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4章 谋定(上)

第1554章 谋定(上)

于楚宁月而言,的确需要关于玄霜国的情报,但这个前提是建立在对方无害的情况下。此刻的她,已然知晓这老妪用心险恶,且身上存在转脉境符箓,如此一来对于自己等人来说,便是一个威胁。

她此刻居高临下,显然是想以气势震慑自己,那么她想要的,多半便是拖延时间。

楚宁月虽不知对方为何要拖延时间,但既然眼下老妪已对自己起了杀心,那自己便没有理由满足对方的拖延。故而此刻出手,毫无保留,残阳神诀术力翻涌而出,看似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指,实际上却蕴含了她此刻的七成术力。

白发老妪显然没有想到,这区区开元境竟敢对自己出手,却是忘记了如今的自己,不过凝气境修为。此刻心中愠怒无比,抬手之间便御使那十余柄飞剑,朝着流火攻杀而去。

在她看来,那平平无奇的一道流光,根本挡不住自己的飞剑。可是就在其出剑的同时,却忽觉双足一沉,下意识低头之间,却见两道流火,已不知何时缠绕在其双足之上。

白发老妪见状心中大惊,立即施展御剑之法,想要挣脱两道流火。可就在此时,一道火线射线,却已然穿过飞剑,无声无息来到其眼前。

她只来得及喊出一个“别”字,便被火焰射线洞穿眉心,立时便如同之前的幻身一般,被烈焰吞噬,身形消散一空。只可惜,她身上残存的两张符箓,也因为烈焰被燃烧殆尽,化为虚无。

“做得不错。”

“嗯?!”

正当楚宁月击杀白发老妪之际,其耳中却传来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这让她心头一紧。因为她方才出手斩杀老妪之时,便有留意四周,担心白发老妪只是旁人的一颗棋子。

可是自己的神识,却并未发现周围有人存在,如今这传音来得十分诡异,而且这声音颇为陌生,从前绝未听过,这让她心中莫名升起一丝不安。

“是你么?”

楚宁月淡淡出声,仿佛自言自语,但周围却无人应答,那个声音也不再响起。多了半息功夫,她方才收回心神,无奈摇了摇头,告诉自己,这才过去半日不到,绝不会是那个人。

“谁?”

就在此时,方显长老忽然出声,方才楚宁月与白发老妪交手,虽只是顷刻间便分出生死,但老妪的飞剑,却也还是弄出了一些动静,吸引了方显长老的注意力。

方显此刻出声,正是因为听到了师妹方才那一句发问。不过他此刻的询问,注定得不到原本想要的答案。

“一名凝气境修士,身上存有转脉境符箓,来者不善,我已将其斩杀了。”

听到师妹如此说,方显眉头微皱,若有所思道:

“凝气境,凝气境....这么说,此人全盛时期,至少也是虚丹境了。”

“虚丹境?难道方才那人是悬剑门掌教?但她为何要攻击我们?”

楚宁月此时的思路回转,回想起方才那老妪称呼自己为蝼蚁的一幕,如今想来,她恐怕是忘了她自己的修为也只是凝气。有这种思维,意味着此人平日里,定然境界与身份不低。

而这里又是悬剑门所在,故而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

“此事原由如何尚不可知,但眼下有两件事,必须尽早完成。第一,找出我们失去修为的原因。第二,火速离开此地,先出玄霜国,再从长计议。”

方显长老此刻,心中如同楚宁月一般,皆在怀疑今日所遇之事,乃是有心人刻意谋划。方才自己等人既然已遭袭击,便有可能遭受第二波侵袭,眼下唯有先恢复修为,方是最佳选择。

不过,摆在眼下的第一道难关,便是如何....

“嗯?”

心念至此,方显长老却发现,法舟之上如今散落的几柄飞剑。以他玄丹境大圆满的眼力,一眼便看出这些飞剑的品阶不凡。虽然比不上神水剑楼的灵剑,但在不入流的宗门之中,绝对算是上品。

原本自己还在担心,凭自己与师妹两人,要如何将法舟上其余三人安然带下这百丈高的法舟。但眼下,使用这无主飞剑,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下一刻,两人对视一眼,分别行动,方显长老负责带着司空晋,而楚宁月则带着天海道庭两女。如今的两人,虽然皆已不是剑修,但曾经却修过剑诀,所以对于御剑术并不陌生。

加之如今飞剑的主人已经陨灭,两人操控这两柄飞剑,并不是什么难题。随着一阵破风声起,两柄飞剑便一前一后,朝着法舟之下跃去。。。。

“前辈!”

就在两人临近地面之时,楚宁月却忽闻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呼。她此刻回身之下,却意外发现之前的佝偻老者,此刻竟还未身死,不过距离身死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因为他此刻,正不知以什么法子,吸附在法舟外壁之上,显然已经支撑不了多久。若是没有遇到自己的话,他今日多半还是免不了摔死的结局。

不多时,楚宁月一行五人,加上佝偻老者,便安然落地。只是此地炼狱般的场景,以及浓郁的血腥之气,便连楚宁月与方显长老见了,心中也有几分抵触,实在不是什么说话的好时机。

至于那佝偻老者,凡人之身,在修士眼中,与草木并无什么不同。所以他此刻,早已被方显长老禁声,并以气机锁定,动弹不得。不过虽是如此,那佝偻老者,却还是涕泪横流,自以为说的话对方能够听到,所以哭诉武林浩劫。

“这飞剑的损耗虽可忽略不计,但也终归是一种消耗。眼下,你我还是速离此地吧,先出玄霜境,看看如何恢复修为。”

方显长老扫视了一眼四周,确定此地并无修士藏身之后,淡淡开口。至于楚宁月,自然不会反对师兄的判断,更加没有理由进入玄霜国以身犯险。

玄霜国那些人,于她而言只不过是萍水相逢,虽算是有些交情,但却还达不到朋友的层次,更谈不上关心。

可就在两人准备离去之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却从旁响起:

“两位道友且慢!”

听到道友二字,方显长老立即警觉,此刻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见一名样貌粗犷的男子,此刻身形踉跄而起,正朝着自己两人。转念之间,方显长老便已想到,此地既然灵气禁绝,那一般修士,自然也就没了修为。

所以自己方才用灵气感知的法子,探知周围是否存在修士,的确还是有些不妥,如今倒是忽略了眼下此人。只是这种地方,终究不宜久留,对方虽然没有修为,但也不一定便完全没有威胁。

因此....

“我们走。”

方显长老淡淡出声,而后便要御剑,带着佝偻老者和司空晋离开。却未想到,那一旁的粗犷男子见状,似是乱了心神,大喊一声道:

“道友!在下悬剑门宗主方徐有,请两位道友出手,救我悬剑门子弟,此恩悬剑门日后必定铭记在心!”

说话间,粗犷男子便将宗主令牌取了出来,似是生怕眼前两人,不相信自己的身份。眼见此举,让两名修士停下脚步,粗犷男子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却在此时,听到一句询问。

“你说自己是悬剑门宗主,那你可认得一名白发老妪?”

楚宁月淡淡出声,而方显长老此时,却已明白了自己师妹的用意,心念一动,便已朝此人御剑而去。下一刻,粗犷男子再度开口,却是一句:

“两位认得家母?”

却不知,这句话,会是他今日说的最后一句...

“师兄,你....”

眼见方显长老忽然出手,随即悬剑门宗主,便倒在血泊之中,楚宁月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因为这一切,发生的都太过迅速,迅速到楚宁月来不及出手制止。

“我们既已杀了那老妪,留下他迟早是一个祸害。杀人者人恒杀之,那白发老妪既然对我们起了杀心,我们击杀此人也是常理。”

方显长老说出这段话后,让楚宁月觉得有几分陌生,不过这却不代表她不理解师兄的做法。只是她正想开口,却听方显长老,继续道:

“师妹,这丹青天下,远不如你心中那般美好。弱肉强食,才是修士界的本分。如果今日,换做残阳宫是悬剑门这种不入流的宗门,那你我今日,便是司空晋等人手中的弃子。

希望今日之后,师妹能够看清一个道理,明白我和大师兄这些年的苦心。”

楚宁月不知二师兄今日是怎么了,为何忽然对自己说这些道理,不过自己却早已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终日待在残阳宫山上的的三长老,而是经历诸多变故的楚宁月。

有些事自己不说,并不代表自己不清楚,于是点了点头道:

“师兄放心,这些事,我心中明白。”

“嗯,那我们这便离开吧,此地久留一分,便是危险一分。”

说罢,方显长老率先离去,而楚宁月则是回头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悬剑门宗主,随即远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虚空极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虚空极变 虚空极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54章 谋定(上)

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