用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灵气波动呢?它似乎只是在调动空气而已。这个又是什么原理?

还有还有……

…………

到了山上,庙里的爷俩刚端起饭碗。

周昂也不见外,自己去拿碗,盛了一大碗饭,就着郑桓师叔不知道又从哪里“买”来的一盘蘑菇炒山笋,咔咔咔干掉了一碗饭。

饭不够吃,不过好在敖春做饭比较快。

祖孙三代吃过了饭,周昂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求知欲,把上午经历的事情竹筒倒豆子一般,说给郑桓师叔听。

当然伴随着的,是连珠炮一般的各类问题。

也可能是逐渐熟悉了他的学习方式吧,现在郑师叔对他层出不穷的问题,和那种万事都要求个所以然的态度,也已经适应了。

等他说完了,就慢慢解答他:

“火焰很简单啊,你不是会点火了吗?无非就是你以前点的是蜡烛,点的是纸,是柴,现在要点的是什么都没有而已,灵气本来就无所不能,想打出火焰,就把体内的灵气推出去,点着了不就行了?”

“啊?”

“敖春,你给你师伯展示一下。”

敖春伸手一指,刷,一团小火苗离指而出,飞出去几米,倏然消失了。

然后他回过头来,既然把下巴磕在手腕上,听师爷爷跟师伯聊天。

这就有点尴尬了,不好意思继续问这个问题了。

似乎这真的有可能……是个很简单的事情一样。

“哦,妖元这东西,跟你说过吧?其实就是还没有成型的元丹嘛!一旦成丹,就可以施展许多操控灵气的玄妙法门,但妖元的话,也就是把本来就有的妖法给加强一下,没什么大不了,哪里用得着什么符!来,师叔告诉你怎么破……”

“这都行?就怎么……就能打破了?”

“当然!些微妖法,能困住别人不稀奇,你要是也被困住了,不免让你师傅和我,都面上无光啊!”

“至于那符,我倒是无从去猜,不过大概也就是锁定范围,限制妖元而已,其实不需要那么复杂的,你若是想做符,师叔告诉你一个思路……”

“妖元熔铸进器物?此事容易……”

“召唤石头?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分类,大概算是吧?其实就是一个预设的器物而已,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你自己琢磨……”

…………

噼里啪啦!

周昂提一个问题,郑师叔解答一个问题,没多大会儿,就聊完了。

但聊完了周昂反倒有点懵。

郑师叔把这些东西都解释得太干净利落,也显得太简单了。

虽然……虽然……虽然好像仔细一想,的确是应该就是那么个道理,但总觉得事情不该那么简单似的!

这可都是法术啊!

尤其是那三道符克制妖元和妖法的事情,在师叔那里擘解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他甚至直接给出了调动灵气化解被“凝滞”的办法。

想了半天,周昂决定自己回头逐一试验之后,再拿来请教师叔。

但紧随其后,他就想到了最要紧的一个问题——所谓的洗掉记忆。

这一次郑师叔闻言,倒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呵”了一声,道:“现在朝廷不止负责捉妖,连这种手法都已经普及到底下了吗?真是……唉……”

他这话里,似乎带着无穷的沧桑与感慨,反倒听得周昂愣了好一会子。

当周昂再次追问,郑桓师叔犹豫了片刻,道:“如果是有人专门修炼这个方面,其实……也无非就是幻术的一种。记忆这个东西,哪是随便谁都能洗掉的?只是被遮盖起来罢了,一旦遇到特殊的情形,比如再次碰到妖怪,这种记忆随时可能会重新蹦出来的!”

“当然,对他们来说可能也无所谓,再遇到妖怪,记忆苏醒,无非就是再洗一次就是了。嗨……”他摇头苦笑,“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下心思去做这个方向……随他们去吧!无碍大局!”

但想了想,他却认真地对周昂道:“你师父现在不在,师叔要提醒你一句,望你谨记:若遇一时关碍,这种小技法,适当的用一用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你要知道,万物有灵,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切莫以为自己已经超凡脱俗,而生出什么轻视玩弄之心。”

“这天地之间,最大的东西,不是灵气,是道。”

“什么是道?”

“人心,即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目录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章 人心即道

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