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一血玲珑

第728章 一血玲珑

皎洁的月光下,如烟的轻纱覆体,女孩子轻吟曼舞,纤巧的玉体时隐时现,缥缈如仙。

蓝桥固然看得心旌摇动,梁上的三女偷眼看去,也生出不同的感受和滋味。

女孩子的穿着和舞姿十分大胆,在诱惑力十足的基础上偏又给人以一种唯美,让人难以直视近乎窒息的冲击力。

白雪音虽然自己也是女人,仍忍不住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同时心中暗自将其与李静姝在河谷与蓝桥告别时的最后一舞相比较。

花语夕则心生感叹,暗道柳月遥在勾人魂魄的技巧上,的确并不逊于自己,像这样集纯、仙和欲于一体的舞,再配合上绮幻香,任什么男人都得给她迷住。

风夜菱却是不屑,只冷眼瞧着卖力施展的柳月遥,对她的“月下之舞”十分不以为然,心道蓝桥如今有自己和李静姝相伴,对于上乘的舞蹈应已习以为常,岂会轻易被她迷了心窍。

柳月遥倏地欺近。

她先是踮脚一个小跳,旋转一周后好似飞鸟投林,将她发烫的身子往蓝桥的怀里纵去,同时梦呓般唤道:“好哥哥,抱我。”

只待蓝桥将她抱住,她就可贴身施展媚术,以蹭挤揉捏等法子让其沉沦欲海,再难自拔。

她成功的经验超逾千次,对此信心十足。

梁上的风花雪三女则屏住呼吸,不止眼下月仙般的少女将和自家夫君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蓝桥肌肉蓦地绷紧,在柳月遥香风及体前闪电般伸出一指,点向其肋下的要穴。

他算准了时机,在柳月遥信心最盛之时出手,后者疏于防范的情况下将瞬间失去战斗力,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然而他却点了个空。

柳月遥咯咯一笑,娇躯如轻烟般向后飞飘开,媚笑着道:“原来哥哥根本没被奴家蛊惑,在这等着暗算奴家呢。”

蓝桥见已失手,内心的挫败感一闪即逝,从床上跳下来,冷然道:“这屋子被团团包围,你已插翅南飞,还是乖乖投降吧。”

柳月遥倚在窗边站定,一副根本不急于逃走的模样,还极慵懒地打了个哈欠道:“这么些时日不见,哥哥进益很多呢。幸亏奴家有上次的教训,防了哥哥一手,不然可就被哥哥捉住,任由哥哥摆布了呢。”

她声音甜腻娇媚,说到最后有些楚楚可怜,却又透着一丝期待和兴奋,仿佛觉得如果真被蓝桥捉住,也很好玩似的。

“哥哥唯一的破绽,就是呼吸太平稳了。”她撅起可爱的小嘴,幽怨地道,“真是的,奴家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真不知哥哥在和夫人们在一起的时候,是否也这个样子。要是换作别的男人,心跳早就快得如同擂鼓了。”

她看似撒娇,漫不经意地点出蓝桥的“败笔”,实是为让蓝桥信心受挫,以及因生出悔意而在心灵出现破绽。而就在蓝桥略一低头,寻思刚才为何不能演得再像一点时,面前那月下仙子般的少女,已然出手!

但见屋内精芒闪动,少女拔出事先藏在靴筒里的“毒牙”和“月刃”,皓腕翻飞,双刃好似漫天星斗,往蓝桥的中门攻去。

“奴家说过要走吗?有多少人等着欺负奴家,一起上吧!”

首先从梁上跃下的是风夜菱,她拿起早放在一边的菱歌重戟,从半空直砍下了,气势可断山岳。

“哎呀,是大老婆来了!”柳月遥娇笑一声,斜一跳脚,已然避开,紧接着就听“轰”的一声,她方才站处脚下的地板已被击得粉碎。

接着花语夕从梁上斜冲而下,手中的十字金翎幻化成一面密不透风的金网,最后镖头倒转,引着金链子卷向柳月遥的玉颈。

柳月遥娇躯好似游鱼般地一扭,从花语夕的链影里滑了出来,而此刻她头顶处剑光大炽,原来是白雪音持剑攻了下来。

“二老婆三老婆全来啦?哎呦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柳月遥一惊一乍地叫着,也不知是哭还是笑,一边双刃翻飞地招架白雪音的长剑,一边再一扭身,避开花语夕跗骨追来的十字金翎。

“别是淬了毒的吧?奴家这瘦弱身子可承受不起呀!”她抽空回头看了花语夕一眼,哀叹道;“奴家看来犯众怒了呀,哥哥,你都不可怜奴家的吗?奴家……”

她还没说完,白雪音剑锋骤盛,硬是把她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白雪音的天莲宗剑法本就精妙无比,在练成乾坤诀的第六层后更是独步天下,但听“叮叮”两声,她扫开柳月遥挥来的毒牙和月刃,剑锋一带,已在后者的左臂上划出一道三寸长的血痕。

这时蓝桥已从床下的暗格里摸出了流光剑,“锵”地一声拔剑出鞘,一式“风起云涌”,一连两道剑光往柳月遥处刺去。

“哎呦哥哥,你也来打奴家吗?”柳月遥娇笑着扭身躲避,“让奴家也一起侍候你不好吗?想想看,不用出门也可坐拥风花雪月,一个茶壶,总要配四个茶碗……”

劲风再起,这次是菱歌戟再度扫来。

风夜菱学得聪明,这次把菱歌戟贴着地板横扫过去,竭力压制着兵刃的破风之声,是以直等戟头接近至柳月遥的脚踝附近,这妖女才骤然惊觉。

柳月遥连忙跳脚躲开,却因此被白雪音从背后再划中一剑,在左侧的后腰处又留下一道血痕。

眼见花语夕的十字金翎又至,柳月遥似乎对白雪音的剑招浑不在意,左手月刃狠狠斩中她的镖头,同时纵身而上,右手毒牙猛地刺向花语夕的心窝。

“当”的一声剧响,花语夕被柳月遥刀上传来的内力震得一个踉跄,若非蓝桥及时出剑拆解,险些被她的短剑刺中。

“妖女还敢逞强?”

“嗤”的一声,柳月遥右腿的腿肚子上又中了白雪音一剑。

她被白雪音连划三剑,身上三处负伤,鲜血开始涌出,却好像没事人一般,反而越攻越疾,左守刀右手剑,招招不离花语夕的要害。

花语夕的十字金翎属于长兵器,所谓一寸短一寸险,一旦被柳月遥这种短刀短剑近了身,就会落入被她以快打慢的被动中。而柳月遥在三处负伤之后,出招速度不但没有丝毫减缓迟滞,反而一招快似一招,即便在蓝桥的眼中看来,也不由暗暗感到惊奇。

因柳月遥缠死了花语夕,蓝桥的天一剑气等招数不敢轻易出手,唯恐伤及爱妻,只得使出一招望海潮剑法中的浊流式,流光剑大巧似拙地攻向柳月遥的背心。

同时风夜菱的菱歌戟和白雪音的长剑一左一右地攻向她的左右两肋。

眼见柳月遥对这多方来招已万难抵挡,却见她向前进逼花语夕的势头陡然逆转不见任何趋势与先兆地改前窜为后跳,一个空翻,足尖在蓝桥的剑上一点,好似冲天之雀,往屋顶腾升。

“四个打一个,你们欺负人!”她像小女孩赌气般鼓起了嘴,大嗔道:“不和你们玩了!”

蓝桥因长剑被她踩得一沉,第一时间无法追击,花语夕在片刻之前仍被柳月遥迫得后退,于是只有风夜菱和白雪音一左一右地向上掠去,紧追着柳月遥不放。

“尝尝本姑娘的香香脚。”柳月遥一声娇笑,双足上的短靴左右飞出,分别击向风白二女的面门。

风白二女感受到她靴子上含着的浑雄内力,躲避间身形都是一滞,被柳月遥借机撞破屋顶,蹿升到瓦面之上。

“妖女哪里走?”

白玉盘般的朗月下,凌羽飞身随剑走,瞬间由屋后掠上屋脊,方圆尺许的空气仿佛被骤然抽空,正是一招“音空”。

柳月遥受到那气流的影响,不由自主地被“吸”向凌羽飞。她以手中月刃在凌羽飞的七孔定音剑上重砍一刀,接着娇躯打横向凌羽飞扫去,一双只着雪白罗袜的秀足疾踢,却是一招“鸳鸯双飞腿”。

她身材娇小,却极灵活,再加上变招神速,即便以击败过左刀的凌羽飞之能,此时也大感妖女攻势凌厉。足尖在瓦面上重重一点,同时上身后仰,这才堪堪避过柳月遥的这两下飞踢。

这时埋伏在屋门外的项逸轩也从另一方向升上屋顶,柳月遥娇笑道:“这么多佳公子来对付奴家,是怕奴家不够吃吗?”

笑声中,她旋风般又转过身来,右手的短剑毒牙正好点中项逸轩的铁拳,二人身子皆是一撼,往相反的方向退开。

蓝桥在屋内看着柳月遥的这几招,不禁生出低估了此女的挫败感,更知道如今的柳月遥已成为他们最可怕的大敌。

柳月遥身法之快是他生平仅见,甚至更超过安萧寒的“紫瞳神功”,且不知是否吸了徐辉祖功力的缘故,其内功的浑厚也远超过寻常高手,虽暂时还比不过习了四象无极的张仲杰,却也相差无多。

风夜菱、花语夕和白雪音三女一齐跃起,似乎想同时跃到瓦面之上,配合凌羽飞和项逸轩,对柳月遥形成包围。

然而柳月遥在又逼退凌羽飞一次之后,眼见着风花雪三女从下方攻来,竟不想着退开,反而迎向三女,又从屋顶的破洞跳了下去。

这一下折返大出所有人的预料,没有人想到柳月遥在面临己方多名高手围攻的情况下竟丝毫没有突围逃生的念头,反而攻向己方的最强高手。

就听“叮叮当当”一串连响,好似珠落玉盘,柳月遥娇躯在狭小的兵刃间隙之间闪转腾挪,硬是从三女的重戟、长剑和十字金翎间钻过,往站在地面的蓝桥头顶攻去。

流光剑上异芒倏起,一招“天一剑气”从蓝桥的剑上射出。

柳月遥身在半空,只轻轻一晃,便看似随意地将蓝桥发出的光箭避开,仿佛毫不费力。

“公子厉害是厉害,就是太慢啦。”她眨着眼睛,月刃已毫不留情地割向蓝桥的脖子。

这一招在蓝桥眼中便是精芒一闪,速度快得难以想象,也让他真正领教到“天下武功无快不破”的道理。

若非他及时以霞满东方的快剑护身,差点就葬身在柳月遥这流星般的一剑之下。

“哥哥很厉害嘛。”她媚眼如丝,右手的毒牙又至,蓝桥再次封架,而月刃再攻,竟是一招快似一招。

蓝桥大感吃不消,只觉柳月遥的速度不但快过他的剑招,甚至让他都有些来不及反应。

幸亏这时风夜菱的菱歌戟和花语夕的十字金翎又从半空扫至,柳月遥就地一滚,将二女的招式避过。

白雪音剑化惊鸿,携着一蓬雪雾从半空飞下,一时间空气变得有如凝滞。

“雪儿好样的,先给她降速!”花语夕在仓促间说了一声,十字金翎紧接着便攻向柳月遥的后腰。

柳月遥毒牙反手后挑,妙到巅毫地挡开花语夕的十字金翎,却终于又被白雪音在左臂上划开一条更长的血痕。

她内功深厚,这一击虽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但伤口却也没有多深,月刃切在白雪音的长剑上,打断了她的后招。

蓝桥喝一声“闪开”,一连三道“天一剑气”由剑尖射出,那光箭更快过弩箭,几乎就是一闪,便攻往柳月遥的立足之处。

然而柳月遥不知怎的,在中了白雪音的这一剑后,身法速度再增,娇躯以肉眼难辨的速度一扭,蓝桥的三道“天一剑气”竟全落在空处。

而当蓝桥想再发招,就见柳月遥身形闪动忽左忽右,往往他长剑还没来及瞄准,柳月遥早已换了另一个位置。

空有一身充盈的真气,却发不出招,没有人能形容蓝桥此刻内心的惊骇。

“小心!”身旁传来花语夕的声音,“这是‘一血玲珑’,受伤之后,而身法愈强。”

“哦,花姐不说我差点都忘了。”柳月遥身上多处伤口淌血,看着可怖至极,“多谢花姐千里迢迢把这部秘笈给我带回来。”

屋内蓦然间噪音骤盛,原来是凌羽飞从屋顶的洞中掠下,七孔定音剑闪出五朵剑花,发出引人发狂的魔音。

蓝桥心中叫妙,凌羽飞既然无法在速度上胜过柳月遥,便改以“音魔”式扰乱她的心神。

只要她在噪音干扰之下稍露破绽,自己就可以抓住机会一击破敌。

此刻他剑尖抖动,在身前划出一连串的真气环,花语夕一看之下,就知道他将再次使出“千环套练”的独门绝技。

“哼,不陪你们玩了,欺负人!”柳月遥也不知是害怕凌羽飞的魔音,还是嗅到蓝桥这起手式中暗藏的杀机,猛地窜出房门,往门外的小径上掠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枫桥惊世录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枫桥惊世录 枫桥惊世录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8章 一血玲珑

9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