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449)番外篇·阿念 (二)

第452章 (449)番外篇·阿念 (二)

“难怪她会两百多年未出,竟是灵娲与紫昊诓她饮了忘情露。可恨我近不得她身,让她白白遭受这等耻辱。”

叶冥暄又问了阿念司命殿可还查到了什么,先前叶冥暄告诉阿念,勿须真正去查神史,只要让父帝得知他为母后查阅便可。倘若父帝事后独身去了司命殿,那才是真正能帮阿念找到答案的时候。

阿念也将他听到的有关父帝与司命的谈话内容告诉给了叶冥暄,这便更让灵霞元君惊疑。看来,也是自己误会了羽霓,因为很多事都是她的无可抉择,甚至似乎很多事她自己都不知晓。

叶冥暄一拈指,阿念头顶生出一朵往生花缓缓飞落在叶冥暄的手中。

阿念怒斥:你在我身上放了什么?

叶冥暄轻声说道:我本是用我的一丝神识护送你,结果忘了收回。

叶冥暄心里想到,忘了收回,偏偏起了大用处。

将手中的往生花放入体内,霎时耳边传来说话声。那内容,正是羽霓与锦翟的谈话内容,叶冥暄紧抿双唇,双手已经捏成拳状。几百年了,熟悉的声音再次萦绕耳旁,只是事已至此,有些思念也就能放在心中罢了。

阿念与灵霞元君不知道叶冥暄为何脸色变了,那往生花是叶冥暄神识所化,因而他耳旁的声音也就自己能够听见。

直到紫昊与司命的谈话时,才见叶冥暄深深吸了一口气。

只是越听越让他眉头皱的更深,紫昊到底隐藏了什么?他那样在意和紧张,甚至要毁掉那些内容,看来这事的确很重要。

叶冥暄想了想,回头看着灵霞元君道:你速去西荒妖界,或是丹穴山一趟,务必让妖帝来一趟天东境。

灵霞元君看着叶冥暄,虽不知是为何事,但她知道,看叶冥暄的神情这事必然对他很重要,更是不能延缓的。

灵霞转身离开,阿念看着叶冥暄:你真能帮我么?

叶冥暄抚摸着阿念的脸微微颔首,这脸,太像他的丫头。

叶冥暄手指一动:阿念先睡一会儿吧。

阿念随即乖乖闭眼,叶冥暄轻轻地将阿念放在玉石上,眼睛不眨地看着阿念。

倘若不是因为灵娲改了天命,若不是为了天道运转,若不是为了不忍天下生灵涂炭,或许阿念便是丫头与他的孩子。

阿念,阿念,你的出现确实给了紫昊希望,却也送了丫头一根牢牢的枷锁,将她彻彻底底锁在了紫昊身旁。

百年不变,千年不变,可是因为有阿念在,叶冥暄的丫头迟早会软了新变化。

叶冥暄其实很不希望羽霓忘了他,可又不得不希望她忘了他,因为她放下了,他才能安心。她若放不下,他便会一直为她担忧心疼。

灵霞元君传了音来,叶冥暄转身离去,让灵霞元君会泰峰守着阿念。

幻聆看着叶冥暄有些惊诧:您老怎的突然就想起了我来?

叶冥暄不想与她开玩笑,毕竟此刻心情很复杂。

叶冥暄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幻境,沉声问:三百年前,灵娲是否给阿霓喝过忘情露?

幻聆脸色突变,片刻又说:你不也劝她饮下忘情露么?

叶冥暄不想听幻聆多说什么,一挥袖将锦翟与羽霓的谈话浮现耳旁。

幻聆惊异,叶冥暄是如何偷听了阿霓与锦翟的谈话?他们之间已无缘分所以叶冥暄是不可能靠近天宫的。

叶冥暄又道:你知道什么,便说什么。你该知道,治理冥界数年,我的脾气向来不好。

幻聆知道叶冥暄没有和她开玩笑,吞了吞口水,认真看着叶冥暄的神情,幻聆知道这事的确不能隐瞒了。

幻聆深吸一口气:据我所知,灵娲母神当日骗阿霓饮下忘情露,此后阿霓对你的过往一概不知,更是将紫昊当成了你。阿霓有了喜孕后许是阿念本就身赋极强的灵力,又许是在母体中吸收太多灵力,导致忘情露的功效压不住阿霓对记忆的唤醒。紫昊担心阿霓记起过往,便每当阿霓梦魇后诓她饮下忘情露,后来阿霓揭露夋岿罪行,改记神史记录与撤除夋岿神籍时,激发了潜在灵力,使得忘情露的功效受到影响。直到阿霓分娩阿念时彻底冲破了忘情露的封印,重新恢复记忆。

幻聆看着叶冥暄,眉眼皆是担忧,试探性地问叶冥暄可还好。

叶冥暄沉默了多久,幻聆也跟着沉默了多久,也不知二者相视了多久,叶冥暄便说:你去天宫一趟,问阿霓借一借无极天书。

幻聆问:那无极天书不是你的法宝么?

叶冥暄直勾勾地看着幻聆,幻聆僵硬地哈哈笑了两声,叶冥暄这才轻声说道:一直是她的。

幻聆除了心疼他二者的感情外,便是心疼阿念了。

幻聆去天宫找了羽霓,言说自己要查些事,但这事,以羽霓的修为却无法查阅。

羽霓并未多说什么,伸手幻出无极天书递给幻聆,笑问:他如今,可还好?

幻聆点头,没有说话。

羽霓又问:几百年了,应该也放下了罢?

幻聆再次点头,微微一笑:你若放下,他便放下。

羽霓看着殿外,玩弄着茶杯:我放下了。

幻聆也笑着会:好!

真就放下了么?

幻聆看着殿内的羽霓,叹了一口气,看着手中的无极天书。

应该放下了罢,倘若他们真能骗得了彼此!

叶冥暄抚摸着手里的无极天书,又抬头望着天空,喉结滚动,双眼泛红。

终于两滴泪落下,叶冥暄忙道:事后你再还给她。

不等幻聆回话,叶冥暄便一挥袖入了泰峰。幻聆看着叶冥暄离开的地方,不由得闪过几丝惆怅。当年在人族时,那样潇洒恣意的叶冥暄再也回不来了。

灵霞元君喊了声“师父”,叶冥暄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她莫要出声,以免惊醒了熟睡中的阿念。

打开无极天书,寻到当年紫昊与羽霓继位天帝天后那日,灵霞元君好奇叶冥暄为何偏偏要查看那日。

等到事情真相出现眼前是,灵霞捂着嘴满眼惊异,又回头担忧地看着叶冥暄。叶冥暄步伐沉重地走近了些,望着眼前的内容,胸口起伏跌宕。

内容上写:帝后情深,有子有孙,前世过往,一笔勾销。此后数年,夫妻同心,恩爱不移,天道若更,万物皆毁。

叶冥暄看着眼前的内容,眼里几乎喷出火焰,双手捏拳,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

灵霞元君很是不敢置信的喃喃轻语:难怪阿念会出生的这般早,原是天帝更改了天道。莫非继位那日天帝放弃了更改月神的天命,却改了他与天后的姻缘?天后一心更改凤凰族的天命,却忘了天帝也是有更改天命的心。

所以,羽霓迟早会对紫昊回心转意的,按照天道安排,又恰逢灵娲母神骗着羽霓饮下忘情露,因而阿念也就此时顺应天道而出生。

当初灵娲母神偷偷在羽霓体内用了计谋,使得叶冥暄与羽霓无法身孕子嗣。凡间一趟,又骗羽霓与叶冥暄吃了绝育的仙丹。如此一来,羽霓与叶冥暄若无子嗣牵绊,往后又无缘分,双方迟早会放下对彼此的情感。

而后在骗羽霓饮下忘情露,那时只怕就恢复了羽霓孕育之能。羽霓对紫昊回心转意,便更能达到帝后情深的效果,如此更能同心维护天下安平,更能保护人族无虞。

若说厉害的,当属灵娲母神莫属。既让夋岿自食恶果,也让人族安平,还能抚慰了对凤凰族的愧疚之意。

叶冥暄一口血喷出,灵霞元君惊恐万状,赶忙上前搀扶叶冥暄。

叶冥暄蹒跚地走到阿念身旁,抚摸着阿念的脸,一滴泪,两滴泪落在阿念的脸上,将阿念给惊醒了过来。

阿念揉揉脸,一脸茫然地看着叶冥暄。

叶冥暄轻声说道:阿念,往后有空,能否来此陪我了?

阿念偏着头问:那我有何好处?

叶冥暄伸手幻出一朵往生花递给阿念:我会帮你完成心愿。

阿念眨着眼睛,叶冥暄又道:阿念将这个交给母后,若是我没骗阿念,那阿念便来拜我为师父,我授你道法仙术。怎样也不吃亏,如何?

阿念想了想,便一把抓住叶冥暄手中的往生花,重重地点头:一言为定。

叶冥暄笑道:好,一言为定!

阿念收起往生花,想着叶冥暄的话,心里闪过几丝甜蜜来。只要能让父帝母后和好如初,即便对自己有害那也认了。

叶冥暄想着,总能通过阿念知晓她过的可否安好。何况,阿念是她的孩子,那他便会倾尽所有让阿念得到时间最好的关爱。

叶冥暄又说:阿念,不可告诉任何人你来过这里,包括母后。母后若问,你只说是灵霞元君所给。

灵霞元君护送阿念离开后,叶冥暄消除了他所查的内容,既然注定彼此无缘分,倒不如让她彻底放下,只有放下过往,才能接受将来。自己答应了阿念,便不能食言。有些事,她不知道反而更好,这样才能安好无恙。

收起无极天书找到幻聆,并让幻聆送还给羽霓。

羽霓拿着往生花时,也的确伤怀了许久,得知是灵霞元君所给,便运用神识听了里面的内容。

只听得叶冥暄轻声说道:阿念以为是自己的存在才让父母离心,偷下天宫遇险时得我所救。他哭的很是伤心,以为自己爹不疼,娘不爱,故而连个名字也没。丫头,得知你安好,我也就心安。阿念无辜,我也于心不忍。我不该劝你的,可我们必须放下了。

紫昊得知阿念离开天宫,好在平安归来,只因现在天后宫,紫昊不敢入得殿内。只是在殿外轻声问话,生怕又惹来羽霓的不悦。

紫昊道:阿念回来了便好。阿霓,他今日便留在你这吧!

三百多年了,他们各居自己的宫殿中,至今也没有真正面对面说过话。那次出了殿,也是托了阿念三百岁生辰的福,哪知从人族回来后,羽霓又把自己独自关了起来。

紫昊转身之时,羽霓开了门,紫昊惊异之中又带了希望。

只听羽霓说:阿念也该有个名字了。

紫昊惊异,阿念欢喜。

羽霓示意紫昊入殿,紫昊尚有迟疑,却是阿念上前将他拉入殿内。

羽霓信手一挥,笔墨在案,飞扬之下如流云,如春风般赫然“辰禊”两字出现在宣纸上。

辰禊?

羽霓颔首:那日去了人族回来后,我便想好了名字。

紫昊看着羽霓,他焉有不知此名的意义?

辰作三月之称,阿念生辰不在三月。

羽霓道:人族禊祓之礼乃重要祭事,洗涤污秽,祓除不祥便是我对他的祝福。

辰禊,亦有三月初三的寓意。

紫昊或许也知道的,只是这三月初三实在发生了许多事,即便她说的是与叶冥暄成亲之礼的日子,他也不再计较了。

她能放下过往,接受将来便是最好了。

何况,三月初三也是她的生辰。

阿念听罢很开心,虽说这名字来的太随便了些,但总归有了名字。况且,人间游玩也是他三百年来最开心的事,虽然名字随意了点,但他却很喜欢。

或许母后也怀念那次人族游玩,因而取了这名字。这到底是个好兆头,似乎不久后,父帝母后也就言归于好了。

阿念信守承诺去了泰峰,在他看来,是叶冥暄帮他完成了心愿。他欢喜地告诉叶冥暄,母后为他取了名字,叫:辰禊。

叶冥暄将二字来回念着,辰禊,三月禊日,便是三月初三的意思!

叶冥暄哽咽!

阿念跪在地上,毕恭毕敬喊了声:师父!

羽霓知道阿念拜了叶冥暄为师父,如今羽霓与紫昊至少没有再避而不谈,遇到人族公事时总还会商量几声。但在阿念看来,这便是好兆头。

阿念越加喜欢叶冥暄,因为他觉着叶冥暄就是自己的福星。所以,叶冥暄说,倘若父帝知晓了他们的关系,或许往后阿念便再也不能来泰峰了。

在阿念看来,他不能再去泰峰就意味着父帝母后往后便会再离心。

回到天宫时,母后偶尔会问:今日师父可安好?

阿念会笑着回道:师父一切安好!

回到泰峰时,叶冥暄会问:母后可还安好?

阿念仍旧笑着回道:母后很好!

阿念认为,这就是长辈之间的一种礼貌问候。只是师父从不问候父帝,或许是父帝也从未问候过师父吧。

所以后来阿念会着重再回一句:父帝又寻了新花样逗母后欢心,母后如今很安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 情深缘浅之凤凰劫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2章 (449)番外篇·阿念 (二)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