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王不凡拿起一根树棍,敲打着草丛,向洞深处走去。

一边走嘴里一边叨唠着“妖魔鬼怪快现身,老子不怕你”。

这谷底并不是很大,没有十分钟,王不凡就又走回了原地。可是并没发现伙工头陀。

“难道,伙工头陀不在这里,或者是怕改变了剧情,黄老头把伙工头陀给隐藏了起来。――嗨,没所谓,反正这几天爬上爬下的就当锻炼了,以后在这山崖上采草药,采完草药还可以在底下炼炼功夫。”王不凡想到这里正准备回去。

突然,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瓮声瓮气的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在找我吗?”

王不凡此时已经放松了的警惕,这突然传来的声音,而且就在王大官人身边,把王不凡吓得几乎瘫坐在地上。

王大官人本想在发现伙工头陀后也要装做一副吃惊的样子,现在不用装了,王不凡比真实的被吓一跳还要真实。他抓着手中的木棍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用颤抖的声音喊道:

“什么人?噢,是人?是鬼?”

还没等王不凡看清对面的情况,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从身侧传来。

之后,王不凡就像风筝一样飞向七、八米外。在飞起来的一瞬间王不凡脑子终于清醒了,他没有被身上的剧烈疼痛所吓到,他反倒想笑。因为他知道了,这一定是九阳神功,这家伙一定是伙工头陀。

在七、八米外降落后,王不凡终于看清了那岩石上的情况。

由于伙工头陀常年粘在岩石上,他的身上包括头发和胡子被雨水和泥土常年浸泡,早已经和岩石一个颜色。所以实际上刚才王不凡就是在他身边演戏,王不凡都没发现他。

此时看到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王不凡才分辨出个人形。

“你是在找我吗?”那瓮声瓮气的声音再次传来。

王不凡忙揉着刚才被打的部位坐起来,突然想到“他怎么知道,我是在找他?难道是我刚才演得不像,让他看出破绽来了?”

没办法,装得不像也得装呀,于是王不凡还是装做吓坏的样子说到:

“谁找你?你是人还是鬼?”

“不是那个家伙,还有谁知道我还活在这里?”那头陀道。

王不凡彻底懵掉了,这伙工头陀说的是哪儿跟哪儿呀。王大官人脑子有点跟不上了,只能硬声问到:

“什么那个家伙?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头陀看他这回不像是装的,于是停了一下问道:“你是什么人?到这里做什么?”

王不凡很高兴那个头陀终于放下了那个没头绪的问题了。

而刚才头陀问的问题则是他这几天早就想好了应对办法的问题,于是装做怒气冲冲道:“你是不是那些臭道士安排在这里害我的?”

伙工头陀一听,微微一愣说道:“你自己穿着道士服,为什么还骂道士?”

王不凡凛然道:“我是不得已,才穿上这层脏皮的。”之后又继续怒气冲冲的向伙工头陀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凭什么告诉你?”

伙工头陀想了想说:“我是从这山崖上摔下来的一个老人家,我想问你为什么那么恨道士呢?”

“你在说谎,从这上面摔下来早就粉身碎骨了。怎么可能还说话?”王不凡装做吃惊的样子。

“那你说是怎么下来的?还能飞下来。”伙工头陀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什么望向崖顶。

王不凡见他始终不肯说出武功的底细,于是只好说:“你摔成这样子估计也不能向臭道士通风报信,告诉你也无妨……”

于是王不凡把早就准备好的故事讲给伙工头陀听。

王不凡说他家原本是江西千叶山一个行武世家,父亲号称“千叶手王大升”(伙工头陀常年在少林寺中,对外面情况了解不多)。十几年前,武当的张五侠张翠山(反正他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找到他父亲,非要和他父亲比武,最后靠着卑劣手段杀死了他父亲。(反正怎么卑劣怎么说:什么比武却使用暗器、趁人之危、受伤后还痛下杀手等)最后张翠山为了不让他的丑行曝光,于是把年幼的王不凡当人质抓到武当山,威胁王家如果泄露秘密就把王不凡杀掉。所以王不凡现在才在武当山,但在武当山上也经常被欺负打骂(王不凡把和烈英在对练时留给他身上的青紫展现给伙工头陀看,反正是武当人打的),现在见他长大了更想害他,于是让他到这危险的山崖来采药。王不凡一边说一边骂着,时而握拳,时而痛哭流涕(王不凡都有点怀疑自己这辈子是不是应该把演员做为自己的事业目标)。

最后,王不凡满面流泪,手握钢拳,咬牙切齿的加上一句。“虽然现在我武功不行,但我也一定要为我父亲报复,我要杀光那些臭道士。”

王不凡说到这里停住了,他希望那伙工头陀补上一句“好样的,我也痛恨那些臭道士,我来帮助你”。

但等了一会,那头陀什么也没说,只是在那里想些什么。

王不凡提前准备好的台词已经说完了,接下来没台词了,气氛有些尴尬。正踌躇间王不凡突然又想起一个关键的问题,问道:

“刚才您老人家说,还有人知道您在下面活着,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神级小商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神级小商铺目录 神级小商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章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