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风雪满凤拓

第900章 风雪满凤拓

顾机很庆幸当年云灼当国师时就一直戴着面具见人,因此朝臣只以为国师是国师,丝毫没有怀疑,而他们知道国师之所以这么多年没有回来的原因是因为陌路蛊,都唏嘘不已。

谁能想到当年幽国圣女这么狠,让有情人彼此认不出彼此,比死还痛苦。

“大元帅疯了,国师白天刚刚入殓,大元帅晚上就去把国师抱出来,带回自己房间。”

“听说大元帅不肯相信国师死了,国师是为了大元帅而死的。”

百里若繁的疯狂让云衣冉也看不下去了,她去求百里若繁不要再折腾云灼了。

“让他安息吧。”

“公主殿下,阿灼他还活着,他没有死……”

“够了,认清现实吧,整个天下都知道他死了,你再怎么折腾他也不可能醒来,把他放回去。”

云衣冉虽然非常不服皇帝陛下的安排,可是宇国之主的旨意不容置啄。

云灼再怎么说也是他的臣子。

“好,我给阿灼换件衣服就把他放回去。”

云衣冉这才注意到,自家儿子身上穿的,居然是太子的礼服。

整个葬礼都是宫里的人主持的,宫里不可能弄错规制,如此僭越之举,是皇帝陛下默许的。

若无顾氏血脉阻隔,皇帝陛下死也不会承认太子便是云灼,是轩辕弘御和云衣冉生的。

顾机可以否定一切,皇帝陛下也能否定顾机说的一切。

皇帝陛下输在一条顾氏血脉之上这是一条永远也过不去的坎。

“换吧,”去尼玛的太子,这憋屈的太子不当也摆,若是早知道这样,她当年就该把太子带走。

谁能想到封印记忆的代价这么大,她直接精神失常了,然后什么事都干不了,只能凭着本能去找人。

第二天封棺的时候,众人发现百里若繁也躺在棺材里面,两人一袭红衣,都戴着面具,百里若繁侧着身子靠着云灼,她嘴角还残留着血迹,脖子微微上仰,手紧紧的扣着云灼的手,生死不离。

她至死都在看着心上人的睡颜。

在场的百里夫人险些昏了过去。

“若儿。”

众人都被惊到了,但一切又似乎在意料之中,云灼死后,百里若繁太疯狂了。

百里凤繁走过去探了探百里若繁的鼻息,又惊又喜,“姐姐还有气息。”

众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两人紧握的手分开,百里若繁手上满是红色瘀痕,而云灼的手无论怎么抓,都是透白如凝脂,不会起一丝血色,也没有温度,如白玉做的艺术品。

这下众人心里更绝望了,国师之死如此直观又无能为力。

百里若繁的气息很是微弱,幸好左太医也在,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从棺中掉落的瓶子残留的毒药来看,百里若繁服了断肠散,见血封喉的毒药,整整一瓶,按理说就算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智敏郡主身上有和太子殿下身上一样的力量保护,虽然只有太子殿下身上力量的一半,但也可护智敏郡主性命无虞。”

左太医不知道这些年的太子便是国师云灼,事实上,除了那天在场的人之外,世人都知道太子出走,国师身亡,有人猜测这两件事之间可能存在一定联系,但是没有人想过,太子殿下便是国师。

这也算有太子殿下的消息了吗?可太子殿下不是有自己的爱人,怎么把身上的力量留给百里若繁?

皇帝陛下为君,不可能天天在一个臣子的葬礼之上,他除了第一天因为人心浮动出现在国师府,剩下的日子都在宫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让葬礼继续。

再不把云灼埋了,难道还等着百里若繁再寻死第二次?

把人葬了,就能断绝一切念想,包括帝王自己。

于是在百里若繁昏迷的时间里,封棺出殡,十里长街,遍地缟素,百姓哭着相送。

国师云灼虽然在凤拓不足三年,但做了不少为国为民的事,凤拓学院更是整个学院的学生都自发出动相送。

大宇藏书阁惠及万民,四年过去了,不知有多少蒙尘的明珠因此而绽放光芒——凤拓学院已经人满为患了,正在考虑出几个分院。

国师之死,天下同悲。

“你爹爹才是最耀眼的明珠,再多的黑暗也无法抵挡他的光芒,”皇帝陛下抱着大病初愈的小瑾宸看着,“去送送你爹爹吧。”

小瑾宸一直被皇帝陛下拘在宫里,今天才带出来,小瑾宸抱着云灼的牌位,真真切切的明白他的爹爹今日要永远离他而去,呆呆的哭着流了一路的眼泪。

空荡荡的国师府,百里若繁抓了抓手心,空荡荡的,心里猛的一跳,喊着云灼,突然就清醒过来。

“阿灼,”百里若繁四处张望,看不到云灼,急了,百里夫人抓住她的手。

“娘亲,阿灼呢?你们把阿灼藏在什么地方了?你们把他还给我。”

“若儿,你冷静一点。”

“阿灼呢?”百里若繁急急的跑到灵堂,整个灵堂已经空空如也,所有人都去送葬了。

百里若繁痴痴跪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

百里若繁连看着云灼入殓都接受不了,何况是亲手将云灼放入棺中。

当百里若繁坐在棺边一寸一寸的摩挲爱人的玉颜,想到两个人将永远分离,痴痴的看了很久很久,然后也爬进去,就躺在云灼身边,死并不可怕,与云灼永远分离才是生不如死。

百里若繁紧紧握住云灼的手,这样,他们就永远也不会分离了。

“为什么我还活着?”

“是云灼,若儿,他至死都在护着你,他把百毒不侵的能力分了你一半。”

“不,我不要,我只要跟他在一起。”

百里夫人没想到女儿如此痴情,“若儿,你看着娘亲,你记得你答应云灼什么了?不许殉情,他让你好好活着,他以自己性命换你的生,你就这样辜负他?”

“你有没有想过小旻儿?他已经没了父亲了,已经不能再失去母亲了。”

“若儿,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可百里若繁什么都顾不上了,前几天还说会代替云灼孝顺轩辕弘御和云衣冉,可是她陪着云灼,理智寸寸崩溃,越来越疯狂,只要一想到昔日点点滴滴,她就想跟云灼一起走。

这样,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云灼已经下葬了。”

“不,你们不能这样,地下那么黑,阿灼会害怕的……”百里若繁满脸惊恐,转身跑出国师府。

“若儿,”可百里夫人拦不住百里若繁。

风雪满凤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太子殿下,我带你回家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太子殿下,我带你回家 太子殿下,我带你回家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0章 风雪满凤拓

96.06%