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大师兄和阿牛陪着王不凡和二狗跑,王不凡坚持着自己提锁,不需要帮助。

二狗则拼命催促着王不凡,理由很简单早饭时间快到了。

于是王大官人自认为下了一个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说道:“你们先走吧”

大师兄没有惊讶,而是用一种赞许的目光看着王不凡。

随后用手中的石锁在王不凡的屁股上一撞,说道“好样的”。

然后带着阿牛和二狗先走了。王不凡对自己下了这样一个决定是满意的,他甚至为自己的这个决定有些感动。

是的,是感动,如果不是感动为什么鼻子酸酸的会有一种要哭的冲动呢?

此时王不凡感觉两条腿象灌了铅,两只手掌被石锁摩得火辣辣的痛,手中的筋更象被抽走了一样,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紧紧的贴在身上。现在王不凡的脑子中只剩下了两个字‘坚持’。

对了,还有大师兄说的话,这石锁就像是手中的剑,如果在和敌人战斗的最困难时刻你能松开你手中的剑吗?不能,决不能。

当王不凡跑回宿舍时,众人的早课已经结束了。所谓早课就是打一套简单的五行拳法。王不凡放下手中的石锁,知道自己没早餐吃了,就蹒跚着向宿舍走去。

刘大海和大师兄等人并没有走过来,都向食堂走去了。不过在大师兄看到师傅刘大海时,刘大海暗暗的向大师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开了。

躺在床上的王大官人昏昏沉沉中被人偷偷的往手中塞进了两个馒头,王不凡坐起来一看是大师兄。王不凡眼光一顿,眼圈有些红润,眼睛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涌动一样,他忙把头向下重重的一低。这样一低头,王不凡便看到手中的两个白花花的馒头,一证,接着像是下了一个决心一样,然后向那馒头重重的咬去。

是的,他妈的,他不想再做什么任务和感情之间的选择题了。他只想拼命的享受这馒头,他只想好好的享受这一刻。

他拼命的咬着,拼命的咬着,直到呛出了眼泪……

上午,师傅刘大海带领弟子们练八卦掌,下午练习这套八卦掌的内功和心法。尽管这是王不凡的第一天训练,很辛苦。但王不凡还是一丝不荀的将所有课程都学完并且演练到位。

此时王不凡的表现和他的身份算是匹配。在别人眼中王不凡是一个倔强、执着、训练刻苦的弟子,因为刚从新晋弟子中选出,看到与外室弟子之间的差距难免会有情绪上的波动。只有王不凡自己知道,他是在自己的任务和周围人的感情之间做选择,他只有用训练来麻痹自己。

到了晚上,王不凡今天不饿,但还是睡不着。看到周围人都已经沉沉睡去,自己则翻来覆去的,脑子里总是清醒得很。

王不凡索性穿上衣服走了出去,他想练会武功。因为他发现只有练功的时候脑子里的东西才会少点。

记忆中前面的树林里有块空地,王不凡向那个方向走去。刚走到附近,突然里面传来“呵,呵”的练武声。

月光下,一条身影在那块空地上时而腾起、时而跃下,两条手臂象两条游龙般时而飘忽、时而劲猛。

他打的正是今天练习的‘八卦掌’。今天师傅教的时候动作比较慢,王不凡并没有发现这套掌法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现在看到这套掌法在他手里演绎出来真是变化多端、鬼魅百出。

王不凡有些看呆了,直到那个人打完这套‘八卦掌’王不凡才想起来,我在这里偷看别人练掌不太好。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人的脸,正是大师兄。王不凡想退回去,但脚往后一挪正踩在一根干树枝上。

“啪”一声清响,大师兄朝这个方向望来,王不凡不知是进还是退。

“是王师弟吗?你也是来练功的吧?”大师兄朝王不凡喊到。

“噢,我睡不着,起来随便走走”。王不凡忙答道,王不凡不知为什么心里有点怕见到大师兄。

“既然睡不着,咱们就一起练一下吧”大师兄的声音再次传来。

王不凡不好再退却,只能答到:“好的”然后走了过来。

“我在练今天师傅教的‘八卦掌’,你练得怎么样?来,也练一练看看。”大师兄亲切的说到。

“小弟练得不好,还请师兄指教。”王不凡不好推辞,客套的说了一下就把今天的八卦掌打了一遍。

大师兄看着王不凡把‘八卦掌’打完,摸着下巴想了一会,说道:“今天第一天学习,王师弟就能把这套掌法记得这么熟练,实属难得,不过……”

王不凡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正如李郁所说的,‘八卦掌’和‘千叶掌’一样,都是强调柔中带刚的武功,而自己的协调性不足,所以自己打的这套掌法自然是‘刚多柔少’。

但王不凡还是象一个新弟子一样说道:“请师兄不吝赐教”

大师兄很满意,继续说到:“这‘八卦掌’讲求的是柔中带刚,虚中带实。”

果然,正如王不凡所想,王不凡苦涩一笑,答道“谢大师兄教诲。”

王不凡以为大师兄已经讲完了,忙谢过。

谁知大师兄又说到:“武当的功夫是以虚为主、以柔你为主,但你知道为什么虚?为什么要柔吗?”

这一下把王大官人问到了,王不凡忙正色一拱手道:“师弟不知,请师兄赐教”

大师兄道:“这虚共有两层意思;一方面他本身就是虚着,是吸引敌人注意力,比如‘西江望月’,前边这几下都是虚的,只有最后的一掌才是真正的实招。”

大师兄边说边演示着:“还有一层意思是等待机会,这才是这套功夫的真正精髓。”

大师兄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到:“武当功夫讲究的是后发制人,敌人有所动,我们才动。你来看,如果你是一个对手当我使出‘西江望月’之后,你会有几种攻击方式?”

大师兄讲到这里就踏出健步,左手推出,右掌高举摆出‘西江望月’的最后姿式。

王不凡想了想说道:“我想我应该可以右手打,或者左手扫,或者左腿踢来进攻”王不凡说完看了看大师兄。

“共有四种变化,还可右肘击。”大师兄补充到,然后继续说“当你知道了敌人有可能用这四种变化反击时,你现在知道为什么‘西江望月’后面跟着的招式是‘江花齐飞’了吧。”说着他反出一掌,这一掌先慢后快。

王不凡看到这一招式后,突然顿悟到:“噢,这‘江花齐飞’前面的慢其实就是在等待,等着对手到底以什么方式反击,等知道对手招式之后再给对手致命一击。”

王不凡突然感觉对武功的理解上升了一个层次,之前王不凡打拳只是在演练招式,而现在通过这种有‘假想敌’的方式再打拳,不但招式威力会更大,也会越接近实战。这种练习才是真正的练武吧?

“这就对了”大师兄满意的答道。接下来大师兄又把‘八卦掌’的每一招式,每一种变化重新演练一遍,讲解了一遍。之后让王不凡再打一遍‘八卦掌’。

这回王不凡提起真气,推动掌力后不再想着招式,而是想着‘假想敌’的招式。或快、或慢、时动、时静的招式环环相扣、虎虎生风。打完后王不凡自己都感觉武功精进了不少。

大师兄满意的点头,交口称赞,然后说他已经练了一阵子了,有些累了就回去休息了。

王不凡则在空地上继续消化着刚才所学。是的,这种‘假想敌’的练武方式可以让人不会拘泥于武功招式本身。如果自己一招发出之后敌人招式会有四种、五种或六种反击方式,那这‘八卦掌’乞不是也有四种、五种或六种打法。难怪在《倚天屠龙记》里,后来张三丰在教张无忌‘太极拳’时说要忘记所有招式呢?

现在王不凡倒不能做到忘掉所有招式,但他现在可以把这套‘八卦掌’打出五、六种打法来。

王不凡又把这套‘八卦掌’打了十几遍,直到对所有招式的变化都熟悉后才停下来。

此时已经过了午夜,王大官人心里满满的被这些招式和喜悦所充盈,心里再无杂念,再加上一天的劳累,回屋后倒头便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依然是晨练,不过今天也许是不再饥饿,或许昨晚在功力上有所收获。今天王大官人居然在早课开始前跑了回来,这让刘大海及其它弟子吃惊不小。

上午和下午课程内容是继续熟悉昨日的‘八卦掌’招式及心法,王不凡这一天过得很顺利。

在训练之余他也了解到了,现在张真人的百岁寿辰刚刚过去一年。也就是说现在张无忌还是个十一岁的小孩,他刚来武当一年时间,而张无忌十七岁才走入江湖,称霸武林。

现在这段时间是最平静的时间。这对于王不凡来说是个好消息,如果现在让王不凡去闯五行阵、攻打光明顶,只有送死的份。

“看来黄老头还是蛮照顾我的嘛”王不凡心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神级小商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神级小商铺目录 神级小商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