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第1050章

每一种黑暗生物都以伪装的方式混迹在人类当中,不易被察觉,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卸下伪装显露出真实面目。猎人们通过各种蛛丝马迹去区分人类当中混迹着的恶魔,将其抹杀。

猎人没有超能力,他们只是一群擅长于应对各种特殊生物的普通人类。

本书中的大部分独立事件都会以恐怖案件的方式进行描述。

故事主线:

男主角江影,十八岁,身份是学生的同时也是一名还处于接受考核阶段的夜行猎人,他具有自古以来最适合猎人职业的一种体质,能够免疫一切超自然的能力,包括巫师的巫术、吸血鬼的血毒、恶灵的蛊惑等等,简而言之,法术免疫。

本书的主线就是主角从见习猎人一步步成长为最高等级猎人的全过程。

吸血鬼篇:

江影所在的S市发生了连环杀人案件,该系列案件的行凶者是一只新生的吸血鬼,江影的导师以猎杀这只吸血鬼作为他的考核内容之一。江影以自身为诱饵,最终猎杀了目标吸血鬼——何诗韵,但因为“何诗韵”的人类身份是一名刑警而陷入了麻烦。

女主角“楚灵”,作为死者何诗韵的闺蜜兼同事,通过案发现场的蛛丝马迹追查到了江影。由于双方有着共同的目的,两人的关系从敌对切换为合作,一同追查何诗韵案件的真相。经过对案发现场的重新勘察以及多次的死里逃生,江影和楚灵二人发现了某吸血鬼族群长者在S市的一家孤儿院内“制造”后裔的真相,而此前被江影猎杀的何诗韵则是因为经常去孤儿院探访孩子而意外被血毒转化成了吸血鬼,同时,吸血鬼族群也盯上了具备特殊体质的江影。

最终,在危机关头,猎人协会的其他高级别成员找到了江影和楚灵,合作杀死了该吸血鬼长者。江影结束初步考核成为正式的猎人。

————

恶灵篇:

一所大型的镜面迷宫娱乐场发生凶案,除了已发现的尸体之外,还有数人进入迷宫之后就神秘失踪。

恰巧江影的猎人导师外出只留给了江影一个日记本,并且该事件就由他负责处理,从不相信世间有鬼魂的江影遭遇到了游离在镜子中的恶灵的袭击,他的疫法体质让他免疫了恶灵的精神蛊惑,但为了将迷失在迷宫内的人带出来,江影必须自愿地进入所有人各自被困的虚拟世界。

借助导师日记本当中的种种经验,最终江影成功地营救出了所有人,而恶灵迷宫也被猎人协会封存。

————

食尸鬼篇:

江影顺利升学S市大学,在同学沈小龙的怂恿下一起加入了学生组织的灵异社团。

医学院系经常有器官标本被盗的传闻但并没有得到重视。直到一宗跳楼事件的发生,深夜跳楼身亡的学生尸体却在警方抵达现场之前就神秘失踪。

江影所在的社团组织了一次作死的探险活动,一伙人在放假期间进入到大学所在的郊区野外进行探险,原本只是一次策划好的相互吓唬的玩笑活动,最终却演变成了多名成员的失踪,江影和沈小龙两人在野外默契配合,与丛林中的诡异生物周旋对抗,最终社团中的学生得以安全回归。并且江影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秘密猎杀了以尸为食的诡异生物。

然而经过江影和楚灵后来的重新调查分析才弄清楚,本案真正的邪恶之人,却是灵异社团的学生社长,心理扭曲的他在偶然一次目睹了食尸鬼之后,就疯狂崇拜上这种黑暗生物,医学院丢失的标本、跳楼的女学生以及社团的野外活动都是他一手组织策划,只为了向那丛林中的生物“供奉”。

————

狼人篇:

在孤儿院吸血鬼事件中江影就曾经察觉到有狼人出现的踪迹,虽然没有找到确切的目标但江影一直都在暗中调查,最终,他将锁定了大学内的一名女孩——“陈小溟”,江影断定那匹孤狼就是她,然而就在他做好万全准备展开猎杀之后,才发现对方一直都在等自己出手,因为除了陈小溟一只狼人之外,她还有三个同胞的哥哥。江影以为自己会被反猎杀,然而对方却只表示它们的族人不想要战争,之所以来到这座城市只是追踪此前的吸血鬼氏族而来的。江影只好选择了妥协。

但不久之后S市的郊区就爆发了一宗的碎尸案,江影认定就是兽化之后的狼人干的,他后悔自己相信狼人的鬼话,独自一人设置埋伏猎杀了陈小溟的三个同胞兄弟,只有陈小溟一人逃脱。案件不了了之……

————

巫师篇:

楚灵的刑侦案件中遇到不惧怕热武器的凶手,故而向江影求助。

但是猎人协会禁止江影插手该事件,表示会有相对应的高等级猎人去处理目标生物。可是因为楚灵习惯性的只身犯险,江影不能看着她送死,最终还是卷入案件其中。

巫师是现实世界中除了吸血鬼氏族之外唯一具备团体组织性的黑暗生物,能够以特殊的方式扭曲物理规则。

在光明区的吸血鬼案件当中,江影的特殊体质已经被氏族洞察,此次巫师的真正目标就是江影,因为疫法体质是巫师世界最大的敌人。

斗争中,江影的猎人导师惨死,S市的猎人协会格局陷入混乱。协会高层仲裁者暂接了S市的协会管理权,但江影却发现仲裁者内已然有巫师潜伏。

最终,江影杀死了仲裁者内部的巫师。

但因证据不足,被协会拘禁。

楚灵和沈小龙以及S市猎人协会的其他成员为江影洗清了罪名。

而至此江影也认识到了协会经过漫长岁月的更替已然不再圣洁如初。

————

最终篇:

北方W城有巫师集会,屠杀了该城的所有猎人。

猎人协会召集联合行动,凝聚了各大城市的精英猎人,对该城的黑夜进行最后的清剿。

但是江影最终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一次针对巫师的猎杀行动,而是猎人协会内部的一次自我清洗,高层的仲裁者当中有人意图将协会当中所有不定因素人员彻底抹除。江影遇到了失踪已久的狼人陈小溟,她已经是濒死状态,告知了江影她被禁锢在猎人协会总部期间的所见所闻——协会并没有将他们猎杀行动中剩下的邪恶生物封存,而是以各种手段进行了重新的系统化控制,包括当初孤儿院里那些染了吸血鬼血毒的孩子、镜子中的恶灵、巫师的残尸,他们甚至将江影所在大学的灵异社团的那个崇拜食尸鬼的师兄彻底扭曲转化成了食尸鬼。

这一切都是仲裁者高层中的“光复组”所为。

光复组厌倦了猎人组织原先的运行模式,认为应该掌握并利用这些邪恶力量,他们不甘再遵守猎人历代的规则,认为历代猎人辛辛苦苦守护的世界,就应该属于猎人,应该由猎人来统治。

“诶等等有话可以好好说……”

江影刚开口想要说点什么时候。

那个瘦的皮包骨的灰衣老头的手指轻轻一动,一股彻骨的冰凉就直接扑面而来,阳的嘴瞬间就被冻住没法说话了。

“日……”

他只能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果然,电视剧里面那些女子被看了身子就以身相许的剧情都是他妈的骗人的。

……

“那这个毛贼就交给我处理掉吧。”

灰衣老头微微侧过头示意道。

“嗯,麻烦焦伯父了。”那女子这回倒是非常礼貌地低了低头,随后补充道:“伯父也不用再在意这个毛贼,将他和血奴一起丢在血奴坑里留着明天祭祀便是了,好好地一身血肉,要是就这般随意地杀掉,也是白白浪费了怪可惜的。”

女子说话的语气总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似乎根本就不是在讨论如何处死一个人的事情。

江影当然不知道所谓的血奴和祭祀代表着什么,但是很显然下场肯定和死没有什么两样的了,甚至可能比死还惨。

你说这叫什么破事嘛,刚死了一回,好不容易以为自己捡了个漏碰上个什么类似穿越的奇遇,结果转眼又要死……

不就是看了你们家大小姐的屁股嘛,多大点事……

……

尽管这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的确有几分姿色……呃,应该说是相当有姿色,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在江影见过的女人当中都可以排到第一行列的,但是尽管如此,江影也不认为一睹芳容值得他用自己的狗命作为代价。

但这个世界很显然和江影过去生活的不太一样。

这里的人好像,都很强大?

……

江影回忆起一个多小时之前他跌进浴室的时候,是被那女子一掌轰出来的。

要知道江影本身是一个格斗爱好者,虽然谈不上有多能打,但体格以及格斗意识还是有的,在过去那个世界里是绝对不可能被一个女孩一巴掌扇出几米远的。

……

而眼前这个世界的一切都颠覆了江影的认知。

……

现在,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随着灰衣老头的招呼,大堂之外走进来两个类似守卫的皮甲壮汉直接把江影拽走。

江影本来就动弹不得,只能像条死狗一样被拉着离开了这里。

那俩守卫本来还带着镣铐和锁链,结果进来一看发现江影“自带”了枷锁,便耸了耸肩,直接拽着江影脖子上的枷锁把他拉走了。

而从头到尾一直悬浮在江影眉心上的那根针也飞回到了灰衣老头的手中。

……

这场“审讯”开始得突然,结束得也非常突兀。

江影完全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他现在几乎就是待宰的羔羊了,正在被送去什么所谓的血奴坑。

……

他被拖出大堂。

经过很多阴森的室内通道之后,来到了一片开阔位置。

江影注意到,这里很多地方都有相同打扮的守卫在看守着,它们通常都站在阴影当中,如果不仔细去观察的话是很难察觉到他们的存在的。

离开大堂之后,江影就再也感觉不到那种古色古香的气息了,外面的墙体和道路全都充斥着一种墨色的阴冷和肃穆之气。

……

而直到江影真正见识到所谓的血奴坑的时候,才明白,所谓的血奴坑,实际上就是一个类似监狱的地方,不,准确一点说,确实是个坑,只是作用上和监狱差不多,都是用来关人的。

在一片开阔的地面上,有九个巨大的坑呈九宫格的方式排列着。

周围有很多守卫在站岗。

而这些坑非常大,根据江影目测,至少也有百来平方的覆盖面积,注意,这里是指单个大坑。

至于深度,他就不得而知了。

由于现在已经是深夜,到处都一片漆黑,江影也看不到坑内有什么东西。

此时,他已经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至少嘴巴是可以说话了。

不过就在他正想要开口询问坑里头都有些啥的时候,那俩看押他的守卫就一脚把他从地面上踹向了大坑中去!

……

砰!

“我*你大爷……”

江影跌落到了大坑底部,摔了个狗吃屎。

事实证明这个坑比他想象的要深很多。

还好地面上的泥土比较松软,不然这一摔少说也得断几根肋骨什么的。

江影踉跄着站了起来,他抬头看了看上方,据目测,这个坑的深度少说也有七八米,自己真是命大,要是磕到石头什么的,岂不是当场又回去找那个斗篷老哥了?

但就在这时,江影感觉自己胸口上有一丝撕裂的疼痛。

由于光线太过于昏暗,他只能用手摸一摸疼痛的位置。

“嘶……”

一股血腥味飘进了江影的鼻子中。

他的胸口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了一道长长的豁口,虽然不算很深,但是鲜血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

正在纳闷怎么会被切开这个伤口的时候,江阴才发现他面前的地坑内壁上,布满了无数尖锐的刀刃……

整个地坑的内壁都如此,各种长短不一的刀刃由内而外地固定在墙上。

刀刃之密集程度,令人头皮发麻。

这些刀刃当然就是用来防止地坑之中囚禁的人沿着内壁爬出去的,虽然足足有七八米深,但是这个高度,如果内壁有一些可以着手的凹凸位置的话,某些人还真的有可能爬的出去,但如果整个内壁都镶嵌着刀刃的话,那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

很显然,江影从地面上蝶落下来的时候一定是划到了某一根刀刃,胸口才被割开了这么长的一道豁口。

虽然很倒霉,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还得感谢那俩踹他的守卫用力很猛。

如果江影是贴着地坑的内壁跌落下来的话,那可真是他妈的碎尸万段了。

……

江影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其他部位,看看有没有被忽略的伤口。

所幸并没有,伤口只有胸口上这一刀。

刺痛感不断地增强,疼的江影直咬牙。

……

然而这并不是血奴坑的真正可怕之处。

江影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己的伤势,直到他察觉自己身后有某些动静之后,才意识到不对劲。

等他缓缓回过头来之后,才发现……

此时,已经有无数个被“惊醒”的“人”,两眼放光地在盯着他。

……

……

江影和所有精英组在W城内遭到埋伏,他们最终险胜并侥幸存活了下来,但在江影的领导下,他们制造了一集体团灭的假象,蒙骗了光复组。

在光复组彻底控制猎人协会仲裁者高层所有成员的情况下,江影等精英潜入了猎人协会总部,完美地展开了一场针对猎人的猎杀。

猎人协会进行了一次彻底的重新洗牌。

本世纪最大规模的狩猎行动,目标并不是黑暗生物,而是依附于“光复组”的整个腐败的猎人体系。

……

至此江影才明白了自己死去的导师常说的那句话:

“黑夜不可怕,恶魔也不可怕,最可怕的还是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是反派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是反派目录 我是反派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50章

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