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重生为贼

001 重生为贼

李伢瞪着双眼,看着浴室布满雾气的镜子中,那张模糊的面孔。

隐约可以看出深褐色的短发,以及一双蓝色的眸子,正赤裸着身体,躺在浴缸中。

刺骨的冷水,让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还没来及想镜子中那个陌生面孔到底是谁,手腕上传来一阵剧痛。

狭小的浴室,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整个浴缸中的清水,已经完全被那手腕上那道狰狞的伤口,完全染成了红色。

“我这是在做梦吗”?李伢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没有理会那还隐隐作痛的手腕,刚刚自己还在一座古墓中,激动的往盗洞吊下来的小篮子中,将最后一件东西放了进去,然后好像就好像............

哦,对了,然后自己就像一个傻逼一样,一个人被留在了下面,上面盗洞被自己的同伴,疯狂的把泥土灌了进来,好像生怕自己爬出去一样。

忽然,大量杂乱无章的画面,就好像先前盗洞上疯狂倾洒下来的泥土一般,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愿,将自己吞没。

脑海中撕裂般的疼痛,忍不住让李伢眼皮越来越沉,嘴里痛苦的呢喃了一句,“我靠,该不会要溺死在浴缸中吧”。脑袋一歪,重重磕在浴缸的边缘。

巨大的响声,让那扇卧室的木门,摔在了墙上,一道高瘦的身影,飞快的闯进卧室角落的浴室中,嘴中发出一声咒骂声。

........................

一张张陌生的脸庞,豪华的别墅,以及从小虽然富裕,却又很另类的生活,贝弗利、克劳馥、乔尔、埃里克,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以及记忆的终点,肃穆的法庭上。

一声锤子敲打的声音响起,接着一道冷漠中带着兴奋的声音,让李伢攥紧了拳头,身体隐隐颤抖起来。

“我对贝弗利?沃森和克劳馥?沃森的失踪,深表遗憾,不过作为著名的冒险家...............”

在法庭上,听到自己父亲母亲失踪,或许更多的可能是随着家里那条大船,一起被该死的暴风雨,卷进了海里吧。

埃里克整个耳边嗡嗡作响,再也听不进去别的声音,脑袋不断响起,完了,都结束了。

“埃里克,埃里克,醒醒”。耳边传来焦虑的声音,让李伢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眼前,一个苍老的脸庞,和镜子中自己一般的蓝色双眸,显得有些混浊,一头浓密的花白色头发,简单梳向脑后。

看着那异常熟悉的老人,李伢说出了一句让自己都惊讶不已的话,“乔尔,我们完蛋了,对吗”。

嘴中陌生的嗓音,和脑海中逐渐重叠的记忆,让李伢有些可笑的发现,他一个没上过几天学,整天做着发财的白日梦,跟着一个陌生的盗墓团伙,第一次下墓就被抛弃的可怜虫。

竟然占有这个拥有着显赫身份,当然,那是只是以前,出生在一个巨富家族的埃里克?沃森的身体。

脑子里不合时宜的窜出一个可笑的念头,“终于没人会嘲笑自己那愚蠢的名字了”。

沃森家族,在英国拥有着显赫的名声,父亲贝弗利和母亲克劳馥作为饱受赞誉的学者身份之外,还是受人敬仰的冒险家,当然,现在在冒险家后面,还得加上一个臭名卓著的盗墓贼的身份,家里的一切,现在可能都被收到国库之中。

打量着简陋的房间,李伢皱着眉头,闻着房间中传来淡淡的霉味,“该死,难道连房子都被收回去了吗?那些可是从古墓中带不回来的”。

“抱歉,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不过那些当权者,可是很乐意把这间你祖父留下的房子,都一起收回去的,不过幸好,这间房子早就被你父亲送给我了,否则除了沃森的姓氏,那些人什么都不会给你留下的”。乔尔摊了摊手,脸上带着无可奈何。

脑海里回忆起贝弗利和克劳馥每年也在家呆不了几天,那可笑的学者身份,可能是完全为盗墓贼的身份在服务,而当两人回来时,眼前这位沃森家族最忠诚的管家,却好像一直没有半点管家模样的乔尔,总会神秘的消失一段时间,开始忙碌起来。

埃里克嘴角突然露出古怪的笑容,看了一眼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你也是他们的同伙,对吗?只有我才是那个最无辜的人,成了别人嗤笑的对象,然后不忍重负,差点死在浴缸中,对吗”?

乔尔惊讶的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埃里克,以前从小有些孤单的他,虽然生在沃森家族,却总是有些怯弱,是不会说出这些话的,可能是家庭剧变,影响太大了吧,毕竟现在的沃森,可不是以前的沃森了。

略微犹豫了一下,乔尔还是点了点头,“没错,不过你要死在浴缸中,是自己愚蠢而已,可跟别的没什么关系”。

现在回想起从小接受的与众不同的教育,一直以为是父母是学者的缘故,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接触最多的就是历史,历史上那些声名显赫,或者臭名卓著家的人物,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拥有着巨额的财富,还有各个时代创造出的一些精巧机关,以及稍微正常一点的,千奇百怪的文字。

埃里克不由脱口而出,“当然,如你所说,那确实是一个愚蠢至极的想法,不过,乔尔,我从小接受的教育,现在看来,会让我走向和他们一样的路,不过可能他们没想到的是,没有亲自带我去,嗯,实践一次,然后就被发现了,可能在被逮捕的途中,被暴雨卷入海底”。

埃里克看着沉默不语的乔尔,没有反驳,那就意味着默认,仰面看着天花板角落的一个蛛网,小小的蜘蛛,正飞快的向那只撞在网上的倒霉蛋跑去,和蜘蛛差不多大小的苍蝇,很快被白色的丝线卷了起来。

“还真是糟糕啊,好了,乔尔,能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吗?我不会再犯傻了,毕竟现在我可是很怕疼的”,埃里克闭着双眼,听着逐渐消失的脚步声,轻叹了一声。

埃里克?沃森,李伢,就像那只乱飞的苍蝇,逃不出撞上的蛛网,而他,难道还是逃不开当贼的命运吗?

侧过身子,看着老式的衣柜上,镶嵌的一块镜子,里面陌生的白皙脸庞,惺忪的双眼,和那有些干裂的嘴唇四周,一圈可能好久没有刮的胡茬,相貌谈不上帅,可和丑也不沾边,李伢忍不住笑了起来。

“嘿嘿,那就从今天开始,做个叫埃里克的贼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零之曙光

···
加入书架
首页 零之曙光目录 零之曙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001 重生为贼

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