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6) 司命殿

第9章 (6) 司命殿

阿爹让我在这一层玩耍,不可到处惹事,这天界比不得天虞山,稍有不慎便会落下什么罪,谁也救不了。我知道是阿爹在故意吓唬我,想我这般讨人喜的孩子,断也不会受到什么罪过。

我不曾听劝,见了仙女便拉过来问她们哪里来的衣裳,虽是轻逸飘扬,但是却美的干净。仙女掩嘴轻笑说这是天宫的织女们用彩霞和天蚕丝织成的,叫做羽衣,有了这个她们才能自如飞于天际。

见了仙使们捧了果酒,我非得去尝尝鲜,仙使们急的说:小殿下可当心,这果酒是不能随便品用,虽治不了小殿下的罪,可我们却大罪过了。

见我不依,仙使们只得求了阿爹,在阿爹的厉声下我只能吞着口水望着仙使们离开的身影。我想,若是吃不到那果酒,估计我这辈子都心痒痒。

见了白胡子长长的老星君,我一把拽着他衣角说要摸摸他的长胡须,无疑又是被阿爹厉声大骂。虽是老星君大摆手说不碍事,阿爹却说总该存敬老的心。

阿爹总算一把抓着我的手吼着:你一路不停不住的动也不嫌累,说你多少遍有点姑娘样来,你若还是这般泼皮像在天虞山那样无恐无秩,今后就别再想出来。

我深知阿爹说到做到,所以只能暂时乖乖的。

阿爹说得去找找祖君,让我自个儿在这里安分些,可不要惹什么祸来。我自是乖巧点头,发了誓说会安分守己的。阿爹深深地多看了我几眼才放心离开。

譬如我这般闲不住的怎能乖乖的安分守己,好不容易来趟天宫,自是要好好看看,方不算白来的。待阿爹走后,我便左右一瞄,转身离开。

天宫大的出奇,旋旋转转也不知是到了什么地方去。只见一座殿堂,别的不说,但那司命殿三字煞是惹眼。秦奉曾说:天宫有座殿叫司命殿,那殿里住着两位星君,掌握着万物命缘。大司主寿,少司主缘。

寿我倒是没什么在意,这缘却单单让我好奇。想着想着却已在殿内,只听见传来了争吵声。大意是因为某个命运,讨论该有或不该有的将相命。我顺着声音走过去,只见一男一女正争得面红耳赤,感觉随时就要大打出手。按我的性格本该是拿个果子坐在那儿看的,但想着来是抱着小目的的,于是只得细细听了会儿。

原是一位人品很差的人,害死了本该成为将相的人,夺了名册,占了别人的房屋和妻子,想雀占鸠巢,以假乱真。女子认为不该让这人继续得逞,男子却说这是命,不可更变。

我清了清嗓子说:“多简单,命中有,不代表就终身有。”

两人闻声看向我,等着我的继续发言,我向来觉着只有愿与不愿,从未敢或不敢。然后头一昂,朗声道:“命里有没规定界限?”

女子道:“没有具体限定,我们都是根据这手中卷册执行,到哪处便是写上哪笔,细处并没界限。”

我听罢似有所懂,“意思说,你们那手中的卷册只有任务,没有说具体内容?”

女子点点头,轻笑一声:“所谓命数,便是早已注定。我们只需要为这个命数编一段故事便可。”

听后我若有所思,意思便说,所谓的命数在你出生时候,便已经被司命手中的卷册锁定。说你有一天会成为将相,这是命数。而如何成为将相的过程,便是由司命编写。这不就像秦奉为了把我留在育遗谷,而我又爱听故事,秦奉词穷,便自我编造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秦奉编造的不过是娱乐,而司命们编造的故事却是真实的,是能影响某个生灵的一生的。

“那你们大可编个命数的内容,而后或有意外也难说。记得秦奉曾说,人界的事最是复杂多变,即使巫魔横行,神仙作战也会影响命数。”

那女子双眼发光,双手一拍:“对了,过些时日,便有水患,正是此人所处之地。”

男子见罢只是摇摇头:“若是妖魔作怪到无妨,否则乱了命数便是乱了天机。”

在我看来,所有的顾虑都是自寻烦恼,偏头处却见一篮子鲜果,色泽饱满,远胜天虞山。我也过不了这是谁的地盘,拿起便啃。

男子道:“如此行径定非仙界友人,见你说起秦奉,那可是有名的书生,懂得东西甚至比元始天尊还要广泛。那你可是来与天虞山?”

我吃着果子含糊不清的回答:“恩,我来自天虞山。”

“那是哪一族?”

我听罢瞬间骄傲起来,放下果子走在屋子中间,转了一个圈,现出我的原型来。稍纵片刻我又变回了人形。那少女一脸惊异,拉着我的双手左右打量。

男子点点头:“原是凤凰族,见你这身羽毛,若非猜错,你是天虞山的小殿下---霓凰公主?”

我昂起头,将我的所有自豪和骄傲表露的万无一失。

女子惊异,莞尔轻笑:“那传言里,天虞山的小殿下霓凰公主生的一身好皮囊,从出生时就天赋异禀,惹百鸟朝奉,且花香彩霞笼罩,传的五荒四溟沸沸扬扬,名动一时。今日一见果真如此,都说三界之中,九尾娇媚,凤凰冶丽,花妖香艳。凤凰一族从来丰姿冶丽,美艳绝伦,还真是。”

我最是受得住这些浮夸的赞美,所以有些得意忘形。虽然阿姐最看不惯我这番所为,说我是被天虞山宠坏了,有些自以为是,一点也不谦逊。但我不觉得,我们凤凰一族向来受五荒四溟的热爱和尊崇,这点自豪是我们应得的,为何要谦逊?谦虚才是过于虚假,被人赞美吹捧本来就是值得开心的事,我又何必惺惺作态呢?应该表现的很受用才对。

天族对我们都会礼让三分,我们何须那么自我低人一等?阿姐说那是我从小没吃过亏,不知外面的险恶。我觉得自己做人做事,跟着心就好,何必要违心?

我自认为,阿姐修炼的糊涂了,还是被姐夫迷昏了脑袋,所以忘了凤凰本身就是清高孤傲,傲立群雄的种族。我们注定是被人敬仰的,这是我们应得的,和拥有的自豪,不该隐藏。

“秦奉说,天族有两个司命星君,一个主缘,一个主寿。说的可是你们了?”

女的轻笑:“是的,我们是兄妹。我哥哥大司命主人界生老病死,我是少司命,主人界官禄姻缘。”

姻缘?便是我阿爹阿娘,阿姐和姐夫那样的么?这生老病死我是知晓,秦奉讲过,那天族之下的人界本是有着长寿之能,因为曾经联合巫族导致天体倾斜,使得魔兽横行,后来天帝为做惩戒,便收回了他们此项本事。

听闻司命常游人界,就是为人界中一些身受天命的凡人编写故事。人界,人界,在我看来永远是个神秘的地方,远比这天族更让人好奇。

我灵机一动,便想央求着司命能够行行好,带我个方便。此次来天族本来就难能可贵,错过这一次,若想有机会去那人界就更是难上加难。

我笑看少司命,“姐姐生的这般漂亮,想来心肠更是好的不得了,听秦奉说,少司命身受人界爱戴,我想一半源于脸蛋儿,一半源于心肠吧?”

少司命听罢脸颊微红,然后笑道:“小殿下这张嘴可真是抹了蜜。”

大司命听罢仰头狂笑,这一笑,将他潇洒豪放的英俊脸显得更加阳光洒脱,“小妹你可定了心,好歹修行一场,可别被小殿下的花言巧语骗了。”

我望着大司命那张俊脸蛋儿一笑:“没有花言巧语。”

大司命对着少司命一下,轻叹一声:“若我猜,小殿下定是有事相求。”

我有些诧异,脸红红的,有些尴尬。大司命继续说道:“若是想托我兄妹二人顺手将你带去凡间。。。”听完这句话,我双眼发光,可怜巴巴地看着大司命,起料大司命斜嘴一笑:“那断然是不可的。”

难得有人如此直截了当的猜中我的心事,却还如此直言不讳地拒绝了我的请求。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感觉真的像被扒光了毛一样。

大司命像是看中了我的心事,有些温和地说:“小殿下,资质不够私去人界可是大罪过,你修为尚浅本就不可随意去凡间历练,何况你是凤凰一族,非我们仙界之人,若我们兄妹二人带你去了,怕是我们难以当罪。待你修为够满,自是给你机会前往人界历练一番。”

少司命听后也看着我向我点点头,然后走来拉住我的手:“小殿下请别怪罪我兄妹二人,这凡间若非有天帝发话,我们是不能随意带谁去的。”

在我看来,无论多大的罪,都是有人替我摆平的。我阿娘疼我,虽是阿爹严厉,看总归还是心疼我,又总受不了阿娘的几句暖心话。何况我的祖君向来宠溺我,包括我的阿哥,从来都是我要什么就会有什么,这天虞山上下我能闯多大的事他们都会完美善后。除了阿姐老是吃我醋以外,我家里的人还没有哪个说让我受委屈的。

“没事不怕,多大的罪都会有人帮我善后的,到时让我祖君向你们的那啥天帝说说就是了。”

“。。。。。。”

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心中有阿爹的呼唤,阿爹看来是在找我。总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就这样放过还真是挺可惜。却又碰巧阿爹呼唤,之能就此作罢。只是本就路痴的我,初次来天族,这下就彻底找不到路了。

我只能望着少司命,伸出手嘟着嘴回答:“那,能不能带我去第八重天的沈天门天池。”

少司命掩嘴轻笑,拉着我的手,轻轻一挥,一股清香的风气旋来,转眼已到沈天门天池边。阿爹已在那里等候,见我现身忙向我走来。

“南王”少司命作了个礼表示恭敬,阿爹点点头轻声道:“原是少司命,阿霓泼皮,定是给司命殿惹了事吧。”

少司命轻笑着摇摇头,回头看了我一眼:“南王严重了,小殿下聪颖乖巧,何来惹事一说。”

阿爹点点头,还是轻声细语:“那便好,多谢少司命送阿霓一程。我们就不打扰了。”

然后不等少司命回答,阿爹带着我长袖一挥,便是到了第九重天的天宫,天帝议事之处。今日特提名了我,阿爹说此事不简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章 (6) 司命殿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